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惊天爆炸

    军火库前,一对换班的日本兵来到,看着挺立不倒的尸体,有个日本兵笑哈哈道:“井田,你们做的非常好,大日本军人就是要这么威武姿势。【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说完后,这日本兵走上前,对着死亡的日本兵拍了下肩膀,也就是这么一拍,那死亡的日本兵立马哗啦一声,倒在了地上,而那顶着的三八大盖也跟着倒在了地上。

    看这情况,那拍肩膀的日本兵脸色大变,大叫起来:“井田,井田……”

    而本来在聊天的另外几个日本兵,听到惊叫声,立刻知道事情不妙,纷纷走到另外几个死亡的日本兵身边,轻推了下,那些日本兵立马也倒在地上。

    “八嘎,快去汇报将军阁下,事情不好了!”一个好似是队长的日本军官,对着另外一个日本兵大叫道。

    而那日本兵听完后,立马屁滚尿流的去汇报。

    吩咐完后的日本军官,拿出一个哨子,使劲的吹起来,而听到哨子后,整个军营立马被引爆,全部都是吵嚷声,还有惊慌声。

    吹完哨子的日本军官,来到仓库门前,当看到大锁竟然坏了,立马就去拉军火库大门。

    “咔嚓。”

    大门被拉开了,但日本军官则是脸色大变,这响声实在是太熟悉了,这是手雷被拉开的声音。

    在日本军官想大叫的时候,只感觉一股恐怖的热浪袭来,身体不由自主地飞向远方,“轰隆”一声巨响,附近一切一下子被摧毁,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将周围百米内所有生物冲击得支离破碎,无数的军营都被爆炸产生的气浪冲倒,码头的建筑也倒塌了一大片。

    只要距离军火库百米内的人员和建筑,都在这一爆之下,全部湮灭,那些死亡的日本兵,只能发出一声惨叫,然后被爆炸的冲击波直接碾碎。

    这时,远处的日本巡逻兵看到这地狱一样的景象,立马哨声大起,有人立刻打电话去谷寿夫的办公室,但是,谷寿夫已经被李天绑了起来,根本就不能听电话。

    谷寿夫本在等死,但那惊天一爆,让谷寿夫感觉整个小楼都震动了起来,虽然不知为什么有爆炸声,但想来这一切应该是那个可恶的支那人做的。

    根据谷寿夫对这爆炸程度的判断,威力这么大的爆炸,竟然能让自己小楼震动起来,看来应该是军火库被那支那人引爆了,不然就算在厉害的炸弹,也不会引起这么大的爆炸。

    不过谷寿夫还是有点疑虑,这爆炸声和在军火库的军火有点不付,好似威力小多了!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而谷寿夫则是一脸惨白的看着桌子上的电话,使劲的开始挣扎起来,可是,李天实在是把谷寿夫绑的太紧了,谷寿夫只能做那徒劳无功之举。

    电话响了一会儿,好似对方也烦了,一下电话就停了下来。

    见此情况,谷寿夫心里更加着急了,心里暗思,这电话打来应该是问自己指示,可要是自己不接,那可能有士兵找上门,要是那士兵在不知情下,拉开门,那自己只能去见天皇陛下了!

    该死的支那人,不要让我活下来,不然我一定杀光你们,谷寿夫瞪着快要流血的眼睛,心里大吼起来。

    自从植田死后,平沼阁下让自己负责安抚关东军,松井石根想到这,心里就莫名高兴,这可是大日本帝国最精锐的部队,要是自己能当上关东军司令,那可真是无上荣光。

    此时他正在家里睡觉,凌晨五点多,也正是人进入深度睡眠的时间,但是,一通焦急的电话声响了起来,可是松井石根没有起来,而是他的夫人去接,夫人听完电话后,连忙道:“哈伊,请稍等。”

    说着就放下电话筒,走到榻榻米床边,对着松井小心的摇晃道:“松井君,军部打电话来,说有紧急的事情向你汇报。”

    作为日本女人,叫丈夫起来也得小心翼翼,从这点来看,前世有句话是对的,吃华夏食物,娶日本女人,完全反应出日本女人的好处。

    被自己妻子吵醒的松井石根,起身过去拿起电话:“我是松井,有什么事吗?什么?军营被炸?八嘎,十几万大日本帝国士兵都是死的吗?纳尼!谷寿夫将军也被炸死了?八嘎,八嘎,你马上封锁军营,一切对外消息给我封锁住,我马上就过去。”

    放下电话后,松井石根对着妻子道:“我现在去东京码头军营,额!杏子,这几天可能有些混乱,你不要出门了,在家里照顾孩子。”

    夫人一脸安静色,点头哈腰道:“嗨。”

    当松井石根到达军营的时候,看到军营中心那一块已经被夷为平地了,立马脸色难看起来,又看着周围那些失魂落魄的士兵,松井心里一下提到嗓子里,看情况,这爆炸对士兵的士气影响很大,看来,这一段时间,恐怕是不能出发支那了!

