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一章 地震辩论赛(下)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超级豺狼   书名:超级修复_超级修复无弹窗_超级修复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一章地震辩论赛(下)

    这个时候,当班主任吴永生还站在讲台不断谈论着她的个人见解,然而魏源已经没什么心情再去听这种内容。【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对于太阳国的这种自然灾害,他不会去悲天悯人一般的关心,也不会站起来拍手叫好,跟他们充满着人文关怀的小资对抗,他没有这么无聊,他只是选择无视而已。

    你曾经的一大堆仇人,瞬间似乎死了很多,你应该会拍手叫好,甚至欢呼声震天,连续疯狂三月不止。

    但是如果倒霉的只是几十年前,侵害过你的同胞的人,而且他们谁做过,你也搞不清楚,但是好象死了不少了,那么算了,直接无视吧,你死你的,你过我的

    魏源差不多就是这种心态,然而有人就不是这种心态了,原来魏源就已经失踪了一个月才重新回来上课,现在当他再失踪一个星期,重新走进教师的时候,其他的同学已经习惯了。

    自然不会再去关注这点,但是他们的副班长常威同学,却是无比歹毒地看着魏源,仿佛他的眼神就在传递一个信息:你失踪就失踪一辈子算了,你还来干什么?

    当然魏源的出现注定要让他失望,而且当看着魏源跟蓝雪坐在一起,而且这两个同桌简直就是亲密无间,如果教师里没有人的话,常威估计魏源就要伸出那只咸猪手了。

    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的,蓝雪这种青纯可爱而又温柔体贴的女孩应该是适合跟他在一起才对,怎么会喜欢上魏源这种人呢?常威很是不解,因为在他心中,魏源没有一样东西比得上他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魏源似乎看穿了常威的心思,见到始终好象一条毒蛇一样盯着自己,魏源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冲动,他带着一脸微笑回头跟着常威打起招呼,可是这句话带给他的刺激反而更厉害了。

    王八蛋,居然那么得意忘形

    常威非常不爽,但是此时他们身处的地方可是教师里,他就算想做点也是无能为力,只能看着魏源这个家伙用着一副小人得志的德性向自己炫耀着。

    “太阳国的地震现在受到全世界的关注,这个全球的经济强国,在这一次大型的自然灾害过后会有怎样的反映,处于一个非常尴尬位置上的华夏民族,又应该以怎样的心情来看待这次事件?”

    班主任吴永生在讲台上依旧喋喋不休,仿佛就好象她掌握了高考的出题方向一般,硬是要把所有的科目都冠上可能以“太阳国地震”为内容来出题一样。

    只是作为学生,特别是在这个距离高考只有一个多月的敏感时期,老师们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是关乎高考题目,关乎他们自身的绝大利益,所以全部人都听得很仔细,有的甚至拿出来做笔记了。

    就算是蓝雪也拿着一本笔记本正在记录吴永生的发言,而且她还善意提醒着魏源道:“赶紧记下,说不定就是高考的题目。”

    魏源对着她笑了一下,然后没有阻止她的动作,在这一点上面,蓝雪属于那种善于学习的学生,更加善于考试,她懂得捕捉每一个风吹草动的瞬间,抓住所有可能获得分数的机会。

    但是魏源却不想把自己当成一个考试的机器,对于他来说,他晓得用理智去分析出题的可能性,显然就算真的是这个方向,也不可能是这种问题。

    答案很明显,华夏国民对于太阳国有着长达数十年的血海深仇,这是一种非法化解的民族仇恨,也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问题。

    因为华夏政府当局的态度一直是两国友好邦交,以促进经济的良好发展,这种想法是与很多年轻人背道而驰的,特别是属于魏源他们这种年纪,如果真的用这种方向出题的话。

    那么每一份考卷上看到的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那种虚假的人文关怀,用着一堆华丽的辞藻,堆砌着自己的爱心,目的就是多骗一点分数,另外一种就是十足的愤青,整张试卷看到的就是不断的咒骂,还有幸灾乐祸

    当然也有像魏源这种压根就无视着太阳国人民的处境,这类人又会面临一个境况

    ,就是根本无从下笔。

    综合这么多条件,魏源基本可以确定出题的考试局方面不会这么脑残,因为这种考题很容易引起群众的异样情绪。

    “鉴于这次灾害重大,我们不排除有成为考题的几率,所以就这个问题大家可以发表一下自己的见解,哪一位同学有所高见的可以举手”

    这一点是魏源比较欣赏自己的班主任吴永生的地方,她的课程不会单纯就是对着一本书不断的朝着学生催眠,最终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想要睡觉

    而是经常喜欢就着一个问题,让学生发表自己的看法,在这样的氛围中,学生群体间得到互动,大家听到的不再是那些程式化的语言,而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有机会表演一下自己的口才。

