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羞辱信陵君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殷扬   书名:秦皇纪_秦皇纪无弹窗_秦皇纪最新章节

    第六十八章羞辱信陵君

    信陵君府第。【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此时的信陵君一副苦b样儿,瞧那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苦b样儿,还以为他的菊花被人爆了千儿八百回似的。

    如果可以的话,信陵君是宁愿菊米被爆,也不愿受这等鸟气。

    这鸟气实在是太气人了,太气人了!

    接二连三传来抡材大典的消息,每传来一个,他的心就往下沉,怨气顿生,越来越盛,让他差点儿气破肚皮。

    以他想来,秦异人没金,万万不可能举办得了抡材大典,他就可以瞧好戏,欣赏秦异人那倒霉样儿。让他想不到的是,事情的展远远出了他的想象,形势朝着有利于秦异人的方向展。

    先是秦国响应,紧接着齐国响应,然后是燕国、楚国、魏国、韩国和赵国纷纷响应,不仅愿意出金,还要派出重臣前来襄助这事。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抡材大典必然成功,不会有丝毫问题了!

    七大战国全部参与了,怎会失败?若这还失败了,七大战国还有脸面么?

    即使秦异人的金不够,也不是问题了,七大战国会给呀,他们总不可能打自己的脸吧?七大战国已出了四万六千金,近半了,即使不再给金,难道还不会减少开支?

    真要减少开支的话,读书人一定会赞成,能给他们舟车之费已经够让他们满意的了,吃住差点的话也不是问题,能接受,乐于接受。

    也就是说,抡材大典的金不是问题了,已经解决了。

    “这都是本公子起,秦异人竟然得了便宜,不行,绝对不行!”信陵君怒吼一声,如同受伤的野兽一般。

    他是抡材大典的起人,他被逼不得不转让给秦异人,在得到抡材大典必然成功的消息,无异于用刀在捅他,还有比这更让他难受的吗?

    “你们你们……自诩聪明过人,你们提出要举行抡材大典,却未想到这事,有你们这样的人吗?”信陵君指点着毛公和薛公,口水乱溅,就是一通数落。

    毛公、薛公老脸臊得通红,却是无言以答。

    抡材大典这事就是他们向信陵君建议的,他们只是要信陵君捞取名声,并不是要弄得这么大。哪里想得到,秦异人这么一弄,其效果比起信陵君最初的设想好得太多了,他们这始作俑者大是郁闷。

    “信陵君,此事不怪毛公、薛公。”侯赢怕他恼怒之下说出不该说的话,提醒信陵君,道:“就算信陵君要如此举办,也是有心无力。先不说金的问题,魏王会资助你吗?”

    魏王视信陵君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他立时死掉,凡信陵君赞成的,力行的,魏王就破坏。若信陵君要想如秦异人这般大操大办抡材大典,魏王肯定会给他泼冷水。

    “魏王不资助你,别的战国也不会资助,你想如此举办都不成。”侯赢很是遗憾,道:“唯有秦异人举办,方能得到秦国支持。山东六国虽然骂秦为虎狼,却谁都清楚秦国最为重视人才,秦国赞助就是要招揽人才,为此,山东六国不得不参与。”

    这话很有见地,正是因为秦国要趁此机会大力招揽人才,这让山东六国坐不住了,不得不参与。不参与的话,秦国独得美名,独揽人才,那就是成全了秦国。

    “那我怎生办?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秦异人成功吧?”信陵君郁闷得想撞墙。

    不眼睁睁的看着,你还能怎生办?你又能怎生办?

    信陵君嘴唇紧抿着,就象闭紧的鸡屁眼,一脸的恨色,不住低声咆哮,整个人就象一头受伤的野兽。

    毛公、薛公、侯赢不敢说话,唯有紧闭嘴巴的份。

    “不行!绝不行!”突然间,信陵君眼中精光一闪,道:“无论如何,本公子都要参与此事。备下一份厚礼,我这就去拜访秦异人,和他商议商议。”

    要是换个人的话,信陵君一定会以势压人,可是,秦异人是他压不了的人,只得以礼相求,送礼了。

    “信陵君,这有用吗?”侯赢提醒一句。

    秦异人用尽了手段,好不容易从信陵君手里夺走抡材大典的举办权,信陵君能讨回来吗?不用想也知道结果。

    “非去不可!”信陵君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去试试,他会睡不着觉的。

    侯赢拗不过他,只得备下一份厚礼,信陵君带上朱亥,在一众门客的簇拥下,直奔秦异人的府第而去。

    xxxxxxxxx

    秦异人府第,一片欢乐气氛,不论是孟昭这些护卫,还是佣仆,他们人人欢喜难言,个个张大了嘴直乐呵。

    不为别的,只因为抡材大典铁定了会成功,他们也会跟着沾光。以后,他们逢人便可以说“你知道吗?抡材大典就是我家的异人公子操办的。我为此奔走不息,没少出力呀。”

    这是多么荣耀的事儿,他们能不欢喜吗?

