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照打不误(上)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超级豺狼   书名:超级修复_超级修复无弹窗_超级修复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九章照打不误(上)

    对于蓝老爷子的话,魏源也是深表同意,一个真正的领导者需要做的就是幕后遥控就行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蓝老爷子这几年表面上装疯卖傻,将权利下放给自己的儿子蓝博,但是实际上还是暗自注视着一切,在蓝海集团面临危机的时候,依旧站了出来。

    而自己今天计划这起事件,多半时间也是身居幕后操控,将前路冲锋的事情直接交给别人就行了。

    另外一点就是置身处地站在你的对手的位置思考,也是至理明言。

    特别是处于徐峰这样的情况,魏源甚至听从老爷子的建议,将自己摆在他的位置上,联想到如果自己面临这样的事,估计也会这么做。

    就此卷草跑路的话,除非改头换面,再换一个新的身份,不然就算自己手里有再多的钱,走到哪里都一样臭名远扬。

    特别是徐峰一走,自己就可以动用一切手段,不断地抹黑他,这还不止,只要在制药工厂里找到有问题的药物,甚至能够引发政府高层的重视,到时就算全国通缉徐峰,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而且在自己的计划之中,准备先对徐峰下手,而沈青衣一下子就好象被置于事外一样,虽然徐峰完蛋了,可能也会将他供出来,但是这对于手里有着不少紫衣阁门徒的沈青衣来说,问题还不算严重。

    但是被市级电视台,市级报纸和各种论坛和门户网站直接点名的徐峰,已然是退无可退,所以这个时候不指望沈青衣能跟他讲什么翁婿关系,这得依靠自己。

    所以徐峰的做法自然几是想办法平息这件事情,然后尽快将工厂里的药物销毁,来上一个死无对证。

    到时候甚至还可以反咬一口,以制造冤案的罪名套在魏源的头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这个时候,一方想要闹大,一方却想要平息,这就有了极端的冲突存在。

    但是我们经常都会说,创造一样东西很难,毁灭一样东西却很容易。

    同样的道理,今天在这家制药工厂里,魏源冷不经打了一记冷枪,一下子没有前兆地召集了这么多人包围这里,这么多人下来,想平平安安度过,可就不容易了。

    想平息冲突很难,想要制造冲突还不容易,只要一旦开打,徐峰哪里还有机会轻易将里面的药物转移甚至销毁?

    有了这样的换位思考,一下子魏源也就明白了徐峰这么做的原因,自己不能出面,而沈青衣又不能依靠,只有另谋出路。

    如果一味让紫衣阁的门徒用武力抵挡,别说他调动不了,就算可以调动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对方的人多,魏源召集上百人。

    再加上飞鹰和刘海生那边,如果真打起来,还能临时再召人过来,直接一句话,打起来的话,徐峰铁定吃亏,而且事情反而会闹大。

    可是现在找了一个老外律师来处理,这招就不由得让魏源佩服了。

    首先华夏国虽然改革开放已经有三十年,各种规模的私营企业也如同雨后春笋一样萌发出来,所谓的法治法建设,貌似也进行得如火如荼。

    但是实际上,普法教育却做得严重不足,或者在某些既得利益者看来,屁民不懂法其实更容易控制,或者他们觉得法律就是自己用来玩弄的把戏,怎么使用还不是他们说得算,你一个屁民懂法又能如何?

    不论怎样说,这毕竟是一个弱项,而且就算魏源读到高三的学生来讲,对于法律的认识也只是一知半解,政治书里面也就稍微这么上过几课,仅此而已。

    不说普通老百姓,就连那些已经逐渐有些身家的老板富商们,其实也是华夏模式的土财主,法律对于他们来说,还是属于一个空白阶段。

    不懂法自然也就惧法,说白了他们也就害怕有人跟他们谈论法律,甚至很多人连民事责任和刑事责任都搞不清楚,认为只要对方告你,你就可能要坐牢。

    所以一般大众百姓也好,那些稍许有些身家的老板富商也好,在一些司法人员看来,绝对是最容易收拾,还有最好宰的水鱼。

    现在徐峰出这一招,明显就是利用这方面的弱点,找一个老外律师过来,直接就召集人马开大片又实在得多了。

    毕竟光天化日之下,如果你们想怎样的话,老子就算告也能告死你,一般人对于法律都是一知半解,所以自然也就有所畏惧。

    毕竟国内富起来的这一代,除了体制内的人物,绝大多数都是近几十年的事情,有些甚至还是一夜之间生意有了起色才渐渐变得有头有脸的。

    特别是制药行业,有些熬了几十年毫无起色,有些短短的一段时间就已经风生水起,比如海普瑞集团的李锂,就凭着短短十几年在医药制造业的发展,就已经一度问鼎全国首富的位置。

    当然魏源召集的大多数仅仅只是刚刚发家的厂商,他们还是刚刚脱离贫困,还没来得及怎样去接触其他的东西。

    这一些人说得难听一点绝大多数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钱是有了,其他的硬性条件却是跟不上,有些甚至基本可以称得上法盲。

    越是不懂的事情,就越是害怕,所以徐峰这一手倒是玩得不错,可惜他算漏了一个魏源,那些厂商也许因为那个老外律师出面干涉,有些畏首畏尾,然而魏源却是巴不得将事情闹大。

    这会儿魏源一通电话过去,飞鹰也不敢自作主张,何况对于魏源他还是有着几分尊重的,当然这是基于他觉得魏源是个有实力的人物,值得结交。

    所以电话那头的飞鹰询问道:“魏哥,现在该怎样处理?”

