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魔鬼城

    第七十二章魔鬼城

    魔鬼城,一座藏匿在沙漠中的城堡,白龙堆及其周边的沙盗马贼和游侠的聚集之所,实际上就是由山洞、土屋和帐篷组成的一片临时栖息地。【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大凡在东土和西土已无立锥之地的恶徒基本上集中于此,依靠劫掠丝路苟延残喘。

    小魔头卢龙是白龙堆最大的一股盗贼,也是魔鬼城的主人,本来他想把这一“事业”做大做强,将来或许可以雄霸一方,开国称王,最不济也能做个一方巨贾,谁知飞来横祸,一场灭顶之灾突然从天而降,铁勒人飞马杀到,不但摧毁了他的梦想,也让魔鬼城危在旦夕,一帮沙盗马贼更是命悬一线,危如累卵。

    卢龙为此忧心如焚焦虑不安,即便在给伽蓝接风的简陋宴席上,也是三番两次试探伽蓝,希望伽蓝给他指引一条生存之路。

    “契苾人今夜在太阳谷,明天上午赶到龙城。”伽蓝放下酒杯,打了个饱嗝,一边拿着手巾擦拭嘴脸,一边慢条斯理地说道,“契苾歌愣肯定要打龙城,不计代价,虽然我们说服了龙城守将苗雨,与其携手作战,另外还有一支从河西赶来的运粮军队也将抵达龙城,无论是兵力还是粮草武器,我们都有希望坚持到河西援军的来临,但正在婼羌前线作战的鹰扬府主力能否坚持到那一刻?契苾人已然疯狂,契苾歌愣以整个契苾部落的存亡为赌注誓死一搏,而射匮可汗正带着突厥大军攻打白山,一旦突厥人攻占了白山,整个罗漫山以南的铁勒诸部都将陷入生存危机,到了那一刻,契苾歌愣必将再次赢得他们的支持,薛延陀的乙失钵也会在伊吾道方向予以支援,可以想像,龙城战局何等残酷。”

    “大家都在殊死搏斗。吐谷浑人为了复国大计,突厥人为了重建辉煌,铁勒人为了生存,而龟兹、焉耆、高昌等西域诸国不得不在夹缝中艰难求生,至于我们大隋人,当然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疆土。”

    “这个冬天,西土群狼全部出动,试图从我们大隋人手中抢夺猎物,而这一战的关键就在龙城,就在白龙堆,就在这片广袤沙漠上,所以……”

    伽蓝的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停在了卢龙那张忧心忡忡的面孔上,“最后的结局不言而喻,猛虎再厉害,也难以抵挡狼群的攻击。对于今日的河西来说,重要的不是夺回鄯善和且末,不是守住最西边的两个边陲重镇,而是把军队撤回去,把戍边的大隋人撤回去。只要人在,军队在,那就能最大程度地保全实力,只待养好伤口,马上就能卷土重来。反之,假如军队覆灭了,戍边的大隋人全军覆没了,那么还能守住鄯善和且末吗?还能保全现有的实力吗?还能在得到长安的支援后,迅由守转攻,卷土重来吗?”

    卢龙和身边的几个兄弟相视无语,神色沉郁。阿史那贺宝和大巫等人却是再无退路,只有想方设法跟着伽蓝避难河西了。

    西行和傅端毅等人若有所思。伽蓝对西土局势非常悲观,他说得很清楚了,大隋这次肯定要败走西土,鄯善和且末肯定要失陷,再无挽救之可能。联想到东征的失败,皇帝马上要动第二次东征,不难想像长安对西土的策略。主力大军都在东征战场上,长安拿什么应对西土剧变?唯有消极防御,也就是说,在东征没有胜利之前,河西大军绝无可能远征西土。

    李世民和长孙无忌心情复杂,各自低头沉思。

    李世民没想到西土局势如此恶劣,联想到家中大人临行前的嘱咐,李世民隐隐约约有一种现,他感觉自己似乎窥探到了什么,但又无法具体说清楚。记得长安权贵们对远征高丽有着截然不同的意见,好像关中的权贵都反对,而江左和山东的权贵都支持。几年前皇帝西征,就是为东征做准备,假如西征的战果尽数丢失,西土局势对大隋十分不利,那么东征自然就要放弃,如此那些支持东征的江左和山东权贵自然要背负罪责。这关系到权力中枢的争斗,而其中局面之复杂,远非他一个日渐没落的世家大族子弟所能了解。

