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丧家之犬(上)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超级豺狼   书名:超级修复_超级修复无弹窗_超级修复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四章丧家之犬(上)

    虽然这个构思魏源早就已经想过,也就是那一次自己治愈了张胜母亲的病,因此出名之后,魏源果断利用那一次的风潮,将杨颖推了出去。【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只是那个时候他的想法很纯粹,就是不希望杨颖一手医术荒废而已,希望她可以真正做她喜欢做的事情。

    而且一直以来,杨颖都是以一种深居幕后的方式在进行着,连续几个月在网上开展免费的咨询,利用她的医术和经验实实在在帮助了不少人。

    甚至还因为手法过于神秘而引了不少人的关注,而且引很多人想要亲身见识一下杨颖庐山真面目的想法。

    于是魏源这才顺水推舟,准备找一个机会将杨颖彻底推出去,而后来凤凰制药成立之后,魏源自然也就希望将杨颖和凤凰制药联系在一起。

    至于凤凰制药的顾问,甚至是企业的形象代言人,那是后来魏源临时想到的,或者说是在今天才定下来的。

    毕竟之前那人最早只是朋友或者师徒的关系,魏源虽然想过让杨颖加入自己,但是那时候凤凰制药还处于构思之中,所以魏源也没向她开口。

    再到那一次因为亲身体验了自己的针灸技术,而因为扎错针,在第九篇章的**篇之下,杨颖跟魏源就因为那一次乌龙而生了关系。

    但是就算两者生了关系之后,因为双方对于这件事一直都是不敢正面应对,所以彼此的关系反而更加生疏了。

    所以再次想要开口跟杨颖诉说这件事的时候,是在一个星期之前,可是那个时候杨颖似乎还搞不清楚应该怎么面对自己。

    可以说两人虽然生了**关系,却因为这个过程过于迅,导致彼此难以面对。

    所以那个时候,应该说是两人的一个冷战期,虽然没有吵架,但是彼此都不愿主动去接触对方。

    到了今天晚上,魏源离开了一个星期,再加上电视里关于落霞山工厂大火的报道出来之后,杨颖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都很关心魏源。

    患难见真情,在透过这一次的大火之后,杨颖终于还是认清了自己心中的真实想象,所以今日在见到魏源的时候,才会如此激动。

    两人因为那一次的乌龙同床事件,现在已然从其中解脱出来,彻底认识到对方在自己生命中的重要性。

    而正是因为彼此到达这样一个地步,魏源才会希望让杨颖加入凤凰制药,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想要到一个合适的人选也不容易。

    特别是凤凰制药的形象代言人,魏源既希望是一个美女,又希望有些知名度,更重要的是真的身怀精湛的医术,而且最好就是收费不能太贵。

    毕竟刚刚开始的凤凰制药,可花不起高价聘请女明星充门面的钱,而且魏源属于比较悲观的人。

    他一向都认为身处于娱乐圈的女星,多数是很难出淤泥而不染,难听点说一句,可能大家底子都不干净,他可不希望凤凰制药将来因为一桩所谓的门事件而受到打击。

    更何况摆在眼前的杨颖明显是一个更合适而给力的人选,论样貌绝对可以甩开所谓的四大花旦,其实那些三十好几的大妈好几条街。

    至于医术上面,因为在紫衣阁里生活了十几年,又是上一任紫衣侯的亲传弟子,自然是不用提的。

    这两点已经完全符合甚至是过魏源心中那个最完美的标准了,而且现在两人的关系已经明朗化,魏源也可以更加放心去将杨颖安排到凤凰制药之中。

    至于蓝雪会怎么想,魏源觉得这始终是一个难以逃避的问题,魏源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她可以接受这一切,无论怎样,也许他骨子里还有着花心,但是却还是一个负责人的男人。

    只要她们可以接受彼此,魏源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对她们很好,就算是同时两人分享自己,也绝对不会厚此薄彼,反而会将自己的全部的爱公平的用在她们的身上,而绝对不是分享。

    这个问题说起来就有些难搞,因为其实这种所谓的爱是无法分成两半的,就好像一个拥有两个孩子的家庭也不至于就代表他们的父母是将自己的爱分成两份,也不代表父母对于他们的爱和关心就肯定比独生子女的家庭少。

    因为这种东西,是出自一个人的内心最真实的感觉。

    总之这算得上是魏源当前计划之中,比较伤脑筋的一点,但是考虑到这是怎么都必须面对的问题,所以他也逃避不了,干脆就这样安排吧。

    因为实在很难再找到一个杨颖这么合适的人选,所以魏源也不得不以大局为重。

    毕竟现在已经是星期五了,而在蓝老爷子的不断的催促和施压之下,相信下个星期一在受理此案的化验部门上班的时候,就有开始公布化验的结果,到时又是一阵惊涛骇浪。

    而在这个时候,魏源的安排之下,张胜所在的静海电视台,已经一连串几天就此事开始跟踪报道。

    虽然眼前所见都是风平浪静,但是可造之势还是有的,所以魏源自然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让关注这件事的人无聊,不然很快这种情绪就会疏散了。

