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粉罂粟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超级豺狼   书名:超级修复_超级修复无弹窗_超级修复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一章粉罂粟

    这个时候挨了魏源一个耳光,再看到自己的表弟喝了四分之三的又吐了半杯回去,常威的脸色就好象霜打的茄子一样。【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手打小说)

    魏源居然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

    仗着自己家里在清溪镇上的那点实力,常威可以说在这一片小地方上就犹如皇太子一般,任由哪个人不得给自己几分薄面,就连到学校读书有时候待遇都跟其他同学不一样。

    但是此时魏源仗着自己的武力,准确来说是一双铁拳一下子就操翻了全场六个同龄的少年,在这个包间的小空间里面,无疑魏源才是真正的主宰

    常威此时犹豫的已经不是应不应该喝这杯酒了,那个女寿星尚且因为同谋设计魏源的妹妹,还在那里不停的掌掴着自己的脸蛋。

    可见魏源做事的风格就是这样狠辣,不论男女,意图伤害他的亲人的都不会放过,常威现在想的已经不是喝了这杯酒会没面子。

    而是应该怎样找回面子?

    真的被魏源这么羞辱吗?显然常威是不甘心的,但是不甘心又能怎样,六七个人都不过魏源打,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以前没感觉他这么霸道来着?

    人的脾气是随着实力的增加而显露出来的,多数没脾气的人是因为自己没本事,不敢有脾气而已,既然实力上不如人,自然只能忍耐,所以才造就了很多看似没脾气的人

    这点常威是见过太多类似的人,有了钱势之后脾气也大了起来,无疑魏源也在他的计算行列之中,常威甚至怀疑魏源是因为学了功夫,才变得如此霸道而嚣张,自己的威胁他丝毫不放在眼中。

    但是不管怎样时势逼人,常威也不是傻子,这个时候服软总比硬撑着让人再打上一顿要来得强,不是吗?

    先前还一副孙子样的常威,此时在魏源的胁迫之下,就好象他平时胁迫的那些女孩子一样,哪里还有半点抵抗的意思?

    拿起桌上那半杯加了料的酒,一股脑全部喝了下去,魏源看着他微微一笑,然后站起身来朝着魏源的表弟胸口上踢了一脚警告道:“以后再敢招惹我妹妹,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说着魏源推开门走了出去,由于袁紫衣守在门口,所以这边的情况估计酒吧里的工作人员尚且还不知道,而为了面子,常威自然也不会张扬开来,所以就此告一段落。

    至于包间之中,常威喝下那半杯加料的酒之后,其实并没有完全吞下去,反而重新吐了出来,不过那半杯酒是自己的表弟吞下再吐出来的,那种恶心的感觉,还是让他感觉非常耻辱。

    然而他却无可奈何,首先他倚仗的是家里的势力,而发生了这种事情,常威自然也没脸跟家里提起,于是只有自己另谋算计,想要从魏源身上再度找回场子。

    至于魏源老早已经带着袁紫衣和谢雨菲离开了,他在包间之中足足逗留了近半个小时,也幸亏袁紫衣一直都守着谢雨菲,而这小妮子先前喝了几杯酒,本来基本就丝毫没有酒量可言的谢雨菲,自然是受不了。

    之前借机去厕所打电话,等到魏源前来已经是她所能坚持的极限了,当然她意识到常威表兄弟在酒里下药之后,意识到自己处于一个危险的状态,顿时酒劲似乎就被这种紧张压制住了。

    等到魏源来到现场救了自己,处于一个安全的状态,这时谢雨菲紧绷住的精神才得以松弛下来,而在袁紫衣温暖的怀中靠了近半个小时之后,谢雨菲的酒劲越来越散发出来,这才越来越模糊。

