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桃花劫!(通宵一万字)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超级豺狼   书名:超级修复_超级修复无弹窗_超级修复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四章桃花劫!(通宵一万字)

    当两朵以上的淡墨色雾状物开始处于一个融合状态的时候,魏源的脑子里最后浮现的就是这个想法。【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上一次银灰色的雾状物产生异化的时候,也就是帮蓝雪修复那张平安符的时候,银灰色雾状物的使用过度,造成异化开始衍生出新的淡墨色雾状物。

    那时候魏源真的很紧张,生怕是异能的变化会导致副作用,他一直以来的求生意识都是很强烈的,他还有一个残疾的母亲需要照顾,还有一段因为被骗而自杀的父仇未报

    但是结果很明显,淡墨色雾状物其实是属于复原之力的第二形态,从落霞湖底得到修复异能的时候,脑海中的雾状空间是暗灰色的一片灰蒙,这是初始形态,而开始修复影碟之后,转化为第一形态的银灰色雾状物。

    再之后一次异化导致第二形态雾状物的出现,并且开始可以修复一些昂贵的东西,而且也开始可以感知到灵气的存在,从而透过吸附灵气改善体质,然后作为鉴宝的作用,吸附了灵气之后也可以轻易修复一些昂贵的东西。

    比如他家里的那个一百多万的听风瓶,那堆还囤积在海边小屋的玉器残次品,这些都为魏源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希望这一次不会是坏事吧”

    魏源当然不希望这一次雾状物不受掌控自发的状态不是一件坏事,两朵以上的淡墨色雾状物接触之后,如果可以衍生出第三形态的雾状物,会有什么效果呢?

    魏源很是期待,也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的雾状空间不断的融合之下,魏源似乎真的感觉到两朵以上融合在一起的淡墨色雾状颜色开始变深了

    融合出来的雾状物形态越来越大的时候,意识感知到的情况是这些雾状物的颜色变深了,越来越黑,一片片就好象乌云一样

    但是魏源剩下的只是一丝精神上的感知而已,根本就无法对雾状空间的变化做出什么反应,一句话来说他只能看着不能动。

    而同样的情况还有正在为他擦洗身体的袁紫衣,这个冷傲而聪明的女人似乎在用这种亲手照顾自己的方式来报答先前魏源拼命护着她先跑的恩情,不然的话以她的身份大可以找几十个女孩来给魏源舔干净都不成问题。

    这种说法也许有点变态,但是事实上这个女人的财力的确可以做到这一点,所以当她亲自下场帮助此时处于昏迷但是精神意识又没有完全彻底消除的魏源清理身体。

    “为什么此情此景,我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魏源甚至在怀疑自己不正常了,虽然袁紫衣清理的时候,只是把他的西装裤脱光,然后由上至下对着大腿抹了过去。

    可是此时为他擦洗身体的是那个之前还一脸高傲,仿佛将自己的一切都掌握在手里,那个时候魏源出于一种男性尊严受损的境地,他真的有一种在海边将她强行压倒在车里染指一番的冲动。

    但是人的想法是一回事,怎么做又是一回事,那时当她引出关于徐峰的话题的时候,魏源的思维已经被她牵着走了,以致他必须去主动接近韩灵,但是作为一个男人,他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于是袁紫衣在他心中的印象其实都是属于非常难征服的,正是因为难度大,此时感知到袁紫衣这么照顾着自己的全身,他应该很兴奋,然后某个地方会开始充血变大才对。

    可是真正的结果是,他很悲剧地发现:自己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他祖母的熊,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场面,恐怕袁紫衣手下那些家伙看到这一幕眼珠子都掉了一地,可想这是一个多么香艳的场面,魏源理所当然应该全身充血,精神亢奋,就差举旗敬礼才对。

    可是却是他娘的没有反应,魏源只能通过身体在不断的擦洗过程中同样没有感觉来解释这个问题,此时他的**应该是因为意识过于微弱,对于周遭的一切感知力不够,所以才会产生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错觉吧

