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打劫了

    黑暗渐逝,睡眼惺忪的天穹露出一张暗淡无光的面孔,休憩了一夜的云彩如同披上了面纱,朦朦胧胧,若隐若现。【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悠长的角声在清晨的寒风中徐徐吹响。浩瀚无际的突伦川晃动了一下慵懒的身躯,缓缓睁开金黄色的眼睛,一瞬间,天地动容,黑暗骤然散去,天穹神采奕奕,舒展出湛蓝的雄壮身躯,白云如雪,霓裳飘飘,楚楚动人。

    绿洲就像落在突伦川上的一滴晶莹露珠,随风而动,在赤红色的叶片上,在清脆悦耳的驼铃声中,翩翩起舞。

    勤劳的仆从们纷纷走出帐篷,拿出皮囊、布槽,盛满水和麸料喂食驼马。几个大隋卫士在尚未熄灭的篝火上架起了铁马盂,烧水煮肉。茹毛饮血是蛮夷人的生活方式,而对于远离中土的大隋人来说,热水熟肉还是不可或缺。

    炊烟袅袅,雾霭朦朦,驼马轻嘶,犬吠阵阵,三三两两的人群各自忙碌,绿洲渐渐焕出盎然生机。不同的种族不同的语言却有着相同的微笑,一个亲切的笑容一个亲昵的手势,都能让彼此的陌生和隔阂消弭于无形,更能让这群至今还没有摆脱死神追杀的人们携起手来,共度难关。

    阿史那贺宝披着一件毛茸茸的裘皮大氅走出帐篷,仰向天,深深吸了一口冰冷的清新空气,接着下意识地要挥动双臂活动一下身板,但肩膀上的痛疼骤然袭来,痛得贺宝破口大骂,“贼阿柴,阿爷要剥你的皮,抽你的筋!”

    大氅掉落在地,贺宝视若不见,迈步急行。两个强健大汉从隔壁帐篷了跑了出来,“大哥,你去哪?”

    “去找伽蓝用药,伤口痛得厉害。”

    “一起去!”一个浓眉虬须的红脸汉子凑到贺宝身边,腆着脸说道,“大哥,我这腿被阿柴虏打了一棍子,昨天尚能忍受,今天却痛得不行了。等下请伽蓝给看看。”

    贺宝猛地停下脚步,冲着那汉子厉声叫道,“你昨天干甚去了?想死啊?你不知道紫云天的兄弟已经折了近半?”

    “不过就是挨了一棍子,我以为没甚事。”

    贺宝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打在虬须汉子的脑袋上,“没甚事?你晓得个鸟!大巫,记好了,下次再遇到这种事,要告诉我,不要自个瞒着丢了性命!”

    大巫连连点头,连声唱喏。

    另一个年轻的短须白脸汉子抱着贺宝的裘皮大氅跑了过来,幸灾乐祸地笑道,“大巫兄,挨打了吧?哈哈……”

    “你呢?身上可有痛疼之处?”贺宝两眼一瞪,凶神恶煞一般。

    “大哥,咱没事,咱好着呢。”年轻汉子急忙摇手。

    “好甚?”大巫指着他说道,“腰背上都是大块的青瘀,肯定痛疼,不过忍着罢了。”

    贺宝一言不,冲上去又是一巴掌,正拍在年轻汉子的脑门上,“汉儿长大了,知道哄骗大兄了,了不起啊。”

    年轻汉子抱着脑袋就跑,“大哥,咱真的没事。”

    “一起来。”贺宝大声叫道,“凌辉,跟在后面,等下让伽蓝给你上点药。”

    大巫和凌辉齐声答应,一左一右跟在贺宝后面。三个人迈着大步,横着膀子,一副跋扈的样子,所过之处,人皆相让,就连那些大隋卫士都为之侧目。紫云天上的悍贼,那可是恶名在外,前日虽然共过患难,但悍贼就是悍贼,翻脸无情,能不招惹还是不要招惹。

    暴雪虎踞帐外,看到阿史那贺宝远远走来,当即翻身站起,迎上几步后又停下了,嘴里出低微的嘶吼之声。

    “小家伙倒是忠心,守在伽蓝身边寸步不离啊。”贺宝走到暴雪身前,俯身拍拍它的大脑袋,笑着问道,“伽蓝还在睡?铁打一般的人也有筋疲力尽的时候。走,随我一起进帐,把他喊起来。我这肩膀痛得厉害,再向他讨些止痛的药。”

    暴雪伸着大脑袋蹭了贺宝几下,呜呜了两声。贺宝却是不理,右臂张开,抱住它的大头,连拖带拽走向帐篷。

    一只脚刚刚伸进帐内,贺宝正欲大喊一声,眼睛却突然瞪大。

    伽蓝睡在毡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翻毛大氅,满脸黑须,面色苍白,看上去十分憔悴。雪儿穿着白色小氅,蜷缩在伽蓝的脚边,小脸恬静,嘴角处更是露出一丝甜甜的笑意。另有一个白衣少女也是蜷缩着娇躯,紧贴在伽蓝的腰间,手里还抓着一个玉葫芦。