    再加上袁紫衣驾驶的是一辆敞开蓬顶的法拉利,迎面而来的风,让谢雨菲越发难受,喝酒吹风的时候,更加容易头疼,这是众所周知的常识。

    酒劲一上来,这个似乎没有酒量可提的小表妹一下子就醉了,魏源抱着她坐在袁紫衣那辆鲜红色的敞蓬法拉利后面,感觉这个小家伙紧紧拽住自己的腰肢,一张樱桃小嘴一张一合,显得煞是可爱,而嘴里似乎还念念有词。

    “哥哥,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还是你最疼我。”

    魏源将谢雨菲紧紧搂在怀中,用自己硕大的身躯帮她遮挡住迎面袭来的风。

    看到怀中的谢雨菲,你又说她糊涂,倒也真是糊涂,被人这么一番哄骗,玩弄于鼓掌之间,险些就出事,可也不尽是糊涂。

    起码她很快就意识到问题,赶紧借着上厕所的时候给自己打电话求救,魏源也只能安慰道:“头还疼吗?”

    魏源本来心中是有些怪责这个小家伙这么没有防人之心,差点就要在花季灿烂的年纪就贞C不保,这才是一个十五岁不到的少女,那些禽兽这么下得了手的?

    想到这里魏源就开始觉得先前打了常威的表弟还不够,如果不是袁紫衣那辆法拉利已经开了一段时间,距离天上人间酒吧已经很远了,魏源保不准真的下车回去再扁他们一顿

    “疼”

    谢雨菲一张樱桃小嘴里模糊吐露出一个字,有些像是酒醉后的语气,但是更多听上去,更像是在撒娇。

    两家人论起关系只能是远亲,但是来往却是非常频密,所以原本谢雨菲对于魏源这个从小玩到大的远方表哥就显得特别亲昵,充满了依赖感。

    这个时候感觉到魏源的关心,小家伙自然更加得寸进尺,将整个小身子完全投入到魏源的怀抱之中,抱得死紧得就仿佛要融入他的身体里一般亲密,差点将魏源勒得透不过气来。

    这就是一个纯真的小女孩的价值观,或者说这就是她的心灵世界,觉得喜欢的人就去亲近,讨厌的人就去疏离,没有过多的虚伪。

    更加没有成年男女考虑的那些所谓牵绊:lun理、学历、经济条件、家庭背景。

    “哥哥对我最好了,我喜欢哥哥。”

    只懂得依赖着这个哥哥,其实谢雨菲也不懂这是不是爱,但是喜欢的感觉她是知道的,靠在他温暖的怀中,就会感觉很幸福,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至于他是自己的远方表哥是否可以喜欢?这个问题不在她的考虑行列中。

    纯真依旧是有的,但是早熟也是当代孩子的一个特点,看多了电视剧里的情情爱爱的演绎,谢雨菲早已经懂得那不是一个妹妹对于哥哥的依赖那么简单了。

    只是魏源这个傻蛋还在以为只要等她长大了,她就会明白,并且会在一定程度上稍微跟自己保持一个疏离的状态,但是一切真的会像他想象地一般去发展吗?

    怀中的谢雨菲已经缓缓睡去,在魏源温暖的怀中她感觉到安全感,再加上本身就毫无酒量可言的谢雨菲,基本就是一杯就倒。

    所以魏源断定她肯定喝了不多,所以只能酒劲上面想要睡觉而已,至于呕吐,相信她也没有东西可吐。

    “你妹妹没事吧?”正在开车的袁紫衣突然一脸关切回过头道。

    她虽然跟谢雨菲接触的时间不到一个小时,但是面对着这么一个粉雕玉琢,清纯可人的小女孩,自然也是煞是喜欢,女人天生就充满着母性,看着谢雨菲遭人欺负,袁紫衣当然也显得格外关心。

    “应该只是酒劲上来了,没事。”

    魏源先前见到谢雨菲的时候就已经把她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受到任何损伤,才让常威等人仅仅只是挨了一顿揍就好生离开了,如果谢雨菲真的被他们欺负了,魏源还不得把他们几个孙子给废了?