    魏源想了一会回答道:“那耗着吧,再耗一会我亲自过去处理。”

    听到魏源亲自过来,飞鹰一颗悬着的心也安定下来了,这其中毕竟他不是苦主,徐峰一没购买他的药品,二没拖欠他的货款,带头闹事起来,他也是名不正言不顺,有些找不着自己的位置。

    然而魏源过来了,他也就有了一个方向,就是帮着魏源这个朋友一起向徐峰讨要一个说法,至于接下来就想要打要砸,至少有一个魏源过来承担责任,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这个时候魏源果断从那辆奔驰车里走了下来,由于今天准备过来看热闹而已,所以他穿得很随便,一身装扮显得有些廉价,任谁看到都不会联想到这么一次声势浩大的围剿行动居然是这个少年搞出来的。

    魏源下了奔驰车,对着蓝老爷子笑道:“老爷子,我想过去处理一下。”

    蓝老爷子也微笑回应:“演好这场戏,过去把那个老毛子给收拾了。”

    魏源道:“好,您等着看吧……”

    说着魏源缓缓朝着大门口走了进去,一进门就看到有着上百人的队伍正围到另外一个门前,因为这边的工厂主要是在二楼,所有这些人就想从楼梯上去到二楼找出徐峰和沈青衣现存的货物,有了证据才能洗刷自己的清白。

    为此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慷慨激昂的,就算那些紫衣阁的门徒胆敢上前阻挠,估计也得被他们痛揍一顿。

    可是此时却在那个老外律师的三言两语之下,他们就已经有些后怕了,这让魏源不可不承认,对于很多不懂法的民众来说,法律还真是一把可以利用,并且具有很大伤害力的武器。

    虽然这么多人一下子全部停顿下来,但是魏源还是可以看到那个老外律师的身影,这是一个标准化的白人。

    也就是我们在美剧中经常看到那种高大威猛的类型,他的身高最少有一米八五,所以即使在人群中依旧给人有那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魏源走上去,装出一副有些二流子的模样,再加上他一身比较休闲的打扮,估计也没人会当他是一回事,这见他上前拍了一下那个老外的肩膀道:“朋友,你过来找死的吧?”

    说话的口气十足犹如飞鹰那群小弟一样,于是那个老外律师很自然就把他当成那一类人。

    红头发蓝眼睛,长着一个标准鹰勾鼻,穿着一身得体西装的老外律师,此时并没有被魏源的话语打动,只听他非常礼貌介绍自己道:“你好,我是戴维斯”

    那个老外律师的华夏话说得非常标准,也许这是他在这边混吃混喝的一个必要条件,但是魏源非常怀疑的地方是一个学习欧美法系的老外,在大陆法系甚至官僚主义盛行的华夏,他学得东西能派上用场吗?

    魏源也笑着回答道:“你好,我叫法克。”

    “法克?”

    因为这个名字跟一个英文上一个骂人的词汇发音非常相像,所以那个老外不由得重复了一遍。

    “是的,这可不是英语名字,因为我的全名就叫游法克。”

    因为老外在称呼别人的全名的时候,是希望将名字放在姓氏的前面,所以魏源的名字很直接就变成十大神兽之一的法克鱿。

    当然直接这就是一个骂人的意思,而且骂得很是不动声色,那个老外的中文很好,所以他似乎懂得其中的意思,立马知道魏源是来者不善。

    但是尽管这样,周边的人还是不知所以,只是既然魏源过来了,就看这个小鬼怎样跟这个老外律师交涉,也好减少他们的心理压力。

    事实上不少国人,在面临洋人加上律师这种双重身份的时候,都明显有些压力,这个时候如果赶上自己不懂英语的话,就更加窘迫。

    “那么冒味请问你的身份是什么?”戴维斯道。

    魏源非常干脆回答道:“我是凤凰制药的代表,今天来到这里当然是讨要贵厂拖欠的货款。”

    这话一说出口,不由得让那个老外开始有些抓摸不透,他原本还以为魏源是跟飞鹰一样,受人指使,趁机过来捣乱的。

    但是现在看来,他似乎也是解决这一次问题的一个主要的突破口,因为他说的那家凤皇制药,其实也就是谢戈的药品加工厂,在魏源在安排之下,已经改头换面,准备以一家全新的制药公司形象面世。

