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援军

    右武卫大将军李景与北平镇戍军到了燕北,约一万五千余名北平将士已从居庸关方向越过太行山,正日夜兼程向燕北行辕急行而来,未来两三天里,他们将6续抵达行辕所在地怀戎城。【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薛世雄惊喜不已,立即派卫府长史并两名参军事先期出迎,以表敬谢之意。

    北平军进了居庸关,过了太行山,之后李景才报讯薛世雄,明显就是表露出一种姿态:我可以接受你的领导,但你不能限制和干涉我的战场指挥权,也不能越过我直接命令我的部下,更不能凌驾于我的统兵权之上,任意调遣我的军队。

    薛世雄心领神会,对李景的含蓄表态做出了积极回应。两人虽同为帝国名将,卫府大将军,关陇贵族中的杰出之辈,但李景年长,在军中资历更老,功勋也更为卓著。当两人共同镇戍东北时,薛世雄却为统帅,李景则效力于其帐下,这必然会产生矛盾。另外,薛世雄出自关陇的河东系贵族,而李景则关陇的陇西系贵族,双方各有其利益所在,生冲突也是理所当然。

    如今李景能遵从圣旨,能遵从薛世雄的命令,带着北平军赶赴代北战场,算是主动放低了“姿态”,这让薛世雄心花怒放、倍感欣慰。现在他只要军队,军队越多越好,至于其他具体细节,都可以拿来磋商,都可以妥协,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进入代北的军队多了,粮草武器的消耗也必将成倍增加。燕北军需的囤积量非常有限。虽然之前伽蓝已经做了充分准备,但远远不足。好在涿郡囤积有数量惊人的粮草武器等各种战争物资。而薛世雄在做出参加南北决战的命令后,又第一时间下令征徭役、征召大量民夫向燕北运送军需。不过考虑到这场决战规模之大,耗时之长,所需军需之巨,薛世雄还是急书涿郡留守府和东北道大使府,敦促两府官员竭尽全力支援代北战场,并想尽一切办法加大军需供给和加快军需的运送度。

    九月初一,白狼塞战场战况激烈。双方都投入了所有兵力,战场上旌旗翻飞、鼓号喧天,气势凛冽。

    双方军队在白狼塞南北两条防线上展开了激烈厮杀,山岗、谷地、树林和河溪之间,凡防线所及之处,皆是杀声震天,箭矢如云。

    双方将士酣呼鏖战。奋勇搏杀,战场上尸横遍野,血肉横飞。

    这天下午,薛万均率两个鹰扬府二千余名精兵赶到了白狼塞战场。

    浑身浴血的伽蓝亲自出迎,与薛万均紧紧拥抱,“三哥。谢谢……”

    “手足兄弟,生死与共。”

    薛万钧用力拍了拍伽蓝的后背,然后推开他,连退数步,与帐下众将站到了一起。纵声吼道,“诸将。拜……”

    众将轰然应诺,齐齐一拜,“参见将军!”

    这是一位传奇将军,一位如神迹般崛起于中土的将军,一位杀人无数如阿修罗如地狱恶魔般的将军,如今他就站在这里,血染征袍,威风凛凛,而尤其令人敬畏和让人崇拜的是,在这场南北决战中,他不仅指挥麾下将士与数倍于己的北虏浴血奋战,还把突厥人的可汗和突厥人的主力大军堵在了雁门。试问当今天下,谁有这样的勇气和气魄?唯有伽蓝将军。接下来的战斗将异常惨烈和血腥,今日白狼塞上所有的将士都有可能英勇战死、壮烈殉国,但没有人退却,没有人畏缩,为了中土,为了帝国,虽粉身碎骨亦在所不辞。

    “免!”伽蓝躬身一礼,高举双手,厉声说道,“帝国的勇士们,卫府的兄弟们,今日我们生死与共,誓死奋战,以手中长刀斩北虏于塞下!”

    “喏!”众将轰然应诺,再施一礼,“誓死奋战!”