    人的能力决定脾气,以前就不是善男信女的魏源,在学校有人敢主动叫嚣找碴的,不管是什么来历,不管有多少人,都是照打不误。

    现在一身修复异能在身,灵气洗涤过的体质各种属性过人,他自然也不可能再让自己或者身边的亲人受人欺负,管他**什么来头都好,一样是一双铁拳照打不误。

    袁紫衣为人特别细心,当下就拆穿魏源道:“如果你妹妹只是被人灌酒,而毫无损伤的话,你不应该这么激动吧?”

    袁紫衣虽然心思缜密,却也猜不透现在的孩子在想什么,任由她怎么绞尽脑汁也不出现在的小孩这么早熟,而且这么凶残

    居然敢在一个十五岁不到的少女酒里下药,还意图有再进一步的举动,这不是上个世纪电影里的那些老yin虫才会干的事情吗?

    世界太疯狂了

    当然魏源是不会就这么告诉她的,只是解释道:“我只是在包间里面跟他们谈论一下我们华夏五千年的传统文化而已。”

    魏源半开玩笑的用了一个非常扯蛋的理由来回应袁紫衣,但是袁紫衣分明在那接近半个小时的等待之中,听到不次于十次以下的呻吟和掺叫,难道那些都是幻觉不成?

    转眼间袁紫衣的车就开到魏源租的房子楼下,魏源将怀中的谢雨菲抱紧,推开车门,回过头对着准备发动汽车的袁紫衣道:“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

    说着魏源抱着谢雨菲就缓缓上了楼,就好象上一次一样,让她在自己的房间先行睡下,这个时候开门的依旧是杨颖,虽然关系上他们是合租,但是半年以来,魏源这个家伙忘记带钥匙出门的次数已经多得令人发指了。

    每一次杨颖开门的时候,都会对于这个问题数落一下魏源,当然语气上多数是一种玩笑的调侃而已,但是再一次帮魏源开门,她只是紧紧盯着他怀中的谢雨菲,一言不发。

    “谢谢你。”

    这是魏源第一次因为杨颖主动开门说出这么有礼貌的话,以往面对着杨颖的调侃,他总是可以找出话题来绕过去,却丝毫不愿承认自己长期忘记携带钥匙的恶劣行为。

    但是两人经过一次全方位的身体接触之后,彼此的初次**,而且都是处子之身,其中的那种关系自然是非常亲密。

    可是偏偏魏源的心中还有一个不可舍弃的蓝雪,所以他根本无法做一个负责的男人,就是在上了一个女人之后,可以给上一句什么承诺。

    甚至因为这样两人发生了关系之后,不仅没有在这一刻拉近了关系,反而变得有些生疏了起来,特别是魏源的客气对于杨颖来说更加是一种伤害。

    “没事,雨菲怎样了?”

    虽然对于外面看上去充满诱惑和性感的杨颖,谢雨菲是没有好感,甚至不愿接近的,就怕她对自己的哥哥不轨,但是杨颖却是非常喜欢这个爱憎分明的小女孩,所以看到魏源抱着她进屋,自然知道有事发生。

    魏源没打算将实际的情况告知她,只是随口说道:“喝了点酒而已。”

    说完他立马将上来的第二件事情,也是更加重要的事情跟杨颖开口,只见他从口袋里缓缓掏出那盒药物胶囊,拆了一片交给杨颖道:“你看看这药有什么问题。”

    杨颖接了过去,朝着胶囊的表面上了一圈,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但是她知道魏源拿了这药出来,自然不可能是毫无问题,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跟徐峰和沈青衣那伙人有关。

    想到这里,杨颖也没说上什么,就直接走进房间里,拿出一个小型的器皿,将两片药物胶囊拆开,将里面的粉末倒在那个器皿之中。

    然后她另外一只手拿出一瓶药水,具体成份是什么魏源也不是很清楚,只见她轻轻倒了一点下去,那些药粉立刻就发生反应,就好象火烧得发烫的铁器接触到水的声音一样。

    “滋…滋”

