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白马

    一轮绚丽夺目的夕阳悬于暗蓝色的天幕边缘,红彤彤的光芒映红了半边天宇,洁白云彩仿若披上了艳丽的画帛,雍容华贵,又如燃烧的烈焰,要焚尽光明神最后的力量,爆出生命中最后的辉煌。【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大漠沐浴在这璀璨而深沉的血色光芒里,戈壁记载着它千万年的沧桑,秋风吟唱着它千万年的喜怒,沉默的沙砾铭刻下它千万年的命运,金色的落叶就仿若一只只飞舞的蝴蝶,用它柔嫩的翅膀掀起改天换地的风暴,在千万年的岁月里迎来日月交替、四季风雨。

    生命是短暂的,但又是无限的。伽蓝踩着沙砾,沐浴着落日余晖,缓步而行,这一刻,他的心融入这片广袤的天地,仿若潺潺流淌的岁月,仿若轮回里的灵魂,又仿若色彩斑斓的蝴蝶舞动的双翅,创造历史,改变命运。

    短暂的生命就如这光明,在它被黑暗吞噬的霎那,一定会爆出最为璀璨的光芒,完美诠释出生命的永恒。只是这世上有多少生灵能在死去之前看到那片绚丽的世界?我能看到吗?

    一个栗蓝眼的漂亮少女踩着伽蓝长长的背影,亦步亦趋,安安静静,仿若这戈壁上的风,悄无声息,但那种至静蕴含着点点萌动,犹如深谷之幽,梵音之空,暮霭之钟,总是在秋水之中泛起圈圈涟漪,在雪白的宣纸上泼上一两点深墨,如山,如水,如梦,如幻。

    “大兄,我想你。”

    “我也想你。”

    “大兄,我很孤独。”

    “我也很孤独。”沐浴在余晖中的背影停止了移动,“苏罗,你看那落日,它形单影孤,它也很孤独,但你看到了什么?是孤独吗?”

    “它很美,很美……”

    “世人只看到它的美丽,只感叹它生命的消逝,却没有看到它对生命的诠释。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沉默。

    伽蓝负手而行,长在风中轻舞。苏罗亦步亦趋,衣袂翻飞。白马、红马、白獒、黑獒,还有一匹疤脸驼,沐浴着血色光芒,倘徉于后。

    “大兄,我要去遥远的西方。”

    “我也要走了,去东方,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大兄,我再也看不到父亲,看不到妈妈,也看不到你。我想你们,一想就心痛,痛彻入骨,仿佛心裂了,碎了。”

    “苏罗,你要长大,要坚强。很久很久以前,我也像你一样心痛,我趴在妈妈的坟上日夜哭号。有一天,伽蓝神来了,他给了我一把刀。我突然悟出了我的道,谁让我哭,我就让谁哭;谁要杀我,我就杀他。生命是短暂的,但生命是辉煌的,就像这落日,最后爆出来的是血色光芒,是杀戮。”

    “大兄修的是魔道,是修罗道,是杀戮道。大兄杀人无数,死后必堕阿鼻地狱,在十八层地狱的最底一层,在最恐怖最黑暗的地方饱受痛苦的煎熬。大兄,将来你会杀我吗?会杀泥孰吗?会杀大叶护吗?会杀我们的可汗吗?”

    “我要去东方,我会死在东土。杀人者,必被人杀,这是我的宿命。当我拿起刀的那一刻,我的命运已经注定。”

    “大兄为什么要远离西土,去遥远的东方?”

    “我要回家。”

    “大兄的家在东方?”

    “我的家在一千多年后的东方。我想回家,不但要回东方,还要回一千多年后的东方。”

    “大兄说的是轮回吗?”

