6 赛瑞斯

    尴尬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临时起意决定的野餐活动,碰到熟人了。

    由西往东的,是人形的奔跑者们。由东往西的是狼形的奔跑者们。中间,是相遇的猎物们。

    慌乱的四蹄生物碰撞在一起。不安的鹿角刮擦着同伴或树身,闪烁的圆眼寻找着生路,扩张的鼻孔颤动的吸入冰冷的空气、然后喷出短暂的白茫。它们知道,它们活不长了。趁着狩猎者们的尴尬,多呼吸几口空气吧。

    “呃。”说话的是狼身的家伙,托马斯冈格罗越过中间的猎物,看着西方的人形扎克花了点力气才把倒插在泥土中的查理拔出来,“你搞什么啊托瑞多!城里的人类死绝了么!你要在这里和我抢食物?!”

    不为扎克所愿的,记忆涌上来了。多长时间自己没有听到过这种话了?一个世不,四个世纪。

    基于扎克一时的愣神,托马斯冈格罗带领着身后的四只小狼往前了几步,“那只怀孕的雌鹿是我的!”

    扎克的大脑么,还有些迷糊。他在奇妙于自己在怎么分辨回忆的是一个世纪还是四个世纪。有点像年纪大的人分不清楚某些记忆碎片的先后顺序。

    所以说话不是扎克,是赛瑞斯,“为什么非要选怀孕的”有点不爽的语气,原因之后解释,现在,西方的树林在悉悉索索的响动,是不可能跟上扎克、赛瑞斯、查理速度的马修和塞姆,此时正赶上的靠近这边。

    “你是谁?”托马斯似乎现在才注意到赛瑞斯的面容,棕色的狼眼盯着赛瑞斯,仿佛在瞬间以一个狼的面像摆出了个惊讶的表情,“天!你是个卡帕多西亚!你是茜茜说的那个奈纳德的另一个后裔!”茜茜比较在意的是她自己男朋友的父亲,艾伦,所以这话没毛病,“为什么你会在我的猎食场里!出去!我不欢迎卡帕多西亚出现在我的地盘上!”

    尴尬好像升级了。

    还好,最擅长解决矛盾的家伙,我们的托瑞多,扎克,结束回忆了,莫名轻快的往前跃了几步,已经站在了颤抖的放弃抵抗的猎物中间。抬手捧起了被托马斯预定的雌鹿脑袋,赤红配着安慰式的抚摸,嘴角带着一抹微笑,“眼光不错它是你的了”如果现在大家的话题不是猎捕食物话,扎克动作几乎就像轻拍自己的宠物。

    而这个宠物,紧绷颤抖的身体也在那赤红中平复,几乎是从容了走向了它的猎捕者面前。

    “噗!”嘴部构造的关系,这大概就是狼形托马斯的啧,“我都快忘了托瑞多有多操控性了!”

    扎克么,一如既往了,“谢谢。”然后依然站在一群颤抖的鹿中间。该挑选他们这边的食物了。

    “恩”扎克选的很认真,抚摸过一只只颤抖的生物,并于他们对视,“你可以走了。”

    赛瑞斯靠近了,看着扎克放走一只又一只在托瑞多的赤红下恢复平静的鹿,“你在干什么”

    被打断,是得到自己想要的食物后,没有离开的冈格罗。托马斯的狼身在变化,怎么看都不是往人形去的,因为已经有巨大的蝠翼从身后探出,但这形态的变化并没有影响他用人类的语言进行表达,“我已经说了一遍了!卡帕多西亚!离开我的猎食场!”

    赛瑞斯皱着眉,看着托马斯的方向,并没有说话。一方面是不知道怎么回应这根本不再他人生经验中的恶意,另一方面?是扎克这边的一个有着詹姆士外形的东西蹿到了冈格罗身边,以让人眼花的变化速度,在托马斯完成自己的蝙蝠形态之前,先变成了一只蝙蝠,然后迅速在回到詹姆士的外形,面无表情的,“我比你快。”是了,这就是我们的易行者金。

    这很好,在巨大的蝙蝠托马斯瞪着那不知道是否具有视力的圆眼,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詹姆士的时候,扎克有空回答赛瑞斯的问题:

    “我在照顾你这个农民的感受啊”别急着疑问,听扎克说,“你不是在意托马斯选了怀孕的食物么。”扎克身边的鹿基本上都被放走了,最后两只,扎克温柔的拍了拍一只明显更强壮的,“你可以走了。”接着才是对赛瑞斯的,“我放走了雌性和壮年的。”留下最后在这里颤抖的四蹄生物,没有用那赤红进行安慰,伪善的,“很遗憾,今天就是你生命的最后一刻了。”说扎克伪善是他留了这个最需要魅惑之瞳安慰的生物继续在哪里颤抖。

    赛瑞斯看着扎克,他没听懂。

    扎克笑着看已经靠近了的马修和塞姆,示意他们就在这里搭建即将处理食材的工具,然后才对赛瑞斯,“我想,你会在意冈格罗选了孕育后代的鹿,并不是因为你同情心泛滥了吧。”

    “呃,不是。”听好赛瑞斯的回答,脚踏实地的在土壤上劳作,以换取生活的农民,并没有多大家自己感受吧“是习惯,在孕育后代的牲畜要留下是常识。”

    “好常识所以我放走了还有孕育后代的,呵呵,牲畜。你应该感觉很好吧我在遵守你的常识”扎克说完了这让赛瑞斯感觉不出是嘲讽还是什么的话后,往托马斯那边看了一眼,呵呵,扎克可不是在嘲讽他们的食物选择

    要知道有一点是确认的,这两拨人的食物,只有一方的比较倒霉,会死。另一方的,只是虚弱一点而已。大家应该已经知道哪一方的会死了,塞姆和马修已经在磨刀了。

    扎克看那边只是让赛瑞斯看过去,托马斯还在和詹姆士对视,但托马斯的四个后裔,已经铺张着翅膀,趴在了雌鹿的身体上。

    并没有任何残忍的事情发生,被吸走血液的雌鹿只是仿佛疲累的靠坐在树木旁抖动着耳朵而已。

    赛瑞斯撇了撇嘴,嘟囔了一句,“你可以直接说他们不会杀掉它。”

    “那我就没有理由聊这话题了不是么”扎克笑了笑,手指点在了颤抖的食物脖颈处,对着还在清理身体上泥泞的查理招了招手,“容器。”出来之前,扎克有说,他们这组合不会浪费任何食材的没有转折,“虽然我要承认,这是个好常识,但我劝你还是忘记的好。”在查理去取容器的空隙,重新看向了赛瑞斯,“你是卡帕多西亚。”

    扎克已经在努力了,继厨房里的不想理会到现在的主动升华话题,能感觉出来么,扎克在建造联系。

    “你什么意思。”赛瑞斯皱了眉。

    “你的能力,**之息,是干什么的?”扎克试着引导。

    赛瑞斯却不想回答,别了过头。倒是托马斯终结了和詹姆士的对视,看向了这边。

    扎克不需要被回答,继续了,“四个世纪之前,十三氏族集结的时候,我记得卡帕多西亚的氏祖是这么解释他的能力的,让循环于这个世界生态中的事物彻底脱离”

    扎克的引述都没进行完,托马斯插入了。倒也不能算他对托瑞多的氏祖扎克不敬。我们都知道冈格罗在隐秘联盟时就对托瑞多没什么好感,一个远离文明的氏族,一个是混迹且享受其中的氏族。另外,托马斯现在理论上是圣徒茜茜的直系下属,说真的,也不用把扎克这个托瑞多氏祖放在眼里。

    但开口要保持距离是肯定的,毕竟血统差别在那里,“说的那么好听干什么,就是让所有东西死掉!不可再生的死掉!是人类的语言限定了死掉的概念!被认为是**!其实就是死!彻底的死、终结一切生机死!”

    扎克看了眼托马斯,倒有点奇怪了,“你说的好像你很了解一样,我记得你说过你的年龄,你应该没有接触过卡帕多西亚才对,你成为冈格罗的时代,已经是隐秘联盟的时代。”

    “是!”托马斯有点不耐烦,“但我也接触过卡帕多西亚,还很多!”瞪着赛瑞斯,“我们冈格罗本来就很少进入联盟,我们在中部外围,过自己的生活。”说着说着,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宽大的双翼扑闪了几下,就近的吊在树枝上,强行制造了扎克需要仰视的场面,“我们遇见的最多的魔宴吸血鬼,就是卡帕多西亚!”