    魏源首先闻到的是杨颖打开的那瓶药水,可谓是五味杂陈,里面的成分里酸的部分应该是醋,还有一些味道被一股恶臭盖成了,应该就是之前魏源接触过的龙腥草。

    一阵夸张的响声之后,魏源观察到那个小型器皿里,原本的药粉在接触到杨颖倒下的药水之后,开始慢慢消融了,大约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就已经完全消失了

    这代表什么,魏源不清楚,只能望向杨颖,等待她给予答案。

    杨颖看着魏源问道:“你这盒药是在哪里弄来的?”

    魏源坦白道:“一群小孩子那里抢过来的。”

    常威的表弟那群人里有三个只是初中的学生,自然可以称得上小孩子。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魏源自然知道药里有问题,只是具体成份是什么,还得等杨颖来揭晓。

    杨颖沉思里一会道:“这盒胶囊的药粉里夹杂了少量的粉罂粟”

    果然不出所料,魏源虽然怀疑过这是徐峰弄出来的,但是也不敢完全确认。

    市场上类似的药物也不全是他一家人的,毕竟敢于挺而走险靠着类似的可上瘾药物牟取暴利的人不可能只有一个。

    马克思有这么一句经典的强调: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会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开始蠢蠢欲动;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绞首的危险。

    这就是一切贪欲的源头,只要有利益就算杀头也有人敢干,这种事情古今中外皆有之。

    但是现在得到杨颖的准确回答,药粉里夹杂的成份真的是粉罂粟,而只有紫衣阁的人才能配置这种药物,可想而知这些药物肯定就是来自徐峰和沈青衣之手。

    “这群王八蛋”

    魏源自然知道粉罂粟是一种可上瘾的药物,但是具体的情况他也是看了杨颖给的那本《药王神篇》的注解笔记之后,才开始了解。

    粉罂粟是一种紫衣阁先辈在无意之间,杂合培育出来的植物,存活率很高,生命力强悍,可以大面积种植,效果类似于兴奋剂,加入其他药物一起配置之后,可以在服用后短时间内,可以极大的刺激脑神经,令人产生幻觉。

    没错,就是幻觉。

    所以常威表兄弟才会屡次利用这种药物加在女孩子服用的饮料或者酒水里面,以达到他们的目的。

    但是这种药物对于人体的伤害性同样很强,长期服用的话,上瘾自然是不在话下,严重的话还会杀灭脑细胞,影响脑袋的思维运作,通俗一点来说吃多了可能会变白痴,可严重的可致死亡

    为了下半身的快活,就要牺牲一个女孩下半生的幸福,这些人就算称为人渣也不为过

    特别是这个女孩正好就是魏源的小表妹谢雨菲,也难怪魏源会这么回击常威等人。

    杨颖看着魏源一脸愤慨的表情,自然知道这些药物就是来自徐峰之后,经谢雨菲的嘴里得知了魏源一家跟徐峰的仇恨,杨颖这个时候也充当起一个女朋友的角色。

    将自己的身子靠在魏源的肩膀上,双手在他发间轻轻捋动,为他安慰情绪。

    这个时候魏源想到还在楼下等待的袁紫衣,自然不能再沉浸于这种情绪之中,一起谋划想一个办法收拾徐峰一伙人,才是王道

    “我还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

    魏源没有直接推开杨颖,只是任由她的身子靠在自己肩膀上,嘴角抽*动了一下,缓缓吐露出这句话。

推荐阅读:无尽剑装 官仙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赘婿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土佐之梦 第一邪君 梦魔大人,天亮请滚 至尊觉醒 诛神逍遥录 邪恶宝典 超级农民在都市 圣尊异世重生 翻手男覆手女 可爱秘书富经理 极品和尚混异界 不朽神器 尸笼 局长沉浮录 仙有仙归 迷醉一生 农奴翻身当地主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轩辕修神 傲世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