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晋级形态(下)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超级豺狼   书名:超级修复_超级修复无弹窗_超级修复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三章晋级形态(下)

    魏源扣了一下扳机,然后子弹猛烈地朝着那个黑衣男射了过去,由于两人相对的角度问题,那颗子弹有些偏移了,只是射到了他的脚上。【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子弹中到他的脚部之后,阻碍了他发疯一般跑过来的状态,而因为固有的惯性,使得那个黑衣男中了一枪之后,整个人反而朝着魏源扑了过来。

    下身已经完全无法再用力,迫于无奈之下魏源干脆就伸出头朝着对方胸口一顶,就好象齐达内那个风骚的头球一样,这么一顶他整个人就朝着后面倒了下去。

    那个大胡子顺势接住他,然后此时袁紫衣电话召唤过来的那些人,他们整个车队的喇叭可以说是声势震天,逐渐朝着这边逼近。

    从刚才开始,这遥远传来的喇叭就发挥着效果,虽然知道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他们三人哪里知道对方带了多少人,一时间也是方寸大乱,自然是能逃命当然还得赶紧逃命

    “对不起,这一次真的是手枪走火了”

    这时开枪的肇事人,魏源再一次给那个黑衣男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原本黑衣男还以着一个拉风的杀手一般的形象准备了结魏源的生命,可是这一切双方的位置对调了,再一次重复这句话的人成了魏源。

    而且这一次附着在枪管上面的透明状物,也就是修复源力已经被魏源的身体完全吸附,所以子弹没有再被堵住,完全射中了黑衣男的大腿,顿时就让他丧失了作战能力。

    “放开我,让我杀了这小子”

    明显魏源仿如胜利者一般用着他原来的语气复诉了这句话,带着的是对于他百般的嘲笑和玩弄,这一下子魏源似乎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记恨自己,本来他的杀手身份就注定了他是那种自视过高的人,而这一次行动不仅杀不了目标人物,反而被这么一番戏耍

    可以想象戏弄一个以杀人为职业的人,对于他们内心那种脆弱的自我来说,魏源的做法跟始乱终弃玩弄一个小女孩的感情,两者之间其实伤害程度是差不多的,不得不说这种训练有素,全身上下都可以作为杀人利器的人,特别是把目标当成猎物一般的人,他们的内心很强大,但是当他们崩溃的时候,却变得无比柔弱了。

    一直将目标玩弄在股掌之间的黑衣男,第一次被人反过来戏弄了一把,魏源的所作所为直接就让他的自信心全都崩溃了,此时魏源才知道那些拉风的杀手那颗无比坚强同时又脆弱的心灵真他**伤不起啊

    “杀你妹你想死你的事,别害老子”

    那个大胡子干脆就把他扛在肩膀上,此时他脚上的枪伤已经注定他失去了挣扎的本钱了,只能任由着那两个从货车下来的高手像抢亲一样把自己给劫走了。

    “**母亲这些紫衣阁的家伙办事的效率就像港产片里的条子一样,总是完事了才出现”

    魏源本来开始听到喇叭声的时候还期待着有救兵过来,没想到这些家伙打的都是心理战,一个车队还没靠近这里,就全部按起了喇叭,不过超过五辆车以上的同时按下喇叭的声音还是很壮观的,起码多少有着一下吓唬的作用

    至于半夜里,有着超过五台车一起同时按喇叭,这种事情在静海市里,一般迎亲的时候是屡见不鲜,所以周围的民众最多也就是当成哪家人的娶亲队伍罢了

    可是最后还是自己一拳一脚摆平了,虽然确定的因素还是那把手枪,而且这一次遇险最大的收获就是在强烈的求生意识之下,加上脑子的连续创伤,脑海中的雾状空间似乎就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危急关机,就自发性的发挥作用了

    淡墨色的雾状物自发性从脑海中的雾状空间溢出,瞬间就把黑衣男的枪管堵住,当然原理就是将射出的子弹修复回去,就是这样,才捞回了一条命

    此时袁紫衣的一个电话叫过来的那一个车队,虽然没有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但是起码他们的带头人还是有点智商的,懂得利用喇叭声造势,总算是把眼前这三个家伙给吓跑了。

    大胡子将那个黑衣男夹在掖下,然后两人抱着他迅速逃窜,上了那辆货车掉头就跑,这个时候就算袁紫衣的人打算痛打落水狗,也得顾及一下对方的货车杀伤力过人,而且他们的大小姐还没找到,哪有心情?