    这是刘海生经常跟魏源聊天的内容,就是希望有机会可以改善学生上课的方式,增加这种互动性,让每一个人都学会思考,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每一个人都应该是一个特殊的个体,而不应该像加工厂里的流水线生产出来的东西一样,全部都被雕刻上同一种花样,这绝对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突然班主任吴永生大声喊道:“太好了,我们看到常威同学踊跃举手发表意见,大家给他一点掌声”

    她的表情显得很激动,一惊一乍的模样吓坏所有人,但是就是这种富有漏*点的态度感染了常威,他站起来满怀激动道:“对于这一次太阳国发生的九级重大地震灾害,我觉得作为邻邦,我们已经给予足够的人道关怀以及援助”

    吴永生没有阻止他的话,只是鼓励道:“每个人都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你继续说下去。”

    常威听到鼓励,非常小资情调地继续他的发言:“我觉得这个时候,很多还在幸灾乐祸的同胞有些不厚道了,这点只会显得我们的素质还是不够的,我觉得我们应该抛弃一些偏激的观念”

    常威说得似乎很煽情,但是在场却没有人被他感动,就连班里的女同学也是一脸不屑,反而对他报以鄙夷

    魏源低声笑骂道:“这个大傻帽,你他**在这里装什么悲天悯人?呀呀个呸”

    平心而论,魏源觉得这个家伙也是就想借着这个机会发言,在人前出出风头,特别是在一些女孩子面前表现他的爱心。

    但是他却打错算盘了,华夏民族跟太阳国的关系实在太敏感了,几十年前的那一场侵略,那三十万的无主孤魂,无疑都在否决着这种观念。

    而这次九级地震,这么大的天然灾害面前,有人也许会幸灾乐祸,但是也真的会有心软的人会表示同情,但是这个时候任何极端的观点都会引发争论,甚至被一片骂声掩盖。

    所以魏源才会选择最理智的一种做法,就是直接无视。

    你死?或者不死?我就在那里,不喜不忧

    当然有一个人却没有让魏源保持沉默的意思,常威是清楚听到魏源的话,他强忍着愤怒,他要让魏源出一次丑

    一直以来常威都觉得魏源不是那种口才特好的人,所以他就抓着这个弱点道:“吴老师,魏源好象有不同的意见,不如让他发表一下吧?”

    吴永生作为他们的班主任,崇尚的就是这种互动的教学方式,此时听到常威的话,而且矛头指的就是平时都不喜欢出风头的魏源,顿时吴永生也想听一下魏源会说点什么。

    于是她笑道:“魏源,要不你也站起来说说你的看法。”

    “让我来说?”

    魏源显得不是很确定,他无视这件事情,或者说直接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就是觉得在这种民族矛盾和自然灾害面前,你就算持的是哪种态度都会有人反驳你,甚至极端的话还会沦为被人臭骂的下场

    所以他保持沉默,但是心里上他还是偏向那种幸灾乐祸的类型,因为他之前看过不少这类型的电影和书籍,对于太阳国根本就没有一点好感。

    如果不是他们的爱情动作片还有漫画尚且有可取之处,那么太阳国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科技产品很发达的国家而已。

    常威道:“在座的都是同学,有什么观点你就说出来,扭扭捏捏的一点都不像纯爷们嘛”

    趁着魏源被点名的时候,常威也开始调动群众压力,就是想让魏源开口说话,准确一点来说是想看看他会不会出丑。

    魏源只好硬着头皮站起来腼腆道:“这个我个人是支持吴老师的观点”

    他的这句话一出口,众人就好象丈二和尚一般摸不着头脑,先前吴永生压根就没对这个问题发表过自己的意见,魏源这么说是不是代表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一紧张就胡乱说话了?

    至少在常威看来就是这样,此时听了魏源的话,常威更加期待他接下来会不会更加愚蠢的发言。

    可惜魏源没有顺他的意,只听魏源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支持吴老师每个人都有发表自己看法的观点”

    魏源这话一出,众人恍然大悟,然后他接着道:“对于这次事件,我个人的看法是没有感觉,没有感觉特别过瘾,更加没有悲伤”

    “冷血动物”

    常威大声评论了他一句,但是支持他的声音却是寥寥无几,明显魏源的发言更得人心,这年头被代表的事情还少吗?

    但是魏源说话就显得很是顺耳,起码他说的是自己的感觉,并非像常威一样就说什么国家民族之类的话,好象自己可以代表所有人的看法,只会遭人讨厌而已。

    常威听到这种反应,他再一次道:“我知道你们还在纠结历史,但是每一个国家的扩张都是一部血腥史,这是历史的必然,就像当年秦将白起,坑杀了赵国四十万人,对于赵国的人来说,他是屠夫,可是对于秦国来说,他就是英雄”

    常威说得慷慨激昂:“你能职责狼捕食羊的手段过于残忍吗?对于狼群中的妇孺来说,它们带来了食物,所以是值得尊敬的英雄你能职责狼捕食羊的手段过于残忍吗?对于狼群中的妇孺来说,它们带来了食物,所以是值得尊敬的英雄。”

    虽然他不断煽情,但是响应者基本没有,反而开始有人议论着,而且这些人都对于他的话感觉很是费解,他们就像在看一个白痴一样。

    魏源咳嗽一声道:“对于我们来说,他们就是屠夫?所以我们恨他们有问题吗?九级地震可以抵消三十万无主孤魂?那些战败国的赔款足以作为捐款了吧?我们有必要祈祷吗?人家有神社罩着呢?

