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和港英政府的战斗

    大老板被市民抗议,身为香港最具影响力的传媒机构之一的亚洲电视台,自然容不得他们继续放肆下去,所以周兴盛这边还在头疼怎么解决这事情,下面的人却自作主张的公开批评了起来,电视名嘴、金牌记者、明星大腕,纷纷开始行动,声援他。【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罗汉果”曾至伟在媒体面前放炮道:“因为崇拜偶像而放弃学业,这本身就是教育的失败。现在,教育失败的原因不去找,反而找偶像的麻烦?世界上哪有这样的道理?明显就不公平,等于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奉劝一句,胡搅蛮缠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金牌主持人”刘子荣在电视节目上道:“听到有人因为自己的小孩学习偶像而逃课,甚至放弃学业,就毫无道理的迁怒于毫不知情的偶像,我实在是难以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实在是太荒唐了,因为这就好比一个小偷偷了东西,最后被警察抓住了,但是小偷却不认为是他犯了错,而是迁怒于失物的主人,认为是失物的主人引诱他偷了东西。”

    大腕潘子文:“这不是一个好现象,说明香港还有很多人不能够理性的看待问题。”

    新锐尹天兆:“我们老板是个好人,他根本就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肯定也是不愿意有这类事情发生的,太可惜了。”

    大美女迷雪:“那些人根本就是胡搅蛮缠。”

    亚视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我看呐,那些人根本就是故意的,不就是看我们老板很有钱,所以想趁机讹诈上一笔钱吗?这样的事情我见得多了,表面上是大义凛然的,但其实还不是蝇营狗苟,不堪入目,我看了都恶心的想吐。”

    、、、、、、、、、、、

    亚视的影响力可真不是盖的。这招一出,顿时就将抗议的声音给压了下去,一片歌功颂德。

    似乎,周兴盛就是一个大善人,完美的人。

    但是,亚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招出来,刚开始是一举获胜,但随后就天翻地覆,不仅没能保持胜利的优势。更是举世大哗,社会上掀起了一阵“反抗”浪潮。

    就像是捅了一个马蜂窝,先是一片寂静,很快就大哗声一片,没多久的功夫,不仅仅是某些无能力家长们的抗议更加热烈了,社会上不少知名人物也加入了抗议的行列当中,还有更多数隐晦的批评,炮轰的也不在少数。

    身为一个举世闻名的公众人物。一遇到抗议,不管这种抗议是不是正确,也不能够指使旗下亚视公开炮轰,和抗议者打擂台。

    人们向来都是同情弱者的。也不管这个弱者是占理还是不占理。

    发生了强者和弱者对战的戏码,人们第一个印象,铁定是弱者受到了强者的欺负。

    很明显,现在的局面就是周兴盛是强者。抗议者们是弱者。

    自然而然的,周兴盛的任何举动都要遭受到质疑,抗议者们的任何举动都会得到声援。人们的八卦心理和同情弱者的心里,极其的渴望见到在他们的声援下,抗议者们战胜周兴盛这个超级富豪。周兴盛不到三年时间,成就了身家数十亿港币的传奇,更是登上了《时代》杂志美国版的封面,成为了世界风云人物,被《时代》杂志评论为世界经济未来的领袖人物,他们那个羡慕和妒忌啊,都快要发狂了。

    这个时候,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打击周兴盛的机会,他们怎么能够放过?

    三个因素之下,周兴盛接连被炮轰,一片骂声。

    同时,周兴盛过往的经历也被翻了出来,中学退学、街头混混、义安的红棍,打过架、坐过牢、案底一垒厚、、、、、、、,令人触目惊心。群起攻之的人们由此得出一个结论:周兴盛是头上长疮,脚底流脓的大坏蛋,并且大肆宣扬!

    这个时候,亚视才彻底的慌了,急急忙忙的找周兴盛作报告。

    但是这个时候,周兴盛哪里有空听亚视的这些报告,他已经被炮轰得焦头烂额了。

    对于亚视,他是恼怒和无语的,我都不急,你急什么?这下好了,急出病来了,我都快要撑不住了。

    所以,周兴盛人也不现身,直接就打发走了一脸哭丧表情的亚视新任总裁徐晓明同志,只叮嘱他别再搞什么动作了,安心做他的电视好了。

    周兴盛琢磨着该怎么圆满的解决这事,在不损害他形象的前提下。

    其实,这事说来也怪,明明是再也简单不过的抗议了,但这时却发展到了这种地步,社会上是一片对他的骂声,就好像他是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天理难容一样。周兴盛百思不得其解,发动力量去调查,也没有个影子,似乎真的是偶然之间发生的。

    直到霍英冬的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说道:“最近小心一点,有人想要动你!”