    长孙无忌想到的则是自家的命运。假如鄯善和且末失陷,第一个要承担责任的就是弘化留守府和河西卫府,而第二个要承担责任的就是西域都尉府,二哥长孙恒安这一次肯定难逃罪责。父亲已经逝去,大哥死在汉王杨谅的叛乱中,如果二哥再遭重创,那么长孙氏的没落也就不可阻挡了。

    寒笳羽衣和秦世英也在这座帐篷里。杀人不成,反被被杀者所救,伽蓝故意要羞辱他们,他们也只有忍受。直到听到伽蓝这番话,他们才意识到局势远比自己想像的恶劣,楼观道这次被胡虏算计了,输得一干二净。伽蓝和大叶护阿史那翰海做了什么交易?和莫贺可汗契苾歌愣又做了什么交易?假如伽蓝已经拿到了楼观道做为西土剧变幕后推手的证据,那对终南山来说就是一场灾难了,虽然这场灾难未必动摇得了楼观道的根基,却可以让楼观道在利益上遭受惊人损失。

    伽蓝的用意不言自明,楼观道必须在策略上改弦易辙,不论对西北沙门还是对西北利益,都必须在策略上做出改变,如此大家可以合作,反之,鱼死网破,拼个头破血流,两败俱伤,白白便宜了他人。

    秦世英马上向寒笳羽衣做出了手势,示意她抓住这次机会。

    伽蓝出现后,马上成为整个谋划的棋子,是牺牲品,是替罪羊,不论西土局势最终如何变化,承担直接责任的都是伽蓝和一群西北老狼,但突厥人和铁勒人在伽蓝出现后却选择了信任他,这给了伽蓝反戈一击的机会。如今伽蓝掌握了主动,并试图拯救自己,兑现给予突厥人和铁勒人的承诺,因此他需要西北军方、老狼府和楼观道的支持,既然如此,何不送个顺水人情,大家你好我好,一起度过眼前的难关?

    寒笳羽衣心领神会,帷帽下的一双眼睛不由自主地转向了李世民。最合适的居中斡旋者,无疑就是这位李二郎了。

    =

    卢龙踌躇良久,问道,“伽蓝,此去敦煌,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搬来救兵?”

    “不要指望救兵。”伽蓝断然摇手,“能救你们的,就是你们自己;能守住龙城的,也是你们这些人。”

    卢龙与阿史那贺宝霍然瞪大眼睛,脸色顿时难看。大家打家劫舍做沙盗,做马贼,就是为了活命,假如连命都保不住,那后果可想而知,必定一哄而散,各奔东西。

    苏合香忍不住了,她眯起眼睛望着伽蓝,粗重的声音里透出一股愤懑,“你去敦煌,却把我们丢在这里自生自灭……”

    “如果你能找到比我更合适的人去敦煌,我就留下。”

    苏合香看了一眼西行,又看看傅端毅,最终还是紧咬嘴唇,悻悻不语。

    “这里都是我的兄弟,我要救你们,就必须即刻赶去敦煌。”伽蓝叹道,“但我入关之后,就身不由己了。”伽蓝指指四周,“在这里,我还能说得上话,但入了关,到了卫府,我算什么?我或许可以在第一时间见到冯帅和王帅,但接下来我还能干什么?我或许连卫府的大门都出不来,甚至有可能被直接禁闭。”

    这是一句大实话。伽蓝现在既不是老狼府的秘军,也不是裴世矩的秘密信使,他公开的身份就是且末鹰扬府的一名普通卫士,突伦川烽燧的烽子,说白了就是一名逃兵。他想见到河西卫府正副统帅冯孝慈和王威,必须借助自己的私人关系先行传信,然后由冯孝慈和王威下令召见。可以想像,这种情形下,伽蓝返回魔鬼城的可能有多大?

    “你说过,要带我们去敦煌,去河西?”阿史那贺宝也忍不住了,大声叫道。

    “所以我现在必须去敦煌。”伽蓝苦笑道,“如果西土局势正常,你们或许还能乔扮成胡商以获得通关文牒,依次入关,但现在关隘封锁,即便是普通胡商也难以入关,更不要说你们了。”

    “唯有河西卫府的命令,才能让你们全部入关去敦煌。”西行及时插了一句,“相信伽蓝,他既然去敦煌,那就一定有把握。”

    小魔头眉头紧锁,神色阴晴不定。伽蓝如果有把握,就不会亲自赶赴敦煌了,正是因为没有把握,他才扔下这帮兄弟,亲自赶赴河西卫府求助。事情麻烦了。

    “人心散了,队伍乱了,魔鬼城完了,龙城也完了。”苏合香毫不客气,一语道中要害,“你和契苾歌愣虽然做了交易,有了默契,但他岂肯相信你,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他一定会倾尽全力拿下龙城。我要离开,带着我的人赶往阳关,即便受阻于关隘之下,也绝不给龙城陪葬。”

    此言一出,小魔头和火狐自然跟从。楼兰苏氏走了,魔鬼城和紫云天的人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当然是一起逃了。至于龙城的存亡,鄯善鹰扬府的生死,与他们有何干系?