    贺宝认识这个白衣少女,是于阗那支商队里的舞伎,只是让他惊讶的是,这个舞伎怎么会出现在伽蓝的帐篷里?而且还睡在他的身边,手上还拿着那个伽蓝视若珍宝的玉葫芦,尤其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暴雪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个舞伎并且接受了她,而且还允许她靠近伽蓝,甚至与伽蓝睡在一起。

    贺宝听到伽蓝轻微的呼吸声,认定伽蓝没出什么事,心里稍稍安稳了一些,然后低下头望向暴雪,满脸的疑惑。暴雪倒是平静,任由贺宝抱着它的大头,一动不动。

    贺宝皱皱眉,又凝神仔细打量了一下白衣少女,目光在那个玉葫芦上停留了半晌,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贺宝蹑手蹑脚地退了出来。

    大巫和凌辉非常好奇,不知道大哥搞什么名堂,齐齐挤上前,脑袋刚刚伸进帐内,顿时静止,先是目瞪口呆,然后相视而笑,悄然缩回身子。

    “伽蓝在突伦川待得时间太长了。”大巫感叹道,“没有女人的日子实在不是人过的日子,度日如年啊。”

    “伽蓝兄很长时间没有女人了,现在看到女人就像饥饿的野狼看到猎物一样,两眼冒绿光,嘻嘻……”

    凌辉正自笑得开心,陡然一只大手凌空扇来,“啪”打在了后脑上。

    “大哥……”凌辉抱着脑袋委屈地叫起来,脸上表情哀怨,为什么受伤害的总是我啊?“大巫先说的,他还说到了楼兰就去找精绝美女。”

    大巫急忙躲到一边,捂着嘴,暗自偷笑。

    “好好的一个汉儿竟给你这淫贼活活带坏了。”贺宝冲上去一腿踹倒大巫,“啪啪”两个大巴掌,犹自不解恨,跟上去再踹一腿,“笑,我让你笑,我打你个满天开花!”

    “大哥,我冤枉啊,我是说给你抢一个精绝美女,小汉儿听错了。”大巫两手抱头,两眼偷偷瞄着贺宝那张愤怒的脸,连声叫冤,“大哥,你不是一直念叨着孔雀河上的那个精绝美女嘛。上一次我们失手了,这一次,有伽蓝在,我们必定手到擒来,马到成功。”

    贺宝抡起的大拳头顿时停止,一张怒气冲天的脸霎时雨过天晴,笑容满面,“是吗?哦,兄弟,不好意思,打错了,失手失手,哥哥给你赔不是。”贺宝的拳头马上张开,一把抓住大巫的肩膀,把他拉了起来,一脸的歉意,还亲昵地帮大巫整理了一下散乱的辫,“兄弟,跟哥哥说说,这次打算怎么抢?光抢人没用,关键是要抢人家的心。”

    凌辉捂住脸就跑了,再不跑,他就要笑出来,那等着他的必定是一顿老拳。竟敢嘲笑大哥,那还得了?反了不成?

    大巫哭丧着脸,小心翼翼地陪着笑,再不敢乱说话了,“大哥,天下有甚事能难到伽蓝?”

    贺宝鼓着大嘴,皱起了眉头,想了片刻,然后伸手搂住大巫,两人并肩而行,十分亲热,“大巫,你看看我这张脸,再看看伽蓝那张脸。”贺宝指着自己褐红色的脸膛,异常严肃地问道,“如果你是那个精绝美女,你说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伽蓝?”

    大巫脸色一僵,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大哥,我错了。”

    “你当然错了。”贺宝手指大巫的鼻头,恶狠狠地骂道,“你竟然让伽蓝去帮我抢美女?你长没长脑子?你个蠢物,你故意打击我,伤我的心,是不是?”

    “不是不是,大哥,你冤枉我啊。”

    “不过这人是一定要抢的。”贺宝脸色一整,郑重其事地说道,“上次栽在了孔雀河,我火狐这张脸算是丢大了,这次无论如何要把脸面找回来。”

    “大哥,没有伽蓝助拳不行啊。”

    “嗯,你这个建议很好,很好。”贺宝连连点头,手指前方于阗人的帐篷,“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先帮伽蓝抢一个女人,如此一来,伽蓝就不好意思抢我的女人了,你说是不是?”

    大巫两眼一亮,“大哥,好主意啊。走,咱们打劫去!”

