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兰桂坊!(坚持不懈求收藏推荐)

    夜凉如水!

    就在周兴盛为了一年之内要赚到五万块而发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隔壁房间内老爸周运发也是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长叹了一口气之后翻身坐了起来,也没有打开灯,只在黑夜中默默的点燃了一支烟,一口又一口的吸着。【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黑暗中,烟火明灭。

    刘香梅被惊醒了,见他如此,也知道为了什么,在黑暗中开口问道:“你是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和儿子打赌?赌赢了就让他去内地打拼?我知道这个问题你早就想问了。”

    “没···没有!”

    周运发一愣,随即回答道:“我知道你这么做一定有你的道理,我只是担心儿子罢了。内地你又不是不知道,情况很乱,我真不知道儿子去了那边之后会发生什么事。”

    “你不用担心,我答应儿子可以让他一人去内地打拼,不是还有一个条件的么?”刘香梅的声音徐徐传来,口气很是自信,显然对于先前的打赌问题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你是说那五万块钱?”周运发问道。

    “是啊,一年之内,不走歪门邪道,正正经经的赚来五万块,虽然看似简单,但你想想看,以盛儿以前的德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如果他能赚来五万块,这就说明他是真正的改了,改好了。既然这样,那你又何必怕呢?”

    刘香梅说道:“而如果他赚不来五万块,去内地之事自然作罢,根本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嘛。”

    “说是这样说,可是就算盛儿他真的改好了,但是也不一定要去内地啊。这下好了,别人对于内地是唯恐不及,拼命的移民,他倒好,还要往内地的枪口上撞!”周运发显然还是不能释怀,语气中牢骚的味道任谁都能听得出来。

    “什么往枪口上撞,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刘香梅用手拍了他一下,轻斥道:“别担心这担心那的了,我倒是认为儿子说的没错,内地的确是个块热土,去内地打拼很有前途。再说了,儿子也成年了,也是时候自己拿主意了。依我看呐,儿子以后比我们都有主见,我们就别在这瞎操心了。”

    “快睡吧,不早了,明天还要忙活呢!”刘香梅说着,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周运发没动,默默的吸着烟,直到吸完后良久,最后才动了动身子,仰面躺下睡觉。

    寂静的房间之内,只留下一道意味深长的叹息声。

    ········

    上午十一点钟,铜锣湾的大街上已经开始变得非常热闹繁忙了,人群拥挤,摩肩接踵。

    周兴盛一手拿着一叠花样的传单,一手拿着一个喇叭,在大街之上一边散发传单,一边大声叫卖:“帅哥、靓女,看一看,瞧一瞧,周记茶餐厅物美价廉,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心动不如行动,欢迎惠顾啊····”

    不过,传单好看,他叫的也卖力,但和后世内地的情况一样,绝大多数的行人接到传单之后,转过身就把传单扔到了垃圾桶里,看都不看。周兴盛也无可奈何,毕竟前世的时候他也是行人中的一员,接到传单也是这个反应。这个时候,他也只能将被扔掉的传单一一捡起,继续派发。

    昨晚和老爸老妈一番详谈,总算是有了一点进展,至少是获得了老爸老妈的支持。

    老妈是明显表态了,老爸虽然没说话,也颇不情愿,但当时也没有异议,后来也没有反对,说明还是认可了。

    只不过,虽然得到了家人的支持,但五万块的对赌,还是一个令周兴盛颇为头疼的问题。

    原本想着得到家里的支持,有点启动的资金,多多少少一两万也可以啊。没想到,转过来转过去,居然又回到了原先的问题上,还是要白手起家,周兴盛觉得自己挺失败的。

    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起码改变了家人对他的印象,也获得了家人的支持。

    至于一年赚五万块?

    找工作的话,现在的香港找个一年能赚五万块的工作虽然有点困难,但也不是没有。只不过,重生了,还去当小职员,那也太失败了,周兴盛是绝对不会甘心的,也没有那个心思去上班。

    没办法,只能再想其它法子了,堂堂重生人士,还能被这给难倒?

    “发达哥!”

    “盛哥!”

    正在周兴盛不停的琢磨着那五万块的时候,两个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

    周兴盛回头一看,却见身后正站着了两个人,一个是自家餐厅的伙计梁东发;一个是上身穿着花格子衫,下身穿着喇叭裤的年轻人,一头爆炸似的发型,耳朵上穿着多个耳洞,镶钉带环的,一副典型不良少年的打扮。

    梁东发是一副讨好的谄笑,而这个不良少年则是一副崇拜的神色。

    周兴盛心说,这不良少年是谁,看他的样子该不会是我以前的小弟吧?不过毕竟不是以前的周兴盛,因此不好首先开口,只把目光看向了梁东发,脸色不咸不淡,嘴上没好气的道:“靠,没看到我正忙着嘛,没事一边呆着去!”

