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伽蓝,坚持住

    战马悲嘶,轰然倒地。【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伽蓝,坚持,坚持住……”

    伽蓝疯狂吼叫,鲜血淋漓的身躯从沙地上腾空而起,步槊如虹,凌空横扫。

    吐谷浑人的长矛纷纷刺空。两声惨嚎冲天而起,一人倒飞而出,一个被步槊砸下战马。

    步槊借力反弹,雷霆而至,血淋淋的槊头连人打马一起刺穿。战马痛嘶,骤然疯狂,庞大身躯带着尸体横冲直撞,吐谷浑人措手不及,连遭撞击,战阵顿时裂开一道缺口。

    “伽蓝,杀出去,杀出去!”

    伽蓝声嘶力竭,脸上血迹斑斑,状若猛兽。战斧入手,身如猎豹,随着一声雷吼,战斧凌空劈下,献血迸射,惨嚎惊天,一截大腿坠落沙地,受创的战马四蹄腾空,打横飞射而出。

    “围住他,围住他!”吐谷浑人两眼血红,愤怒的喊声此起彼伏,“杀了他,杀了他!”

    长刀掠过沙尘,直劈伽蓝后背。

    躲无可躲,干脆不躲。伽蓝双手执斧,抬身而起。“当”,长刀剁中,钩镶似铠,挡住了这必杀一刀。伽蓝力前冲,拼命卸去这巨大力道。战斧再起,人借刀力,一斧劈下。

    吐谷浑人长矛未起,战斧已至,惨叫飞出。战斧势大力沉,去势不减,正中战马背脊。战马凄厉惨嘶,疯般电射而出。就在这瞬间,伽蓝双手松斧,一把抓住了马镫。失控的战马带着口吐鲜血的伽蓝冲出了敌阵,冲上了沙丘,一头射向远处的胡杨林。

    “杀了他!”吐谷浑人疯狂叫喊,拼命追杀。

    箭矢厉啸,四面而来。

    伽蓝再吐一口鲜血,眼前一片漆黑,眼皮沉重欲阖,“伽蓝,坚持住……”伽蓝的身躯在沙地上飞行,沙砾如狂风暴雨一般射来,沙尘滚滚。

    “投矛,投矛!”吐谷浑人吼声如雷,一支支长矛凌空飞起,直射失控战马。

    “伽蓝,起来,起来,伽蓝,你是神,是不死的神!”

    伽蓝霍然睁眼,张嘴出一声野兽般的嘶吼,两手用力,雄壮身躯腾空而起,如灵猿般矫健,如鬼魅般飘忽。身躯在空中翻卷,眼前是厉啸而至的长矛。双手松镫,两柄横刀夺鞘而出。落鞍,刀舞,漫天刀影,长矛或碰撞而出,或拦腰中分,或穿透刀幕钉入沙地。

    “阿柴虏,来啊!”伽蓝仰天狂吼,“伽蓝,你是不死的神!”

    战马如狂飙一般卷进胡杨林。

    吐谷浑人带着冲天沙尘冲进了胡杨林。

    =

    乔二在浴血奋战。

    高泰拖着一条血淋淋的伤腿竭力厮杀。

    三个薛家青壮浑身血染,酣呼鏖战,舍生忘死。

    姜九手握横刀,正从河边狂奔而至。

    河边上,灰衣中年人把皮筏拉了上来。

    “两位将军,快走!”姜九扯着嗓子吼道,“带着某家大郎君快走。十三郎,十四郎,十九郎,掩护两位将军撤。薛家的儿郎,杀!”

    高泰再中一刀,踉跄后退。姜九和十四郎左右杀上,拼死护卫。

    “将军,快撤。”姜九厉声狂呼,“几位将军高义,不惜舍身相救,薛家誓死相报,请将军撤离!”

    “俺是河北刑徒。”高泰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汗,剧烈喘息,“请遵从军令,不要让俺们兄弟白死了。”

    姜九大为惊诧,紧接着心中一酸,泪水突然模糊了双眼,嘶哑着声音叫道,“兄弟,走,快走啊!哥哥求你了!”