    魏源拿着那把手枪半个身子躺在地上,微微将头昂起,举着枪对着他们逃窜的位置,其间他开了两枪,可惜没有经过正规的训练,压根就打不着人,不过如果真的打挂两个的话,处理上来也是麻烦,他最想知道的其实是对方的幕后指使是什么人?

    “你大爷的,总算都走了……”

    直到确认对方已经离去,魏源强撑着的伪装才完全卸了下来,其实他早就已经虚脱无力,如果不是那点精神意念在支撑的话,哪里还能活到现在?

    这个时候,魏源才完全舒了一口气,人的精神状态是很奇怪的,刚刚处于那种虎口脱险,死里逃生的状态时候,魏源全身怎么都能挤出力量,做出反抗可是当对方跑了之后,魏源才发现自己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眼皮不停在打架,连呼吸也慢慢缓了下来,然而他的心情却是非常超脱淡然的,此时死里逃生的喜悦过后,他已然忘却了所有的事,不去想那三个人是什么来路,不去想那个黑衣男的玩刀的手法为什么跟上次那个毒蛇男同出一系。

    不去想其中错综复杂的关联和阴谋,此时他只想好好睡上一觉,这么一番打斗下来,他早已经是身心俱疲,也顾不上这田间小路下脏兮兮的泥土,他非常安稳撕下那块打斗时候被刀割下的西装袖子,放在头下枕了起来,就这么平静睡了过去。

    可是他是睡得安稳了,难得一旁透过窗户的袁紫衣还以为他是昏倒了,赶紧推开木板屋的大门冲了出来。

    此时她满脸都是滚烫的泪水,看着魏源的眼泪充满着情意,简单的说那是一种感激之情,但是如果比较深层次的分析,每个女人都喜欢在危难的时刻,可以有一个男人像英勇的骑士一般站出来保护自己。

    而魏源就误打误撞扮演了这个角色,于是一切都乱套了,原本泰山崩于前色不变的袁紫衣,心理素质比任何男人都是不遑多让,可是她毕竟还是女人心态,当看到有一个男人为了保护她连命都差点丢掉,又怎么叫她心中不得不小鹿乱撞呢?

    “为什么这么傻,你可以跑的”袁紫衣蹲下魏源的旁边,没有叫醒他,只是轻轻扶起他的身子,把自己的大腿当成*人肉枕头,让他枕着自己的大腿睡觉。

    原来刚才魏源让她踩在肩膀跳过木板屋之后,袁紫衣觉得从大门逃脱反而会更加危险,于是抱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理念,她反而躲在木板屋的鸡圈里。

    试问谁可以想到,平时高傲得犹如女王一般的袁紫衣居然会躲在鸡圈了,也许人为了逃生什么高贵都成了狗屁

    然而就是因为她躲在鸡圈里,所以透过那个小窗户,她清楚看到外面的情况,看到魏源是如何大发神威,一人对付三个彪型大汉,看到魏源是如何负伤在支撑着,看到他受了多大的痛苦,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自己。

    “你活着,我报答你你死了,我替你报仇”

    这是袁紫衣当时的真实写照,她很感激魏源这是不错的,但是她毕竟还是一个理智支配行为的女人,她不会像那些电影女主角一样,不顾一切跑出去大喊:“你们的目标是我,放过他吧。”

    她不会这么做,因为她很清楚这是一个很脑残的做法,不过只是无用功而已,她在心中祈祷魏源能够逃过这一劫,她希望有机会可以报答他,尽管她还不清楚魏源这么做的具体动机

    因为他们的目标根本就不是魏源,如果魏源趁机跑掉的话,很明显那三个人最多就是分出那个黑衣男去追杀魏源,而其余的两人就会立刻会舍弃追击,转头过来搜寻袁紫衣的位置,那么她就得面临危险

    “你这么做的原因,只是因为希望我成为你报仇的助力,你是复仇的意念在支撑着你吧?”