    “不,不是!”梁东发很是尴尬。

    倒是一旁的那个不良少年嘻嘻一笑,开口说道:“盛哥,是我有事找你。”

    “你有事找我?我好了你就来找我,我在医院住院的时候怎么就没见你来看我?”周兴盛不认识他,只能没事找事,故意问道。

    不良少年尴尬一笑,连忙解释道:“盛哥,不是我乌鸦不去看盛哥你,实在是····咳咳,盛哥你也知道,伯母是很讨厌我的!”

    这么一说,周兴盛也明白了,眼前这人还真是他的小弟,起码也是很信服他的人。至于不去医院看他,没有兄弟情,却是他老妈刘香梅的缘故,只怕这乌鸦一进医院,刘香梅就把他赶出来了吧。

    “说吧,啥事?”周兴盛兴致缺缺,不咸不淡的问了句。

    “乌鸦”笑了笑,没有吭声,看了看一旁的梁东发。

    梁东发一愣,但立即就明白了过来,自己不能在这当电灯泡,于是很识趣的笑道:“你们聊,我回去做事了!”说着,慢慢的转身走了,目光却一直不离周兴盛,显然心里憋了很多话想要说。

    周兴盛没理会他,而是收拾了一下现场的东西,将带出来的凳子和椅子都开始打包。

    “乌鸦”一看,连忙上来帮忙,同时也说明了来意,凑到周兴盛的耳边,小心翼翼的说道:“盛哥,今晚有活动,成哥让我来找你,问你去不去?”

    “活动?什么活动?”周兴盛继续收拾东西,头也没抬的问道。

    “额······,不知道,成哥说到点了他会说。”说着,“乌鸦”挠了挠头,显然也是不知道这活动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不知道你还·····”

    周兴盛不耐烦的正要拒绝,不过转念一想,心里突地闪现出一个念头,反正要退出,干脆现在就去见上一面说清楚,省得日后麻烦事。于是马上就点头了,对“乌鸦”笑着道:“行,我去,等我把这些东西搬回去就跟你走。”

    “乌鸦”显得有些受宠若惊,“腼腆”的挠了挠头,嘿嘿一笑。

    周兴盛暗中惊讶,没想到前身的周兴盛还有点能耐啊,居然能把这乌鸦折服,看起来还真是一块当大哥的料。

    回到周记茶餐厅的时候,众人都在忙碌,周兴盛也不打扰他们,放好东西后就走了。只是,梁东发的神色有些奇怪,欲言又止的,脸上写满了焦躁不安。

    周兴盛心下明了,却并不说破,径直出去了。

    ········

    香港中环,皇后大道,鼎鼎大名的“兰桂坊”之内。

    一处灯火酒绿的大厅里,激昂的音乐声震耳欲聋,男男女女们搂搂抱抱,一片靡靡的景象。

    “成哥,盛哥来了!”“乌鸦”将周兴盛带进了一间酒吧之内,弯弯绕绕,走到了一处正热闹划拳喝酒的人群之中,对着其中一人说道。

    八五年的兰桂坊,还只是兴起阶段,并没有后世那么繁盛,也没有那么大的名气。不过饶是如此,这条位于中环云咸街和德己力街之间狭窄而短小的L形街巷如今已经是名气初露,吸引了众多酒吧、食肆及娱乐场所在此落户。

    周兴盛跟着“乌鸦”进去的这间酒吧,就是其中之一。

    “乌鸦”口中的“成哥”,也是周兴盛的老大,是一个面目硬朗的中年男子,刀削似的面庞,眉毛很淡,鹰钩鼻,一双眼睛锐利而精明,头发半白半黑。

    这幅模样很是惹眼,也很是眼熟,周兴盛想了一个人,赫然是华仔在《赌侠1999》中扮演的角色“king哥”。若不是听到“乌鸦”喊他“成哥”,要是走在路上,周兴盛说不准就“华仔”的叫了出来。

    “成哥!”周兴盛跟着叫了一声,很是自然,面色也平静的很。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刻他是多么的紧张,两手手心都湿了!

    前世今生,他是第一次面对道上的人物,还是个“哥”级的人物,说不紧张那是假的。不过,再怎么紧张也于事无补,该说的始终要说,还是要说,不然以后更加严重。

    “啊盛,来,来,快来这边坐,都等你好久了!”

