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上邪

    苍穹高远,戈壁广袤,蒲昌海浩淼无际。【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来自疯狂f】

    寒风呼啸,沙尘漫天,菩提寺孤悬天地,仿若断壁残垣,写尽人间沧桑,千万轮回。

    钟声蓦然响起,如狂飙中的惊涛骇浪,在厉啸风中掀起惊天狂澜。

    沙尘中一马一驼一獒迎风而来,一位戴着幂离的人坐在马,逆风而进,黑色大氅在风中狂舞,猎猎作响,如同一面咆哮战旗。

    人马驼獒越走越近,渐渐停下。

    在他们前方五步外,盘膝坐着一位僧人,全身下被沙尘所覆盖,灰头灰脸灰袍,仿若一尊泥塑。

    马人透过幂离风罩仔细打量了几眼,却无从辨认僧人的容貌。迟疑了片刻,抬四顾,除了远处笼罩在风沙中的菩提寺,满眼尽是莽莽戈壁,耳畔除了寒风的厉啸,悠扬肃穆的钟声,再无其他声音。

    马人翻鞍下地,移步向前,慢慢走近僧人,“师兄安好?”

    “伽蓝……”嘶哑干涩的声音仿若从遥远世界传来,沧桑悲凉,带着无尽的痛苦和绝望。

    泥塑的嘴艰难地嚅动着,眼睛缓缓睁开,空洞而无神,脸厚厚的一层沙尘簌籁而落,落在灰蒙蒙的胡须,又随风飘去。

    伽蓝掀开幂离,露出英俊的面庞,披散的长,杀气腾腾的眼睛,还有一身亮银色的铠甲。

    “伽蓝,你死而复生,生而复死,奔波于生死轮回之间,所图不过就是今日,就是手刃仇敌。”

    “你在冬窝子故布重重疑局,不过是想逼迫莫贺可汗离楼兰,然后以重兵将其伏杀于中途。莫贺可汗已然识破,他不但没有远离楼兰,反而重兵布于菩提,以菩提为饵,诱杀于你。杀了你,寻到借口,莫贺可汗便可毁弃盟约,举兵攻击鄯善。伽蓝,请以苍生为念,以菩提为重,退去”

    伽蓝缓缓蹲下,单膝跪地,“师兄已代契苾歌愣传完口信,伽蓝已知。请问师兄,可有遗言?”

    “伽蓝……”僧人轻呼,眼神渐渐涣散,声音渐渐低黯,“阿修罗已出,修罗战场已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以暴止暴,以杀止杀,伽蓝……”

    声音消失,眼睛闭,尘归尘,土归土。

    伽蓝低默哀,数息后慢慢站起,解下大氅覆于其。

    蓦然,伽蓝仰长啸,啸声悲切,穿透寒风,撕裂沙尘,直冲云宵。

    “希聿聿……”烈火激嘶。

    “嗷……”暴雪雷吼。

    刀疤低鸣,缓缓跪伏于地。

    “呜呜……”角号吹响,旌旗翻飞,一队骑士从菩提寺打马冲出。

    伽蓝后退,一步,二步,三步……探手从藤筐取下长刀,佩金狼头护具,迎风而立,渊渟岳峙,威风凛凛。

    寒风啸,马蹄疾,幡旄飞舞,卷起漫天沙尘。

    角号再起,战马激扬嘶鸣,“轰隆隆”的战马奔腾声骤然停下。

    一骑风驰电挚,紧追沙尘之后,席卷而至。

    马人顶盔贯甲,佩鎏金护具,气宇轩昂,锋芒逼露。

    沙尘狂啸,铺天盖地,如狂飙冲过,霎那间淹没了伽蓝,吞噬了驼马雪獒。数息过后,长飞舞的伽蓝从沙尘中缓缓走出,长刀倒提,步步逼近。

    “伽蓝,别来安好?”马人掀开护具,露出一张黑中泛红的刚毅面孔,浓眉下一双碧绿眼睛森冷如狼。

    伽蓝傲然颔,“莫贺咄特勤,契苾葛,好,好”

    契苾葛举起马鞭,四下指指,“此处就是你的归宿,如何?”

    “遗憾的是,没有美丽的胡杨林。”伽蓝淡然说道,“孔雀河已经改道,蒲昌海日渐干涸,楼兰古城只剩下断壁残垣,风景不在。”

    契苾葛微笑点头,“这里没有西海好,也没有伊吾道的美景,委屈伽蓝了。”

    “天下之大,何处不是埋骨之所?”伽蓝冷声道,“只要能痛饮铁勒人的血,此生足矣。”

    契苾葛摇头,“你还没有喝够吗?这些年,你喝得何止是铁勒人的血?看看西土,有多少生灵倒在你的刀下,死在你的诡计之中?你杀得太多了,天怒人怨,就连老狼府都要置你于死地,都要杀之而后快。今日,你已走到穷途末路,西土虽大,却没有你的立锥之地。”

    “老狼府?”伽蓝哂笑,“就凭你铁勒人,也敢欺侮老狼府?”