    “将军说了,你们走了,我们才能撤。”高泰猛地举刀狂吼,如下山猛虎一般杀进敌阵,“走!不要让俺们兄弟白死了!”

    姜九的泪水滚了下来,他一把拽住十四郎,转身就跑。

    “十三郎,十九郎,走!走!走!”

    十三郎、十九郎回头看看,犹豫不决。薛家人怎能如此绝情,抛弃自己的恩人?

    “走!”乔二倒撞而回,一掌拍上十三郎的胸口,将其拍出数步开外,跟着大棓飞挑,又将十九郎挑出战圈,“走!快走!”

    十三郎、十九郎再不敢犹豫,转身飞奔而去。

    “薛家人不是畜生,是人!”灰衣中年人勃然大怒,冲上来指着姜九厉声骂道,“你这个畜生,给某回去把两位将军救出来,否则我们都死在这里,一个不准走!”

    姜九一言不,冲上去就是一拳,灰衣中年人当即晕死。姜九不待其倒地,拦腰抱起,飞一般将其送到皮筏上。

    “大郎君,某不会让薛家蒙羞!”

    姜九抬头看向跟在后面的三个兄弟,“带着大郎君走!”

    “九哥……”兄弟三人齐声叫道,“某留下。”

    姜九退后一步,双手握刀,厉声咆哮,“走!快走!”接着他飞一般冲回河滩,站在倒插于地的步槊旁边。绳子就系在步槊上,他这一刀下去,皮筏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皮筏载着四人迅冲入河水。

    姜九手起刀落,连槊带绳一起斩断。

    =

    伽蓝冲出了胡杨林。

    河滩上,乔二、高泰和姜九被吐谷浑人团团围住,岌岌可危。

    对岸河滩上已经空无一人,薛家的人已经得救。

    西南天际,一股沙尘遮天蔽日,西岸的吐谷浑人已经近在咫尺。

    “伽蓝,坚持住,送走这三人,你就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伽蓝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要把胡杨林三千年的生命力全部汲取到自己的体内,“伽蓝,你是神,你是无所不能的神!”

    伽蓝大吼一声,双腿用力蹬向地面,身如猛虎,风驰电掣,“杀!”

    吐谷浑人霍然回头。

    金狼头,如雄狮一般咆哮而来的金狼头。

    吐谷浑人骇然心惊,未战心已怯。

    蹄声如雷,杀声震天,吐谷浑人的身影出现在胡杨林里,如潮水一般呼啸而来。

    伽蓝左手横刀,右手战斧,如神兵天将,勇不可当。

    “杀!”横刀起,战斧落,一个吐谷浑人惨叫飞出,血淋淋的头颅腾空而起,一截断臂飞越了战圈,坠落在一丛骆驼刺上。

    “杀!”刀如虹,斧如山,风雷大作,一个吐谷浑人被活活砍倒于地。

    “杀!”伽蓝疯狂吼叫,如一头冲出地狱的嗜血猛兽,无坚不摧,挡者披靡。

    “将军……”乔二放声狂呼,疲惫的身体突然生出无穷力量,铁棓上下飞舞,连击两敌,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高泰再也坚持不住,倒在了地上。姜九扑了上去,抱住高泰踉跄后退。一柄长矛越空刺来,撕裂了空气,飞扬着血淋淋的矛毦,直刺其心。

    “杀!”伽蓝睚眦欲裂,战斧凌空飞起,一路咆哮,恶狠狠地斩进矛手的胸膛。

    矛手惨叫飞出。冷森森的矛头刚刚入肉三分又倒飞而去,但锋利的矛刃还是在姜九的胸膛上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四溢,痛彻入骨。