    所以魏源就把目标定在了徐峰的身份,先是电视台开始解密徐峰这个人物的资料,这其中在魏源的有心安排之下,那些报道主要的弧度是定在了半年前的期货公司诈骗案。

    并且透过各种形象的推敲,已经单方面的用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语,将这件事顺利跟徐峰联系在一起,毕竟在报道之中多次暗示徐峰才是此案的主谋。

    而在魏源另一手安排之下,自然是如何应对之前那些债主,毕竟现在徐峰的事已经通天了,期货公司诈骗案也有了一个新的主谋人出现,这样的转机自然方便魏源转移视线。

    毕竟从父亲死后,魏源和母亲就不断被这么债主上门骚扰,现在把视线扯到徐峰上面,魏源当然也要趁机摆脱掉其中的嫌疑,以免再背上一笔糊涂债。

    于是在魏源和电视台的策划之下,那些债主纷纷在电视台的集合之下,到达徐峰现在被软禁的地方。

    是的,虽然那个地方是徐峰以前所住的房子,可是现在魏源和袁紫衣分别安排了很多人在他的屋子里监视着,甚至已经完全限制了他的人身自由。

    所以徐峰就犹如坐牢一样,等着受死而已,但是魏源还没有准备让他死得那么容易。

    那些因为自己的父亲当了替罪羊,背下来的糊涂债,这个时候当然就得抛回给徐峰。

    可惜徐峰现在各种肮脏手段得来的全副身家,早已经被沈青衣卷走了,现在沈青衣就等着徐峰死后,他就可以安然找个地方做他的土皇帝了。

    毕竟如果是自己一个人的话,怀中揣成几千万,甚至接近上亿元,那么天下之大,何处不是天堂,至于沈青衣准备这么安抚手下那些紫衣阁的门徒,这就是他的问题了。

    可惜魏源还是忽略了人的本性,尽管各种证据频出现,已然将主要的主谋人和源头彻底指向徐峰,本来魏源一家应该就此脱了干系才对。

    可惜这些人又不傻,当他们知道徐峰已经自身难保,甚至根本不可能再将诈骗的那笔钱吐出来的时候,他们改变意向了。

    这时魏源才知道,这些人要的根本不是真相,他们要的只是讨回自己被诈骗的钱而已,谁有钱他们纠缠谁,至于徐峰这个主谋,他们反而放过了

    这让魏源想起都觉得可恨,这些人最初因为贪欲之心而遭诈骗,尚且值得同情,但是现在不分青红皂白,为了要回自己的钱,明明心中已经知道自己一家跟此时无关,依旧咬住不放。

    有奶就是娘,有钱就是爹,他们要的仅仅只是想要钱而已。

    但是魏源这个时候心中已经对自己之前的同情之举感觉可笑,对于这些人也早已经是嗤之以鼻,之前找不到徐峰的时候,吃这个哑巴亏,魏源认了。

    可是现在他可没有这么好脾气了,这钱老子一分没拿过,凭什么都找上我,当我是凯子吗?

    其实这本就不属于魏源一家的责任,明明是受害者,却还要背上一笔糊涂债,以前是徐峰未落网,就算想赖账,也是不可能的。

    而且分分钟可能会因为语言过激而被人狂扁,可是现在徐峰这个主谋魏源已经给他们揪了出来,也算是给了一个交代。

    如果你们想要公道的话,用徐峰的命来偿还足矣。

    至于那些还想死要钱,宁愿为了钱而在明知真相的情况之下,依旧拿了脏水往魏源身上泼的人。

    魏源也不至于害怕自己身上脏了,现在想怎么地就怎么地,反正你说老子无情也好,说老子赖账也罢,不属于我的责任,凭什么我来承担?

    而且这些人自己心中早已经有了分辨之心,只要魏源的态度坚硬一点,很快他们见自讨没趣,自然也就打消了这种念头。

    毕竟算下来也是一笔上千万巨款的诈骗案,就算魏源可以拿得出来,也不至于这么缺心眼不是?

    既然息事宁人不行,那么就干脆硬起来,不怕死就来拿钱吧!

    总而言之这件事魏源能给的交代也就到这里了,等到星期一的化验报告出来之后,徐峰已经算是还了他们一个说法了。

    至于那些把自己当凯子,以为就算徐峰死了,那些钱依旧可以由自己来承担的人,魏源自然也不会真的就这么被人当成软柿子捏,他们有本事的,尽管上门来取就是。

    另外电视台的主要视线还放在粉樱粟的概念上,只是就连官方都没有公布这些药物里的成分是什么,所以他们自然也就给不了一个明确的报道。

    不过这是可以想办法解决的,比如魏源就给张胜建议干脆直接就以上瘾药物为题,将镜头放到那些因为长期服用这些药物的人,他们的生活产生了怎样的变化。

    但是实际上徐峰和沈青衣设立的这个工厂,从周边各地回收各种品牌的药物,二度加工将粉罂粟添加在里头,直到穿帮之后,整个过程也不过半年而已。

    而这些时间虽然足以让一部分人开始患上药物上瘾的恶习,但是由于这种可上瘾的药物的价格还是不如一些软性的毒品来得夸张,所以半年的时间实际上对一个家庭是有影响,但是不至于让一个家庭支离破碎。

    但是这年头做媒体的,谁是实话实话,实在地报道每一件事情,都不是添油加醋,生怕没人关注一般地夸大整个事实,不然就是为一些有后台背影的企业擦屁股。

    实在不是魏源刻薄,而是这本来就是行业之中人尽皆知的事实,所以一般很多报道的真实性就是连自己电视台的人都懒得去看。

    不过这件事情之上,魏源倒是跟他们达成了共识,因为魏源岂会真的就事实说话,那么容易就放过徐峰?