    此时魏源早已经睡了过去,只是袁紫衣将他抱在怀中的时候,依旧还是逃躲不了这个想法,她一个人开始自问自答:“也许就是这样吧?你跟我一样,活得太累了”

    当袁紫衣手下的那些人下了车,到达现场的时候,看到袁紫衣怀中抱着一个男人,而且她的脸上分明还有泪痕,一脸的茫然的表情

    可以想象这个形象跟他们印象中的大小姐实在是相差太远了,他们印象中那个高贵而充满智慧的女神,怎么今天一下子就成了小女儿心态的模样,而她怀中抱着的那个男孩到底是什么来路,居然可以征服这么一个女人?

    “大小姐,我们来了。”那个领头的中年人上前道。

    他的声音很微弱,似乎害怕打扰到袁紫衣的情绪,只因为她这副模样实在太少见了,只听袁紫衣阴冷道:“张叔,如果你们再晚一点来,干脆过来收尸就行了。”

    听了这话那个中年人有些战战兢兢道:“大小姐,我听到你的电话就已经召集所有人,一秒钟也不敢耽误赶了过来了。”

    袁紫衣听在耳中顿时沉默了,事实上她只是多种复杂的情绪交替着,所以才会导致此时情感驾驭了理智,但是很快她就已经反应过来,慢慢把魏源枕着的那条修长而光滑的大腿抽了出来,慢慢用手扶着他的头

    刚才她穿的是一件连衣裙式的晚礼服,但是为了方便逃亡,硬是让魏源把裙摆给撕掉了,所以此时那对修长而漂亮的长腿就暴露在空气之中,那些紫衣阁的门徒开始还用眼角稍稍一瞥,可是当袁紫衣完全抬起头来的时候,他们立马就将眼神转移了。

    很明显,这些人很怕她,虽然作为一个领导人,让手下的人敬畏自己是很重要的,但是也就是这个原因,平时袁紫衣有烦恼的时候根本就找不到倾诉对象。

    别看她跟那些名媛贵妇交往得非常融洽,可是只要她这个多智如妖的女人在人前展露出一丝

    无助,那些看似高贵的名媛立刻就会像长舌妇一样广播开去。

    袁紫衣想到这里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然后缓缓道:“刚才就是这位先生拼了自己的生命在救我,你们慢慢把他抬上起,记得手脚要轻一点。”

    那个被她叫作叔叔的男人此时看到袁紫衣慢慢站起身来,赶紧上面扶住魏源的身体,然后打了一下招呼,旁边两个人赶紧上前帮忙将魏源搬了起来,其中一个人小心翼翼将他背了上身,然后那个中年人赶紧拿起一件披风帮袁紫衣披上。

    “还好老子聪明,这种差事才能讨大小姐欢心嘛”

    当魏源一百多斤的身体压在背上的时候,那个背起魏源的少年感觉还是有些吃力,但是内心却是甜丝丝的,他很清楚大小姐这么在乎的男人,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说不定就是这个冰山美人的男人,所以应该以什么规格去对待魏源,他懂的

    倒是魏源在这个少年的背上陷入沉睡之中了,先前是因为意念的支撑,此时那三个家伙跑了之后,魏源也是松了一口气,加上身上的创伤,以及此时处于混乱状态的雾状空间,都让他的脑子陷入一片空白,于是这一觉晃如一个世纪之久。

    他不知道自己被人移动到哪里去了,只是脑海里仅存的一点意识感觉到自己仿佛被那个少年背上车,然后跟袁紫衣坐在一起,坐上一辆车之后停在一个别墅区,再一次被那个少年背下车,然后最后一个意识里他感觉自己躺在一张柔弱舒适的床上,四处充满着奇特的幽香,最后他完全失去意识了。

    这种形态就好象喝醉酒一样,虽然还对周遭的一切存有微弱的感知,但是慢慢这种感知力又开始消失,整个人陷入深睡阶段,就连魏源自己也不是过了多长时间才开始缓缓清醒了片刻

    当一个人处于沉睡状态的时候,对于时间是没有概念的,但是在他身上的那个人的时间却是非常难熬的,此时打发掉了手下的人之后,袁紫衣非常干脆就把自己的这位救命恩人搬到了闺房,并且还睡上了她的床

