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不平静的校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超级豺狼   书名:超级修复_超级修复无弹窗_超级修复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二章不平静的校园

    “这古诗是什么意思?”

    魏源这话一出口,蓝雪就觉得他肯定是在忽悠自己,毕竟魏源的语文成绩在班里绝对是排得上前十位的,而且他的作文写得很好

    写得有多好?

    这个家伙每一篇作文都可以在一千字的规定下,将作文写成一个短篇小说,而且就像聊斋那种体载一样。【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不是说像聊斋那样写成鬼故事,他胆子再大也不敢把作文写成鬼故事

    而是他的作文都是依照题目要求自己改篇成为短篇小说,然后当你找出他所有的作文出来查看一遍,你就会现所有的作文之间都是相互存在联系的

    而这个家伙现在居然跟自己请教古诗词,这个顿时就让蓝雪产生警惕:“你的语文成绩比我还好,你就不要胡闹了。”

    蓝雪嘴上这么说,但是依旧止不住好奇心凑过去看了一下,只见他指的位置一看,这个分明就是魏源自己加上去的。

    这是一清朝的俗语诗:色不迷人人自迷,情人眼里出西施。有缘千里来相会,三笑徒然当一痴。

    虽然听上去比较俗,但是就是这种俗意才能将男女之间的情意表现得淋漓尽致,免得那种晦涩难懂的婉约派诗歌直接把对方给考住了,而且也不符合时代特点。

    蓝雪满脸通红,强装镇定道:“这诗不是挺简单的吗?你不可能不懂嘛。”

    “我是读得懂,但是我怕我的心意你不懂”

    魏源说出这话的时候,他是一脸深情看着蓝雪,就好象透过眼睛可以将他心中的所有情意全部诉说出来一样。

    结果蓝雪似乎真的接受到了,只听她羞涩道:“一切听高考之后再说好吗?”

    魏源虽然很想赶快跟蓝雪确定关系,他就算再不懂女孩子的心意,可是蓝雪对他的态度,他还是很有把握的,所以他觉得自己不能再软弱了,难道还要躺着等蓝雪来推倒自己不成?

    可是现在正好赶上面临高考的时候,这个时间对于绝大多数高中生来说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时期,毕竟多数人的教育里,就是希望可以考上一个理想的大学。

    而蓝雪努力到这个时候,自然不想分心,于是魏源觉得这个敏感时段,如果对蓝雪逼得太紧的话,反而适得其反,而且两个人的关系其实就差捅破一层窗户纸而已。

    也就是这种魏源这种纯情小处男,才对于确认关系这件事情非常紧张,其实两个人如果在一起高兴的话,确不确认关系真的不重要

    两个人郎情妾意,就算在教室里,一样是显得过于亲密,明眼人一看便知两人的关系不简单,比如刚刚还在跟魏源争辩的常威,此时盯着魏源的眼神越来越哀怨恶毒

    “好的,我答应你一定好好复习”

    魏源说出这话的时候,非常自然就将手放在蓝雪的腰间,这在两人来说,算是一个比较亲密的行为,而且他知道蓝雪的身体其实也是很敏感的,当自己的手搭上她的腰,蓝雪先是一阵错愕

    魏源看到她的身子非常颤抖了一下,感觉她腰间的滑腻之时,魏源也现蓝雪正用眼角的余光警告着自己,这个眼神仿佛在说:这里是教室里,不要这样好吗?

    而且蓝雪的眼神中蕴涵的不是一种遭遇咸猪手的委屈和恼怒,只是一种跟恋人之间在公众场合接触过于亲密的羞涩和紧张。

    魏源不是那种猴急的男人,他这么做只是因为后面的常威一直盯着两个人,他的眼神让魏源感觉非常讨厌,他知道常威喜欢蓝雪,而且是那种很霸道的喜欢,觉得整个学校只有他跟蓝雪才是最相配的。

    所以魏源明显读懂了他的眼神,那种委屈和恼怒分明就是自己最珍贵的东西被人抢走的眼神,这让魏源非常反感

    “看你大爷,老子搂自己的女朋友关你鸟事了,你看个毛线?”