    扎克露出了思考的样子,他想到了曾经在詹姆士和韦斯身边执行保护兰斯家小子的任务的,就是奈纳德。现在想起来,魔宴似乎很喜欢派他们中地位最低的氏族,卡帕多西亚干各种事情。托马斯说的,到没什么可怀疑的。

    托马斯的语气中有明显的不爽,“哪里出现卡帕多西亚,哪里就变成死地!我们冈格罗不关心他们在城镇里干任何事情,但在野外。啧!我们冈格罗的生存空间本就越来越小”没继续说了,但意思已经表达清楚了。

    对话本就不是对托马斯说的,扎克的疑问得到了解答就不想多理会的重新看向赛瑞斯,“你曾经习惯于维持一方土地的生机。今年收获后明年的播种,今年的配种后明年的幼崽。”扎克很全面,植物动物一起说了,“但卡帕多西亚和这相反,就像托马斯说的,卡帕多西亚是终结,没有任何所谓的持续性发展。”也许到这里还是重复,扎克基本上是总结了一下曾经赛瑞斯和露易丝电话里的内容,下面,才是扎克的真心,“非常可惜的是,你的这由你的人类生命养成习惯,相比于吸血鬼的寿命来说,渺小的可怜。”

    查理总算是把容器拿过来了,扎克接过,插在颤抖生物脖颈里的手指收回。

    就在细柱状鲜红冒着热气喷射而出的时候,扎克拉住了赛瑞斯的手,按在了歪斜的倒地的食物头上哦,这只鹿还没有死,没这么快。

    扎克看着赛瑞斯,“为了你自己未来的永生,你最好丢掉你曾认为是常识的东西,拥抱现在的自己。”

    赛瑞斯的手是被扎克按到鹿头上了,但却是一脸迷茫,他不太确定扎克想让他做什么。

    “如果你不想我,查理,你自己,喝了这玩意儿,毒死在这里,就控制好。”扎克耸了耸肩,看着以最大速度被盛装入鲜红的容器,“你知道要干什么。”

    “不!我不知道!”差一点,赛瑞斯的手就从鹿头上缩走了。

    被扎克按回去,“骗人。”几乎幼稚的立马反驳,“露易丝说你说你自己能力说的头头是道的。”

    “呃我才变成怕卡多西亚!我还没有掌握”

    赛瑞斯在挣脱扎克的控制,当然无效。扎克不可能输给一个四代的卡帕多西亚。但意外的,赛瑞斯有了帮手。

    宽大的黑色双翼在扎克眼前晃动,仿佛是刻意的要分散扎克的注意力!

    “托瑞多!别乱搞!这是我的猎食场,我不想被个卡帕多西亚”

    “呃,托马斯,这是本杰明变身的树林,不是你的,自觉点。”

    “他只用一晚上!这地方明显这更该属于我!”

    “是哦,那为什么你不去和马修讨论一下呢?看看他是不是这么觉得的。”

    虽说,喷血的鹿,不会死的那么快,但也不会太慢。那源源不断的、连续成柱的注入容器的鲜红,随时都有可能变质,成为吸血鬼毒药。这实在不是进行争论的好时机。更何况还是这种彻底偏题的争论。

    要么,冒着这正片树林废掉的危险,我们见识到卡帕多西亚的**之息的真正应用。要么,一容器食物被浪费。完全取决于还在扎克手下挣扎的赛瑞斯。

    咔啦!

    骨骼被穿刺的声音,赛瑞斯被扎克强行按在鹿头上的手嵌入头骨中了。

    别臆测任何事情

    同时发生的是,注入容器的鲜红断流,被扎克戳出在脖颈处的伤口迅速消失。

    赛瑞斯没有对任何东西使用他卡帕多西亚的能力,完全相反,他治愈了这只将死的鹿。

    愤怒的瞪着依然按着他的手的扎克,“我说了我还没有掌握好我的能力!!我可能废掉这正片树林!你想要那个!”

    扎克笑了,拨开了在自己眼前扑煽的双翼,按着赛瑞斯的手松开,“但你似乎已经掌握了吸血鬼的能力呢”

    有跟上扎克的人么?

    扎克已经开始招呼马修和塞姆了,“你们可以动手了,查理,搬上我们的食物,我们去那边,多拿几个杯子吧。托马斯,别像野生动物一样,一起吧”

    扎克转身的时候拍了拍赛瑞斯的肩膀,“从个农民到卡帕多西亚,这转变太难?呵呵,那我们慢慢来,不如,先从一个合格的吸血鬼开始做起。”

    怎么让一个已经认为自己的生命已经在一次意外的登上某辆公交后结束的家伙,重新开始有生的意识?恩,从救了一只必死的鹿开始。好开始

推荐阅读: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