    “这是一个梦,这个世界是梦中的世界,你、我都是梦中的生灵。梦终究是要醒的,但我现在活在杀戮之中,我很恐惧,我要离开梦中的世界,我想从梦中醒来,所以,我必须让自己死在梦里。在梦里死去,在现实中醒来。”

    “大兄,你还没有兑现给我的承诺,你不能死。”

    “苏罗,你要长大。大兄给你的承诺永远也兑现不了,大兄只能把这条命赔给你。”

    “大兄,你是伽蓝神,你是无所不能的神,你一定能兑现自己的承诺。”

    “苏罗,这个世上没有神,只有人。我是人,普通的人,大隋的西北戍卒,而你是泥厥处罗可汗的女儿,是突厥牙帐的公主,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我们之间的诺言实际上没有任何意义。当年,我曾三次刺杀你父亲,其后,又三次救你父亲,最后又将你父亲送往东土,这一切都来自于长安的命令,都是为了遏制和分裂突厥。我和你父亲之间的关系是仇人,而不是朋友。你父亲留在西土肯定是死,去东土长安也只有一线生机,一旦他的价值没有了,他的人头也就落地了。我不过是西北一个普通戍卒,我决定不了你父亲的命运,但我可以改变你的命运,所以你父亲把三个孩子托付给了我,让我把你们送到北牙碎叶川,让老莫贺设抚养你们,让大叶护庇护你们。当时你不愿意离开,迫于无奈,我向你许下了诺言,我向你承诺你父亲一定会重返西土,我会亲自护送他重返牙帐。”

    “苏罗,你长大了,马上要远嫁西方大秦,西土也罢,东土也罢,都和你不再有任何纠结。你有自己的生活,你要去掌控自己的命运,面对现实,忘记这一切吧,过去的一切权当是一场恶梦,忘记它吧。”

    “大兄,我怎能忘记父母,忘记兄弟姊妹,忘记自己的亲人?大兄,我又怎能忘记你,忘记你对我的承诺?”

    “这个世上,还有苏罗记得我,叫我一声大兄,是我的荣幸。”

    “大兄,我不想在记忆里寻找你,我只想天天看到你,天天和你在一起。”

    “苏罗,你长大了,不是孩子了。你是突厥人的公主,你要承担起自己的使命。”

    “大兄,如果我不是突厥公主,我是不是无须承担什么使命,无须远嫁西方大秦,我是不是可以和你在一起,一起去东土找我的父亲和母亲?”

    “苏罗,我是大隋戍卒,我只有今天,没有明天。我去东土是为了杀人,这一去,生机尽绝。”

    “大兄,这一年多来我一直在找你,这次到楼兰来也是为了找你。我是西海里垂死的生灵,我需要神的救护,我祈祷上苍的垂怜。大兄,我很害怕,我在黑暗里挣扎,我想抓住你的手。”

    “苏罗,快点长大吧。”伽蓝停下脚步,轻轻握住苏罗的手,牵着她,慢慢走向夕阳。

    “苏罗,突厥公主和大隋戍卒的故事永远不会生。这虽然是个梦幻中的世界,但梦幻不是荒诞,梦幻中的世界同样有阳光,阳光之下就是真实,真真切切的现实。”

    “大兄,如果故事生了呢?”

    “会爆战争,无数的人在战争中死去。”

    苏罗笑了起来,“大兄,我不是突厥公主。”

    “你确确实实是突厥公主。”

    “大兄,我不是。”

    “你是。”

    “大兄,你想让突厥人和大隋人的战争因你而爆吗?”

    “苏罗,不要威胁我。”

    “大兄,我已经长大了,我要掌控自己的命运。”

    =

    夕阳沉入地平线,只剩下一团翻卷的火烧云绽放出最后的华彩。

    暮色渐浓,狼烟袅袅,晚风中传来悦耳驼铃,隐约还能听到几声孤寂的狼嗥。几只不知名的鸟儿排成一行,扇动翅膀,掠过昏黄的天空,飞向那最后一抹光明。

    烈火驮着苏罗在暮色中奔驰,欢快的笑声回荡在空荡荡的戈壁上。

    “骦儿,快,快,飞起来……”

    白马骕骦四蹄如风,一次次想越烈火,但都被暴雪阻挡了。这一刻的暴雪就像个顽皮的孩子,围着通体雪白的骕骦上下飞窜,兴奋得连声嘶吼。

    “梦魇,不要跟着我,快去挡住暴雪……”

