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吸血鬼与演员

    扎克回到格兰德的时候已经上第二天的早上了。【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开着小粉红刚进格兰德,就看到了在后廊上等候的爱丽丝和玛雅。

    像任何家中有青少年的家长们一样,扎克欣喜的以为是两个少女在迎接自己。刚一脸感动的下车,就看到两个少女拉扯着残影的蹿入了车里……

    爱丽丝的车技不用多说,一个几乎让扎克眼花的甩尾调头,小粉红已经冲出了格兰德。

    还是玛雅,从车窗里伸出了个脑袋,“下次你出去开你自己的车行不行啊!!我们都迟到了!!”附赠一个白眼。

    扎克需要点儿时间在小粉红扬起的烟尘中调整情绪,露易丝已经递过来了一支酒瓶,“今天葬礼。打起精神,我们还有工作要做。”

    “老汉克不接手?”扎克接了酒瓶。说起来大家应该还记得这工作本来就是老汉克不想露易丝接手,自己硬撑着拐杖都要去的活儿吧。

    “他倒是想。”露易丝也挺无奈的,“但遗体重建不是他做的,家属要我们,不要他。”

    扎克刚扬起的酒瓶放下,皱着眉,“家属。呃。”昨天在医院前发生的事情都没忘吧,“露易丝。”扎克撇撇嘴,“我不觉得这帮家属的动机单纯,我们不能出面。”

    “哈?”

    “那个丈夫很可能在葬礼上找来媒体。记者、摄像……”扎克无语的摆了摆手,往员工区看了一眼,正看到罗根、罗素,以及查理正在搬行李。扎克摇了摇头,知道自己这边是没人可派了。不对,还有个贝恩家,但家里似乎没人。扎克略做思考,“给艾伦殡葬打电话,让他们派人来顶着。”

    “呃……”疑问一定是有的,但露易丝还是照着做了。

    “为什么你这么害怕镜头??”这突然提问的,是麦莉·李斯特。捧着杯热乎的羊奶,歪着头,坐在长椅上看着扎克,一脸真心好奇的脸。

    扎克先观察了一下麦莉,不知道昨天的交流对这位小姐有没有起到点儿什么作用。观察无果,扎克重新抬起了手里的酒瓶,“不是害怕,是不想被镜头对着。”

    “这没道理。”麦莉的脑袋摆正,低头对着捧着杯子抿了一口,然后换了方向继续歪着,“如果镜头没法捕捉你的影像,会暴露吸血鬼的秘密,你不想,这才合理。但,镜头,可以捕捉你的影像。为什么你依然不想?”头又正了,但眉毛歪了——一边惊人的扬起,“你觉得自己丑?”

    扎克差点把嘴里的东西喷回酒瓶,皱着一张脸看向麦莉,“我觉得我自己丑??”或许在四个世纪的生命历程中,扎克能充分认识自己,然后不可避免的发现自己的一些‘小缺点’,然后能在某些特别的情境中用上,‘我很讨厌我xxx’,这种话,用于和别人拉近距离。但,扎克讨厌自己的皮囊?

    麦莉再次抿了口手里的热羊奶,意义不明的翻了个白眼,“你不用这种不可思议的语气重复我的话。忘了么,我是演员,这就是我逻辑运行的方式。”她抹了下嘴角溢出的奶渍,“有人害怕镜头,不是什么心理缺陷的话,就是他觉得自己丑。”

    呃,原来是这样。

    而扎克的反驳是,无语的,“我说了,不是害怕,是不想。”

    “不想就是害怕。”麦莉再再次抿一口羊奶,越来越大口了,毕竟外面的气温如此,她要是不抓紧抿的话,就要喝凉的了,“你知道为什么那个‘玩具’广告的工作落到我手上了么。因为其她人害怕,名誉方面,所以她们用了各种理由拒绝了厂商的邀约。我不害怕,我接了。”一大口,唇间溢着乳白色,“你知道那个双版本的广告被调换过来的后巴顿日报有人联系我,想约我聊在李斯特家族,哼,完蛋后,我是怎么沦落到拍这种广告的地步么。”

    啧,这妞根本就不是关心扎克不想被镜头拍的原因!她只想抒发自己的心路历程!证明就是——

    麦莉根本都没看扎克了,自顾自的继续说话,“你知道最可笑的是什么,这广告我去年就拍了,我的家族还好的很。”

    扎克拎着酒瓶准备去员工区找老汉克,露易丝的电话那边,艾伦好像不怎么想派人来接手,露易丝已经在用酬劳分配做交涉筹码了。还得靠老汉克的人。

    “我这么回复那个约我的记者了。”麦莉的声音追着扎克的背影,“但你猜她怎么回我的?她说那就改一下,家族完蛋,女儿被生活所迫拍这种广告,这才是‘好新闻’。”

    扎克回头看了眼麦莉,没给表情也没给回应,踏入生活区,第一眼就看到了在盯着查理他们搬行李的老汉克。那眼神,就像盯着三个小偷。

    “至于么。”扎克挡住老汉克的视线,“他们不会从格兰德偷东西。”

    “我知道!”老汉克中气十足,然后阴沉的盯着扎克,压低了声音,“但生活区里的东西在被‘人’偷!”

