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被逮住了?

    今天的日本早晨是一个热闹的早晨,也是一个不幸的早晨。【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现在日本东京码头已经被军队围的水泄不通,普通人只要一接近,就回被军队士兵驱赶。

    军营一个隐蔽的帐篷里,日本的军政高官都聚集在这里,一脸铁青的渡着步伐,一副想发火却发不出来的样子。

    突然,帐篷布被掀开了,当看到来人是松井石根,立马安静的盯着他。

    “平沼阁下,这是损失报告以及爆炸事情经过。”松井石根递上一份资料给平沼骐一郎。

    平沼骐一郎接过资料,快速的翻了几页,而随着平沼骐一郎的翻看,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也越来越愤怒。

    “八嘎,这是耻辱,是对大日本帝国最大的挑衅,松井,你派出士兵,把东京的支那人全部抓起来,我要让那支那人知道,惹怒大日本帝国的代价有多大。”

    “哈伊。”松井敬了一个军礼,立马转身走出帐篷。

    “平沼阁下,这次帝国损失有多大?”有个将军问道。

    “经济损失差不多上亿美元,经济损失到没有多大关系,只要占领了支那的东三省,我们完全可以从支那那里得到补偿,可军火的损失,那就大了,要是没有军火,军队也不能准时出发,占领东三省的计划恐怕也要推迟。”平沼骐一郎铁青着脸说道。

    “八嘎!”

    听完平沼骐一郎话,全部在场将军都一致大骂一声。

    “阁下,这次爆炸真的是支那人做的吗?”

    “嗯,松井送来的报告里已经有了详细分析,百分之九十是支那人干的,就算不是,也要算在支那人身上,这样以后我们也有出兵借口。”平沼骐一郎眼神坚定道,现在这情况,管谁做的,反正只要对帝国有好处,那就认定这次事件就是他做的。

    李天的这一炸,让整个日本高层都乱了,也搞的东京这大都市都混乱不堪,警察的频繁出击,以及市民的不安全感,使得这城市充满了紧张的气氛。

    特别是华夏人,现在东京里,只要是华夏人都会被逮捕审问。

    为此,华夏国党的大使都向日本政府抗议了好几次,可弱国是无外交的,言词上的抗议根本不会扭转什么,日本人也不会把这抗议当一回事。

    东京码头的混乱,严重扰乱了日本市民的生活安全,东京市里,那些浪人看到这混乱的时刻,那还不出来捣乱一把,一些浪人持刀冲击商人的店铺,开始了抢和打砸,有些还把人家妻女给轮了,而东京市里发生的浪人事件,一下把日本政府搞懵了,日本高层心里发苦暗思,这这么回事?一些子坏情况都出现了,难道上天抛弃了日本了吗?

    东京市的混乱,让高层们抽调出了一些军队开始镇压起来,日本军队可是天生残忍,镇压起来浪人暴乱,更是十足,见到持刀的浪人就杀,根本就没有什么同一民族感情。

    日本人的生死不关李天的事,就算全日本人死光了,李天也不会产生悲伤,反而日本人死的越多,李天也就越开心。

    站在高处的李天,看着杀气十足的军队,李天心里冷哼起来,心里暗思,这还真是一个残忍民族,杀自己国家人来一点也不手软,看来残忍就是他们的本性。

    “好吧!既然已经这么混乱了,那我就让你们在混乱一点。”李天神情冷峻的嘀咕道。

    一闪,李天离开了原地,不久,出现在东京市混乱的街道上面,避开那些警察的盘问。

    来到电话局门前,李天瞧了下电话局紧闭的门,心里藐视不以,手中突然出现一捆手雷,拉开手雷的拉环,把这困手雷扔在了电话局的门口,快速的消失在原地。

    不一会儿,就听到一声爆炸声,那电话局一下给炸出一个大洞。

    在电话局被炸后,日本政府的接线员一下轻松了下来,不用在听那些该死的民众投诉电话。

    可这一下,接线员是轻松了,政府高层可就急坏了,电话一断,他们就好比没有眼睛和耳朵一样,根本就不清楚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此,他们紧急的派出所以参谋人员,到底看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平沼骐一郎脸色黝黑的看着几位将军,这让松井石根非常不安,看平沼阁下的神情,好似要吃人一样,他只好对着外面喊道:“小田,这是这么回事,为什么电话会断线?”

    外面的值日官小田听到长官的话,立马进来敬礼道:“将军,根据刚才大佐汇报,全东京市的电话都断线,应该是电话局出问题了!”