    周兴盛这才悚然惊醒,感情还真有这阴谋在里面。

    听着霍英冬的话,周兴盛心念电转,思考着这一段时间来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或者是故意得罪,或者是不经意间。但想破了头皮,他也没想起来他得罪过水,貌似一直以来,虽然他是个重生者,金手指一路开挂到现在,他也从没有嚣张过,有的只是和和气气,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没道理会得罪人啊?

    还是有人处于妒忌心里?

    周兴盛向来不以最坏的心里揣测别人,但也明白妒忌心一旦到达一定程度,产生的破坏力是无与伦比的。诸事不顺只是小事,这类人发起疯来,伤人都只是等闲,甚至不乏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或者一粒花生米、一个**包。

    最后,周兴盛只能无奈的问霍英冬道:“霍老,还请直言相告,我受得住。”

    霍英冬沉默了一会。然后才道:“这样,你和我一起去见一个人,他应该能够帮你!”

    周兴盛眉头一皱,问道:“是谁?”

    “许家囤!”

    “是他?”周兴盛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个老人的身形,尽管头发花白,背也有点驼,但一身凛然的气势却是金戈铁马,杀气纵横,一片尸山血海,挥手间。纵览天下,挥斥方遒。

    周兴盛知道这个老人,也认识这个老人,是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炮火连天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铁血战将。尽管现在是1988年了,放下了枪炮拿起了笔杆子,谈论的不是经济就是学问,但也不能掩盖背后的铁骨铮铮。

    霍英冬这个时候让他去见许家囤,可以想见。这次要对付他的人并不是普通人,也不是一般的组织,而是政府。

    想到这,周兴盛立即就明白了。是港英政府要对付他。

    周兴盛也想明白了前因后果,应该是恼怒于他的不识时务,没有效忠英女皇,所以决定趁着现在的机会搞臭他。最好是能够让他一蹶不振,从此不能翻身。

    不得不说,时机把握得相当好。准备也做得很足,攻势所以也足够猛烈!

    但是,以为这样就可以打败他了吗?

    周兴盛不屑的冷笑了几声,很干脆的婉拒了霍英冬的好意,说道:“这事,谢谢霍老了,不过我已有分寸,应该很快能够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事。”

    霍英冬没有多说,很快就挂了电话。

    周兴盛放下电话后,暗暗感激霍英冬,同时若有所思。

    港英政府要对付他,他如果去找许家囤的话,最后肯定是能够凭借内地政府的力量将这事迅速的消弭于无形。但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内地政府帮了他,他自然要投桃报李,而且从此以后,他也就和内地政府的关系更深了。

    关系更深,有好处,但是也有坏处,不过周兴盛想过自己的情况,知道如果他和内地政府的关系更深的话,最后肯定是弊大于利的。因为在官本位的内地,关系过于密切并不是一件好事。而以他目前和内地政府的关系,其实已经足够了,维持这样就好了。

    再加上,凭借他现在的身份地位和金钱,港英政府想要对付他,几乎是不肯能。

    所以周兴盛在想过之后便婉拒了霍英冬的好意,他决定自己主动出击。

    一月中旬,事情没有消停下来,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这个时候,周兴盛拜访了**官李果能,请他出面帮忙打官司,维护名誉的官司。同时,周兴盛也广招律师,成立了财神投资公司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律师团队。期间,李果能推荐了自己的最后一个关门弟子黄人龙给周兴盛,而周兴盛则丝毫不犹豫的将律师团队交给了黄人龙打理。

    周兴盛这只是看在李果能的面子上而已的,但他并不知道,这位黄人龙在日后却是香港最年轻的资深大律师和律政司司长,法律方面真正的天才人物!

    准备妥当之后,周兴盛马不停蹄,立即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公开表示会用法律的手段维护他的名誉,他要状告那些诋毁或者有恶意评论他的报纸杂志。

    当然,在这之外的各种作秀也是必须的。

    除了照例出席慈善活动之外,周兴盛还参加了各种健康行、志愿行,同时也出资捐建学校和图书馆。最重要,周兴盛还自爆了他目前正在读香港大学mba的事情,秀了各种证明,也邀请了老师、学校领导偶尔出镜说说这事。

    恩威并施,这是周兴盛解决这事的手段和策略。

    状告报纸杂志社,这是威,是警告不良分子别太嚣张,他可是超级富翁,随时都有一打一打的律师团为他服务,还告不死你?

    出席慈善活动,尤其是后者的自爆在读香港大学,这就是恩了,表示他的善意和在此事上的态度。

    看看,你们的偶像我现在都是身家数十亿的超级富翁了,但是我却还要读书,由此可见,人不能不读书。

    这是最明确不过的表态了!