    伽蓝沉默不语。

    苏合香不能不顾苏氏老小的生死存亡,不能不威胁他,他能理解,但他的确找不到合适的对策。

    “伽蓝道兄,龙城失陷,会对局势造成何种影响?”寒笳羽衣忽然开口问道。

    伽蓝感激地看了寒笳一眼,此刻精绝女冠的挺身而出,帮了他一个大忙。

    “河西卫府非常被动,就算长安及时拿出决策,送来圣旨,答应了契苾歌愣的恳求,允许契苾人投奔大隋,暂居楼兰,但因为龙城失陷,鄯善陷落,局势再度生变化,长安的决策和圣旨也随之失去了作用。”

    “道兄需要多长时间?”寒笳羽衣追问道,“道兄必须给一个大概的时间。”

    “此去敦煌八百里,假如冯帅和王帅当机立断,即刻遣使赴龙城与契苾人谈判,那最快也是八天之后了。”

    “八天?”寒笳羽衣稍稍沉吟了半晌,又问道,“道兄能做为使者赶来吗?”

    “绝无可能。”伽蓝无奈摇头,“不出意外的话,使者应该是卫府长史。”

    帷帽轻动,黑纱微拂,寒笳羽衣再度考虑了片刻,空灵之音再度传出,“阿苏,你能坚持八天吗?”

    苏合香犹豫了片刻,仔细权衡了利弊,轻轻点头。楼兰苏氏已于楼观道决裂,此去敦煌,就算得到了河西卫府的庇护,也很难躲开楼观道的报复。寒笳羽衣这是给苏氏一个机会,只要苏氏愿意在此刻帮助楼观道戍守龙城,那么彼此间的恩怨或许可以缓和,最起码楼观道不至于公开报复苏氏,这给了苏氏从容离开西北的时间。

    “火狐,当年在孔雀河,你欠了羽衣一条命。”

    火狐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羞恼不已,恨恨说道,“好咱还给你,这次就还给你,不过说好了,就八天,八天之后,咱拨马走人”

    黑纱再拂,传来寒笳羽衣动听笑声,“小魔头,当年蒲昌海上,羽衣的精绝之音可是袅袅不绝。”

    卢龙神色尴尬,抱拳为礼,“当年鲁莽了,既然羽衣开口,咱岂敢背信?好,八天,八天之内,魔鬼城的兄弟任你驱使,但八天之后,这些人是去是留,就不是咱能控制的了,请羽衣谅解。”

    寒笳羽衣躬身致谢。

    “伽蓝道兄,临行前,羽衣能求你一件事吗?”

    伽蓝笑笑,转目望向坐在身边的薛德音,低声说道,“事已至此,先生应该拿出决断了。”

    “某认为,伊吾道一战,应该与楚公无关,与蒲山郡公更无瓜葛。”

    “先生,西土局势展至此,你难道还看不出其中的关键?”伽蓝凑到薛德音的耳边,声音更低,“很明显,只有西土乱了,东征才会被迫结束,中枢的权力斗争才会掀起**。唐国公派李二郎千里迢迢寻找先生,难道仅仅是因为配合楼观道的西北布局?”

    薛德音无声叹息,“难道某始终逃不过厄运的追杀?”

    “以你家大人和楚国公杨素的亲密关系,你以为你能逃过厄运的追杀?”

    薛德音苦笑摇头,“某还有选择吗?”

    “没有选择,实际上就是选择。”

    薛德音缓缓点头,“如此,就依伽蓝之计。”

    伽蓝伸手拍拍薛德音的后背,然后冲着李世民微微一笑,再对寒笳羽衣颔示意,“人交给你了,但入关之前,必须把先生毫无伤的还给我。”

    =

    =

    =。.。

推荐阅读:召唤万岁 重生之温婉 最强弃少 光明纪元 醉枕江山 官术 重生小地主 火爆天王 神座 官场之风流人生 东方苍白传 武易天骄 秦皇纪 重生香港做大亨 空间金字塔 纯阳仙鉴 至尊剑魂 我的老婆是军阀 剑侠系统 流氓艳遇记 意乱苍穹 悍戚 权商至上 小白进化史 百美夜行 剑诀 臣权 我是秦二世 都市全能霸主 天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