    吼声如雷,震撼天地。

    黄昏时分,薛万均率两个鹰扬府进入了鹅毛口战场,并即刻投入了战斗。

    在战局僵持的关键时刻,帝国精锐军队支援而来,极大地鼓舞了士气,燕北将士士气如虹,信心空前高涨。

    同日,雁门战场同样惨烈,双方将士以空前的勇气、不屈不挠的意志、慷慨赴死的决心和对未未的无限憧憬,继续战斗,继续杀戮,继续接受死神的召唤。

    始毕可汗已骑虎难下,左右为难,更瞻前顾后,犹疑不决。他的信心已动摇,他祈盼着听到惊天动地的欢呼,听到雁门攻陷的喜讯,听到俘获中土皇帝的好消息。侥幸的心理和贪婪的**已控制了他的神智,加上对失败的极度恐惧和对胜利的极度渴望,让他备受煎熬。但他只能无助等待,等待天狼神显露神力庇护他的子民,等待命运之神对突厥人做出最后的裁决。

    雁门城内的皇帝却在愤怒的诅咒,诅咒穷凶极恶的突厥人,诅咒忘恩背主的始毕叛贼,诅咒东都和西京里阴谋推翻他的权贵,诅咒曾经誓效忠他的卫府将军们,甚至诅咒留守太原的云定兴,咬牙切齿要杀了他。

    云定兴是前太子杨勇的岳父,一度因太子案而遭罢黜弃用。皇帝也不想用他,但无奈宇文述极力举荐,正好皇帝也想找个机会挽救因太子一案对自己声誉所造成的恶劣影响,于是便重新起用了云定兴。

    皇帝这一刻懊悔不迭,认为自己识人不明,用错人了,连带把宇文述也骂了个狗血淋头。宇文述也很郁闷,暗自怨怪云定兴,心想你也太无能了吧?你还想不想活了?皇帝被困雁门都半个多月了,你好歹也要在雁门城外露个头吧?你这不是找死吗?你找死就找死吧,但你不要祸害我啊。

    云定兴若是知道皇帝要杀他,肯定觉得冤枉。恨不得一头撞死以证清白。

    这一天在崞山战场上,云定兴督军猛攻。

    帝国将士武器精良。擅长步战,又是本土作战,气势如虎,而北虏控弦仅仅拥有数量上的优势,再加上南下攻击受阻,寸步难进,士气倍受打击,所以双方正好打了个旗鼓相当。杀得血流成河。

    同日,东都勤王之师已渡过黄河,由河内方向越过了太行山,正飞奔在晋南长平郡的崇山峻岭之中。

    同日,西京勤王之师也已渡过黄河,由河东北上飞前进

    同日,山西、河东抚慰大使李渊率河东主力大军。由龙门北上,沿汾河一线急赶赴太原。

    九月初二,右武卫大将军李景、武贲郎将罗艺率北平军十个马军团率先抵达怀戎城。

    东北道大使、左御卫大将军薛世雄出辕门十里相迎。双方稍事寒暄后,薛世雄便请李景共赴行辕,不料李景却摇了摇手,婉言拒绝。“战事紧张,救兵如救火。舞阴公毋须客套,还是让某等先了解一下军情,然后便直接下令吧。北平军自某以下,唯舞阴公马是瞻。”

    李景言辞之间并不客气。这位身高体阔、气宇轩昂,长着三尺美髯的军中老帅。对资历军功皆不如自己,却因为门第更高、又深得皇帝的恩宠而高居自己之上的薛大将军,显然抱有一定的成见。

    薛世雄却假以辞色,不做无谓的意气之争。仗打赢了,对大家都有好处,帝国的安危和将士们的性命才至关重要。

    “如此甚好!”薛世雄躬身致谢,然后冲着身后的僚属们挥了挥手。

    卫府录事参军事带着两个掾属急忙上前,一边打开代北战场的军事地图,一边开始向李景、罗艺等北平将帅们详述当前战局,并做出分析和推衍。

    据薛世雄获得的最新消息,皇帝和部分中枢大臣依旧被困雁门城中,齐王杨暕和行宫官僚也依旧被困崞城,骁果第二军则坚守崞山,把北虏选锋军阻挡于雁门境内,确保了太原的安全。而太原的援兵集结缓慢,左屯卫大将军云定兴直到八月二十三日,才集结了两万人马北上救援。依薛世雄的估计,云定兴因为受限于兵力不足,最多与骁果第二军坚守崞山,无法救援崞城和雁门,也无法对雁门战场上的十几万北虏大军形成威胁。

