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伏尸万里(一)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殷扬 书名:秦皇纪_秦皇纪无弹窗_秦皇纪最新章节

    这是一场屠杀,不,应该说是一场自相残杀。【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王翦的决断非常正确,秦军只是充当了一个牧羊人的角色,把联军朝中间驱赶,联军就象海潮般涌在一起,要想不自相残杀,要想不死伤惨重都不成。

    另外,秦军只需要看好外围,把那些漏网之鱼赶回去便成。

    这场自相残杀整整持续了三日三夜,方才平息下来。

    在这三日三夜里,秦军是异常轻松,不用上去拼命,只需要看着便成,哪里有漏网之鱼秦军便去追杀一通;哪里的自相残杀不够凶狠,秦军再赶一批过去就成了。

    就这般,联军越杀越少,到最后,幸存者不过七八万人了。

    秦军是哀兵,无不愿死战,眼睁睁看着联军自相残杀,他们恨不得冲上去杀个痛快。然而,王翦传下号令,不准秦军上去砍杀,这可把秦军锐士给憋坏了,对于“闻战则喜”的秦军来说,如同老猫枕着咸鱼睡觉,那实在是令人难受。

    秦军锐士再三请命,无奈王翦就是不松口,并且严厉喝斥那些请命的将领,费了老大功夫,这才把秦军稳住。

    王翦的处置是对的,因为联军被秦军杀死也是死,自相残杀还是死,反正都是死,何必一定要秦军去杀呢?

    战阵之中,刀枪无眼,秦军再善战,联军再混乱,若是秦军去砍杀的话,秦军的伤亡必然会有,这就是不必要的代价,没必要付出。

    直到联军幸存者不过七八万人了,王翦这才下令不再驱赶,联军终于不必再自相残杀,可以活命了。

    虽然秦军令人生畏。在联军眼中是“虎狼”,他们仍是欢天喜地,大声欢呼:“大秦万岁!大秦万岁!”

    好死不如赖活着,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哪能奢望更高的要求。哪怕是为秦国做奴,这些幸存的联军一千个一万个肯。

    “信陵君呢?”王翦骑在战马上,大声问道。

    “禀将军,信陵君逃了。”有秦将回答。

    “逃了?”王翦一愣,颇为不悦。

    信陵君是联军的纵约长。抓住他是无上美事,竟然被他逃了,这着实令王翦不爽。

    “将军,信陵君一见情形不对,立时开逃。我们没有追上。”秦将忙解释一句。

    秦将小心翼翼,生怕王翦生气。

    “哈哈!”然而,出人意料的是,王翦竟然放声大笑,笑得眼泪花花的,差点从马背上栽下来。

    一众秦将不明所以,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一脸的迷糊。

    信陵君逃走了这是坏事,应当生气才对,王翦竟然在笑。瞧他那模样儿,还是笑得特别欢畅,仿佛有天大的喜事似的,众将要不糊涂都不成。

    “将军。为何发笑?”有秦将实在是忍不住了,忙问道。

    “我在笑山东尽多信陵君这等无胆无识的鼠辈。我在笑山东有楚王这样糊涂的国君,山东焉得不败!”王翦脸一肃,沉声道。

    这话很有道理,让人大为赞成。

    上次,信陵君杀了晋鄙,夺得二十万魏军,却被秦异人伏击了。一入秦军埋伏,信陵君见势不对,立时逃走,虽然逃得一命,却是夺了二十万魏军。

    如今,相似的历史再度重演,信陵君率领五十五万联军,气势汹汹而来,被王翦所阻,眼见情势不对,他又逃了。

    这两次逃走,何其相似!

    若信陵君有胆识的话,他应当临危不乱,应当指挥军队应战。那样的话,即使战败,却体面得多了,那才不愧“贤公子”的美名。

    他倒好,一见情形不对,立时逃走,还有比他更没脸没皮的人吗?

    更让人无语的是,信陵君明明有逃跑的劣迹,楚考烈王竟然把他当作宝了,把纵约长给他,要联军不败都不成。

    山东尽多楚考烈王这样无智无识的国君,能不被秦军压着打吗?

    “将军,要不我们再派人去追?”有秦将忙道。

    “追?何必追他?追他是太高看他了。”王翦一脸的不屑,讥嘲道:“一个只顾着逃跑的公子哥,还能做得出什么呢?”

    这话很有道理,象信陵君这样只顾着自己小命,一看情形不对,立时逃走的公子哥,他能做什么?什么也做不了。

    “鲁仲连呢?”王翦再问道。

    鲁仲连一直是反秦的铁杆,是反秦的一面旗帜,若是能把他抓住的话,这也是一件美事。

    “逃了。和信陵君一样,一见情形不对,立时开溜,逃得那叫一个快,比起兔子还要快,我们都没能追上。”有秦将立时回答。

    “不愧是‘千里驹’嘛,逃得够快的。”王翦讥嘲一句。

    鲁仲连少有贤名,号称“千里驹”,这次,这千里驹算是派上用场了,逃命谁都没他快。

    王翦这调侃令众将放声大笑,极是快活。

    “将军,这些人怎生办?”有秦军将幸存的联军处置之道。

    “嗯。”王翦眉头一挑,眼中怒色乍现,随即隐去,道:“大秦三日里连丧两君,五国联兵讨秦,这是不仁不义,按理将把他们全杀了也不为过。不过,上将军有长平杀降之事,大秦不能再有这等事了,就让他们活着吧,算是便宜他们了。”

    白起长平杀降一事的影响极坏,就是在两千多年后的今天,仍有无数人在骂白起。若是图一时之快把这些人杀了的话,秦国的形象就会更加不堪了,王翦这份眼光不错。

    “太便宜他们了。”众将很是不甘。

    五国联兵讨秦,着实令秦人痛恨,依众将那心思,还是把这些幸存的联军士卒杀了的痛快,让他们活命,他们是万分不爽。

    “你们也别不痛快了。留着他们也可以利用利用。”王翦充分展现了算无遗策的特质,道:“这些活着的人,就让五国赎回去。嗯,活着的人就一石粮,十金吧。死了的就十金了,粮草就不要了。大秦仁义为先,不要太心狠了。”

    “你这还不心狠?”

