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步萨钵可汗慕容伏允

    且末城的静寂骤然碎裂,鼓号声此起彼伏,杀声震天,如山崩地裂,又如末日忽临。【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布衣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与伽蓝目光相撞,两人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怅然无奈,一丝凛然杀气。

    身为大隋戍卒,身处边陲战场,面对西土强敌,战争是永无休止,战斗是接踵而至,根本没有喘息的时间。生存,对于大隋的西土戍卒来说就是存在的唯一目的,他们如同大漠上的野狼,从穿上戎装那一天开始,直到死去,都是为了生存而厮杀。生活就是这样的残酷,没有感情,也没有绚丽的色彩,只有血腥和杀戮。

    “阿柴虏连夜攻击,必有蹊跷。”布衣大步向屋外走去。

    “杀声集中在城内。”伽蓝跟在他后面,嘶哑的声音渐渐冰冷,“应该是城内的阿柴虏叛乱了,估计和我们今天进城有关。”

    “四个西北狼同时出现,城内叛贼当然恐惧。”布衣说道,“或许他们以为援军旦夕可至,所以迫不及待地动手了。”

    “这就是以夷制夷的弊端。”伽蓝说道,“用阿柴虏控制阿柴虏,始终潜藏着危机,一旦局势于我不利,则必然崩溃。”

    “崩溃了。”布衣掀开门帘,望着远处黑暗里闪耀的火光,冷笑道,“西土荒凉、贫瘠、艰苦,当官的不愿来,宁愿不当官也不来;当兵的也不愿来,即便来了也要想尽一切办法逃离此地;就连中土的百姓都不愿来,他们宁愿在中土做着猪狗不如的奴仆,甚至沿街乞讨,也不愿到西土垦荒戍边;更荒谬的是,有人为了逃避兵役,竟然自折手脚,还美其名曰福手福脚。迫不得已,朝廷只能征召归附诸虏以充戍军,甚至转徙天下刑徒,以刑徒戍边。诸虏也罢,刑徒也罢,对我大隋有多少忠诚?”

    “当皇帝西征之刻,人人争先,因为有功可捞。等到西征结束了,功勋也拿到了,这些人在哪?就剩下我们了,我们承担着戍守之责。今日且末崩溃,来日中土的那些人必定口诛笔伐,横加指责,置我们于死地。”

    “为什么所有的苦难都要我们来承担?”布衣转头望向身后的伽蓝,愤懑不平地问道,“有时候我想质问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僚,那些逃离西土的十二府卫士,那些自折手脚的中土百姓,我想问问他们,这西土到底是不是大隋的疆土?如果是大隋的疆土,为什么只有我们这些人承担着戍边之责?当戍边不利,疆土丢失,他们愤怒地指责我们,要惩罚我们,要杀死我们的时候,他们难道就不扪心自问,他们既然如此忠诚大隋,热爱大隋,信誓旦旦地要为大隋赴汤蹈火,为什么他们不到西土来戍守疆土?”

    “我们只有两种命运,或者被敌人杀死战场,或者被那些高唱着忠诚大隋的无耻之徒砍下脑袋。”

    布衣仰天长叹,“有因必有果。今日之果,不是因为以夷制夷的弊端,而是大隋人,我们那些鲜廉寡耻的亲人们,是他们用自己的卑鄙无耻,用自己虚伪的忠诚,活活葬送了且末,葬送了这片疆土。”

    “不要愤怒,也不要埋怨。”伽蓝平静地说道,“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都有自己的使命,有的是索取,有的是奉献,而我们的命运就是如此,不是被敌人杀死,就是死于自己人的刀下。”

    “这是菩萨说的?”布衣问道,“佛说,各安天命,叫人顺从天意,叫人逆来顺受,既然如此,人活着干什么?如果不与天斗,不与地斗,不与命运做殊死搏斗,我们活着还不如一条狗。”

    “我们是狼,是西北狼。”伽蓝的脸上露出一丝浅笑,“如果要斗,那就斗,这也是我们的使命。”

    “你现在和慧心那个秃驴的腔调一模一样,让人恶心。”江都候的声音在两人的耳边骤然炸响,“布衣,不要和他说了,突伦川的风沙把他变成了两个人,一个是杀人的恶魔,一个是普渡众生的秃驴。如果你是恶魔,那他就是恶魔,但如果你是放下屠刀的人,那他就是聒噪的秃驴。”蓦然他纵声狂吼,“披甲!立刻披甲!”