    姜九仰惨呼,叫得撕心裂肺,双手却抱得更紧,拖着高泰一步步走向河边,走进冰冷的水里。

    乔二扔掉铁棓,抱起粗重的树干,奋力向河中跑去。长箭厉啸,连中其身。乔二瞪着血红的眼珠子,叫着,吼着,声嘶力竭,如同疯的野公牛,一头冲进了河里。

    伽蓝左手钩镶,右手横刀,酣呼鏖战,誓死不退。吐谷浑人更是怒气冲天,不惜代价也要报仇雪恨,斩杀金狼头。双方纠缠一起,杀得血肉横飞。

    吐谷浑骑士冲上了河滩,看到三个汉儿抱着一棵大树干已经随水而走,就剩下金狼头还在河边奋战,一个个恨得咬牙切齿。百夫长拨转马头,沿着浅水打马狂奔,手中马槊高高举起,直杀金狼头,势如猛虎。

    围杀金狼头的吐谷浑人纷纷后撤,让出浅水道,给百夫长出最后的致命一击。

    “伽蓝,坚持,坚持住!”

    伽蓝不退反进,踩着浅水力狂奔,气势如虎。

    “伽蓝,杀!杀死他!”

    伽蓝纵声雷吼,扔掉了横刀,扔掉了钩镶,赤手空拳,迎着吐谷浑人的百夫长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

    河边的吐谷浑人兴奋地叫了起来,杀声震天。

    近了,近在咫尺了。

    一道电光破空而出。

    百夫长的吼声嘎然而止,蓄势待的身躯轰然落水。

    战马飞驰而至,四射的水花溅洒半空,淹没了伽蓝的身躯。

    战马呼啸而过,留下冲天水珠。

    伽蓝消失了。

    吐谷浑人的叫喊声嘎然而止,所有人都睁大眼睛搜寻着水面,搜寻着金狼头的尸体。

    战马出惨痛嘶鸣,跟着骤然腾空,沿着河边浅滩,如闪电一般狂奔而去。

    “他在马上!”一个惊怒的声音突然响起,“金狼头还活着。”

    “杀!杀!”吐谷浑人疯一般打马狂追。

    伽蓝翻身上马,拔出插在马腹上的五寸短剑,跟着一手紧拽马缰,一手执剑,狠狠地插进了马臀。战马再度痛嘶,一头冲进了河水,一人一马瞬间沉没。

    =

    号角连天,战马奔腾,吐谷浑在且末水东岸来回飞驰,寻找金狼头。

    河面上,乔二、高泰和姜九也在寻找,忍住锥心的伤痛,不停地叫喊。

    忽然,河面上冒出了一个人头,伽蓝浮出了水面,顺着河水劈波斩浪,奋力追赶。

    吐谷浑人破口大骂,长箭呼啸而至,但角弓的距离有限,太远了其力道和准头不足,无法对河中的敌人形成致命威胁。

    “将军……”三人惊喜交集,连声叫喊。

    伽蓝扑到树干上,大口喘息,嘴里更是低声念叨,“伽蓝,坚持,坚持……”

    “将军……”乔二顺着树干游到伽蓝身边,激动地叫道,“将军,俺们活了,俺们逃出来了。”

    “角号,角号……”伽蓝紧紧抱着树干,低声说道。

    乔二拿出角号递给了伽蓝。

    角号响了,断断续续。

    大树干在四个人的努力下,逐渐飘向西岸。

    突然,胡杨林里传来暴雪的吼声,紧接着一獒一驼一马出现在河滩上,一边吼叫嘶鸣,一边沿河飞奔。

    =

    白羊窝位于沙海之中,一泓泉水隐藏于鳞次栉比的沙丘之间,四周零散长着一些低矮灌木。

    黄昏时分,凌辉带着一群老弱妇孺率先赶到此处。约莫半个时辰后,在血色夕阳之中,在众人翘期盼之下,石羽带着灰衣中年人和凌家的一帮青壮也精疲力竭而来。

    凌家老少劫后重逢,相拥而泣,几个年老的妇人更是情绪失控,掩面痛哭。

    翩翩一个人站在沙丘上遥望远方,默默地祈祷,等待伽蓝的归来。

    石羽坐在沙地上,呆呆地望着泉水中如烈焰一般的美丽晚霞,忧心如焚。他可以肯定留在对岸的三个人都死了,唯一有希望逃出来的就是伽蓝,但伽蓝是人不是神,无论他多么神勇,面对潮水般的敌人,生还的机会又有多大?

