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绑架了

    白老道厉声怒叱,身如奔马,剑如狂龙,掀起惊天叶浪,铺天盖地地席卷而上。【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伽蓝如一头嗜血猛兽,长在落叶中狂舞,长刀在奔腾中咆哮,血淋淋的狼头张开了血盆大嘴,出惊心动魄的厉啸。

    白老道腾空而起,踏着汹涌的落叶波涛,冲出了绚丽缤纷的叶海,如飞天之蛟,但瞬间又化作一只威猛苍鹰,从天而降,以匪夷所思的度射向伽蓝。

    “轰……”落叶四射,叶浪翻涌,寒笳动了,长剑破浪而出,挟带着无数金色落叶,卷起一股怒啸狂飙,以无可匹敌之势疯狂杀进。

    “锵……”高冠道士拔出了最后一柄长剑,背后四只剑鞘已空,这一剑出去,人在剑在,人亡剑亡。剑啸,风吟,落叶翩舞,高冠道士如离弦之箭,穿透一层层叶幕,飞一般射了出去。

    长刀起,带动惊天风雷。血淋淋的狼头霍然高扬,冷森森的眼睛出嗜血光芒。

    “当”,长刀厉啸而至,凌空剁中长剑。长剑崩,白老道籍此倒撞之力,再度跃起。

    寒笳羽衣如风而至,一剑刺入。

    长刀快如闪电,重若奔雷,凌空再剁。

    长剑骤然疯狂,在瞬息之间,在毫厘之间,舞起片片残影,试图避开长刀,刺入伽蓝的身体,但长刀以雷霆之势剁下,以无坚不摧之势破开剑影,“当”,残影骤消,长剑遭到重创,剧烈颤抖中出哀恸凄鸣。

    长刀反弹而起,双刃上下攻敌,其森厉寒芒只奔羽衣而去。寒笳竭力闪避,但伽蓝一步跨前,长刀直扑其。

    就在这生死存亡之刻,高冠道士狂奔而至,长剑似破空利箭,“呛”一声刺在了刀刃上。长刀变向,擦着帷帽呼号而过,半片黑纱飘然落下,无数枯叶撞进帷帽,寒笳羽衣踉跄后退。

    长刀骤止,凌空悬浮。“杀!”伽蓝一声虎吼,长刀逆势而进,一刀斩下。

    高冠道士刚刚收剑准备再击,不料伽蓝的长刀已经咆哮而至,措手不及之下,急后撤。

    “当”刀剑相击。高冠道士再退。

    白老道居空而击,一剑劈下。

    长刀去势突然加快,以伽蓝为中心高飞旋。

    “当”,长剑无处可躲,再一次被击得倒飞而起,白老道再一次被巨大攻击力撞开数步。

    长刀奔着高冠道士的头颅咆哮而去。

    寒笳羽衣从缤纷的落叶中冲了出来,一剑刺下。

    “当”,高冠道士再受一刀,再退。“当”,寒笳羽衣被杀得酣畅淋漓的长刀压制得无力招架。

    “杀!”伽蓝脚步加快,长刀挥洒着阴森森的煞气,步步逼近对手。

    寒笳羽衣和白老者从两翼拼死攻杀,乘着伽蓝疯狂攻击高冠道士之际,乘着高冠道士尚能支撑之时,先行击伤伽蓝,再围而诛之。伽蓝的后援正从沙漠赶来,距离战场近在咫尺,留给他们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

    鹞鹰尖唳,从高空之中激射而下。

    它的主人轰然坠马,头颅尚在空中翻滚,鲜血一路飞洒,溅起串串血花。

    突然,一支利箭从金黄色的胡杨林中厉啸而起,扶摇直上,“咻”一下正中鹞鹰,穿透了鹞鹰,带着鹞鹰飞冲数尺,直到力竭这才急坠落。

    沙场滚滚而来,遮天蔽日,似狂奔猛兽,卷起万丈风云,席卷了胡杨林,吞噬了胡杨林。

    蹄声如雷,角号连天,战马奔腾的轰鸣声穿透了金黄色的林海,回荡在广袤天地。

    仅存的十几个楼观信徒惊骇欲绝,四散而逃。

    王衍眼看大势已去,也是亡命狂奔,夺路而走。

    烈火四蹄如飞,腾云驾雾一般高疾驰,如一团飞腾的火焰,数息之后便席卷而至,霎那间熊熊燃烧。楚岳长刀纵横,攻势如狂风暴雨,倾斜如注。王衍士气已失,战意已消,恐惧就如潮水迅将其淹没,只剩下逃生执念。