    布衣和伽蓝相视而笑,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屋子。

    院子里,驼马已经整装待,暴雪昂望着远处的火光,凝神倾听着此起彼伏的厮杀声,而那条黑狼犬正透过院门的门缝望着外边,不停地叫吠。

    伽蓝走到疤脸驼身边,从藤筐里取出铠甲,迅披戴。当他拿出金狼头护具正准备戴上,江都候出现在他的身后,“伽蓝,那个女人你到底藏在哪?道场还是玄坛?”

    “不知道。”伽蓝说道,“我不知道她在哪?或许她现在已经重返大雪山了。”

    “你把她放了?”江都候惊讶地问道,“那么漂亮的女人你竟然把她放了?”

    “她是神女,是大雪山的神灵。”伽蓝笑道,“我虽然是一只吃人的狼,但我从不亵渎神灵,我怕天打雷劈。”

    “你怕天打雷劈?”江都候嗤之以鼻,“你早该下地狱了,还怕什么天打雷劈?既然她不在你手上,你就应该告诉伏允,免得他看到你就疯,追着你不放。”

    “伏允会因为一个女人而誓此生必杀金狼头?”布衣一边戴上兜鍪一边笑道,“伽蓝所为,人神共愤,阿柴虏不会放过他,那个女人也不会放过他,迟早都会寻上门来报仇雪恨。”

    江都候大笑,“原来那个女人自己逃掉了,怪不得你一直瞒着我们,后来又跑到突伦川藏了起来,原来如此啊,哈哈……”

    伽蓝不理江都候的调笑,戴上面具,拿起长刀,飞身跃上了烈火,“我来开道。”

    布衣和江都候翻身上马,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抬头望向鹰扬府方向,等待西行出讯号。

    时间不长,一支鸣镝带着一缕火光冲天而起,接着,又有两支鸣镝直冲夜空。

    “伽蓝,你去西城门。”布衣说道,“熊霸,随我杀奔鹰扬府,接应西行。”

    伽蓝轻催战马。烈火低嘶一声,飞射院门,身未近,长刀已凌空而至,狠狠地剁在门栓上。马到,院门轰然撞开。闪电划空而过,暴雪第一个冲了出去。

    院外即是正街,人喊马嘶,火把如云,杀声更是震耳欲聋,一队队的吐谷浑骑士正从不同方向飞驰而来。远处鹰扬府已是火光冲天,隐约可见箭矢如蝗,双方将士正纠缠在一起,浴血厮杀。

    伽蓝拨转马头向西而去,十几匹驼马紧随其后。

    布衣和江都候各自催马飞奔,一头杀进吐谷浑的阵中,向鹰扬府方向攻击前进。

    彪悍的黑狼犬本想追随布衣而去,但转眼之间布衣和江都候就陷入了吐谷浑人的围杀,街道虽足够宽敞,但一旦厮杀起来就显得非常狭窄,到处都是战马,随处都是厉啸的流矢,更有长刀马槊上下飞舞,黄土沙砾四射而起。黑狼犬瞬间迷失了方向,陷入数不清的马蹄之中,险象环生。

    “黑豹……”布衣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黑豹,快走,跟着伽蓝走!”

    布衣自小孤独,孑然一身,与流浪狗相依为命。从军后,他一直养狗,不过他的狼狗屡屡护主而死,黑豹已是他养的第七只大狼狗。这一刻布衣自顾不暇,根本无力保护自己的黑豹。

    黑狼犬听到布衣的叫喊,厉声叫吠,还想往前冲,就在此刻,一道闪电突然出现在它的眼前,暴雪霍然出现,一爪拍中混乱之中踩来的马腿,同时冲着黑豹一声雷吼。

    “黑豹……”伽蓝的吼声从远处传来,“黑豹,快走……”接着他屈指放入嘴中,出一连串的尖锐口哨。

    黑狼犬犹豫了片刻,就在这片刻之中,几支长箭钉入了它身旁的地面,又有一支大棓擦着它的脑袋呼啸而过。黑狼犬再不犹豫,调头就跑,风驰电挚一般追上了伽蓝。伽蓝猛地俯身,戴着皮套的大手一把抓起黑狼犬,转身把它丢进了刀疤背上的藤筐里。黑豹跳起来,爪搭筐檐,冲着布衣消失的方向放声狂吠。