    “公子,你真是太厉害了,太厉害了。”孟昭一张嘴哪里合得拢,笑得跟开心果似的。

    “我们都在担忧金不够,这下好了,七大战国资助四万六千金,再加上我们的四万金,这金已经不是问题了。”马盖笑得跟弥勒佛似的。

    “呵呵!”范通、黑伯、茉儿和鲁句践他们裂着嘴直乐呵,连夸赞的话都省了。

    “这是好消息,我们得好好利用利用。嗯,立时把这事写成文告,通传天下,要读书人、士子们放心,金不是问题了,他们赶紧来吧。”秦异人一挑眉梢,右手一挥,极是大气。

    “就算我们不通告天下,这事也儿是天下传疯了呀。”赵姬俏媚眼里全是美妙的小星星,满是柔情蜜意。

    秦异人这次的大手笔吓住了很多人,以为他疯了,事实证明,秦异人完全正确,还有比这更让赵姬欢喜的吗?哪个女人不想嫁个才智不凡,能干的郎君呢?

    “公子,信陵君来了。”一个护卫快步进来,冲秦异人禀报。

    “信陵君?”秦异人大是讶异。

    “他来做什么?”赵姬眨着俏媚眼问道。

    “送礼的。”护卫忙回答。

    “送礼?他送的哪门子的礼?”孟昭他们糊涂了。

    信陵君美名天下传,是天下有名的“贤公子”,高高在上,历来只有别人给他送礼的份,哪有他给别人送礼的事儿,孟昭他们大是惊奇,又是糊涂。

    “明白了。”秦异人笑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这是想要回抡材大典。”

    “休想!”一片冷笑声响起,出自赵姬他们之口。

    抡材大典如此红火,都是秦异人操办的结果,信陵君想拿回主办权,那就是“摘桃子”,谁能不气愤?

    “我这去把他轰走!”孟昭气愤愤的。

    “莫急,莫急。”秦异人伸手拦住孟昭,笑得很贼,道:“信陵君自动送上门来,我要是不给他点儿惊喜的话,就太说不过去了。孟昭,你去给信陵君说,本公子与赵姬在对饮,容我尽兴再来见他。”

    这太理由也太烂了吧?就不能找个好点儿的理由?

    “公子,这不太好吧?”孟昭虽然恨信陵君,也没有秦异人这般狠。

    然而,秦异人还有更狠的话:“这样,这样,你去对信陵君说,我正与赵姬欢好……”

    话没说完,赵姬在他腰上狠狠掐了一把,红着一张俏脸,跟水蜜桃似的。

    见过没脸没皮的,就没见过如此没脸没皮的,这事也能当众说出来?

    “……容我尽兴后,再来与他相见。要他耐心的等着,千万莫走。”秦异人捉住赵姬的小手,脸上的笑意越来越邪。

    “……”孟昭、马盖、范通、黑伯、茉儿和鲁句践他们嘴巴张得老大,很想说话,却是说不出来,集体失声了。

    信陵君是名满天下的贤公子,身份尊荣,走到哪儿都会被人礼敬,不敢有丝毫怠慢。秦异人这不是怠慢,是羞辱,**裸的羞辱,信陵君会不会气死?

    “公子,你还是用剑劈了信陵君的好。”憋了半天,孟昭总算回过神来了。

    “是呀。”黑伯他们齐声附和,大是赞成这话。

    真要如此的话,真的不如拿剑把信陵君劈了。

    他们却是没有现,秦异人眼里掠过一抹森冷的光芒。

    xxxxxxxxxx

    信陵君在厅堂里等着,正襟而坐,不敢有丝毫失礼。

    “信陵君,公子有言……”孟昭快步进来,欲言又止。

    “快说,异人公子可是要见我?”依信陵君想来,他身份尊贵,很少有拜访他人的事儿生,他此番纡尊降贵前来拜访秦异人,秦异人一定会引以为荣,会很快见他。

    “公子说,公子说……”孟昭羞于启齿,一咬牙,狠狠心,道:“公子说,他与赵姬正在欢好……”

    “什么?”朱亥双眼一翻,如同两盏明灯,一声咆哮如同远古凶兽在嘶吼。

    “朱亥。”信陵君都快气炸了肺,还不得不忍着怒气,阻止就要爆的朱亥,赔着笑脸,道:“无忌来得不巧,打搅异人公子美事,死罪!死罪!”

    堂堂信陵君竟然如此低声下气,孟昭要不是亲身经历,打死他也不信。震惊过甚,差点把舌头咬断了,道:“……公子尽兴之后,一定前来见信陵君。信陵君,你莫要心急,要耐心等待,耐心等待。”

    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转身跑走了,瞧他那模样儿,跟做贼的遇到公差似的。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信陵君这辈子遇到的羞辱事儿就没有今日多,他差点暴走,还不得不强忍着怒气,陪着笑脸,冲孟昭的背影道:“无忌一定等待!”

    ..

    

推荐阅读: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官术 召唤万岁 最强弃少 火爆天王 醉枕江山 宠魅 重生小地主 百炼成仙 重生香港做大亨 空间金字塔 纯阳仙鉴 至尊剑魂 我的老婆是军阀 剑侠系统 流氓艳遇记 元鼎 无良高手在校园 士兵向前冲 武易天骄 东方苍白传 大隋帝国风云 意乱苍穹 悍戚 权商至上 小白进化史 百美夜行 剑诀 臣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