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不打不行!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超级豺狼   书名:超级修复_超级修复无弹窗_超级修复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章不打不行!

    三头恶犬貌似看准了扑向魏源,其实却是不然

    这时三个人似乎心有灵犀一般分工完美,其中两个人扑起来纠缠住魏源,另外一个人趁着他不注定,就准备跑过来检起一块刚才砸过来落地之后散开的酒瓶碎片,顿时就朝着魏源捅了过来。【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手打小说)

    幸亏魏源眼力过人,没有直接冲上去跟他们纠缠。

    感觉到他拿着酒瓶碎片扎了过来,魏源冲着他一个回头,顿时就是满脸煞气,将这个家伙吓了一跳,手上的酒瓶碎片差点就掉落在地,甚至连脚步都停了下来。

    可是魏源却没停下,他虽然没见他们放在眼里,但是自己毕竟是血肉之躯,哪里招架得住这群动不动就敢拿家伙捅人的混蛋。

    可惜这群混蛋真正打架的次数其实还不如魏源,只是闲时欺软怕硬而已,真正敢拿家伙不过只是一时脑子上火的,再加上药物的作用罢了。

    “敢跟老子动家伙?”

    魏源嘴里冷冷吐了一句话,直接抓着前方纠缠着自己的一个人的身体,用力抓在手里往外一推,强大的爆发力之下,那个人的身体犹如打出去的保龄球,直接就撞向另外一个人。

    两个人相撞之下,搂在一块倒在地上,一时之间也无法对魏源构成威胁,这一推之后魏源其实没有回头再去看他们两人的情况。

    因为他还面对着一个拿着酒瓶碎片的家伙,虽然这个小子看着有点怂,不一定真的就敢捅上来,魏源知道这群小混混多半都是一堆欺软怕硬的土狗而已。

    你比他们狠,他们就软了,他恶,你就得比他更加恶

    但是魏源也不避免真的有狗急跳墙的情况发生,他可不想当英雄,随便给人在身上捅上几下,可就不好玩了。

    这个时候房间里的六个男生,倒了两个彻底失去战斗力,另外两个被魏源全力一推,一个相撞之下,顿时也在地上打滚了几圈,随时慢慢站起身来缓了一下元气,但是一时半会还冲不上来。

    而常威那个败家玩意跑哪去了?

    这个家伙看到魏源如此凶神恶煞的模样,瞬间就收拾了自己好几个兄弟,一下子也就跟另外那个女寿星一样,一男一女抱在沙发的角落里,瑟瑟发抖之中,显得格外可笑。

    那个拿着啤酒瓶子的碎片准备冲上来的家伙,被魏源一个眼神,一句话,顿时就已经吓得站在原地发抖,看那样子也构不成什么威胁。

    但是魏源还是显得有些谨慎,一脚朝着他的手腕踢了过去,那人抓着酒瓶碎片的手一个松动,那块碎片立马就往下坠,魏源在落地的瞬间又是一脚踢了过去。

    那块酒瓶碎片被他这么一踢之下,稳稳当当朝着包间的墙壁上飞了过去,顿时就直插在墙壁之中,看那样子似乎掉不下来了。

    这等身手已经让整个包间的人看傻了,特别是除去常威表兄弟之外的五个跟魏源毫无过节的男女,他们不约而同开始后悔了,自己早点服个软,认个错,也许就可以免掉一顿打了。

    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特别是这个拿了酒瓶碎片准备捅上来的家伙,魏源怎么可能就此罢休?