    相反的他反而配合着电视台提供各种情报,当然都是他之前搜集的类似于长期服食可上瘾药物导致的危害,还有一些因此家庭遭逢破裂的案例。

    这些其实大部分都算不得跟徐峰有关,或者说他和沈青衣出厂的那些含有粉樱粟的药物,还没达到这么大的危害。

    只是性质那都是一样的,所以魏源也毫不留情地利用张胜在静海电视台的关系,不断地往徐峰头上扣屎盆子,就差把有些病人因为服食药物过量而死的病例,都扣在徐峰头上了。

    徐峰自己是无法还击的,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完全处于一种被软禁的状态,他在家里的时候,有上百个人从周围各处监视着他,哪怕他拉着窗帘,也会不断有人上门骚扰。

    让他想跑都跑不掉,而这样他出门的时候,就会被魏源和袁紫衣安排和煽动的群众找上们。

    朝他吐口水都算客气了,什么泼屎泼尿,淋红油那是常有的事,这些人多数都是因为服用了可上瘾药物的那些病患的家人,他们的情绪虽然被煽动过,但是绝对有部分是真实自内心的痛恨。

    于是徐峰这才真的意识到自己已经输得彻底了,就被自己之前当成替罪羊的老魏,在自己看来他是这么愚蠢,这么容易相信人。

    可是他却没想到,这样的人生出来的儿子,却是如此的难以对付,而且比他更加有手段,甚至说更加阴险

    当然在魏源看来,对付徐峰的手段怎样都算不得阴险,因为对付这种人本来就不能以常规的手法去做。

    卑鄙也好,阴险也罢,总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魏源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过分的地方。

    而这个时候的徐峰,也真正犹如一头丧家之犬一般,在不断的骚扰和**之中,等待着魏源以一个胜利者的身份来宣判他的失败,然后由政府官方的宣判他的死期

    这段时间,作为临海城市的静海市,本身不在五大经济特区之中,在全国上下属于三流城市,可是在此案爆之后,几乎任何人都开始关注这个地方。

    甚至静海市,清溪镇,大同村,这么详细的案地点,都被所有人牢牢记在脑子里,而这个时候一切的情况又开始有了新的变化。

    以前这座三流城市可谓是罪恶的温床,虽然普遍的工资低,但是消费也是相对较低的。

    二十块钱跑到当地的足道中心了,八十分钟的服务,真正让你感觉钱还是很经花的。

    “这个不满意,给我换人”

    “坐了这么久,怎么还不上茶?水果呢?切盘水果上来,什么服务态度嘛,是不是不想开了?”

    这是领先于很多地方的,在这里不是在花钱,而是玩死人。

    特别是有些稍微有点权势的,不用太猛,犹如常威一家足矣,老爹是当地著名的农民企业家,舅舅在他的扶持之下,是大同村里最有能耐的村委,现在他老爹自己都在四处买选举票,打算进村里捞一笔。

    只要你稍微有点权势的话,在这里就是土皇帝,让人体会一把原来为非作歹,仗势欺人,这种事情不是在大城市或者古代才有的事情。

    可是现在情况有些不同了,这里成了全国关注的地方,不是因为经济腾飞,不是招商引资做得那么出色,而是最早出现了药品安全的丑闻之地。

    而这些事情的一个主要目标就完全放在了徐峰的身上,所以现在徐峰完全是属于魏源之前劝服韩灵那三个只要符合就有资格可以自杀的人物了。

    现在在期货公司诈骗案之中,因为被徐峰坑害了不少钱的人,本来还以为可以找魏源拿钱。

    可是哪知道魏源这个凯子,现在已经硬起来了,就是不可后退,老子就算有钱也不给,又不是我骗你的钱

    那些制药厂商希望徐峰去死,因为他串通了沈青衣,在下定单的时候利用合作几个月建立下来的“现金信誉”,再配合企业之中“期帐”的规矩,坑了他们不少的货款,现在看模样是入了沈青衣的口袋里了。

    所以徐峰不死,他们不甘心

推荐阅读: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雪中悍刀行 神煌 圣堂 一品江山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大圣传 土佐之梦 第一邪君 梦魔大人,天亮请滚 至尊觉醒 诛神逍遥录 邪恶宝典 超级农民在都市 圣尊异世重生 翻手男覆手女 可爱秘书富经理 极品和尚混异界 不朽神器 尸笼 局长沉浮录 仙有仙归 迷醉一生 农奴翻身当地主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轩辕修神 傲世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