    魏源心情也是不爽,于是他越是看到自己跟蓝雪亲近就显得恼怒,魏源就越是要跟蓝雪更一步亲近,他这么做是在宣示主权:这是老子的女人,我们之间的事情不关你事

    这个时候细心的蓝雪也生两个人之间微弱的感觉,这是一种利用眼神相互较劲的做法,她深知作为一个女人,这个时候她是有需要支持一下魏源,这也是一个趁机让常威死心的好机会

    是的,她同样很讨厌常威,讨厌他的自大作风,更加讨厌自己跟他还没有什么交集的时候,这个家伙就好象把自己当成他的珍藏品一样,虽然热情的对待,但是却是好象对待自己收藏的花瓶一样。

    这就是女人心中的一点矛盾,她们希望自己像古董一样被一个男人捧在手心里爱护着,但是前提这个男人得是她们自己喜欢的,如果只是一个没有交集的男人,用着这种方式对待自己,就会让她们觉得有些恶心而已。

    两个人没有说话,单纯的眼神交往已经读懂对方的心里,蓝雪非常配合,她趁着给魏源讲解一道数学题目的时候,整个身子很自然地朝着魏源靠了过来,显得格外亲密。

    但是周围的人都知道蓝雪是老师特别指定,让她辅助魏源落下的功课,所以对于他们自然是否日久生情,渐渐产生情愫,他们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但是他们同样表示理解,理解的方式就是:直接无视

    然而有一个人却不可能做到无视,常威看着蓝雪不仅不反对魏源的勾搭,而且自己还主动靠了上去,很明显作为一个早已将蓝雪视如囊中之物的男人,他感觉自己的心里正在滴血。

    他甚至有一种冲动,一种直接上去把魏源抓过来狠抽一顿的冲动

    但是渐渐的他意识到自己所处的情况,他觉得魏源就是想激怒自己,如果公开在教室里打人,并且当成老师的面前,那么倒霉的只能是他自己。

    “想陷害老子?没门就凭你的智商,你还不配”

    显然常威同学注定已经没办法集中精神,他在脑子里不断进行着多种情绪的纠结,它们在常威的脑子里打架,搞得他差点就精神错乱了。

    但是这个时候,看到常威纠结的样子,魏源的嘴角却是露出一丝贼笑,看到你过得很不好,我就安心了

    蓝雪靠在他的耳朵上轻声道:“别老去招惹他,用点心思看书吧。”

    蓝雪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她懂得在刚才的情况之下,应该做的是配合魏源,而不是显得扭扭捏捏,这样只会让魏源难堪,而且让常威看了爽快,这个当然不是她愿意见到的。

    所以她选择在那个时候去配合魏源,但是她的心中还是很明朗的,她不希望魏源这个时候分心去跟常威较劲,她更希望的是魏源可以努力一点,跟她一起考上大学,最好是同一所大学。

    “好的,看书复习”

    魏源感到蓝雪非常配合自己,他已经很满足了,于是也干脆无视常威,当你遭遇一个讨厌的人,最好的方式就是过得比他好,然后再无视他,这就足够让他纠结和嫉恨了。

    显得魏源现在就过得比班里的每一个男人都幸福,他们班里公认的最漂亮的女孩就坐在他的身边,然后两个人举止亲密无间,蓝雪非常关心魏源。

    当然安排班主任吴永生安排蓝雪给魏源补习自然不是他的成绩一塌糊涂,虽然魏源离开学校一个月了,但是他的语文和历史成绩还是在年级里出类拔萃的,只是数学和英语成绩就不行了。

    而正好这两个科目是蓝雪最擅长的,而她也是同样语文和历史成绩不行,于是处于一个互补的考虑,吴永生很自然就想到让两个人坐在一起。

    当然那个时候吴永生其实已经知道,魏源正是蓝雪主动去找回来的,她甚至觉得两个人的关系不是那么简单,而这个开放而且想法新颖的班主任,到底会不会也是有意撮合两个人,就真的没人知道了。

    “这题怎么解答?”