    “成哥”见到他,一直严肃的脸色终于有了笑容。他挪了一下身子,将位置下的沙发让出来一个身位,用手拍了拍,和温和的招呼道:“啊盛,今晚来了一定要多喝几杯,就当是兄弟们给你赔罪了,你在医院,兄弟们也没去看你。”

    “别这么说,我知道的。”周兴盛赶紧说道,不过面对着“成哥”的招呼,他在迟疑了一下之后并没有接受,虽然依言坐在了“成哥”的边上,但依然婉拒了,略带“腼腆”的说道:“成哥,喝酒就免了吧,我刚出院,老爸老妈交代了要介口呢。改天吧,改天我再请成哥吃饭。”

    “成,既然这样,那我也即不勉强了,那就吃东西,再叫几个小妹来划拳!”一边说着,“成哥”一边打了个手势,叫来了这里的服务员。

    这幅“腼腆”的神色,是周兴盛的真实写照,极是自然的表露出了他的不好意思,饶是“成哥”混迹江湖多年,这时也看不出异样来,只当是他受伤之后变得更加听他父母的话了。因此对于周兴盛的“不给面子”,他也没有生气,依旧满脸的笑容。

    周兴盛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对于道上的人物,他真没有接触的经验,因此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合适,说什么不合适,只能就着好话婉转的说着。这份劳累,可真不是盖的,比种田还累,他的背上此刻甚至都开始往外冒着细密的汗珠。

    陪酒女郎的存在,向来都是酒吧的一种常态。

    成哥打过招呼之后,很快就有数名酒吧女郎穿花蝴蝶般走了过来,莺莺燕燕的将在场的人围了起来,一人陪着一个,不是挽着手臂就是伸手去楼腰抱胸。

    周兴盛也不能幸免,陪着他的是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女郎,浓妆艳抹,披肩长发,不仅脸蛋媚人,身材更是诱人无比。纤腰**,美白长腿,穿着皮短裤,整个一喷火女郎。

    这女郎一坐在周兴盛边上,就伸出了她那条雪白细嫩的手臂,从他的手腕穿过,身贴身的紧紧黏在了一起。弹力十足的肌肤,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高耸;香喷喷的气息,香甜滑腻腻,周兴盛为之一荡,小兄弟差点就有了反应,竖起了大旗。

    咳咳·····

    周兴盛用力的咳嗽了几声,赶紧撇开对方的手臂,人也往边上的位置上挪移了过去。

    “嘻嘻,小帅哥,第一次来啊?”喷火女郎仿佛丝毫没有察觉,反而跟着挪了下位置,继续粘了上来,又艳又媚的俏脸紧紧的出现在的眼前,一双眼睛更是电力十足,径直朝着的眼睛放电。

    周兴盛苦笑,这样的情形,他还是第一次碰上。前世的他虽然常年孤单在外,也没有女朋友,但一直奔波于工作,哪里有机会去这样的场所搞七捻三。

    他再次将手从喷火女郎的怀抱中抽了出来,并且皱眉道:“好了,你去陪其他人吧,我这里不需要!”

    喷火女郎傻眼了,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极品,送上门的鱼腥周兴盛这只猫都不吃。要知道,以她的姿色,哪一次客户点了她不是和猪哥有的一拼?一时之间,她不由得愣在了原地,好半响都没有回过神来。

    不过周兴盛没再理会她,低声说完之后,他便站了起来,凑到“成哥”的身边仅用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成哥,我有件事想和你单独谈谈,你看·····”

    “成哥”一愣,随即便点了点头,笑道:“行,走吧!”

    两人随即一人一后走出了酒吧,等到了马路边上的栏杆地方,两人就停了下来。

    “成哥”点了一根烟,慢慢的吸着,没有说话。

    周兴盛同样吸了根烟,两根手指夹着,狠吸了几口,直到酝酿好,这才开口说道:“成哥,出了事进了医院我才知道,人这一辈子,命只有一条。没了命,就啥都没有了。甭管你活着的时候多威风多有势力,都没用。”

    “也直到进了医院,我才知道,人生在世,最重要的不是自己有多威风成功,而是家人。只有家人跟着你能安安稳稳,快快乐乐的生活,一个人才能算是成功。”

    “成哥,我不想再混了,我想退出!”

    周兴盛甩手扔掉了手中还剩半截的香烟,用脚尖死死的磨着,语气深沉,颇有感慨之意。

    “什么?”成哥明显的愣住了,良久无语,一双精明的眼睛隐藏在了淡蓝色的烟雾后面,看不清神色。

    但周兴盛能清晰的感觉到,当他说出想退出的一刹那,“成哥”的神色立即变了,由一开始那热情但又略微有些矜持的笑容瞬间变成了愤怒。他已经出离了愤怒,周兴盛看不见,但能感受到。

    霎时之间,周兴盛的额头有了一丝丝的冷汗,后背凉飕飕的。

    < >,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推荐阅读:韩娱渣男妙手玄医逆天作弊器之超级游戏农家仙田平步青云流氓艳遇记无良高手在校园上位超能右手海岛农场主权商至上百美夜行都市全能霸主猎艳无双随身装着一口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