    除此之外,找枪手替自己辩解,也是一个非常有效的重要手段。

    在后世,网络上的骂战可谓是硝烟弥漫。周兴盛是深有体会的。他也深深知道,枪手水军的骂战,很快就能够把水给搅混了,更能够误导围观的人群。因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说服不了谁,到最后只能是让围观之人感到厌烦,进而没有了任何兴趣围观,草草散去。骂战,就此烟消云散。骂战背后的事件也因此不再被人注意。

    当然,亚视这一次是不能出头了,因为周兴盛是亚视的大老板,两者是一体的关系,任谁都是不会相信亚视替周兴盛辩解的话。

    所以在最后,周兴盛找了多家小报纸充当枪手,自己根本不出面。

    不得不说,周兴盛的连番举动还是很有效果的,就两天的功夫。社会上的一片骂声就几不可闻了。

    “看来,我自己的危机公关能力也不赖嘛?”周兴盛暗松了口气。

    第四天的时候,一切似乎都过去了。没有人在骂他,也没有人在抗议他。更没有传出任何对他不利的传闻。如果不是那些骂他的报纸杂志还在的话,周兴盛都以为这只是一场梦罢了,真的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不过,周兴盛还没来得及高兴。廉政公署以及刑事重案组的人正准备调查他的消息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这一下,周兴盛心下惊骇不已,眉头紧皱。

    廉政公署的人要来调查他还好说。查贪污、不正当竞争、妨碍司法公正这些,往往都是富豪们的通病。廉政公署认为他这个不到四年就成为了超级富豪的人有这类通病,实属正常。唯一令周兴盛感到阴郁的是,很明显,廉政公署这是得到了某些人的授意,不然也不会特意恰好在这个时机找上门来。

    反倒是刑事重案组的人要来调查他,这就有些诡异了,不自然的也令周兴盛心惊肉跳。

    刑事重案组,一听名字既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机构,专门调查刑事案件的。

    说诡异,实是周兴盛自己还真犯过刑事重案,难道刑事重案组的人要来调查他是因为发现了什么?

    说心惊肉跳,周兴盛也是心虚,害怕刑事重案组的人真的知道些什么,然后一步步抽丝剥茧的找到他,抓住定罪。

    “是乌鸦出卖了我?还是那人被发现了?或者他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虚张声势罢了?”周兴盛心思百转,一时之间还真难以理顺。

    只是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他必须得面对,所以只能先自镇定,然后见机行事。

    只盼刑事重案组的人在调查的时候,没人会微表情分析学。不然的话,看到他的表情和反应就知道他有没有说谎,那可真是一件令人恐怖的事情。

    很快,两组调查队先后找上了们来。

    廉政公署在前,刑事重案组在后,先后两次被请去喝茶。

    这事,在周兴盛家中引起了轩然大波,所有人都愤怒了起来。想周兴盛现在是什么身份和地位,周兴盛的智商和眼光是何等的天才,怎么会做出触犯法律的事情来?

    “没事的,相信我!”周兴盛一脸自信的微笑,两次被请去喝茶,都像是要去旅游一样。

    外界,同样是因为这事掀起了轩然大波。

    和周兴盛有着很深利益关系的人,纷纷托人打听这事的来龙去脉,或是惋惜,或是坚信周兴盛的人品。不少人都打来了电话慰问,安慰着周兴盛。强势围观的站了绝大多数,纷纷以看热闹的心情看着新闻和报纸上报导的周兴盛两度被请去喝茶的报道。余下的一部分,是对周兴盛有着浓烈的妒忌和恨,此刻自然是兴高采烈的庆祝着,弹冠相庆。

    这批人,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前后两度被请去喝茶,最后依然没有任何的收获,周兴盛并没有把柄被他们抓住!

    “反击,一定要反击,不能就这样算了!”大表哥刘家成极其愤怒的说道:“就算花再多的钱,这一次也要状告他们。不然,你的脸往哪搁啊?他们也会觉得你好欺负。只有把他们打痛了,让他们不敢轻易惹你,你才能真正的安稳。”

    从警局出来后,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

    半山位置的别墅豪宅里,周兴盛一大家子人坐在了一起,商讨着这事的后续解决办法。

    刘家成属于强硬派,坚决要求状告警署和廉政公署。

    与之相反的,大舅刘一宁却是保守派,甚至有点趋于软弱,他横了刘家成一眼,然后慢慢的说道:“俗话说得好,民不与官斗。就算你告赢了,那又怎么样?花去了大比的冤枉钱不说,也得不到任何的实惠,还彻底的得罪了政府,这何苦由来?”

    一大家子人,相对来说,保守派还是占了上风的,因为年轻一辈的并不是很多。

    就连周兴盛老爸老妈都是保守派的阵营,说着化干戈为玉帛。

    只是,都已经往死里得罪了,还能够化干戈为玉帛?周兴盛苦笑着,很是怀疑。

    

推荐阅读:妙手玄医韩娱渣男逆天作弊器之超级游戏农家仙田平步青云流氓艳遇记无良高手在校园上位超能右手海岛农场主权商至上百美夜行都市全能霸主猎艳无双随身装着一口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