    “虽然我知道是把我成了一条船上的合作伙伴,甚至你是为了报仇才这么舍命救我,可是为什么当我看到你受伤的模样,我的心就很痛,眼泪止不住就下来了”

    袁紫衣似乎觉得房间里空无一人,而且魏源又处于昏迷状态,所以才敢于将心中的想法吐露出来,不得不说她做人实在很累,就算有什么委屈,也只能自己往下咽。

    可是此时魏源却是非常清晰听到她的话,不过他感觉的只是一种可悲,正如他清楚记得小学时候学过的一个寓言:有一个理发师专门为国王理发,但是国王长得一对驴耳朵,为此国王每次都将理发师杀掉,直到这个理发师再三保证自己不过说出去,国王才放过他。

    但是结果众所周知,有话不能说,特别这些话是属于别人的八卦的时候,那么这是一种非常痛苦的事,那个理发师只能挖了一个坑,对着坑里大喊:“国王有对驴耳朵。”

    当然最后童话的结尾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魏源之所以会想到这个故事,就是听到此时袁紫衣的话,她就像那个理发师一样,她有着属于自己的委屈和秘密,但是她却不敢随便,或者说她根本就找不到可以信赖和倾诉的对象。

    所以也只有趁着此时没有无人之际,袁紫衣才能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的将她作为一个留得住青春,却划上年轮的御姐的烦恼说了出口。

    事实再一次证明,就算再纯洁的少女也会思春,即使再强悍的御姐也需要偶尔软弱,然后找一个坚实的肩膀可以依靠一下

    如果说袁紫衣的第一句话说出口的时候,魏源的态度是同情的话,那么当她第二句话出口的时候,魏源感觉到的就是烦恼了。

    只听袁紫衣好象看着魏源,又仿佛是在对着空气诉说一样:“我身边的人都畏我惧我,如果我出事,也许他们也会拼命来救我,但是不会像你一样彻底,你怎么就这么确定我不是在骗你呢?”

    袁紫衣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那条毛巾已经被她丢在脸盆里,然后她是摸着魏源的脸蛋说出这句话的,魏源甚至在想,这个超级御姐似乎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吧?

    她不会是寂寞难耐,想趁此机会了结自己的处男身吧?这个念头只是微微一闪,因为魏源感觉她已经离开了。

    在今天之前魏源真的没想过,高傲而强悍犹如袁紫衣这样的女人,也可以说出这种很琼瑶式的对白,听到耳畔的时候感觉就好象对着自己的小情人之间的私密话一样,莫非真是应验了刘磊总结的两条理论?

    早在读书时候,魏源最好的朋友刘磊同学就是一副表面看着很小受的模样,但是暗地里泡起女孩那叫一个狠,为此他给当初对着蓝雪爱慕已久的魏源总结了两条理论。

    第一条:投其所好

    如果想要让一个女孩初步喜欢你,或者对你有好感的话,除去外表和腰包的两样硬性因素之外,就是需要做到投其所好,她喜欢什么,你就喜欢什么,然后你去了解什么,之后你再以那个女孩的喜好去接近她,就出师有名了。

    第二条:感恩图报

    这才是魏源此时最头疼的问题,因为这条很简单,而且最有效也是最高境界就是很多影视剧里出现的狗血的情节——英雄救美

    好吧,这是很庸俗的理论,可是刘磊同学就凭着这个屡战屡胜,时有斩获,这就好象前辈们总结的泡妞七字真言:胆大心细脸皮厚

    两者一样很庸俗,但是依旧很管用,事实上多数女人就吃这么庸俗的桥段,而魏源在袁紫衣最危难的情况之下,他就像一个英勇的骑士一般守护着她,避免她受到一丝伤害。

    透过这条定律,再加上先前袁紫衣主动让人把魏源抬到她的闺房,还主动帮他擦洗身体,综合这些条件,就算袁紫衣手下再白痴的那个人,都会把魏源当成袁紫衣的男人了吧?