    暴雪在驼马群的左右急跑动,防止这些驼马在混战中走失。

    伽蓝的长刀如咆哮猛虎,刀刀见血,无人可挡。吐谷浑人的头颅一个接一个地落下,有全副武装的吐谷浑骑士,有身穿大隋戎装的吐谷浑叛兵,还有衣衫褴褛手拿木棍铁叉的吐谷浑平民,只要是挡在马前的人,无一逃过长刀的杀戮。

    几个吐谷浑少年,一群吐谷浑妇女突然从黑暗里冲出,角弓开,箭矢厉啸,目标正对金狼头。

    伽蓝夷然不惧,长刀飞旋,卷起道道残影。箭矢撞进残影,漫天飞舞,虽有数支长箭穿透了刀幕,但也仅在重铠护具上留下数点印记而已。

    战马呼啸而过,闪电纵掠而去,金狼头悍将在吐谷浑人惊骇的目光中冲向了西城门。

    西城门大开,吐谷浑人如洪水一般蜂拥而入。

    伽蓝杀到,大隋戍卒“逆流而上”,如砥柱,如磐石,如从天而降的千斤巨石,轰然落下,掀起惊天波澜。

    “杀!”伽蓝如疯如狂,如无敌神兽,又如冲出地狱的亡灵战将,挡者披靡,激起阵阵腥风血雨,卷起片片飞舞残肢。

    吼声雷动,暴雪爆了恐怖的攻击力,如撕裂黑暗的闪电,如道道漫天剑气,无坚不摧;马鸣萧萧,烈火如浅渊蛟龙,如笼中困兽,在狭窄的战场上闪躲腾挪,但它始终在前进,踩着血淋淋的尸体艰难向前。

    黑豹藏在驼马阵中,如黑暗中的幽灵,窥伺着敌人的弱点,倏忽间,电射而出,一击必中。

    “金狼头!”一个惊恐而绝望的声音在混战中撕裂了吐谷浑人的勇气,紧接着叫喊声此起彼伏,已经进城的吐谷浑人当即飞马而走,躲开这个来自地狱的恶魔,而城外的吐谷浑人则调转方向,向北城门飞驰而去。此处已经变成了地狱的入口,有死无生,还是避开为上。唯有堵在城门处的吐谷浑人无处可逃,不得不浴血厮杀,死里求生。

    “杀!”伽蓝的刀消失了,沉没了,但围在他四周的吐谷浑人却一个个凄厉惨嚎,一截截断腿喷射着猩红的血液脱离了主人的身体。

    “杀!”伽蓝的刀破空而出,无声无息,倏忽间从敌人的眼前掠过,把一丝冰寒射进每一具魂飞魄散的躯体。

    昏黄的火光中,一朵朵瑰丽的血花凌空绽放,御风而舞,好似死神洒在黑夜中的梦魇。

    头颅一个个地倒悬,鲜血一道道地喷射,灵魂一缕缕地消散,尸体一具具地栽倒,死神在黑暗里出兴奋地狞笑。

    “挡我者,死!”

    伽蓝舌绽春雷,长刀饮血长啸,烈火暴戾嘶鸣,暴雪杀得酣畅淋漓,一人一刀,一马一獒,一步步走近城门,占据城门。

    蓦然间,长刀静止,闪电消逝,烈火仰嘶鸣,横尸遍地的城门下,就剩下了傲然四顾的伽蓝。

    吐谷浑人放弃了西城门,放弃了这个进城的通道。

    号角响,蹄声急,长街之上,杀声震天。突然,一条火龙从鹰扬府上冲天而起,跟着厉啸而下,一路焚毁黑暗,向西城门咆哮而来。

    “暴雪,黑豹,走!走!走!”