    “将军,就没见过比你更狠的了。”

    王翦的话刚落音,一片指责声响起。秦将个个一脸的见鬼表情。

    活着的人让五国赎回去,给金给粮倒也说得过去。可是,连死了的人都要五国赎回去,还是十金的天价,已经是狠得不能再狠了。王翦竟然说不心狠,他太没脸没皮了。

    “我这算狠?没给你们说,要是君上在这里,他不开出二十金的价钱,也要开出三十金的价钱,我这算什么?”王翦摇摇头。

    “是呀,我听说君上特别会捞好处。”

    “没错。听说君上在邯郸时。可是把邯郸的地皮都刮下去了三尺呢。什么赵王,什么平原君,什么信陵君,什么春申君。还不是被君上敲诈一次又一次,还得乖乖听话,屁都不敢一个。”

    秦异人刮地皮的事特别了得,早就传遍天下了。这些秦将也有所耳闻。当然,王翦追随过秦异人。深知秦异人捞好处的手段是何等之了得。

    “将军,你这想法虽好,可是,要是五国不给呢?”有将领心怀疑虑。

    “不给?我这就让他们不敢不给!”王翦沉声道:“传令,挑选五万身强力壮,头脑灵活,果敢善战的锐士。每人三匹马。”

    众将虽是不明白王翦为何会传这命令,却是不敢不执行,没过几多时间,五万锐士就挑选出来了。

    王翦一声令下,五万锐士集结在一起,一个巨大的秦军方阵出现在面前,杀气腾腾。

    王翦策马来到阵前,把秦军锐士一扫,大声训话,道:“弟兄们:你们瞧瞧,你的脚下全是血水,是韩燕魏楚齐五国之军的鲜血!你们触目所及的,全是他们的尸骨!五十五万联军已经被大秦英勇无畏的锐士全歼,这是一个天大的胜利!”

    “大秦万岁!”秦军锐士爆发出惊天的欢呼声。

    虽然早就知道这一仗已经大胜了,可是,这结论由王翦这个统帅嘴里说出来,仍是令将士们欢喜不已。

    “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你们莫要忙着欢喜,因为这不够,远远不够!”王翦的话如同当头一盆冷水,把将士们的欢喜之情浇灭。

    将士们眼里尽是迷惑之色,这是一个天大的胜仗,为何还不够?

    “大秦三日里连丧两君,韩燕齐楚魏五国联兵讨秦,这是不仁不义之举,大秦一定要严惩到底!五十五万联军被歼灭,不足以渲泄大秦的怒火!”王翦的声调转高,有些尖细刺耳。

    “大秦万岁!”王翦的话说到将士们的心坎上了,无不是眼里射出仇恨的光芒。

    “血债血偿!韩燕齐魏楚五国对大秦的侮辱,必须用鲜血来洗刷!”王翦的眼中精光暴射,整个人杀气腾腾,如同一头远古凶兽似的,道:“我将率领你们深入韩燕齐楚魏五国的国境,尽情的杀戮,尽情的焚毁,尽情的抢掠……我们所过之处不能有一个喘气的活物,我们所过之处不能有一栋没有被焚毁的房舍,我们所过之处不能有任何能生存的可能,我们所过之处只能成为一片废墟!”

    王翦的话冷酷无情,血淋淋的,残忍无比,然而,却是成功的激起了秦军的杀机,无不是眼中杀意凛然。

    “用君上的话来说,那就是‘哪怕是鸟儿飞过也得自带粮食’。”王翦引用了秦异人的话作结。

    “君上万岁!”秦异人这话深得军心,将士们大为振奋。

    这是秦异人的旨意,不是王翦的主意,当然更能令将士们兴奋了。

    “扔掉你们的盔甲,扔掉你们的长戟,你们只能拥有皮甲、弓箭、骏马与剑!”王翦一边训话,一边脱掉盔甲,扔掉身上的重兵器。

    这次行动重在行动迅速,任何的重装备都将拖累行军速度,甩掉重装备就成了必然。

    将士们得令,无不是脱掉盔甲,扔掉重装备,一身轻装。

    王翦把头发披散,拨转马头,疾驰而去。

    将士们披头散发,打马疾驰,如同狂潮般涌去。

    

推荐阅读: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剑道独尊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将夜 唐砖 最终进化 重生香港做大亨 空间金字塔 纯阳仙鉴 至尊剑魂 我的老婆是军阀 剑侠系统 流氓艳遇记 元鼎 无良高手在校园 士兵向前冲 武易天骄 东方苍白传 大隋帝国风云 意乱苍穹 悍戚 权商至上 小白进化史 百美夜行 剑诀 臣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