    当然请医生这种事就显得多余了,紫衣阁传承上千年的医术谁人可比?于是袁紫衣干脆就亲自上阵帮魏源把脉,可是从脉相来看,十分平稳没有什么波澜,理应没有什么问题,用手在他额头上探了一下,有些发烧的迹象

    然后中医还喜欢看病人的舌头,袁紫衣按照惯例也用手翘开了魏源的嘴,拉出他的舌头出来看看,结果这个家伙明明在睡觉,可是舌头却不断蠕动,感觉就像跟自己的手湿吻一样,十足恶趣味。

    不过袁紫衣倒也没有多抗拒,只是将他的舌头塞回去,然后翻开他的上衣,那件昂贵的西装和衬衫已经完全废掉了,袁紫衣看到他的上身到处都是淤清和红肿,顿时也是心疼,拿了药酒擦拭,用了针灸,给他喂了药

    但是过了一夜之后,魏源依旧不醒,于是当天晚上袁紫衣只是非常吃亏了,她是一个爱干净的人,所以她也要求别人干净一点,所以当魏源还处于沉睡状态的时候,她就必须充当一个角色,帮魏源擦洗身子。

    “这里是哪里?”

    此时鼻腔传来一阵幽香,魏源早已经醒来,当然他的身体还是感觉很疲倦,只是意识上已经可以感知到周遭的情况,这也许多少是因为袁紫衣给他喂下的药还有针灸的效果。

    总之当魏源感觉到袁紫衣扭了一条毛巾帮自己擦着身体的时候,他的意识里仅存的情绪很奇怪,他本来应该感觉很爽,感觉很过瘾才对,事实上一个像袁紫衣这么强势的女人,此时以一个温婉贤淑的妻子形象服侍着魏源。

    这种反差下来,魏源的心理应该很爽才对,就好象一个男人面对一个让他感觉自卑的女人,然后她貌似将你的玩弄在股掌中,那么你的想法很正常就会觉得:有机会老子一定**你

    所以当机会来到的时候,魏源应该是感到无穷的快感,可是事实上当她的手握着毛巾游走在自己的身上,当她的秀发不小心轻抚过自己的身体时候,魏源本来应该慢慢颤抖一会,然后感觉身体一个部位开始充血才对

    这才是一个正常男人的反应,可是此时他却丝毫没有反应,一点反应都没有,好象躺在床上的这个身体不是自己的,他的脑海中似乎感觉不到一丝存在感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却清楚感觉到自己脑海中的雾状空间开始产生变化,之前强力的求生意识,加上脑子连续受创,雾状空间自发撒发出修复源力,堵住了黑衣男的枪口,这一切之后,他沉睡过去,具体来说是陷入半昏迷的龟息状态

    然而此时他却感觉到脑海中随着之前的变化,银灰色的雾状物开始被消灭一空,的确是完全消失了,只剩下淡墨色的雾状物,而且超过两朵以上的淡墨色雾状物一旦接触就会完全融合在一起

    就在上一次修复玉石的时候,魏源已经尝试过将两朵以上的淡墨色雾状物结合到一起,终于这个实验成功了,两朵以上的淡墨色雾状物真的可以发挥两倍以上的效果。

    但是那是魏源一次人为的冒险行为,可是这一次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在精神的意念世界里,强烈的求生意识加上脑子在瞬间连续受到伤害,导致了这一种修复源力的自发合成效应

    “这些淡墨色雾状物的融合,会产生什么效果?晋级形态吗?”

    [奉献]

推荐阅读: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超级强者 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无尽剑装 唐砖 土佐之梦 第一邪君 梦魔大人,天亮请滚 至尊觉醒 诛神逍遥录 邪恶宝典 超级农民在都市 圣尊异世重生 翻手男覆手女 可爱秘书富经理 极品和尚混异界 不朽神器 尸笼 局长沉浮录 仙有仙归 迷醉一生 农奴翻身当地主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轩辕修神 傲世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