    踢飞了唯一可以对魏源稍微构成威胁的那块酒瓶碎片之后,魏源走了上去。

    看着魏源一步步紧逼过来,那个先前还一脸凶狠拿着酒瓶碎片准备捅上来的家伙,这个时候早已经是连连倒退,一直被魏源逼到墙角去。

    对于一个准备拿家伙来捅自己的人,魏源丝毫没有留情,走到墙角一把将他拎了起来,直接把他从墙角拖了过来,这个时候他已经吓得鼻子眼睛缩成一团了,魏源心中一阵恶心,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挥了过去。

    啪啪啪

    丝毫没有留情,耳光好似不用钱一般往他的脸上招呼下去,几个耳光下来直接就把他的鼻血都给打了出来,这个家伙腿脚一软,半趴在地上用手护着自己的脸蛋,哭着道:“不用再打我了。”

    几个耳光打完,这家伙早已经是满脸鲜血,两边腮帮子高高肿了起来,像一条死狗一般趴在地上哭泣着,魏源也不去看他,直接望向剩余的四个人。

    常威还有那个女孩已经互相抱着,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之中,那两个相撞倒地的家伙也恢复过来,一人手里拿着一个啤酒瓶,但是明显脸上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哪里还敢上前?

    魏源这个时候气性上来了:“给老子把瓶子放下”

    那两个人听到魏源大声喊道,立刻就把瓶子往沙发上一丢,然后双手就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就等着看魏源如何发难了。

    魏源走了过去,一手一个拖着两个人往后一推,顺势在他们背后补了一脚,两个人就往门口处的墙壁上撞了过去,也幸得魏源出手不重,两人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也就没事了。

    “不准趴在地上,都给我蹲起来,往那边蹲过去。”

    魏源为了防止他们再次偷袭,对着所有人喊道,这时除了常威和那个女孩没有受过伤,依旧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之外,其余的五个人听到魏源的话,不管伤得多重,哪怕那个被瓶酒砸中的家伙,也依旧爬了过去,往墙角处蹲了起来。

    “都他**给我蹲好,再敢耍花样,骨头都给你们拆了。”

    魏源一脸狰狞补充着,那五个人包括常威的表弟,这下子都对魏源又敬又畏,哪里还敢坑声。

    解决了五个主要的战力之后,魏源再度朝着另外两个人走了过去,一把拉开两人,往常威的脸上就是一个耳光道:“**母亲都是你花样最多,滚一边去。”

    魏源再一次恢复他之前与人打架时候的状态,就连说话之间一个眼神也让人畏惧不已,常威更加一个软脚虾之类的角色,让他想点阴谋诡计用来算计别人他还可以,如果说到打架,就连之前没有经过灵气洗涤状态的魏源,也可以轻易收拾掉他。

    这时魏源将常威一把丢到沙发的一头,然后对着他命令道:“过去,跟他们一起蹲好。”

    包间里面的六个男生都被自己收拾了,一个搭着一个在墙角处蹲着,正好魏源可以观察得到,也不怕他们耍花样。

    魏源往沙发上一坐,自己抽出一根香烟,点燃之后看着旁边的那个女孩道:“听说今天是你生日,生日快乐”

    这是一个明显未成年的少女,但是一头夸张的爆炸头就好象蘑菇云一般,脸上化着浓厚的妆,戴美瞳,打耳钉,身材似乎已经被人开发过,**已经很有规模,再加上全身上下的穿着,低胸装,超短裙,配上黑丝。

    这哪里还是一个初中少女的形象,简直就是***肥猪流。

    看着魏源格外有礼貌的样子,那个女孩尽管对自己的外表有着不小的自信,但是也不相信魏源真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只能结结巴巴道:“谢谢。”

    “几岁生日?”

    魏源吸了一口烟,吞吐之间含糊道。

    女孩不敢隐瞒,坦白道:“十六岁。”

    魏源听在耳边笑着道:“十六岁不错,真不错,应该跟那个小子同年级吧?”

    经过推算应该也是一个初三的学生,于是魏源指着常威的表弟道。

    “恩。”

    魏源不晓得小表妹谢雨菲怎么会跟这个女孩搅在一起,于是问道:“那你怎么会跟我妹妹认识的?”