    魏源的注意力还不能完全放在书上,但是蓝雪已经进入一个深度复习阶段,但是情况有点变化的是她拿着的是一本历史书。

    本来蓝雪是准备帮魏源复习的,现在却转换成她向魏源询问起历史试题,魏源知道她是准备让自己进入状态,不要再去关注常威,所以才选择历史题让自己挥一下。

    “这是什么题目来的?高考怎么可能考这些呢?”

    魏源只见到蓝雪指的那本辅导书里的那个题目的资料写着:秦末年间,各地农民起义军纷纷四起,其中以刘邦和项羽的声势最强,最后刘邦获胜,成就帝业,而项羽自刎乌江,两人的成败很大因素决定刘邦得到一个战无不胜的韩信相处,可是终于刘邦担心韩信功高盖主,将他杀死。

    最后的问题是:请分析他们三人各自的成功之处,以及最终失败的决定因素。

    “***,这本辅导书哪里买的?”魏源一副被打败的样子。

    蓝雪拿起这:“怎么了?”

    魏源笑道:“不得不承认这题出得很高明,但是显然正常思维下,高考是不可能这么出题的,这种题目压根就没有标准答案,你让阅卷的考官怎么给分?”

    “谁答得有理,就给高分咯。”

    魏源恍然大悟道:“怪不得你的语文和历史成绩不行。”

    听到魏源的调侃,蓝雪不由得小声反驳道:“你的数学和英语不也一样差劲”

    小情侣之间的斗嘴很常见,魏源只是笑道:“那是因为数学和英语的题目多数是有标准答案的,虽然历史和语文之类的科目也有,但是相对的回答范围比较广泛。”

    魏源先是总结了两个人成绩差异的原因然后继续道:“但是这题明显回答范围就太广泛了,而且历史书里对于楚汉争霸的讲述内容基本没有,所以一般来说,这是不可能出现在高考试题上的。”

    蓝雪被他这么一番反驳之后,带着一种撒娇的口吻辩驳道:“也许那个出题的考官临时就想怎么出呢?你想不要理会可不可能出现在考题上面,你先回答我好吗?”

    魏源知道她主要就是想借着一道自己擅长的题目来吸引自己,让自己开始进入复习状态,而且看着她撒娇的样子煞是可爱,这种撒娇行为偶尔来上一次,还是挺不错的。

    于是魏源道:“利用李宗吾的厚黑学来分析,刘邦的成功之处在于脸皮够厚,心肠够黑,他不懂带兵,但是他懂得怎么选将,获得良相萧何,人杰张良,将才韩信,天下可得。”

    魏源见她听得细心,顿时心中一种表现欲就上来了:“至于项羽,我个人非常喜欢他,他是力拔山河气盖世,可惜脸不够厚,心不够黑,用《史记》里韩信的话来说:这人是匹夫之勇,妇人之仁,所以他才会失败。”

    见到魏源利用厚黑学的观念来解析,蓝雪感觉十分新鲜,感觉催促魏源道:“那韩信又怎样?”

    魏源继续说道:“韩信算是一个将帅之才,早前不得志的可以忍受胯下之辱,最终一鸣惊人,官拜大将军,战无不胜”

    魏源对于韩信还是挺有兴趣的,于是先挑了他的成就简说,再说他的失败之处:“可惜他是一个将帅之才,但是对于政治却是一窍不通,他帮助刘邦将项羽赶入绝地,四面楚歌,其实也就是在赶绝他自己,如果他有野心,其实可以趁着机会崛起自立,也可能形成三足鼎立。”

    魏源的这种观念显然更加新鲜了,蓝雪听到这话感觉很是兴奋,只听魏源感叹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他将项羽赶上绝路,逼他乌江自刎,无疑就是让他自己的利用价值完全被榨取光。”

    魏源沉默了一下,继续道:“功高盖主绝对是大忌,可惜韩信不懂政治,所以天下安定下来之后,他自然就没有利用价值,而这个时候就是刘邦杀他的时候”

    蓝雪听了他的话之后道:“你的观点跟爷爷好像哦。”

    “我的观念跟蓝老爷子很像?”