    “杀!”楚岳一声雷吼,长刀如划空长虹,雷霆而下。

    鲜血迸射,半截断臂腾空而起。王衍凄厉惨嚎,剧痛让他撕心裂肺,嚎叫之声更是声嘶力竭。长刀如电掠空,再度厉啸剁下,一颗头颅骤然离体,嘶嚎声嘎然而止,热腾腾的鲜血如泉水一般喷射而出。

    无头尸体在马背上摇晃了两下,刚要坠落,长刀再至,一刀斩下,尸分两截,左右飞射。

    =

    战马奔腾的轰鸣之音由远及近,突然,一杆五狼头旗幡冲出了金色的落叶之海,跃入了李世民的眼帘。

    黑突厥人,来的竟然是黑突厥人。

    “叛逆!”李世民虽然惶恐不安,这一刻还是怒不可遏,忍不住义愤填膺,大骂出口,“无耻的逆贼!”

    长孙无忌却是眉头深锁,心念电转。二哥还在冬窝子,老狼府的官员还在这片绿洲上,不论突厥人如何强横跋扈,也不论敦煌和西北老狼们如何狡诈血腥,他们都不会公开与老狼府决裂,所以,这件事的背后策划者,藏在黑暗中的黑手,肯定是老狼府,是二哥长孙恒安。

    二哥要干什么?他为什么要默许甚至是直接指使一群西北老狼设下陷阱击杀楼观道?为什么会纵容西北老狼联手突厥人围杀寒笳羽衣和一帮楼观门徒?难道二哥知道李二郎此次来西土的真正目的?难道二哥认为楼观道正在利用或者联手陇西李氏等关陇世家的力量侵夺他在西土的权势?

    黑突厥人蜂拥而出,几十精骑分作数队杀进战场。两队风驰电掣,迅包围了李世民、长孙无忌和他们的家将侍卫,另有两队则与三头凶神恶煞般的西北老狼一起追杀楼观门徒。

    一匹神骏黑马飞驰而来,马上骑士黑衣黑氅黑色幂离。四名侍卫扈从左右,战旗高举。

    黑马骑士缓缓停下,卷起幂离裙围,露出一张年轻而刚毅的面孔。

    “莫贺设!”

    “阿史那泥孰。”

    李世民惊呼出声,长孙无忌也是目瞪口呆,一帮家将侍卫们更是难以置信。三天前,他们亲眼看到金狼头一刀砍飞了阿史那泥孰,当时阿史那泥孰口喷鲜血,奄奄一息,谁知今天阿史那泥孰竟然生龙活虎一般飞马而来,就那样气宇轩昂地伫立眼前,气势汹汹地瞪着他们。

    =

    “当”一声巨响,火星迸射,长剑断裂。

    长刀重若千钧,伽蓝勇似天神。连续十八刀重击之后,高冠道士的长剑终于在长刀的咆哮声中断裂了,高冠道士的身体终于在伽蓝的怒吼声中一分为二,鲜血四射,脏腑倾泻而出。

    寒笳羽衣踉跄后退,狼狈不堪,张嘴吐出一口鲜血。

    白老道须散乱,呼吸急促,神情狞狰,先前的仙风道骨之气已经荡然无存,剩下的只有愤怒,只有阴戾,只有无尽的仇恨。

    林中战马的奔腾声越来越近,隐约还能听到叱喝之声。

    “寒笳,快走!”

    白老道深吸了一口气,神情渐渐平静,目光渐渐坚定,双手紧紧握住了长剑。

    “这里的一切都是骗局,都是陷阱。”老道的声音里透出一股愤懑,一股悲怆,“老狼府卑鄙无耻,长孙恒安阴险狡诈,今日楼观道之劫,皆拜长孙恶狼所赐。回去传书法主,长孙氏若久居西北,楼观道必遭厄运。”

    “请先生离去。”寒笳羽衣声音颤抖,语气坚决,“羽衣留下,杀了这个阿修罗。”

    “法主算无遗策,唯独算漏了圣严寺的伽蓝。”老道看了一眼寒笳,嘴角处突然涌出鲜血,瞬间染红了白须,“寒笳,法主为什么算漏了圣严寺的伽蓝,为什么?”

    寒笳羽衣蓦然想到什么,娇躯微颤,喘息声突然急促起来。

    “一切都是骗局。”老道一口鲜血喷出,仰天悲笑,“都是骗局啊!”