    他找来一个军营当值的少佐军官问道:“这么回事,到底为什么军火库会爆炸,是人为还是不小心自爆?”

    少佐军官汇报道:“将军阁下,根据我们刚才调查以及谷寿夫将军的死亡,我们认为是人为,一切都是有人在和大日本帝国做对。”

    松井石根想了一会儿道:“看来这是有人预谋炸毁军火库,是想让大日本帝国不能按时出发支那,那看来是支那人做的了!”

    军营被炸,军队就不能按时出发,加上还要再一次聚集一批军队用的军火,恐怕要等到下一次出发,那可能要一个多月时间,加上帝国码头的损失,出发的时间还可能在推迟。

    想到这里的松井石根,露出狰狞的神色:“八嘎,支那人心里大大的坏,竟然用这被卑鄙手段破坏帝国大事,看来要向天皇陛下反应下,让支那人知道,惹怒大日本帝国的下场。”

    对于松井石根为什么知道是华夏人做的,只要是人想一下就知道了,这一爆之下,得到最大到好处,除了华夏,那还有谁啊!那些西方人也只是看热闹而以,可不会做出摧毁军火库想法。

    松井石根一想到那损失的军火,心里不由的疼起来,这可是全国一年来准备的军火,就这么在一爆之下,全都化为碎渣,这实在是不得不让松井石根心疼不以。

    松井心在颤抖,帝国好不容易准备好计划去占领华夏,可一下爆炸声,让帝国的计划一下流产。

    这还是计划流产,而没有算这次爆炸的损失,要是大略算一下,这次帝国的损失恐怕有上亿美元,要知道除了军火还有人员以及基础设施损失,一想到这,松井恨不的立马把造成这一切的那个支那人碎尸万段。

    而被松井惦记的李天,则是开心的看完蘑菇型的烟花盛宴,施施然的走向黑暗处。

    凌晨的东京,本来是安静无比的,但那一爆之下,立马把东京所有人都吵醒了,应该那一爆之下,让东京都震了几下,这让东京市民以为是地震来了,都抱着被子,往大街走去,一个个一脸惊骇的等着所谓的地震到来。

    可是那地震只是震动了几下,就没有生息了,但东京人民都不敢在进房间,他们怕进去后在发生地震的话,那可能连逃命都来不及,所以,东京市民都抱着被子,坐在地上,议论纷纷的等着地震。

    日本作为一个岛国,地震常年都有,只是地震有大小区别而以,作为一个日本人,恐怕他们已经适应了常年地震,不然也不会笑着议论。

    西方国家的大使馆,离得东京码头也不远,加上大使馆高度,很多西方人都看到了那一爆的景象。

    鬼佬们站在大使馆高楼上,不断的发出惊骇声:“哦!上帝啊!这是战争吗?还是上帝的惩罚,惩罚前不久日本警察对我们的不敬。”

    天真的鬼佬,还真是能想,上帝的惩罚,要真有上帝,那李天就是上帝了,因为这惩罚是李天做下的。

    “汤玛斯,看来日本人有麻烦了!”法国大使兴灾惹祸道,对于日本这猴子国家,法国大使眼里非常不屑,作为一个浪漫国度来的大使,他心底浪漫情怀一点没有改变,非常反感日本人对女士犹如买卖物品一样,这在法国大使看来,完全是破坏情侣之间的浪漫情怀,也让浪漫的爱情蒙上了污点。

    “查理,这可不是绅士该做的事,要知道,昨晚平沼还请你我吃了女体宴,你这样嘲讽他的国家,恐怕要是让平沼知道了,下次的女体宴就没你份。”汤玛斯举着望远镜,看着远处忙碌的景象,笑着道。

    “谢特,汤玛斯,这事你可不要告诉平沼,虽然我不喜欢这国家对女士的态度,但那女体宴真的不错。”查理若有所想,暗自咽了下口水道。

    “上帝,查理你什么时候这么堕落了。”汤姆斯看到自己好友竟然一副咽口水表情,立马露出惊讶的神色道。

    “汤姆斯,我敢保证,只要来到日本的欧洲人,不管是苦修士,还是传教士,都会堕落的,这是我吃完女体宴的体悟。”

    ……

    平沼骐一郎,听完电话,脸色一片惨白,对着自己的秘书,发出一声凄厉的声音道:“八嘎,准备车,去东京码头军营。”

    ...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无限制入侵一击魔法师双鱼玉佩之谜星际之最强霸主奥格计划幻想系统之次元旅程星河霸血机甲的无限之旅深海提督重回原始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