    契苾葛笑着摇摇头,“不管你如何算计,都不会想到我会铤而走险挟持菩提。我攻你所必救,给你致命一击,任你有千般变化也不得不亲身赴险,与我放手一搏。你想在黑暗中刺杀可汗,一击而中,中而远遁,那是绝无可能了。你死了,刺杀失败,老狼府也罢,突厥人也罢,无论他们的谋划如何周密,终究都是功亏一篑。老狼府陷入被动,而突厥人的鼻子被我们牵住了,接下来的西土局势就由我们铁勒人来掌控。”

    “这本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你却想复杂化,非要从突伦川出来,非要死而复生,岂不知今日的老狼府已不是当年的老狼府,今日的你也不是当年风光无限的金狼头了。你已成为历史,而你的传奇就像这寒风中的沙尘……”契苾葛抬手做了个烟消云散的姿势,脸露出得意之色,眼里更是充满了嘲讽和鄙夷。

    伽蓝微微颔,“请特勤赐战”

    “伽蓝,当初在西海,在罗漫山,你我曾携手共战,你我曾是生死与共的兄弟,你我当初结盟的誓言犹言在耳。你和苏先生一样,都是我铁勒人的好兄弟。当年苏先生被自己人出卖,如今你也被自己人出卖,为什么你还要战?你为何而战?又为谁而战?”

    “我是中土人,我是大隋人。”伽蓝一字一句,斩钉截铁,“我为中土而战,我为大隋而战。”

    “伽蓝,你的谋划已经失败,你为何还要坚持?你的死又有什么意义?”

    长刀划空而起,击碎厉啸狂风,“要战,便战”

    契苾葛叹了口气,缓缓放下护具,遮住了面孔,“伽蓝,走好……”说完拨转马头,急驰而去。

    伽蓝拿起号角,望空而吹。

    “呜呜呜……”角声如愤怒的野公牛,在寒风中出暴戾咆哮。

    契苾葛霍然回头,眼里掠过一丝警觉,一丝疑惑。

    伽蓝不是寻常之人,他能纵横西土,倚仗的不是武力,而是谋略。去年伊吾道,各方联手设计,可谓万无一失,但终究还是未能杀掉泥厥处罗可汗,在谋略输给了伽蓝,在策略输给了老狼府,让东土大隋人成功掌控了西土局势的展。今日楼兰之局同样关系到西土的未来,关系到由谁来掌控局势的展,假如铁勒人在这一局中输了,那么结果只有两个,一个是继续臣服于大隋对抗突厥人,一个是同时臣服于大隋和突厥,在两强对峙的夹缝中艰难生存,但无论哪一种结果,都是铁勒人所不能接受的,铁勒人必须掌控自己的命运。

    契苾葛心念电转,再一次推敲了诸般细节,但看不出有什么遗漏失误之处。西北老狼存者寥寥,又被老狼府所抛弃,伽蓝手里的实力已经荡然无存。西北沙门在西土的主要力量来自于外门弟子,而保护楼兰菩提寺的实际就是以伽蓝为的一帮西北老狼。这也是伽蓝的软肋,知道这一软肋的就是楼观道,而楼观道既然敢拿出此策说服铁勒人,让铁勒人以挟持菩提寺来诱逼伽蓝决战,继而斩杀伽蓝,并摧毁老狼府和突厥人的阴谋,从而一举掌控西土局势,显然是经过了精心策划,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契苾葛放下了心中的疑虑,打马如飞,直冲本阵。

    次在伊吾道伏杀,竟然让伽蓝突围而走,这成了铁勒人心中的梦魇,所以此次无论如何不能再失手。毁了菩提寺,杀了寺中的僧人,铁勒人撕下了蒙面的黑巾,也把伽蓝拖进了不死不休的决战之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伽蓝死定了,铁勒人的谋划成功在即。

    =

    风中传来战马的嘶鸣,传来奔雷般的急骤马蹄声,传来狼狗的吠叫,传来激扬的号角之声。

    沙尘中冲出六骑,一个个顶盔贯甲,面带黑狼头护具,倒提双刃长刀,迎着厉啸寒风咆哮沙尘狂奔而至,杀气腾腾。

    伽蓝飞身马,与六骑雁行列阵,长刀横举,气势如虎。

    契苾葛的眉头皱了起来。七个西北狼,伊吾道一战,竟然走脱了七个西北狼,这是不可能的事,这里面肯定有诈,这其中必有冒充之人。难道……契苾葛的心里蓦然冒出一个不详之念,但旋即又把它强行压制了下去。