    “桃花多了就是劫”

    魏源不是一个自恋的男人,但是他并不傻,他只是之前不晓得如何跟女孩正常接触,但是不代表他就不懂女人心。

    所以他很清楚,此时的情况似乎有了一丝诡异,他这算是扣开了袁紫衣的心扉了吗?不然的话以她这种对任何男人都显得格外冷漠的女人,居然会主动亲自动手这么照顾自己?还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言情对白,不得不让魏源想歪

    好不容易人品爆发,迎得梦中情人蓝雪的青睐,魏源总算是跨出甩掉处男帽子的第一步,但是接下来,似乎老天想要一次性补偿给他。

    随着小表妹谢雨菲慢慢长大之后,她开始由依赖变成倾慕,而且越来越主动,而杨颖也因为同住一屋,加上几次巧合的相遇,连续的同时遭难,她逐渐也开始对待魏源的态度有些不同了。

    加上那个让人头疼的韩灵,原本就好象冰山一般没有女人气息,突然也因为跟自己发生的那些事情之后,开始恢复了一丝女人味,魏源又一次沦落为人体药引的下场

    本来期盼着桃花运早日到来的魏源,现在却因为桃花运过多而烦恼了,逃花运一多起来,真的就变成桃花劫了

    难道他还能像袁紫衣的父亲或者马腾的老爹一样,将这些女人全部收拢回家不成?

    这种想法没有维持多久,魏源存仅的意识越来越疲惫了,因为脑海中的雾状空间里面的变化还在持续着。

    就像之前的情况一下,当雾状空间发生变化,特别是像这种融合聚化的情况出现的时候,那是非常损伤精神的,何况此时他的精神状态本来就不好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魏源又一次慢慢陷入沉睡之中,这一次时间有些久了,久得连袁紫衣到害怕了。

    魏源连续昏迷接近一百个小时,也就是已经超过四天了,而在这个过程中,他的额头发烫现象已经消失,全身体温非常正常,而且呼吸均匀,脉搏正常

    袁紫衣根本想不出有什么理由,他还会继续昏迷着,就连他身上的损伤,似乎也慢慢恢复过来了,这让袁紫衣不得不怀疑,自己集团生产的药酒效果有那么神奇吗?

    紫衣阁是千年传承的门派这话不假,但是中医讲究的就是固本培元,哪里有速效药酒的说法,这才四天的时间,魏源的损失,包括身上的淤清红肿部位,已经好了五成,这点证明什么,他对于药酒的吸收能力好得惊人吗?

    事实上还是魏源在黑衣男的手枪上吸附到身体的透明状物起了作用,但是袁紫衣哪里会想到这一层,她最多就是怀疑杨颖也许给他用了什么紫衣阁的秘法吧。

    毕竟杨颖才是上一任紫衣侯的亲传弟子,比起医术和武艺她都比袁紫衣强多了,但是领导一个门派,这两样东西其实都不是最重要的

    “小师妹对你也太好了吧?”

    袁紫衣自己似乎没有意识到,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似乎带着一丝酸意

    终于好象一个百小时生存倒计时一样,魏源在接近昏迷了一百个小时之后,开始清醒过来。

    他没有想那些影视剧的男主角一样夸张抱着袁紫衣温柔道:“我怎样都没有关系,你没事就最好了。”

    事实上如果他敢这么做的话,袁紫衣很大程度也会反抗的,这种过于骄傲的女人多数就是这样的反应。

    不过魏源最关心的还是脑海中的雾状空间里的情况,毕竟现在修复异能才是他最大的凭借

    “真的产生异变了”

    魏源刚刚试图用意识去探知雾状空间的变化的时候,他就已经清晰地发现,原本那些淡墨色雾状物开始融合成一团之后,颜色逐渐变黑了,此时他的雾状空间里就有着很大的变化。

    原来的银灰色雾状物被彻底吞没了,剩下的那些淡墨色雾状物,有些已经开始融合成一体,而且数量不少,融合之后除了形态变大之后,颜色也开始变黑了,此时他感觉到雾状空间里似乎有着上百朵雾状物融合之后的东西。

    这玩意越来越黑,而且从形态上来看,感觉就是一朵朵乌云一般,深黑色的乌云?