    赖博肯~

    “哦。”扎克让开了身体,让老汉克盯吧。一个老头子要周旋这么多钱罪犯,哎,老汉克也是挺不容易的。

    倒是扎克这么理解的让开,却遭到了老汉克的一声“啧!你又来干什么?!”

    “今天的葬礼,要你去张罗了,我和露易丝不出面。”

    “老子不要你丢的肉!”

    这,这都什么话啊。

    扎克教养好,所以,“那个家属要搞事情,如果你不想明天的报纸上印着的格兰德照片上,是我的脸的话,就好好带人去工作。”

    “什么鬼……”

    “昨天我去医院的时候碰到那个丈夫了。”扎克只打算快速的解释一下,“他在医院门口展示逝者的遗体对比照片,他说了他不会起诉医院,但要让所有人知道‘真相’。”扎克摇了摇头,“很明显,他就是那种有心要搞事的家伙。我不认为他会放弃葬礼这个机会。”

    老汉克张着嘴,是脑袋在反应。

    扎克看了眼老汉克,推进一下好了,“昨天德瑞克还一时没忍住的跑到那个丈夫面前,道歉。当然,最后被医院的保安拖回去了。”

    有时候扎克真心感伤老汉克的人生。能理解么,德瑞克,是格兰德的儿子,不是他老汉克的。

    “我接手!”老汉克皱着一张脸,左后看的寻找刚才还明明在旁边的拐杖……

    扎克无奈的盯着天花板角落的一点微光。趁着老汉克没注意,直接一根指头插入这个倔强老头的身体,抽出来。

    接着,扎克一双‘我就是这么做了,你咬我啊’的眼,对上老汉克那双喷火的眼,“别那么幼稚。”

    “哼!”老汉克甩手走了,应该是去张罗葬礼要用的人。

    扎克也准备离开生活区,“什么时候走?”是对三个出差西部的家伙问的。陪茜茜在纽顿边界撕了一晚上的恶魔,显然错过了这三个员工的出行日程安排。

    “一个小时后的火车。贝恩说他会赶回来送我们。”回答的是查理。

    “贝恩一家呢?”扎克顺便就问了。

    “妻子和孩子清早就去昆因那边儿了。”别弄错,这是说波奇·昆因,格兰德的邻居,“这段时间她们和沐恩、安德鲁都是一起去帕克小学托儿所的。”以我们所知道的信息来看,这实在不值得意外。

    查理左右看了一眼,声音压低了些,“昨天半夜,贝恩被老汉克赶去毕夏普庄园了。”声音又压低了点儿,“老汉克说贝恩是你的人,媚妖她们不敢乱来。”

    这才提醒了扎克,在生活区里张望一眼,“埃文,还没回来?”

    呵,昨天满心欢喜的被两个贵妇领走的埃文。

    “恩。”查理沉重的一点头,“还没回来。”

    扎克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了,倒是……扎克打量了遍查理、罗素、罗根三个人,“老汉克怎么不指使你们去。”

    罗根那低沉的胸腔共鸣,“他指使不动。”

    就是欺负人的意思了。已经要离开格兰德的人不会理会老汉克的任何要求,只有拖家带口还在格兰德的贝恩。

    扎克皱了下眉,回头看了眼在集体宿舍那边安排葬礼工作的老汉克,没说什么的转回,“贝恩要是没回来我送你们吧。”

    “也不用……”查理看了眼已经被他们堆入车厢的行李,“其实只是做个我们要走了的样子给他们(其他员工)看而已,行李什么的,我们真的也不需要。”

    这是大实话。扎克点了下头,在这生活区里再没什么好停留了的,扎克出了前廊,穿过后院,回……

    扎克斜着眼睛,保持自己的步行速度,看着冲入格兰德第一个记者——

    “格兰德主人!快!我们第一个!”

    这一边朝扎克奔跑一边催促身后的摄像跟上的劲头,真心让人怀疑媒体从业者的待遇到底是有多好!

    但,事实只是——

    “我们要成为第一个让格兰德主人露面的……”

    这句没说完的话已经揭示了所有重点:格兰德上报纸、电视……各种媒体的次数,这一年少么,数不过来了吧。那扎克的脸出现的次数呢,零蛋哦~

    扎克按住冲到面前的记者,男的,所以,没什么顾忌的抽掉他手里的话筒,然后扯着尾部的连线,把后面喘息的摄像扯到面前,抬手拨了下对方的镜头,“高级货啊,你们是电视台的?”