    凌辉抱着双臂靠在骆驼上,双眼紧闭,集中全部精力倾听风中的讯息,但他的心很乱,他一会儿想到伽蓝,一会儿想到江都侯,一会儿又想到如果这两人都死了,自己该怎么办?在缺少食物的情况下,带着这帮老弱妇孺穿越突伦川?这是不可想像的事,也是不可能的事。假如吐谷浑人穷追不舍怎么办?我是不是该抛下他们独自逃生?

    逃跑的念头一经诞生就不可遏止。吐谷浑人追来了,自己必定要逃,这帮大隋刑徒也休想保全。即便吐谷浑人没有追来,自己也没办法带他们穿越突伦川。这里只有七个人的食物,现在却增加了三十多人,如果自己不走,只会饿死,给这帮刑徒陪葬。

    凌辉睁眼看看天色,犹豫不决,心内天人交战。假如伽蓝或者江都候回来了,看到自己不在,逃了,那自己这条小命就完了,大哥不会放过自己,肯定要砍了自己脑袋。

    薛家的人平静下来之后,也是呆坐在泉水边上默默无语,只有几个孩子不失天真,聚在一起玩水堆沙,不时出嬉笑之声。

    这一场劫难是度过了,但现在一家子身处沙漠,没有食物,如何生存?今日出手相救的大隋卫士都不在了,就剩下三个胡人,估计是那几个卫士的奴仆,而他们肯定是撤往婼羌城的且末戍卒,不可能随身携带大量食物。更严重的是,吐谷浑人可能穷追不舍。且末水两岸都有吐谷浑人,一旦西岸的吐谷浑人得到消息,极有可能衔尾追杀。这真是一难未平,一难又至,上天无门,入地无路,无论如何搏杀,都难逃一死。

    “七奶奶,某饿了,某要吃饼。”一个男童走到白衣少妇的身边,可怜兮兮地哀求道。

    “七奶奶,儿冷。”一个小女童偎进白衣少妇的怀里,声音小得低不可闻。

    白衣少妇惨然苦笑,沉吟半晌,站了起来,一手拉一个孩子向沙丘走去。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站在沙丘上的白衣胡女。一路上,这个漂亮的胡女对他们非常照顾,看得出来她很善良,或许求求这个胡女,能给孩子一点食物。

    听到脚步声响,翩翩转身望去。白衣少妇面带尴尬之色,两个孩子则紧紧偎在白衣少妇的身边,胆怯地望着她。一阵寒风吹过,小女童单薄的身躯忍不住瑟瑟抖。翩翩蓦然记起了伽蓝的嘱咐,顿时惊呼一声,歉疚说道,“我忘了,我这就给你们去拿。”

    说完她匆忙跑下沙丘,先找到了石羽,“石大哥,快给他们拿衣物,还有食物。”

    石羽抬头看了她一眼,慢慢站了起来。他刚才也想了许多,食物决定生死,虽然天马戍主带着驼队不过早走大半日,最多一天的路程,如果派个熟悉路径的人连夜追赶,让天马戍主回头接应一下,必定可以解决问题,但现在熟悉路径的只有凌辉,而凌辉是紫云天的悍贼,如今伽蓝和江都候生死未卜,吐谷浑人又随时可能追杀而来,这个悍贼假如借机而逃,或者故意拖延时间,那这里的人必死无疑。