    魏源的话反而将所有人听得是激动不已,只听众人开始小声议论着,特别是有人开始指着常威嘲笑着。

    “忘记过去,就等于背叛”

    “这个家伙肯定是狗*养的,整一个走狗形象”

    ……

    听到这种议论声和嘲笑声,常威更加不爽道:“岳飞可以说是阻碍民族融合的罪人,至今你们还在置疑袁崇焕是否英雄?可笑,你们有什么资格阻止岛国参拜神社,那是人家开疆阔土的英雄,谁的江山不是尸骨堆出来的?”

    “而且那一代侵略者多数已经去世了,仇恨也应该随着磨灭,而不是一直伴随下去”

    常威继续他的傻帽理论,魏源干脆再度反驳道:“我们静海人有句话说:“牛耕田,马吃谷,老豆赚钱仔享福——既然父辈的成就由子孙继续是理所当然,那么父债子还更是天经地义。”

    本来只是针对一个问题发表见解而已,但是没想到现在似乎变成了关于地震的辩论赛了?

    “就算成功报复又能怎样,国家强大起来才是最好的方式”常威非常理智道。

    魏源不否认他这句话说得很对,但是很多时候当你讨厌一个人的时候,他说什么话都是依旧很讨厌的。

    比如现在班里绝大多数人对待常威就是这么一个态度,魏源最后反驳道:“即使成功报复了我们会开心吗?可笑,放任我的仇人逍遥快活,我们看着就开心,一切仇恨只有用血才能洗刷,老子不好过还能让你好过?”

    “魏源说得太好了。”

    “太牛了,兄弟我们支持你”

    此时一切都很清楚了,虽然这种话题始终没有结果,但是魏源的发言明显更加获得大家的喜爱,他们觉得一个纯爷们应该说的话。

    而且其中支持他的不乏女同学,魏源还是挺享受这种站在正义而爱国的立场上发言,享受着被人敬佩的感觉。

    然而常威同学就倒霉了,尽管他绞尽脑汁想要通过一些好象很有深度的东西,来体现自己思想层面的优秀,然而现实情况是他完全被无视,甚至是被众人鄙视

    这个时候看到形势一面倒,甚至有着同学已经被魏源的发言煽动起来,如果常威还有更加挨揍的言论继续说下去的话,她真的不敢想象班里会不会随时发生殴斗事件。

    要知道作为面临高考的高三学子,如果在这么敏感的时期发生这样的事情,可以会引起广泛的关注,而且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的。

    毕竟这些学生都是年轻气盛,听到常威这种话明显就已经非常不爽,如果他还不知死活,继续说下去的话,到时大家心中那团火被他挑动起来。

    那么吴永生相信不管这家伙的老爹是什么农民企业家,背景深厚什么的,那些学生估计脾气一上来,也是照抽不误

    “好了,大家的发言都非常积极,相信真的出现关于这部分的试题,大家也可以很好的应对,现在剩下一点时间,大家自己复习”

    班主任吴永生一下子就被所有学生的情绪吓坏了,她果断停止这个话题,这个时候魏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明显想笑出声却觉得不符合环境。

    他早就考虑过会有这种的情况发生,事实上这种话题在哪里公开讨论都会引发一场强烈的辩论,因为人的情绪是很容易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

    就好象现在班级里所有的人都把魏源当成正义的一方,相反常威说得再好,已经被着感觉无比讨厌,两人一下子就被那些思维还比较单纯的同学贴上好人和坏人的标签

    “这么喜欢出风头?”突然身边的蓝雪问道。

    魏源知道她在告诫自己好好用心准备高考,不要在这个时候去招惹常威,这一点上魏源只能在口头上暂时答应她,装成一副不解的模样,魏源道:“还是好好复习吧,准备高考了。”

    他不是一个怕事的人,只是不希望蓝雪过于担心而已,毕竟这个时候他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不希望有太多的杂事,从而影响蓝雪读书的情绪,毕竟她的成绩还是很好的。

    “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告诉我一声。”蓝雪小声说道。

    魏源翻开专门的古诗词复习资料,然后对着蓝雪问道:“这首诗是什么意思?”

    [奉献]

推荐阅读:最强弃少 召唤万岁 醉枕江山 重生之温婉 重生小地主 光明纪元 神座 官术 官场之风流人生 火爆天王 土佐之梦 第一邪君 梦魔大人,天亮请滚 至尊觉醒 诛神逍遥录 邪恶宝典 超级农民在都市 圣尊异世重生 翻手男覆手女 可爱秘书富经理 极品和尚混异界 不朽神器 尸笼 局长沉浮录 仙有仙归 迷醉一生 农奴翻身当地主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轩辕修神 傲世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