    这些东西会带来什么新的变化吗?

    确定暂时没有什么副作用之后,魏源也放下心来,而且他感觉到原本打斗完之后昏迷身体好象被撕裂一般的感觉,脑子也是疼得厉害。

    可是现在却仿佛一点事情也没有,除了身上的那点伤口还是有些显眼之后,其余的毫无问题,甚至他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似乎自己被融合而成的深黑色乌云给修复了?

    这玩意比网游里面的生命之泉还要厉害

    如果说魏源醒来最关心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己修复异能的情况,那么第二件关心的事自然是那三个人的身份。

    “你醒了,需要喝点什么或者吃点什么?我让人去准备。”

    当他醒来的时候袁紫衣依旧守候在床边,似乎她将其中的事情都给推掉了,全心就留在这里照顾魏源,这让他又一次肯定了自己的联想。

    “不用了,那三个家伙的来历查到了吗?”

    魏源的话不是客气,虽然昏迷了四天,但是他真的一点不感觉肚子饿或者口渴,这种情况很是少见,但是此时他关心的重点还是那些人的身份。

    袁紫衣自然不会让他饿着,她甚至细心想到魏源刚刚醒过来,也许没什么胃口,所以特地吩咐家里的佣人准备了稀饭。

    如果说这是两人的私事,那么谈到公事的时候,袁紫衣的态度又改变了,只听她道:“我的人正在查,其实是谁做的,根本不重要”

    “这个还用查吗?肯定是徐峰和沈青衣派过来的。”魏源肯定道。

    袁紫衣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对他们的怨念很深,但是他们毕竟不是白痴,此时这种敏感时期,他们躲着我们还来不急,又怎么会主动招惹我们?”

    魏源知道她说得有道理,毕竟这个女人不是那么容易就被煽动的,魏源也能换个口吻道:“那你觉得是谁?”

    袁紫衣无所谓道:“任何人都有可能”

    显然魏源觉得这一句根本就是废话,但是他依旧还是顺着她之前的话继续问道:“为什么你说是谁都无所谓呢?”

    “因为这个人目的其实很明显,就是希望借这次机会,惹火了我们,也许我还能保持冷静,但让我出面去收拾沈青衣,如果不是你也差点丧命的话,我甚至最应该怀疑是你干的”

    “我干的?”魏源听了这话显得很愤怒。

    袁紫衣这才发现她这话说得有些过分了,毕竟她是亲眼看着魏源如何冒着生命危险跟他们搏斗的。

    “好吧,对不起,我的意思是就算我个人保持冷静,但是我们集团现在内部最大的矛盾就是现在沈青衣带领的紫衣阁,如果他们顺利绑了我,那么集团的长老第一时间就会去找沈青衣算帐”

    袁紫衣的话的确有她的道理,毕竟这些长老或者有些能力很高,但是众怒难平,如果袁紫衣这个主心骨出事的话,那些由她带领开始改变从良的门徒肯定会杀上紫衣阁向沈青衣要个说法

    事情闹大的话,沈青衣和徐峰的计划就会被曝光,而因为他们还没有大批出货,所以损伤不会很大,到时双方持续僵持下来,就会陷入一个不死不休的境地。

    这一招借刀杀人用得好啊

    [奉献]

推荐阅读: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天地霸气诀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土佐之梦 第一邪君 梦魔大人,天亮请滚 至尊觉醒 诛神逍遥录 邪恶宝典 超级农民在都市 圣尊异世重生 翻手男覆手女 可爱秘书富经理 极品和尚混异界 不朽神器 尸笼 局长沉浮录 仙有仙归 迷醉一生 农奴翻身当地主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轩辕修神 傲世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