    那个女孩听到魏源直接把谢雨菲称呼成妹妹,就知道今天这事不简单,于是赶紧解释道:“我们是一个学校的,有一次看到她被一个女孩欺负,我就帮她出头,还认了她当妹妹,我一直很照顾她的”

    听到这话魏源一个耳光就挥了过去道:“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你知不知道,她才十四岁”

    说着魏源指着摆放在桌子的酒杯,明显意思就是她借着生日之名,将谢雨菲骗到这里,然后串通常威表兄弟在她的酒里下药。

    魏源直叹现在的小孩子真是脑子发育得太变态了,十五六岁的孩子就有着那么多的邪念,魏源那会的时候还没这胆子泡妞呢,起码就算脑子里浮现出这种念头,也会很快就被另外一股清明之气给湮灭了。

    好坏本身的区别是不大的。

    好人也会想要做坏事,但是只要你能克制得住自己的邪念,哪么你依旧还是好的,思想上的犯罪是非常正常的,但是行动上又是一个不同的概念。

    “我真的不想,今天我生日,我也不想做这种事情,都是他们教唆我的。”

    女孩被魏源一个耳光打了下来,早已经是泪流满脸,脸上廉价的化妆品哪里经得起眼泪的考验,顿时脸上原本就有些吓唬人的妆容,这下子骗得更加恶心。

    这副样子简直晚上走出门都可以直接吓死人了,还读个狗屁书,直接去拍鬼片包准可以拿奖。

    眼泪鼻涕一起下来,看得魏源一阵恶心,但是这都是她自找的,与人无尤

    别看她现在哭得倒是挺可怜的,但是回头想想,她敢帮着常威一群人坑害谢雨菲,准备在她酒里下药让常威的表弟对她下手,难道她就不会用着同样的手段去对付其他的女孩吗?

    这样的女孩根本就不值得同情,魏源看着她道:“那些药现在在谁手上?”

    女孩赶紧掏出随身的包包,从里面掏出一盒药,表面上这是治疗感冒咳嗽最普通的药,但是魏源知道这里面肯定添加了类似兴奋剂之类的药物。

    敢于在药里添加这种东西,用于牟取暴利的人,肯定不止沈青衣和徐峰这两人

    至于放在女孩的包包里,是为了避免被人发现,毕竟在没有足够的证据之前,没有人会主动提出去搜查一个女孩的包包。

    魏源打开药品的包装一看,原来是一种胶囊状的药品,于是魏源拿起一个空的酒杯,往里面倒了一杯啤酒,再打开那片药物胶囊,将里面的药粉往酒里倒了下去。

    这些药物胶囊打开之后的药粉是乳白色的,倒在酒里之后虽然引发了一点泡沫,但是不到几秒钟的时间泡沫就消失了,现在这杯啤酒看上去跟平时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任凭你视力再好,也看不出酒里有什么问题,魏源将那盒药放在自己的口袋里,然后将那杯酒凑到自己的鼻子处,仔细一闻,也没感觉到有什么怪异的味道。

    无色无味,果然厉害

    魏源这时有些恼怒,望向那个女孩道:“jian货你知不知道这些东西能害死多少人?”

    女孩瑟瑟发抖道:“我不知道,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放过我吧。”

    魏源可不相信自己有这么大的能力,一次恐吓就可以挽救一个少女的灵魂,这种女孩一旦犯贱,除非有一件大事发生,可以让她们开窍,不然一辈子都是这么脑残而已

    魏源面无表情道:“我不喜欢打女人,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你自己打耳光,另外一个是我找人帮你打”

    女孩听到这两个这么不怜香惜玉的可怕建议,似乎都不想接受,魏源可由不得她,立刻举起手道:“如果你不选的话,我就帮你选了。”

    这个时候女孩才完全确定魏源不是那种容易妥协的男人,她赶紧自己做出选择,一个耳光就朝着自己脸上掴了下去,力道不轻不重,恰到好处。

    魏源这才觉得这种女孩也是有小心机的,她知道打轻了自己不满意,亲自下手是倒霉的是她,如果打重了,一会打坏了红肿起来也受不了,所以力道的掌握还是让魏源挺满意的。

    只听魏源道:“还算可以,就照这个力道继续打,我没喊停不准停”

    然后魏源打了一个响指对着常威表兄弟道:“你们两个给我滚过来。”