    长刀拄地,双手轻颤,伽蓝剧烈喘息,黄色戎袍上血迹斑斑,黑狼头护具上更是鲜血淋漓。力已竭,但战意冲天。

    “寒笳……”老道蓦然狂呼,“快走!”跟着其腾身而起,带起漫天落叶,如呼啸狂飙卷向十几步外的伽蓝。

    “先生……”

    寒笳放声悲呼,举步欲追,就在这时,一支长箭穿透缤纷落叶,厉啸而至。寒笳电闪避过。“咻咻咻……”更多的长箭从林中射来,马蹄声近在咫尺。寒笳如风飘起,瞬间没入漫漫叶海,几个起伏后,再无踪迹。

    “杀!”伽蓝暴喝,长刀咆哮而起,身躯如虎狂奔,卷起一地落叶。

    两条暴戾的身影撞到一起,金铁交鸣之声冲天而起,无数落叶在刀光剑影中呼啸飞舞,狂风大作,叶浪重重。

    “杀!”

    吼声如雷,惊心动魄。

    余音尚在风中回荡,激战却止,缤纷落叶如袅袅雪花,翩翩而落。

    长飞舞,长刀血流,伽蓝傲然而立。

    长剑坠地,鲜血喷射,老道望着漫天金黄色的落叶,慢慢闭上眼睛,随风而倒。

    =

    李世民双目含煞,怒视莫贺设。

    长孙无忌闭紧了嘴巴,一言不。这时候不能说话,静观其变。

    莫贺设阿史那泥孰知道两人的身份,下手杀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也不会任由他们离去。不知不觉间,他们就陷入了一场阴谋,而他们在这场阴谋中将起到何种作用?李世民不愿意想,长孙无忌却想不到,不过他相信自己的二哥,二哥不会让他们受到伤害。

    双方谁也不说话,剑拔弩张,空气凝滞而紧张。

    “嗷……”暴雪欢快的吼声打破了令人窒息的气氛。

    众人纷纷转头望向胡杨林。一个身穿黄色戎袍的大隋卫士从胡杨林中纵马而出,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戎袍上的血迹清晰可见,狼头护具和长上也是血迹斑斑。人未到,一股凛冽杀气,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已经扑面而至。

    一队黑突厥骑士紧随其后,其中几匹空马上驮着尸体,还有一些断肢残臂被长矛穿透,由骑士们高举而来。

    尸体被堆积到一块,有人在其中翻寻财物。

    那名大隋卫士策马走到了莫贺设阿史那泥孰的身边,拿下了黑狼头护具。

    李世民的瞳孔骤然收缩,怒气不可遏制地喷涌而出,张嘴就是一声怒骂,“无耻逆贼!”

    长孙无忌急忙冲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乱说话。现在两眼一抹黑,谁对谁错根本不知道,你胡乱骂甚?惹恼了这帮贼人,岂不是自找苦吃?

    =

    伽蓝与阿史那泥孰相视而笑。

    “走了几个?”

    “一个。”

    阿史那泥孰微微皱眉,上下打量了一下伽蓝身上的血迹,“杀得太多,不怕误事?”

    “走了寒笳羽衣。”伽蓝笑道,“万无一失。”

    阿史那泥孰冷笑,“不要大意,精绝女并非寻常之人。你因为大意已经吃过一次亏,不要重蹈覆辙。”

    伽蓝一笑置之,不予理睬。

    楚岳策马而来,把金狼头护具递给伽蓝。

    “血太多,找块布擦擦。”伽蓝一边把黑狼头护具交还给楚岳,一边问道,“可曾走漏?”

    “除了他们。”楚岳指指李世民等人,“余者皆杀,无一走漏。”旋即又问道,“可曾受伤?走了谁?”

    “皮肉小伤,无妨。”伽蓝笑道,“走了寒笳羽衣,否则火狐大哥岂不要寻我的麻烦?”

    楚岳笑了起来,目光从李世民、长孙无忌等人的脸上扫过,“人太多,容易出意外,该杀的都杀了。”

    “我只要两个人,其他的都杀了。”阿史那泥孰神态坚决,不容置疑。

    伽蓝没有说话。

    “咱们在长孙都尉的眼皮底下杀人,绑架他兄弟,狠狠打了他一个巴掌。”楚岳说道,“这个仇是结下了,长孙都尉肯定要报复。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心存仁念,自找麻烦?”