    只要这样事情完全办妥之后,魏源的资金立马到位,购买机器,自设药品研究所,不再单纯只是进行利润薄弱的制造环节。

    而徐峰既然找到这个老外戴维斯,自然也就给他做足了提醒,徐峰自然知道这一起风波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这是他没有想到魏源居然有这种本事,独立策划这起事件。

    原本他是以为魏源跟蓝雪好上之后,在蓝家的势力帮助之下,再加上他的表舅谢戈和刘海生之类的策划,才有这样的事情出现。

    可是他却没想到,魏源并没有跟任何人提过他跟徐峰的恩怨,甚至刘海生和蓝老爷子也不知道这一次魏源这么执着对付徐峰,中间还是有着这么一段恩怨在里头的。

    戴维斯确定了魏源的身份之后,依旧用着那种礼貌而真诚的口气道:“那么先生请你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因为我今天的到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一个问题的。”

    魏源回应道:“我想除了找清货款之后,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了,而且如果今天不能给一个满足的交代,我想你是无法要求这边全部的人都可以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

    魏源说话之间语气还是很冲,但是跟开始那种痞子的模样已经有了明显的不同,这也让那个老外律师戴维斯第一次感觉到,原来在这边上百人里面,最难对付的居然是这个年纪最小的少年。

    这里在场除了飞鹰的人,还有谢戈工厂的那些工人之外,其余的制药厂商其实是不知道魏源的身份的,因为他们今天来到这里,主要还是谢戈的煽动和召集。

    虽然听到魏源报上的是一个凤凰制药的厂名,但是他们在静海市里从事药品生产这么多年,还真没听过这个公司,原来魏源和谢戈正式注册这个名字时间尚短,所以知道的人确实不多。

    所以暂时他们都只是将这个公司当成是小家庭模式的那种作坊,或者是周边城市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而已。

    试想一下,如果有一定规模的话,今天的场面又怎么会派这么一个小鬼头就过来了。

    可是难能可贵的一点是这个少年明显有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面对着这个老外律师戴维斯,居然没有丝毫的畏惧。

    这也从一定程度壮大了他们的胆子,就算是律师又怎样?只要占着道理,你还能咬我不成?

    于是在魏源的带领下,这些人原本还有些畏惧,可是人的本性里,就有一种盲从的天性,也就是所谓的羊群效应。

    看到魏源都丝毫不惧,这些人赶紧跟着喊道:“对,今天不给一个交代的话,我们不保证会做出什么的。”

    “不用以为找一个老外过来就可以忽悠我们,今天这场戏绝对没那么容易就散场的。”

    正所谓众怒难犯,戴维斯看到此情此景,也不由得魏源在煽动情绪这方面还是有点本事的,三言两语就已经将这些人的脾气带了出来。

    尽管这样,那个叫戴维斯的老外还是继续嘴硬道:“我得警告一下各位,对于拖欠的货款我已经接厂方的委托,并且已经非常主动跟各位接洽,我希望各位本着一个大事化小的心态来进行这件事,保全大家的利益。”

    魏源没想到一个老外居然可以在华夏式的这种官腔语气说得这么入木三分,因为一般情况之下,我们只有在各种电视节目里,才有幸听到我们伟大的干部同志这么得体的话语。

    魏源没有针对他的话反驳,因为他感觉到在场的人已经有所动摇了,到底是继续闹下去,还是和谈,和谈的话就有可能拿回一部分被拖欠的货款,而如果继续闹下去的话,恐怕到头来也只是一场空。

    “戴维斯先生的中文说得这么好,不知道您是哪个国家出品的?”

    魏源的话明显有些不敬,但是他一脸和善地微笑更让人感觉这只是一种无伤大雅的幽默而已,只听戴维斯回答道:“我的父亲是俄罗斯的,我的母亲是华夏人。”

    “原来是混血儿,怪不得中文的运用上这么娴熟,真是一个狗日的死咋种”

    “狗日的?咋种?”

    明显戴维斯的中文虽然不错,但是对于这种比较不可能在各种语言教科书里出现的词汇就有些不是很了解,所以魏源顿时就歪曲解释道:“就是称赞你学习能力很强,很聪明的意思。”

    “哦,是这样的吗?那真是谢谢你了。”

    戴维斯礼貌说道。

    周围的人听到他的回答不由得笑出声来,而且笑得前仰后翻,让戴维斯感觉自己好象是中了魏源的圈套,一下子表情也变得不自然。

    魏源其实也是抱着一个闹事的心态来处理,反正这个时候他要做的就是毫不讲理,你想讲道理,我就跟你耍流氓,你想耍流氓,我就再来跟你讲道理。

    反正就是竭尽全力去搞破坏,为这项事业呕心沥血,死而后已。

    [奉献]

推荐阅读: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大圣传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超级强者 圣堂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土佐之梦 第一邪君 梦魔大人,天亮请滚 至尊觉醒 诛神逍遥录 邪恶宝典 超级农民在都市 圣尊异世重生 翻手男覆手女 可爱秘书富经理 极品和尚混异界 不朽神器 尸笼 局长沉浮录 仙有仙归 迷醉一生 农奴翻身当地主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轩辕修神 傲世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