    “是啊,我们是……”多天真的记者,还准备回答呢。

    扎克抽了已经在摄影机转的欢的录影带,“想拍我啊,征求我同意了么。”丢地上,踩烂,“上一次你们这些记者闯入格兰德的葬礼,我只是报警,没有追究。”记得吗,扎克和凯特,是怎么‘结缘’的?想起来吧,哈!格兰德的主人,和媒体早就结怨了!扎克现在做的,就是让这个第一个冲到格兰德的记者替自己传话,“这一次,你们要是在继续挑战我的职业道德”回忆起上次扎克砸媒体设备的原因,是了,记者们为了新闻,对代表了最后一次和逝者告别的葬礼仪式,没有任何尊重,“我就起诉你们。你,们,每,一,个!”

    扎克推开记者,保持步调的走上格兰德后廊。

    妙了,刚才坐在这里的人麦莉·李斯特小姐,那个声称自己不害怕的妞儿,不见了,只有支空了的杯子放在长椅上。扎克随手捡起,收回厨房清理。

    麦莉就在厨房里,手里捏着个蛋糕,“爱丽丝做的东西比你好吃无数倍。谁教的?”

    扎克根本懒得理这个性格糟、态度糟、生活习惯糟、心理估计也没好的到哪儿去的小姐。保持安静的冲着杯子。

    “不说算了,反正不是你。”她非要强调一遍,“好吃无数倍。”

    “你再说话我就告诉外面的记者,你在这里。”扎克没什么语气的给了个警告。

    “不可能。”麦莉又是那种有恃无恐的态度,“我没理由在这里,我没理由认识你,你也没有理由收留没地方去的我。”有恃无恐,是真的烦,“所以,你不可能展示一个不可能的事实。”

    扎克捏着张干抹布,蹭着从湿漉到干净透明的杯子,biu唧biu唧。烦。

    “你刚才都没回答我的问题。”麦莉似乎不知道什么时候该保持安静,“你觉得你丑么。”

    扎克摆正了手里的杯子,开始倒血。是的,那酒瓶还在扎克手边,扎克不是某人,东西乱放。

    “你真想知道答案啊。”扎克给了微笑,控制着速度,让杯中的红色平面上升的不急不缓,“好吧。我不觉得我丑,我不愿意以任何形式处境只是因为我不想20年后,我的另一段‘人生’被我此时人生的一张‘照片’打扰。懂了么。”

    我们其实不能怪麦莉不理解这我们早就明白了的、由永生带来的小缺陷。毕竟,她吸血鬼知识的教育,来自西部。扎克获得的影像能力,不是西部吸血鬼经验范围内的东西。不是么,狗弟的纪录片还不够说明问题?

    麦莉突然挑了下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低头,喃喃着,“未来的‘人生’,不想被现在的‘人生’打扰……”

    扎克抬杯,这动作其实是为了将话里的20年,延伸成吸血鬼所代表的永生。言语,加行动,一起表达——不想被打扰的‘人生’不仅是20年后,是50年后,一个世纪后,十个世纪后……知道这个世界中,有血流动在身体中的生物死绝。

    扎克的意思,麦莉接收到了没有,我们不知道。我们能知道的,是麦莉接下来说的话——

    “我懂了!”她抬头,一脸莫名的雀跃,“就像演员不想观众用一个角色去打扰他的另一个角色一样!”

    扎克倒是愣了一下,意外贴合的类比。但,扎克马上皱了眉,意外的……好像有些排斥这个类比。演?谁演了?没人愿意被说自己的‘人生’是演。扎克也不例外,我们都知道,扎克生活的多认真!

    “演员最大的痛苦就是……”麦莉的雀跃变成了兴奋,“脸,只有一张!不同的角色只能用那一张脸去演!一旦演员有了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他的其他角色就是会让观众们……”她眯着眼,不说完,看着扎克,“吸血鬼,也只有这一张脸~我爱你,扎克瑞·托瑞多~~”

    什么……

    好像,有什么事,变糟了。

推荐阅读:仙府之缘 最散仙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帅气校草:恋上萌校花 秦时明月之残月下的曼 凤隐天下:宦妃... 位面典狱长 一贱钟情,权少臣服 异世称霸:呆萌王爷妖娆妃 新时代1633 潮妃倾城之王爷留步 最终封神 恶魔讨债人 遗落红尘中 豪门重生空间:... 恶魔猎人在身边 网王之雪飘凌 锦罗春 红鸾劫:恋上仙... 帝王殇之歌舞皇... 农家金凤:福慧... 恶少的纯情宝贝 凤倾天阑:狂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