    伽蓝沉吟不语。

    =

    这边在谈笑中决定他人的生死,那边却是惊怒不已。

    李世民和长孙无忌相顾失色,两人这才意识到麻烦大了,先前的估猜是错误的,这帮西北老狼当真是做了中土的叛逆,投靠了突厥人,并借助突厥人的力量报复长孙恒安,报复老狼府。这场阴谋的背后可能还有更大的阴谋。

    阿史那泥孰看到伽蓝犹豫不决,大为不耐,当即举起了手。

    “等等!”伽蓝急忙阻止。

    “伽蓝,已经杀了这么多人,何必在乎多杀几个?”楚岳大感不解。

    “我自有道理。”

    伽蓝催马上前,走到李世民与长孙无忌面前,微微颔,“两位仗义相助之情,伽蓝永世不忘。”

    李世民嗤之以鼻,但心里畏惧,没敢再出言辱骂。

    长孙无忌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但笑得比哭还难看。

    “我要绑架你们。”伽蓝笑着说道。

    李世民和长孙无忌心里一抖,强烈的窒息感让他们头晕目眩,浑身僵硬。

    “我只是绑架你们。”伽蓝继续说道,“我保证你们和你们随从的安全,但你们也必须向我做出保证,不要逼我杀人。”

    李世民脸色铁青,咬牙不语。

    “将军,某保证。”长孙无忌急忙赌咒誓,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将军,你要带我们去哪?”

    “两位是去楼兰古城,还是去敦煌?”

    “我们回敦煌。”

    “我也去敦煌。”伽蓝笑道,“我们顺路,同行如何?”

    长孙无忌十分吃惊。这种情况下,他还要和一帮老狼回敦煌?

    李世民蓦然想到什么,神色顿时改变,眼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兴奋,“将军此言当真?”

    伽蓝举手誓。

    “何时起程?”李世民急切问道。

    “即刻。”

    =

    豪华大帐内,长孙恒安一个人享受着美酒佳肴。

    他喜欢安静,喜欢独处。很多权贵官僚喜欢歌舞,就连进食的时候都要辅以歌舞助兴,长孙恒安却不喜欢,他最爱的就是寻一个安静宽敞的地方,独自享受。

    帐帘突然掀起,都尉府长史急匆匆地冲了进来,把长孙恒安的这点个人享受彻底摧毁。

    长孙恒安食欲顿失,但他并不恼怒,而是大为忐忑。在西北的这些日子里,他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尤其最近一段日子,西北局势瞬息万变,让他殚精竭虑、精疲力竭。

    “大事不好。”

    这四个字让长孙恒安心惊肉跳,坐在食案后面半天没动静。

    长史匆忙禀报,最后说道,“明公,伽蓝借突厥人之力设计诛杀楼观道门徒,不仅仅是为了蓄意挑起老狼府和楼观道之争,还有意离间明公和莫贺可汗。”

    长孙恒安面无表情,呆坐无语。

    三天前的比武是场骗局,是老狼府和突厥人联手操纵的骗局,目的是欺骗铁勒人,让伽蓝神不知鬼不觉地去刺杀莫贺可汗。当然,伽蓝不会刺杀成功,因为老狼府和铁勒人已经预先做好了安排,就等着伽蓝去刺杀,然后好欺骗突厥人了。

    可惜机密泄露,楼观道知道了此事。

    楼观道这些年来与铁勒人关系密切,在铁勒人的雄起过程中出了不少力。此次莫贺可汗南下把行帐放在孔雀河,就是因为楼观道在孔雀河一带有不俗的实力。铁勒人不相信老狼府,楼观道更不相信,担心弄假成真,导致自己在西北利益受损,所以才出面阻止。

    万万没想到伽蓝竟然获悉了楼观道的机密,与突厥人联手,反过来伏击了楼观道。

    楼观道当然不会认为此事是一个被老狼府抛弃的西北狼干的,理所当然要归罪于老狼府,归罪于长孙恒安,如此一来,楼观道固然要报复老狼府,而老狼府先前与铁勒人所定的计策也因此废弃,铁勒人再不会相信老狼府。

    局势彻底失控,老狼府陷入了极度被动。

    “明公,当务之急是即刻赶赴楼兰古城,或许还有挽救之策。”

    长孙恒安面露苦笑,“某家八郎和李家二郎如今都在伽蓝手上,某走得了吗?”

    “明公,计将何出?”

    长孙恒安考虑良久,叹了口气,“明天约请大叶护,与他商讨阿柴虏的事。”

    “明公,西土局势一旦失控,责任都是老狼府的,都是明公的。”

    “我们算计别人,别人也算计我们。”长孙恒安不动声色地说道,“算计别人的时候,不但要给自己留条退路,也要给别人留条退路。狗急了还跳墙,何况人?”

    =

    =

    =

推荐阅读: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圣堂 重生小地主 神煌 醉枕江山 最强弃少 首席御医 召唤万岁 东方苍白传 武易天骄 秦皇纪 重生香港做大亨 空间金字塔 纯阳仙鉴 至尊剑魂 我的老婆是军阀 剑侠系统 流氓艳遇记 意乱苍穹 悍戚 权商至上 小白进化史 百美夜行 剑诀 臣权 我是秦二世 都市全能霸主 天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