    松井石根大怒道:“八嘎,你地去电话局看下,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哈伊!”值日官大声回答道。

    就在日本政府为电话不通烦恼的时候,李天则是在干着毁灭东京大行动。

    李天从一个角落跳跃到另外一个角落,以李天现在鬼魅一般的速度,日本人很难发现李天,就算发现了李天身影,怕也跟不上李天的速度。

    李天每到一处,就扔下一捆手雷,反正他偷盗的手雷实在太多了,加起来起码有几万颗,再加上那些**包,李天恐怕现在就是一个移动的军火库。

    而李天扔手雷时候,可不是盲目的乱扔,而是有目标的袭击。

    一般民居,他是不屑扔手雷的,而能被李天看中的,就只有日本人有用设施。

    比如,银行,大型工厂,政府办公地,警察局,消防局,以及只要李天认为是目标的,都会送上一捆手雷。

    被李天这么一搞,军队出动都没什么用,要是现在可以从高空看,就可以看到日本东京到处都是爆炸声和火焰燃烧的情况。

    要是日本在这么被李天搞下去,恐怕不用说什么侵华了,搞不好东京这大都市都会毁了!

    日本高层看这情况,知道事情紧急了,立马又调了大批军队进入东京市,他们从特高科里得知,竟然有人开始破坏东京市,这不得不让他们大批的调动军队,稳定东京市。

    松井作为以后侵华的将军,还是有些能力的,他看到这混乱的东京,立即利用电台收拢那些不能统一命令的士兵,让他们各归防区实行戒严,发出戒严警报,让日本市民都不要上街,要还在大街上的行人一律抓捕,同时命令司令部宪兵队出动抓捕参与混乱的浪人,命令司令部情报课和特务部门特高科联合行动抓捕进行破坏的人。

    松井石根命令发布不久,东京市里的士兵开始在各个关卡设立戒严令,街道上还有士兵持枪抓捕上街人员,看着这强制的命令,普通市民早就回家躲避了,而还在街上的,都是一些浪人,对于这些浪人,士兵们杀起来一点也不手软。

    不到短短的两小时,东京市的混乱为之一清,只是那不断传来的爆炸声,让躲避在家的市民们知道,这事情还没完,还不能出门。

    看着又一家警察局被自己掀翻,李天心里算了下,自己这几小时来,在东京各处可是扔下了几万枚的手雷,这起码炸掉了东京上万家的建筑物。

    李天突然走了几步停了下来,眉头直皱,心里暗道,被发现了?

    “看来小日本也不是废物,竟然发现了自己,不过,那又能怎么样呢?”李天在原地冷笑道。

    “嗨!出来吧!不要躲了!”李天朝着一个被阳光遮住的角落喝道。

    “支那人?”那角落里光线突然折射了下,一个穿着忍者服的人突兀的出现,含着杀气穆然道。

    李天上下打量这突兀出现的人,一身黑色紧身装,蒙着头部的黑色面罩,身高大约一米六八左右,背上斜绑着一柄武士刀,这不是日本国特产忍者吗?

    此人是谁呢?李天心里皱着眉头暗思,想不到这日本竟然还有这样的高手,恐怕以这忍者的实力,都赶上化劲宗师了!

    那人缓缓抽出刀来,面罩下只有双眼露了出来,而那双眼此时正闪着红色的凶光,瞪着李天,说出了一口模糊不清的汉语:“阁下既然是支那人,那教堂,军营的事情都是你干地?”

    李天笑意盈盈,根本就没有打算否认道:“是的,杀几个畜生而以,为什么不敢承认。”

    听到李天那不屑的话语,伊藤心中怒火十足,畜生?你当我们日本人是畜生国吗?

    “既然阁下承认了,那我就拿你的头回去平息平沼阁下的怒火。”

    伊藤明显汉语不行,说的话有点慢,要不是李天耳朵灵敏,恐怕都会不知所云。

    看着杀气腾腾的忍者,李天心里嘀咕道:“看来自己是被发现了,不然不会有忍者出现,那明天就回去,不过,回去前,先要把这忍者干掉。”

    想到这里,李天心中又有一个疑问,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这忍者是这么跟着自己的呢?想到此,李天不忙着收拾这忍者,而是问道:“你是这么发现我的?”

    ...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无限制入侵一击魔法师双鱼玉佩之谜星际之最强霸主奥格计划幻想系统之次元旅程星河霸血机甲的无限之旅深海提督重回原始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