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从头再来!

    山还是那山,路还是那路,水还是那水,只不过,物是人已非。【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站在老家的山头之上,放眼望着土地里的一片金黄以及金黄从中那简单破旧的十几栋老屋,周兴盛百感交集,真想放声大哭一场。

    赶到老家县城的时候,周兴盛让梁伯韬几个呆在县城,他自己一个人动身,坐着老乡的拖拉机回到了自己的老家。这一趟行程,已经让梁伯韬等人疑『惑』不定了,自然不能让他们再跟着他回到他的老家。

    这一切,他自己知道就行,让太多人知道了未免会横生枝节。

    在山头伫立良久,周兴盛叹息了一口气,缓步下山,行走在金黄稻谷中间的那条石子路路上。这条石子路,是大锅饭时期全村人集体劳作修成的,听说离老家不远的那个机场,也是那个时期修成的,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荒废了而已。

    十分钟之后,周兴盛就回到了前世生活了将近三十年的村子。

    和儿童时期的回忆一样,整个村子只有十几户人家,要么是泥土胚的土屋,要么是青砖砌成的老式房屋。

    周兴盛前世的家,是一栋由他父亲的叔爷爷那个时期建造的,只是这位爷爷没了子孙后代,所以就传承到了他父亲这一脉。

    其实吧,整个村子都只有“周”这一个姓,邻里街坊全都是一个祖宗传下来的。要么是爷爷辈是亲兄弟,要么是爷爷的爷爷是亲兄弟。唯一的区别。只是有亲有疏罢了。

    站在自家老屋外面看着,周兴盛很想很想走进去看看。

    童年的一切美好记忆都存留在这栋老屋里面,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兄弟、第一次过年穿新衣新鞋、全村第一台电视机抱回家、第一次看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三更半夜都要爬起来看的“人猿泰山”、、、、、、、、

    他犹记得,两辈子见过的最大的一场雪就是在这栋老屋里。那场大雪,是真正的鹅『毛』大雪,比后来那场造成举国灾难的雪灾还要来得大。当然,这是对他老家来说的。

    大雪一下就是整整一天。等雪停了的时候,一脚踩在外面,能没了半个小腿。

    更令人惊叹又惊喜的是。大雪下完,村子里的池塘都结成了厚厚的冰层,人都可以再上面行走自如。一个竹排放上去。再找一个竹竿来,人直接就可以撑着竹排滑冰而行。那份结冰的乐趣,他只享受过这么一次。

    之后的二十多年,他再也没见过这等情形。

    他站在这边看着这栋老屋发呆,一声的西装革履,本身又年轻帅气,一看就知道是公子哥级别,自然引起了村子里的人的注意,暗暗惊奇这公子哥哪里来的,又为什么要看着这栋屋子发呆?

    不过和前一世一样。虽然有外人来,但村子里的人一般都不会上前打招呼的,除非这外人会主动问话,他们才会热情的回答。

    这个时候,同样没人上前来问他是干什么的。

    周兴盛却是没在意这个。再站了一会,刚要去爷爷住的祖屋看一看的时候,老屋的门突然“吱呀”的一声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小不点。

    周兴盛眼神一凝,这小不点肥嘟嘟的,上身是小短衫。下身是一个开衩的小短裤,小象鼻都漏了出来,看上去感觉有些眼熟,有些心悸。周兴盛心下猛地就是一个激灵,暗道:“这该不会就是我吧?”

    他的心脏“砰砰砰”的狂跳不停,似乎要从他的胸膛里跳出来。

    前世,亲戚们都说他小时候很胖,眼前这个小不点也很胖。而且看这小不点的年纪,也就两岁多一点,和他前世的年龄差不多,却是极有可能就是他自己。

    周兴盛干笑几声,忍住心中那种荒谬绝伦的感觉,上前几步走到小不点面前蹲下,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这话,他并不是用粤语说的,也不是普通话,而是用老家的家乡话说的,到不虞眼前的这小不点听不懂。

    话说,世界上哪个国家的语言最多,中国敢认第二,就没哪个国家敢认第一。数都数不清的方言,别说一个省一个方言了,就是随便一座小县城,那也是方言无数,至少不会下于三种方言。有的时候,甚至县城里,转过一个街道就是一种方言,这条街道的人和隔壁街道的人用的方言都不同。

    小不点听得懂,也一点都不认生,只是咬着手指瞪大了乌溜溜的眼珠子看着他,好久才小声的说道:“我叫周兴盛!”