    女孩看着魏源回头喊话,立刻一个凶恶的眼神瞪了他一眼,但是却不敢轻举妄动,依旧还是用着同样的力道打着自己。

    常威两兄弟都是吃软怕硬的土狗,魏源这么一番发威,早已经把他们吓蒙了,随行的四个家伙也不敢再出手了,都被魏源打怕了。

    于是他们赶紧听着魏源的话,老老实实滚了过来。

    魏源将手上的香烟最后抽了两口,丢在烟灰缸了熄灭掉,拿起那个加了料的酒杯对着常威表兄弟道:“你们喜欢骗女孩来喝是吧?现在你们自己喝,哥俩好,一人来上半杯,自己尝尝滋味。”

    听了魏源的话,这哥俩显得有些不是很情愿,特别是常威,他虽然肯花钱买这些药,但是主要还是别人在磕,特别是用来征服一些磕完药的女孩儿格外管用,可是他自己却是非常理智,从来都不碰的。

    “魏源做人别太过分了,大家留条路,以后好见面,别以为我真的那么好欺负”

    常威看着桌子上的酒杯丝毫不敢动手去碰,反而对着魏源说道。

    魏源虽然不属于他们大同村的,但是起码两人都是清溪镇的,常威以为自己家里在这一片起码还是有点地位的,自然以为魏源会害怕。

    谁知道魏源却是油盐不进,听了常威的话,反而一个耳光呼过去,常威的脸上顿时就出现一个鲜红的五指印,魏源怒道:“威胁我是吗?你策划往我妹妹酒里下药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人前留一线,以后好见面?”

    常威被魏源这么一问,顿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反而魏源帮他回答了:“因为你家在这一片有点能耐,老子就得给你留一线,而我妹妹家里不过只是普通家庭,自然也就毫无顾及,反正她们家里也奈何不了你什么,是这个道理吧?”

    魏源快语连珠,句句直锤常威的心脏,的确在他的潜意识里,认的就是这个道理,对方如果有背景有能耐的,自然不能随便得罪,如果只是普通人,以自己的家庭背景,自然不用放在眼里。

    人为三六九等,自古有之

    “我告诉你,我压根就没怕过你,今天这酒,要嘛你自己喝,要嘛我喂你喝,自己选吧”

    魏源的立场很明确,哪怕你家里有权有势又能怎样,被人暗杀的事魏源也经历了几次了,也不怕再来一次,至于想给自己安条罪名弄进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看到魏源如此坚定,常威顿时就软了起来道:“魏源,我实在不知道那个是你妹妹,不然就是念在同学的份上,我也做不出那种事情,我是真的不能沾这个玩意,我求你放过我吧”

    魏源没有直接回答他,只是对着常威的那个表弟道:“你的那一半呢?”

    这个小子似乎平时就有尝试过这种玩意,所以魏源让他喝了半杯下料的药,对他而言只不过是寻常事,自然比起魏源动手打他更加容易得很了。

    当下常威的表弟,那个十六岁,满脸却可以用饱经风霜来形容,一脸未老先衰的犹如折皱的橘子皮一般的少年,长相是无比怪异,人品更是低劣。

    不过却懂得如何维护自己的表哥,只见他对这杯加料的酒是毫无畏惧,丝毫不像常威一般,举起酒杯一股脑就准备全部吞下去,可惜魏源目光如电,立马朝着他胸口踹了一下,吞下了四分之三之后,又吐回了接近半杯的容量。

    这个时候那个酒杯里除了加料的药,还有酒水之话,还夹杂着常威的表弟的不知名物质,魏源却是依旧指着酒杯道:“常兄,轮到你的半杯酒了”

推荐阅读: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圣王 唐砖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校花的贴身高手 宠魅 火爆天王 土佐之梦 第一邪君 梦魔大人,天亮请滚 至尊觉醒 诛神逍遥录 邪恶宝典 超级农民在都市 圣尊异世重生 翻手男覆手女 可爱秘书富经理 极品和尚混异界 不朽神器 尸笼 局长沉浮录 仙有仙归 迷醉一生 农奴翻身当地主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轩辕修神 傲世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