    伽蓝长刀指向城外黑漆漆的戈壁,厉声狂吼,“出城,立即出城!”

    暴雪冲着刀疤一声雷吼,庞大身躯腾空而起,一头射进了莽莽戈壁。

    刀疤撕开四蹄,带着十几匹驼马紧随其后,消失在黑暗之中。

    黑豹望着长街,疯狂吠叫。

    “走!”伽蓝长刀挥动,把黑豹凌空扔进了黑暗。

    西行飞马而来,浑身上下血迹斑斑,手中长刀更是吐出点点血滴。在他的身后,是一群浑身浴血的大隋骑士。看到西城门大开,一名银甲骑士当中而立,四周伏尸累累,大隋骑士们无不惊喜狂呼,一个个打马如飞,如狂飙卷过。

    “挡住阿柴虏!”

    风中留下西行的一声大吼,但旋即被如蝗箭矢所淹没。

    长刀起,箭矢舞,伽蓝迎着火龙缓缓而进。

    “伽蓝,哥哥先行一步了。”江都候倒拖长刀,飞一般掠过。

    “伽蓝,不要恋战。”黄骠马狂奔而去,布衣手提长刀,转头大呼。

    箭止。

    火龙度骤减,最后停在了城门五十步外。

    伽蓝横刀求战。

    吐谷浑人目露凶光,一个个盯着金狼头,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

    忽然,前阵分开,一名黑甲骑士越众而出,策马上前。

    十几名卫士左右扈从,幡幢猎猎,刀矛齐举,严阵以待。

    双方相距十步,黑甲骑士驻马停下。

    伽蓝注目望去,那人四十岁左右,方脸长髯,一双冷森森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伽蓝……你就是伽蓝。”那人冷笑,“竖奴之子,也敢猖狂!”

    “步萨钵可汗……慕容伏允……”伽蓝嘶哑的声音从护具后面缓缓传出,“丧家之犬也敢侵我大隋?”

    “汉儿,脱下你的护具!”伏允忽然厉声怒吼。

    伽蓝一手执刀,一手轻掀护具,露出那张英俊的脸庞,“步萨钵可汗,记住我这张脸,一定要记住……”

    伏允的眼睛渐渐眯起,两道寒光如利剑一般森厉。

    “西海在哪?”

    伽蓝阖上护具,沉默了片刻,说道,“她走了。”

    “她在哪?”伏允爆了,手中长矛指着伽蓝,纵声狂吼,“她在哪?你们不但夺走了我的儿子,还夺走了我的女儿。告诉我,她到底在哪?她是不是在长安?”

    “如果你去长安负荆请罪,那么所有的事情都能解决。”伽蓝声音平淡,波澜不惊。

    “无知小儿!”伏允怒极而笑,“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你们的皇帝为什么要灭我的国?要夺我的土地?很简单,因为我实力弱,因为我挡住了他征服西域的路,所以,他要杀我,要灭我的国,要屠我的子民。他要灭就灭,要杀就杀,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像你杀人一样,因为你比他们强,所以你要杀就杀,从不需要理由。”

    “这就是弱肉强食。”

    伏允指指背后的冲天大火,“从这一刻开始,吐谷浑人开始迈上复国之路,吐谷浑人即便剩下最后一人,战斗到最后一刻,也绝不放弃复国之念。”

    “现在,我问你最后一次,西海在哪?”

    “她走了。”伽蓝缓缓举刀,“大隋戍卒敦煌,请可汗赐战!”

    伏允深吸一口气,蓦地纵声狂呼,“杀!”

    =

    =

    注释:

    道场、玄坛:

    隋炀帝把佛寺改为道场,道观改为玄坛。

    =

推荐阅读: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东方苍白传 武易天骄 秦皇纪 重生香港做大亨 空间金字塔 纯阳仙鉴 至尊剑魂 我的老婆是军阀 剑侠系统 流氓艳遇记 意乱苍穹 悍戚 权商至上 小白进化史 百美夜行 剑诀 臣权 我是秦二世 都市全能霸主 天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