    四蹄如血的黑獒对苏罗的呼喊听而不闻,始终紧贴着烈火高飞奔,忠心耿耿地追随着自己的主人。

    伽蓝坐在驼背上,轻轻吹响横笛。笛声悠扬而飘逸,如漫天飞舞的素雅丝带,轻抚着倦怠的黄昏,又如暮霭中袅袅婷婷的炊烟,在戈壁上洒下遍地的宁静和温馨。

    =

    突厥人扎营了,帐篷之外是车阵,戒备森严,不管是大隋马军,还是龟兹人、焉耆人,都不允许接近车阵,尤其那支不期而遇的驼队,更是在严密监控之中。

    金狼头的出现让突厥人十分不安。神秘的金狼头随着泥厥处罗可汗东去长安之后也失踪了一年多,这期间传闻无数,但西北诸虏的贵族们不相信金狼头死了。伊吾道的血案让西北狼几乎全军覆没,金狼头肯定要报仇,肯定要寻找背后的黑手,当金狼头出现之时,也就是杀戮开始之刻。

    今日,金狼头公开露面了。突厥人在忙碌中窃窃私语,猜想着金狼头的复仇之刀何时举起,又将砍向何人,但他们更想做的是亲手击败金狼头,夺回金狼头护具,雪洗当年的耻辱。

    大隋骑士们也在议论不休。伽蓝曾经是他们的旅帅,曾经带着他们攻克楼兰,杀到西海,但直到伽蓝失踪之后,他们才知道自己的旅帅就是声名烜赫的金狼头。今日伽蓝突然出现,而且与其同行的还有两个西北狼锐士,不难估猜必有什么大事要生。

    黄昏中的茫茫戈壁上,传来深沉而豪迈的歌声。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控弦破左的,右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

    歌声越来越近,雄浑而嘶哑的声音越来越高亢,仿佛要把全身的力量连同滚烫的灵魂、沸腾的热血一起爆。

    “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长驱蹈匈奴,左顾陵鲜卑。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大隋骑士们仰远望。暮色之中,一匹神骏白马四蹄腾空,纵横驰骋。更远处,伽蓝骑驼而来,长飞舞,黑氅猎猎,气势凌厉。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大隋骑士们吹响了大角,击鼓而歌。

    想当年,旅帅带着他们纵横丝道,驰骋于孔雀河两岸,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挡者披靡,西北诸虏望风而遁,当时汉家儿郎们唱的就是《白马》,喝的就是龙膏,抱的就是美女。醉卧美人膝,醒握杀人剑,不求连城璧,但求杀人剑!

    “长驱蹈匈奴,左顾陵鲜卑。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歌声如剑势如虹,磅礴之气,震撼天地。

    天马戍的戍卒们唱了起来,河北刑徒唱了起来,就连薛家的男儿们也热血沸腾,放声高歌。

    =

    阿史那泥孰极目远眺,依稀看见戈壁上飞驰的白马,看到骑驼披的伽蓝缓缓走进营地,清晰听到东土汉儿们的欢呼,听到他们一遍遍唱响的激昂歌声。

    “这动静有些大了。”阿史那泥孰冷笑道,“是示威还是挑衅?”

    站在他后面的裴三郎皱皱眉,转身问宝山王,“汉儿在唱什么?”

    “《白马》。”白十三把诗词解释了一下,“汉儿也叫《游侠》。”

    “捐疆赴难,视死如归。”阿史那泥孰哂笑道,“气魄倒是不小,可惜弥漫着一股绝望气息。绝望了,还能打胜仗?看来伽蓝的确是从突伦川而来,虽然他神勇无敌,但面对阿柴虏的千军万马,也只有狼狈而逃,惶惶如丧家之犬。”

    “伽蓝突然出现,与我们不期而遇,不可能是巧合。”白十三忧心忡忡,“如果老狼府已经探知……”

    “有人出卖了我们。”裴三郎悄悄瞥了阿史那泥孰一眼,毫不客气地说道,“伽蓝的出现,足以证明这一点,老狼府有意警告我们。”

    “老狼府会警告我们?”阿史那泥孰嗤之以鼻,“你以为你是谁?老狼府要动手了,在大隋人反攻且末之前,老狼府肯定要杜绝后患。伽蓝是来杀人的。伽蓝出现在哪里,哪里就会血流成河。奉劝你们好自为之。”

    “莫贺设,这话还是对你自己说吧。”裴三郎一甩手,扬长而去。

    白十三犹豫了片刻,说道,“莫贺设,伽蓝的出现在我们的预计之外,之前所定的计策……”