    对于铁勒人来说,当前最大的敌人是突厥人,是射匮可汗,铁勒大联盟正因为再一次面临生存危机,楼观道正因为感受到了来自碎叶川的威胁,所以才再一次全力支持莫贺可汗,而薛延陀的乙失钵也正是因为局势异常紧张,才主动放弃了野咥可汗的称号,向莫贺可汗俯称臣,从而维护了大联盟内部的团结,缓和了联盟内部的矛盾,所以才有了这一次的策划。

    但楼观道和莫贺可汗之间的仇隙已生,双方的信任已经降到最低。莫贺可汗为了铁勒人的利益,主动向射匮可汗示好,并联手共抗东土大隋,以便为双方谋取最大利益。此事楼观道是否一无所知?老狼府是否毫无察觉?吐谷浑人的攻击时间正是西土诸虏朝贡大隋的时间,当吐谷浑人的军队杀到鄯善婼羌城下时,各路朝贡使团也6续抵达了鄯善,这难道是巧合?大隋人难道就没有嗅到其中所蕴含的危险气息?

    楼观道虽然为了自己的利益经略西北,但楼观道毕竟是东土的楼观道,如果东土的整体利益受损,楼观道还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置之不理吗?

    正在思索之刻,远方灰蒙蒙的天际之间突然卷起一股冲天沙尘,跟着风中隐隐约约传来连绵的号角声,驼马嘶鸣声。

    契苾葛掀开了护具,脸色骤然冷峻,两眼死死盯着正在天际间逆风而卷的沙尘,心里的不祥之感越来越强烈。

    伽蓝还有援兵?他从哪找来的援兵?突伦川的沙盗?白龙堆的马贼?铁勒人的耳目遍布鄯善,如果有大量沙盗马贼出现,必定难以瞒过他们的眼睛。鄯善鹰扬府的军队?这根本不可能,无论是老狼府还是鹰扬府,都不会主动毁盟,毁盟就等于与长安对抗,与大隋天子针锋相对,那是找死。除了像伽蓝这些被抛弃的大隋弃卒,没人会试图刺杀一位铁勒大联盟的可汗。

    沙尘中,一匹白色骏马疾驰而出。

    白马,一员战将披亮银铠甲,戴七彩孔雀翎兜鍪,佩五色金翠纹护具,系红色大氅,提七尺长枪,正纵马狂奔。

    一队骑士冲出了沙尘,紧随其后,皮甲鲜明,刀槊如林,气势如虹。

    紧跟在大队人马之后的是一支浩浩荡荡的驼马队,一辆接一辆的马车载满辎重,轰隆隆的急飞驰,卷起漫天沙尘,遮天蔽日。

    车队中间有一辆六马拉动的豪华马车,车高竖一杆白色大旗,旗绣饰着一只开屏的白孔雀,美丽而华贵,气质典雅,即便在灰蒙蒙的沙尘中,也是耀眼醒目。

    “孔雀旗。”契苾葛的脸色骤然凝重,眼里更是露出难以遏制的愤怒,“苏氏,日月峡谷的苏氏。好,好,楼观道,寒笳羽衣,苏合香,好,好……”

    不祥之感应验了。骗局,一切都是骗局,西土的大隋人终于联手了,楼观道、老狼府、日月峡谷、西北老狼……他们在危机面前,就如铁勒人一样,尽释前嫌,携手合作,势必要斩杀莫贺可汗,要重创铁勒契苾部,要牢牢掌控西土局势的展。

    在前面冲锋陷阵的就是伽蓝,就是这些西北老狼,而在背后谋划的则是楼观道和老狼府,至于突厥人,不过因势利导,坐山观虎斗,从中渔利而已。

    计了,可惜的是,我可汗南下楼兰,岂能没有万全之策?岂能把自己的性命,把契苾部的生死,把铁勒人的未来交给一帮阴险狡诈的敌人?

    “报可汗。”契苾葛神色狞狰,咬牙切齿地说道,“楼观道背信弃义,菩提寺是个绝命陷阱,请可汗调大军,攻杀楼兰。”

    =

    =

    =。.。

    大隋帝国风云第六十章菩提寺正文

推荐阅读:圣堂 九星天辰诀 神煌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首席御医 重生小地主 网游之天谴修罗 醉枕江山 最强弃少 东方苍白传 武易天骄 秦皇纪 重生香港做大亨 空间金字塔 纯阳仙鉴 至尊剑魂 我的老婆是军阀 剑侠系统 流氓艳遇记 意乱苍穹 悍戚 权商至上 小白进化史 百美夜行 剑诀 臣权 我是秦二世 都市全能霸主 天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