    他想走了,他不过是个靠力气吃饭的普通栗特人,石国还有祈盼他回家的亲人,他可不想把自己的性命白白丢在这里。要走就和凌辉一起走,如此性命可保,但令人害怕的是,假如伽蓝和江都候回来了,而自己却逃了,那后果不堪设想。他想和凌辉商量,不过不知道凌辉的心思,不敢开口。紫云天的悍贼杀人不眨眼,一言不合,拔刀就砍,白赔了性命。

    “我不敢做主。”石羽转头看看远处的凌辉,小声说道。

    “这是将军嘱咐的。”翩翩急忙把伽蓝搬了出来。

    “他是紫云天的人。”石羽低声暗示。那意思很明显,在这里,紫云天的悍贼说了算。

    翩翩无奈,神色紧张地走向凌辉。伽蓝不在,她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小羊羔,只能任人宰割。

    “汉儿哥哥!”翩翩有些害怕,恭敬地行了一礼,甜甜地叫了一声。

    凌辉冷漠地看了她一眼,依旧抱胸望天,动都没动。

    “将军说,要给他们食物,还有衣物。”

    凌辉闭上眼睛,不理不睬,置若罔闻。

    “这是将军嘱咐的,你不给他们,将军肯定会责叱你。”翩翩鼓足勇气威胁道。

    凌辉面色微凛,心中不禁略感窒息。伽蓝不是他能招惹的人,就算伽蓝死了,以大哥阿史那贺宝与伽蓝的生死交情,大哥也不允许他违背伽蓝的命令。

    “这里只有七个人的食物。”石羽跟了过来,适时插话道,“把食物给了他们,明天就没有食物了,大家都得死。”

    “尽量节省,明天就能再撑一天。”翩翩生气了,她对这两个男人的吝啬和冷酷非常不满,“伽蓝神很快就会到,他肯定有办法。”

    “我正在想办法,一直在想办法。”凌辉突然睁开眼睛,神情严肃,郑重其事地说道,“我不是不给他们食物和衣物,而是在想如何救活他们。”说到这里,他看着石羽,很认真地问道,“石大哥可有良策?”

    石羽心里一喜,果然,这个悍贼也想逃了,正拿话试探。“驼队距离我们最多一天的路程,如果连夜派人报信,请戍主急回援,必定可以救活他们。”

    凌辉脸色凝重,眼里却掠过一丝狡黠之色,沉默不语,等着翩翩上套。

    翩翩却是更为愤怒,面红耳赤,咬住樱唇狠狠瞪着凌辉和石羽,“伽蓝神舍生忘死救他们,而你们却想抛弃他们独自逃生,你们不能这样。”

    凌辉面无表情,石羽大为诧异,两人都很吃惊,没想到这个波斯舞姬竟然如此机敏,一眼就看透了他们的心思。

    “你们害怕阿柴虏,是不是?但你们难道就不怕伽蓝神和那个像吃人猛兽一般的虬髯将军?一旦他们活着回来了,你们怎么办?你们往哪逃?”

    “不不不,误会了,误会了!”石羽急忙摇手,“我不是那个意思。”

    凌辉冷哼,斜瞥了石羽一眼,“我看石大哥就是这个意思。”

    “我不熟悉突伦川,更不认识路。”石羽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嘲讽道,“你都想了快一个时辰了,难道还没有想起这条路?”

    “石大哥不认识沙漠上的路,难道也不认识沙漠里的星星?”

    “我认识月亮,但不认识星星。”

    “你们两个太无耻了。”翩翩气极了,挥舞着两只小拳头叫道,“我一定要告诉伽蓝神,一定要告诉他。”

    凌辉和石羽转身就走。

    “我去拿食物。”

    “我去取衣物。”

    =

    =

    =

推荐阅读: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天才相师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东方苍白传 武易天骄 秦皇纪 重生香港做大亨 空间金字塔 纯阳仙鉴 至尊剑魂 我的老婆是军阀 剑侠系统 流氓艳遇记 意乱苍穹 悍戚 权商至上 小白进化史 百美夜行 剑诀 臣权 我是秦二世 都市全能霸主 天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