    “无须更改。”阿史那泥孰用力一挥手,“到了冬窝子就把他解决了,这一次,不惜代价也要砍下他的人头。”

    =

    伽蓝走进了帐篷。

    布衣、江都候陪着一位身高体壮的武将正在闲聊,看到伽蓝进来,那位武将一跃而起,躬身致礼。

    伽蓝伸手相扶,“成之兄,现在你是旅帅,我是烽子,应该是我参拜你才对。”

    “旅帅,没有你的提携,哪有咱江成之的今天。你就是咱的旅帅,任何时候,你都是咱的旅帅。”

    “成之兄,以你的功勋,早就应该是旅帅了。”伽蓝一边与其相携而坐,一边对布衣和江都候介绍道,“当年我到鄯善鹰扬府出任骑将,与成之兄并肩作战。铁关谷一战,成之兄一人斩杀三名回纥百夫长,为攻克西海立下了大功。”

    旋即他又对江城之说道,“今日西土局势紧张,鄯善将有激烈战事。你不要只顾杀敌,要保持与河西冯帅的联系。时机合适的话,就去冯帅帐下效命。”

    江成之面露凝重之色,“旅帅,且末已经失陷了,难道河西还要眼睁睁地看着楼兰失陷?”

    “成之兄,听我一句劝。”伽蓝说道,“你若一直待在西土,待在楼兰,你就无法在仕途上走得更远。鄯善战事结束后,你就设法去敦煌,追随冯帅。”

    江成之苦笑,“旅帅,道理咱都懂,但咱一没有靠山,二没钱财……”

    “我到敦煌后,会给你打通上下关节。”伽蓝不以为然地说道,“至于钱财,我在离开楼兰之前给你留一些,但不要挥霍了,该打点的地方要打点,尤其河西那边,冯帅、王帅,还有他们身边的亲信,一个不能少,更不要吝啬。”

    “咱听旅帅的。”江成之也不客套,信誓旦旦地说道,“这一战如果咱留得性命,将来到了河西,必定舍命相报。”

    “事情没有你想像的严重。”伽蓝摇摇手,“当初泥厥处罗可汗之所以与铁勒人反目为仇,双方大打出手,除了我们大隋人和东.突厥人在其中离间之外,最主要的还是丝路利益导致的矛盾。现在泥厥处罗可汗虽然败走东土,由射匮可汗出来收拾残局,但这个根本矛盾却愈演愈烈。突厥人若想再一次雄霸整个西土,先就要解决丝路利益的分配问题。”

    “东土的繁华和富裕给丝路带来了巨大利益,这个利益导致了西土局势的混乱。当前西方的突厥人,西南方的吐谷浑人、西北方的铁勒人,再加上高昌、焉耆、龟兹和于阗等西域诸国,都想利用目前西土混乱的局势为自己赢取最大利益,由此导致西域局势异常复杂。”

    “不出意外的话,老狼府会以且末为诱饵牢牢牵住吐谷浑人,而吐谷浑人加入到丝路利益的争夺中,则进一步加剧了局势的混乱。现在楼兰看上去群狼环伺,危机四伏,但实际上固若金汤。这时候,假如河西大军南下,实际上就是与西土诸虏争夺丝路利益,这必然激化矛盾,一旦西土诸虏联手抗衡我大隋,楼兰反而守不住。”

    “欲擒故纵。”江成之频频点头,“旅帅说得可是这个意思?”

    他对伽蓝一向很尊崇,分别一年多了,但伽蓝还是那样豪爽仗义,不但主动在仕途上帮助他,还对他推心置腹,向他述说只有西北狼才能知道的一些机密,为此他非常感动,士为知己者死,此生一定舍命报答。

    “我们与阿柴虏肯定要打一下,但阿柴虏实力有限,稍加接触就会后撤,所以没有大战打。你不要担心局势,乘着这次机会,想办法去河西,越快越好,假如错过这次机会,我们不知道何时才能见面,更不知道下次还有没有机会帮上你。”