    魏源显得有点疑惑,只听蓝雪解释道:“小时候我睡不着觉的时候,爷爷就给我讲故事,但是他不懂讲童话故事,所以说的就是这种历史故事。”

    魏源知道蓝雪的父母很早就因为车祸丧生,所以她从小就是蓝老爷子带大,这种故事也许蓝老爷子跟她已经讲了无数遍了。

    “你小时候就喜欢听这个?”

    魏源很难想象,一个老人家可以给自己的孙女讲这种故事,毕竟一般来说这种故事都是男孩子小的时候接触得比较多,特别是在那些连环画上面。

    “开始不喜欢,听久了也觉得很好的。”蓝雪笑道。

    借着这个话题,魏源倒真的被蓝雪吸引过来,两人开始就着辅导书的问题开始相互讨论,开始是魏源擅长的语文和历史,后来慢慢地蓝雪开始引导魏源背英语台词,并且将自己特独的记忆方式教授给他。

    两人显得格外亲密,而且完全就将常威无视了,这让他更加咬牙切齿,看着你们相处得这么融洽,我怎么能坐得安稳?

    魏源今天在蓝雪的监督之下,上课起来非常认真,于是他感觉时间似乎也过得挺快的,一下子四节课就上完了。

    这个时候魏源自然就坐在那里等着蓝雪收拾书包,认真读书是一样很不容易的事,就好象蓝雪一样,上了几节课,桌子上已经摆了一大堆东西,魏源只能坐在旁边等她收拾。

    这个时候他回过头一看,常威早已经消失了,他等着蓝雪收拾完之后,两个人很自然就走在一起,他们的教室在三楼,两人走到楼梯的时候,魏源突然看到一个胖子朝着自己跑了过来。

    “魏源,你在这里就好了”

    “有事吗?”

    对于这个胖子,魏源的态度显得不是很客气,以前这是他在学校少数的好朋友之一,他们四个人甚至一度还很天真准备结拜成兄弟。

    这是很多年轻人都有过的想法,特别是他们这种沉迷在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少年,但是那个时候亲密的兄弟之情,后来一件事情却让魏源非常讨厌这个死胖子。

    那个时候,他们四个人基本一条心,经常在一起厮混,而且当其中一个人被人欺负的时候,另外三个人一定会帮忙。

    但是有一次,这个死胖子和另外一个人跟学校里的一个同学打架,两人将他打了一顿之后,对方嘴硬道:“有种放学不要走,我去找人来,老子跟你没完。”

    这种台词随便翻开一部讲述校园暴力的电影都可以听到,他们两个人在那种环境之下,自然就也要嘴硬回答道:“谁怕谁”

    结果那个人就抓了一个人,带着锤子就跑到学校来了,结果看到那个锤子男一脸凶恨,那两人直接就痿了,待在角落里不敢出现,结果过去帮忙的刘磊却差点挨揍了。

    刘磊也是他们一伙的,听到自己的兄弟被人欺负上门,自然就去帮忙,结果那两个人就看着刘磊被打也不敢出现。

    也就是那一次,魏源用手臂帮刘磊挨了一下,不然那把锤子就该砸上他的头上了,但是面对那两个缩头乌龟,他们就已经觉得无比讨厌了

    “锤子来了”那个胖子对着魏源道。

推荐阅读: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土佐之梦 第一邪君 梦魔大人,天亮请滚 至尊觉醒 诛神逍遥录 邪恶宝典 超级农民在都市 圣尊异世重生 翻手男覆手女 可爱秘书富经理 极品和尚混异界 不朽神器 尸笼 局长沉浮录 仙有仙归 迷醉一生 农奴翻身当地主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轩辕修神 傲世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