    “果然!”周兴盛暗道了一声。

    点了点头,周兴盛也就没有再问了,直接站了起来转身就走,要再不走,恐怕村子里的乡亲们都会怀疑他是不是拐卖小孩的。

    而且,小不点就是前世的他,这个家庭也算是完满了,他也就没那么遗憾了。

    以他现在的能力,帮助如今的这个家庭,自然是轻而易举的。只是平白无故的,很容易就起疑。要帮助的话,暗中帮忙,或者在老家这里做投资,这样才不会惹人怀疑。

    趁着前一世的父母亲还没有出来,还是赶紧走吧,不然周兴盛很怕自己会当场出丑。

    “这人谁啊?”

    “不知道,来问路的吧。”

    “问路也要问我们啊,怎么问他这么个小不点?”

    “管他呢。”

    乡亲们是议论纷纷,都驻足不走只是在旁边看热闹。

    周兴盛冲他们笑笑,毅然转身就走,虽然不见前世父母亲,但心里暗暗决定了,等事业走上了正轨,就投入重金开发这里,不论是赔本还是赚钱。

    收拾好心情,回到县城找到梁伯韬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五点钟了。

    “总经理?”梁伯韬迎了上来,说道:“之前曾小姐打来电话,问我们什么时候到广、州?”

    周兴盛心情比较低落,随口答着:“明天一早我们就启程。”

    梁伯韬一怔,旋即就点了点头,将他的这个决定吩咐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一行人就启程前往广、州

    这个时候,内地的交通虽然远没有后世那么发达便利,也没有江、西直达广、州的高速公路,不过穿省道而过,也花了不到八个钟头就从江、西赶到了广、州。早晨九点钟出发,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到达。

    “周生,可是让我们好一番等待啊!”一汇合,曾雅丽就开着玩笑打趣说道:“我们在这边忙得灰头土脸,周生倒好,优哉游哉的观光赏玩去了。”

    “观什么光啊?”

    周兴盛苦笑一声,随即就转移话题说道:“不说这个了,说说你们这几天的收获吧,广州也是内地改革开放先行的大城市之一了,想必收获不菲吧?”

    曾雅丽笑『吟』『吟』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老板可是和我说了,一切看按周生您的意思去办,周生您认为收获不菲,那我们就收获不菲。”

    “看来你和你老板是吃定我了啊?”周兴盛玩笑着说了句。

    身边众人是一阵大笑。

    闲话谈完,时间也不早了,周兴盛就顺势请众人一块吃饭。

    酒店是没有的了,最后吃的是大排档。大热的天,烧烤炒菜,再闷几口冰啤,要多爽有多爽快,吃得是热火朝天。就连极其斯文淑女的曾雅丽,最后也是顾不得自己的淑女形象了,大呼小叫,欢快的很。

    周兴盛心情一直低落,这时多人一起聚餐,喝着喝着最后也畅怀痛饮了起来,甚至还放声高歌了一曲:“昨天所有的荣誉,

    已变成遥远的回忆,

    辛辛苦苦已度过半生,

    今夜重又走进风雨,

    我不能随波浮沉,

    为了我挚爱的亲人,

    再苦再难也要坚强,

    只为那些期待眼神,

    心若在梦就在,

    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看成败人生豪迈,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一首刘欢的《从头再来》,虽然周兴盛唱的是五音不全,破锣嗓子似的,但满腔的激情却让这首歌唱出来后别有一番滋味。

    甚至于临近桌子上的客人都忍不住鼓掌叫好,“好样的,同志”、“这歌太棒了”、“再来一首”,完全听不到有人出言讥讽。

    至于本桌的梁伯韬、曾雅丽等人,更不用说了,都听得是好一阵子愣神,两眼放光,异彩连连。没有想到,周兴盛除了能写小说,能写剧本,能炒外汇搞金融,看公司做投资之外,连创作歌曲都会!

    这真是大出了他们的意料之外。

    刘欢的这首《从头再来》,即便他们不是音乐人,但也能听得出这是一首经典歌曲。但是,这样一首经典歌曲,居然没有流行,他们也从未有听说过,略微一琢磨也能知道这首歌恐怕还真是眼前的周兴盛原创。

    小说、剧本都能搞定,搞定一首歌也不太惊世骇俗。

    “还真是天才啊,样样能做,样样做得好,还是老板眼光厉害。”曾雅丽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异彩连连,默默的想到。

    周兴盛倒是没有想过突然的放歌会产生什么影响,他只是心中有口气想要吐出来。一时喝高了,脑子晕乎乎的,是想也没想就唱了这首歌。

    从头再来?他重生这一世,也算是从头再来了吧!(未完待续。。)

    < >,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推荐阅读:韩娱渣男逆天作弊器之超级游戏妙手玄医农家仙田平步青云流氓艳遇记无良高手在校园上位超能右手海岛农场主权商至上百美夜行都市全能霸主猎艳无双随身装着一口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