    江成之感激涕零,连声应诺。

    “此次且末有四个西北狼。老狼府派过去的已经去了婼羌城,我和布衣兄、熊霸兄则奉且末鹰扬府之命,另有重任,但我们的运气太差,刚刚走出突伦川就撞上了突厥人。”伽蓝懊恼地摇摇头,“成之兄,你也看到了,我这支驼队不堪一击,如果突厥人寻个借口害了我们,哭都找不到地方,所以明天到了冬窝子,你必须全力助我。”

    江成之明白了,这只驼队有秘密,三个西北狼护送一支驼队,其重要性可想而知。突厥人不是痴儿,到了冬窝子肯定会想办法探寻,甚至会拿比武、打球等借口乘机斩杀西北狼。

    “旅帅请宽心。”江成之躬身说道,“这支骑军的兄弟都是旅帅的老部下,只要旅帅一声令下,兄弟们必与旅帅共进退。”

    =

    三人一起把江成之送出帐外,此举让这位憨直的西北大汉觉得忒有面子,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了。

    回到帐内坐下,三人脸色沉重。

    “伽蓝,江旅帅是你的老部下,对你尊崇有加,你不能这样骗他。”江都候十分不满,语含怒气。

    “我没有骗他。”伽蓝笑道,“我欠他一个人情,这次碰巧遇到他,又需要他的帮助,干脆就扶他一把。其实以他的战绩,做个越骑校尉都绰绰有余,可惜他为人太过耿直,在队正的位置上一待就是十年。虽然我在离开楼兰之前,向冯帅力陈其战绩,让他得以破格提拔为旅帅,但现在你们也看到了,护送突厥人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一旦出现意外,轻则丢官,重则丢命,这么一个坏差事,就给他了,可见他在鹰扬府处境之差。”

    “像他这样的人,到了卫府那等复杂的地方,恐怕更难生存。”布衣叹道。

    “人会随着环境而改变。”伽蓝说道,“成之兄心思敏捷,到了卫府之后,或许就会性情大变。”

    “不要闲扯了,说说阿史那苏罗吧。“江都候忿然骂道,“大叶护老奸巨滑,一句话就把我们套住了。借宿一夜?直娘贼,不就是找个借口看住我们,防止我们连夜跑了吗?当年咱就劝你不要善心,不要和牙帐里的女人扯上关系。我们是干甚的?和牙帐里的女人扯上关系,迟早会身异处,不是被突厥人杀了,就是被自己人杀了。”

    “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布衣狠狠瞪了他一眼,“你以为伽蓝会善心?他也是没办法,当时泥厥处罗可汗拿自己的性命威胁伽蓝,你让伽蓝怎么办?如果泥厥处罗可汗未能突围,让射匮可汗杀了,或者让莫贺可汗杀了,伽蓝没有完成任务,他也是死路一条,老狼府的铁律你又不是不知道。”

    伽蓝冲着两人摇摇手,示意他们不要争执了,“冬窝子可还有我们的人?”

    “应该有,几个老朋友应该还在。”布衣说道,“但突厥人势在必得,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实力不够,我们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现如今你受伤了,熊霸的内伤比你还严重,而阿史那贺宝和紫云天的人根本不敢露面,露面就死了,唯有江旅帅的那支骑军还能指望一二,但下黑手可以,明面上却只能靠我们自己。”

    “运气太差了。”伽蓝从怀里掏出金狼头护具看了看,“当年我为什么要抢它?没事找事嘛。”

    “年少轻狂啊。”江都候笑道,“伽蓝,这可是你的护身符,今天如果没有它,事情就麻烦了。”

    “你的意思是,暴雪是灾星了?”伽蓝不满地问道,“今天如果不是暴雪耀武扬威引起了突厥人的注意,我们是不是就能躲过去?”

    江都候当即闭上了嘴巴。

    “如果西行能及时赶到冬窝子就好了。”布衣说道。

    “但愿吧。”伽蓝笑道,“这是大隋的疆土,我们想去哪就去哪,突厥人能奈我何?”

    =

    =

    =

推荐阅读: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天才相师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东方苍白传 武易天骄 秦皇纪 重生香港做大亨 空间金字塔 纯阳仙鉴 至尊剑魂 我的老婆是军阀 剑侠系统 流氓艳遇记 意乱苍穹 悍戚 权商至上 小白进化史 百美夜行 剑诀 臣权 我是秦二世 都市全能霸主 天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