    不过东北道大使府和燕北行辕对战局的展有个共识,那就是始毕可汗和北虏大军迫于季节、气候、军需以及牙帐和大漠局势日益恶化等各种不利因素,必然会在九月中旬前后实施战略撤退,也就是说,只要皇帝在雁门坚守到九月中旬,那么帝国就取得了这场决战的决定性优势,而北虏将陷入被动,假若俟利弗设阿史那咄栗和俟利康鞘利不能在九月中旬之前拿下白狼塞,打通战略撤退的通道,那么北虏主力大军将被包围,而帝国将取得这场决战的最后胜利。

    所以,能否守住白狼塞,是帝国能否取得这场南北决战最后胜利的关键所在。

    李景听得很认真,全神贯注。待录事参军事讲述完毕,他对整个代北战场已经了然于胸。稍加思索后,他提出了第一个问题,“陛下在雁门城能否坚守到九月中旬?”

    这个问题绝大部分人都无法回答,不过李景知道薛世雄和伽蓝都是皇帝所拟定的这个决战策略的执行人,虽然对此他颇感失落,甚至有些嫉恨,但皇帝相信什么人,恩宠什么人,那是皇帝的事情,他即便做得再好,对皇帝再忠诚,无奈皇帝不相信他,他又有什么办法?所以他初始对出战代北并不积极,直到薛世雄告诉他,皇帝被困雁门,他才敏锐地察觉到了机会,此时此刻,第一个冲到代北战场浴血勤王的人,必将赢得皇帝的信任。

    薛世雄给予了肯定的答复。除非上苍一定要摧毁帝国,否则皇帝肯定能守住雁门城。

    “东都和西京的援军何时抵达代北?”

    这个问题薛世雄亦无法回答,他到目前为止甚至都不知道东都已经下诏勤王,他只能祈祷上苍的保佑。

    李景摇摇头,无声叹息。

    皇帝在豪赌,这些年皇帝的性格变化很大,冲动大于理智,浪漫大于现实,虽然皇帝在中外大战略的布局上堪称惊艳,并且屡屡得手,如果这一仗打赢了,皇帝也就基本上接近了他理想中的美轮美奂的战略大构架的建造,但是,皇帝把理想与现实混淆了,而现实距离他的理想总有一段距离,为此皇帝非常急躁,表现得急功近利,不论在策略上还是在用人上,都充满了矛盾和变异,由此也让皇帝和他周围的人时刻处在一种焦虑和郁愤之中,于是在策略上便常常脱离现实不顾一切的进行豪赌,而在用人上更是不拘一格降人才常常让人匪夷所思,比如对伽蓝的使用,在帝国历史上便是空前个例。

    李景问了第三个问题,“伽蓝能否守住白狼塞?”

    薛世雄摇头,他把伽蓝的预测告诉了李景,“始毕可汗和北虏主力抵达白狼塞之刻,也就是白狼塞失陷之时。”

    李景知道北平军的使命了,他冲着薛世雄躬身致礼,“请舞阴公下令。”

    “北平军火赶赴白狼塞,于神武川、桑干河一线布阵,与白狼塞形成钳形防御,不惜一切代价将北虏主力阻截于白狼塞下。”

    李景、罗艺等北平军将帅躬身领命,轰然应诺。

    =

    =

    =

推荐阅读: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将夜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傲世九重天 东方苍白传 武易天骄 秦皇纪 重生香港做大亨 空间金字塔 纯阳仙鉴 至尊剑魂 我的老婆是军阀 剑侠系统 流氓艳遇记 意乱苍穹 悍戚 权商至上 小白进化史 百美夜行 剑诀 臣权 我是秦二世 都市全能霸主 天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