    =

    大巫前头开道。

    阿史那贺宝居中。

    凌辉抱着裘皮大氅跟在后面。

    三个人大摇大摆地走向了于阗人的帐篷。

    商队的几个护卫、仆从正在帐外收拾行装,看到紫云天的悍贼大踏步地走来,顿时警觉,纷纷放下手上的活,全神戒备地看着他们。有一个护卫匆忙跑进帐内报讯。数息之后,一个白衣栗特人小跑而出,满脸堆笑,远远躬身致礼。正待说话,就听到大巫纵声雷吼。

    “打劫,打劫!东西留下,牲畜留下,女人留下,其他的统统滚蛋!”

    栗特胡贾顿时色变,一帮护卫、仆从暗自吃惊,茫然失措。前天大家还在紫云天一起御敌,今天这帮悍贼就翻脸了,这个变化也太快了吧?不过好在大隋人还在,当着大隋人的面,紫云天的这帮悍贼们总不至于杀人越货吧?

    那胡贾惊恐不安,转身偷偷望向帐篷,这时候,阿史那贺宝说话了。

    “吼什么?打劫又不是杀人,费那么大力气干甚?教过你多少遍了,怎么就一直记不住?和气生财,和和气气才能财,这么简单的事情也不知道?”

    大巫立刻换上笑脸,大步走到胡贾的身边,躬身致礼,和颜悦色,“抱歉,吓着你了。”然后以非常温和地口气,声情并茂地说道,“冬天到了,紫云天的兄弟们饥寒交迫,迫于生计,不得不到丝路上打扰先生,向先生讨口饭吃。”说到这里他向那面如土色的胡贾伸出一只手,“东西留下,牲畜留下,女人留下,其他的我就不要了,总不能让先生饿死。先生饿死了,紫云天的兄弟们岂不连饭都讨不到。”

    “我给,我给,东西统统给你们,牲畜也给你们,但女人……女人……”

    胡贾尚在哀求,大巫的脸色已骤然变冷,抡起手臂,一个大巴掌印了上去,“没有女人,你让兄弟们如何度日?你打算让兄弟们自己阉了?你还有没有良心?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这世上还有没有天理啊?”

    这一巴掌太狠了,把胡贾打得转了半圈,飞身摔倒在帐篷附近。

    几个护卫蜂拥而上,其中两人拔刀出鞘,作势就要扑上去。

    凌辉突然飞射而出,手上裘皮大氅腾空而起,接着人影连闪,两声惨叫凄厉而起,两把战刀落地,两具身体倒飞而出。再看凌辉,他已经退到贺宝的身后,正张开双手抱住从天而降的裘皮大氅。

    护卫们大惊失色,被凌辉这神鬼莫测的惊人武技所震慑,再不敢上前半步。

    “给他们。”一个沉稳的声音从帐篷内传了出来,“如果没有紫云天的勇士以死相护,我们早就死了。活命之恩难以相报,这点东西和几个女人实在算不了什么,权当是聊表心意。将来有缘,丝路再遇,必当厚报。”

    大巫眯起眼睛,警觉地望向帐篷。

    阿史那贺宝则暗自冷笑,咱就等着你露头了,倒要见识一下你这个见不得人的贼子是何方人物,若是你出卖了我紫云天,今天势必剥了你的皮。

    “帐内何人?”大巫的目光瞥向那名胡贾,冷声问道。

    “东主,我家的东主。”

    “你的东主?为何隐匿身份?为何藏头露尾?”大巫的声音蓦然冷冽,杀气腾腾,“你们是不是阿柴虏的细作?是不是伏允的内间?是不是出卖了我紫云天?”

    帐帘掀起,一个白面长髯的中年人走了出来,神色平静,面带浅笑,眼神矜持,泰然自若。

    “东土的西北狼果然名不虚传。”中年人双手负后,冲着阿史那贺宝微微颔,“有幸见到传说中的大盗火狐,不虚此行。”

    阿史那贺宝笑容满面,躬身致谢,“东主慷慨,欣然笑纳。日后有缘,丝路再见。”

    贺宝成功逼出了这个藏匿在商队中的于阗人,接下来的事情就该轮到西北狼了。虽然西行警告他不要多事,但他怀疑此人是阿柴虏的细作,出卖了紫云天,所以根本不理睬西行的警告,一定要多事,只是现在看来他的推断有错误,此人藏匿形迹,和紫云天似乎无关,但与大隋肯定有关。西北狼有事干了。

    =

    =

    =

推荐阅读:最强弃少 醉枕江山 召唤万岁 重生小地主 重生之温婉 神座 光明纪元 官场之风流人生 官术 九星天辰诀 东方苍白传 武易天骄 秦皇纪 重生香港做大亨 空间金字塔 纯阳仙鉴 至尊剑魂 我的老婆是军阀 剑侠系统 流氓艳遇记 意乱苍穹 悍戚 权商至上 小白进化史 百美夜行 剑诀 臣权 我是秦二世 都市全能霸主 天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