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最后一夜(上)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超级豺狼   书名:超级修复_超级修复无弹窗_超级修复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六章最后一夜(上)

    明明是这么尴尬而敏感的话题,却让魏源用这么吊儿郎当的口吻说出来,感觉他的表情是那么淡定而无谓,丝毫没有顾虑到这里还有五个女孩呢。【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除了袁紫衣之外,其余四个女孩对于魏源的身份也只是一知半解,只知道他最近大出风头,又被封为天才神医,又是凤凰制药的幕后老板。

    这个年纪仅仅二十岁的少年,究竟有着怎样的秘密?

    但是毫无疑问,现在的魏源给人感觉一定是拥有很强的背景,甚至这几个女孩更是把魏源当成某个大家族的成员之类的,不然的话,怎么能掀起这么大的风浪,让大小姐都陪着他如此疯狂?

    正是这样,他应该也是那种不缺女人的男人,所以对于这种事,有如此淡然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可能早已经经历过无数次的实战了。

    可是她们却不知道,魏源真正的实战,也不过是三个月前而已。

    其实想到这里,魏源自己也感到颇为吃惊,三个月以前的自己看到女孩就不自觉地害羞起来,不小心碰到一个女孩的手,都足够让他脸红半天。

    可是现在是怎么了?

    似乎在不断地成长和接触之中,自己变得已经不再害怕跟女生相处了,而且现在甚至是掌握了跟女生相处的秘诀。

    也许这就是一个男人开始成熟的时候吧,怪不得有些人总是觉得一个男人只要经历了那事儿,就能变得成熟了。

    虽然不一定智商和情商上面可以变得成熟,但是单纯论及跟女孩的相处知道,一个处男和非处男,还是有着本质的差别的。

    现在的魏源不敢说自己对此方面有着很深的造诣,也不敢妄论自己文能提笔控萝莉,武能上床安**。

    但是起码实实在在的异性相处方面,魏源的确是有所进步了,面对这么多个女孩的愕然,他倒也不是过于放在心上。

    只是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一个想法:徐峰真的甘愿这么受死吗?

    魏源自问自答,自己在脑海里就已经给出答案,那是绝对否定的。

    这是一个怎样的人物,极度自私而无情,只想着自己的利益,什么事情都敢干的。

    说得文雅好听一点,这是一个爱自己到极限的人,他最受不了的是有人背叛和抛弃自己,如果不是害怕产生变端,杀不了徐峰的话,魏源更理智的做法是应该使用反间计。

    当初满清入关的时候,努尔哈赤受重伤死去,皇太极在攻打大明的时候,遭遇袁崇焕的百般阻碍,最终也是施用了反间计,才得以借助崇祯帝之手兵不血刃地将袁崇焕除去。

    再有一个众所周知的就是《三国演义》里头关于反间计最典型的利用手法,配合上美人计。

    司徒王允利用貂蝉,成功分解了董卓和吕布,最终让吕布亲手将董卓除去。

    本来沈青衣和徐峰这对翁婿彼此就有所芥蒂,主要还是因为沈青衣的女儿嫁给徐峰之后,死得无缘无故。

    所以他们虽然是合作关系,但是彼此其实是互相不信任的,所以魏源如果找准时机,一个反间计下来,就足以让他们自相残杀。

    这也就是袁紫衣一直说的时机不成熟的原因,因为在袁紫衣的角度来看,清理门户固然重要,但是前提是自己不能蒙受太大的损失,而且也要一把将两人一网打尽。

    这是魏源明显没有这么多耐心可以继续等下去,沈青衣的生活他不关心,但是徐峰必须得死。

    关键是明日就是宣判徐峰死期的日子,也就是说徐峰这头丧家之犬,就算真的狗急跳墙的话,也就在今晚一举了。

    “这种情况是几时开始出现的?”

    魏源指着窗户外面,徐峰的屋子方向朝着几个女孩问道。

    那个稍具年龄的女人,有些坦然回答道:“也就是今天才开始的。”

    魏源转念一想更加觉得奇怪,如果他是得知自己将死,不想把手里的钱带到棺材里,想要最后趁着还有些许自由,再疯狂一把的话,也不至于等到今天吧?

    毕竟魏源表现上透过监视控制着徐峰的行踪,也安排了一些人,在他出门的时候就堵住,搞出一大堆的花样不让他出行。

    但是只要徐峰手里还有钱的话,他安排什么东西到家里,这一点魏源虽然可以在半路上捣乱,让他有什么外卖,包括食物和女人都送不到,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

    目的就是想看清徐峰到底在玩什么花样,而且徐峰虽然跟沈青衣的合作之中,处处受制于他,估计那些制造出售那些含有粉樱粟药物所得来的钱,多数也是掌握在沈青衣手上。

    包括那些拖欠的货款,沈青衣只要不是傻子,都一定会利用自己的实力,控制着这些资源,进而可以控制住徐峰,免得他有所二心。

    毕竟这对翁婿本身上就是相互不信任的,所以魏源不排除沈青衣拿了大量的好处在手,但是徐峰也不是傻子,单纯的给他人作嫁衣裳的话,他又怎么会甘心?

    这点魏源能想到,沈青衣也必然能想到,所以应该多少还是分了一部分安抚一下徐峰,虽然数目不会很多,但是相对这么大的犯罪数额,也不小了。

    何况之前徐峰自己各种诈骗案,还有其他之类的犯罪行为,肯定也积攒下来不少钱,如果他真的觉得在死前应该疯狂的话,相信不会等到今天才开始。

    “之前他每天都是做什么比较多?”

    魏源虽然安排了袁紫衣的人来监视,但是他本身却很少过来,因为他相信以袁紫衣的智慧,她亲自到场指挥,肯定不会出什么问题。

    今天徐峰突然搞了这么一出堪比爱情动作片的成*人大戏,相信目标也就是吸引自己前来,可是他如何能知道自己会到哪边去呢?

    毕竟这里可有四个方位,四个地方都是临时给的高房租而租下来的,看来今天开车过来倒是一个累赘了。

    “每天很奇怪,除了正常的生活,也就是待在房间里,偶尔会打电话。”

    那个二十多岁的女人这番回答却让魏源感觉更加不对劲,一个将死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冷静?

    问题是魏源非常清楚,徐峰这种人肯定是怕死的,在面临死亡越来越近的时候,不可能这么淡定。

    如果他这些日子,一直在家里靠着外面送过来的东西,包括各种酒水,食物,或者女人之类的一切东西,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话。

    那么魏源反而相信他估计是认输了,在进行着最后的疯狂泄而已,或者在他看来这么辛苦坑来的钱,不花光怎么舍得死呢?

    可是直到最后一天才这样,就有些奇怪了。

    现在徐峰的做法似乎只是在明显把自己引过来而已,至于他这么做一定还要其他的原因。

    既然自己这么容易猜得出他的动机,他为什么还要继续做下去。

    在魏源看来,也许真的只是狗急跳墙而已了。或者是他不甘心被自己就这么玩死吧。

    所以明知道成功的几率非常有限,却还是最后奋力一搏,因为徐峰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身后就是万丈深渊,无论是赢是输,最后一番挣扎之后,还得掉下去。

    只是他现在是不甘心一个人死了,想要多拉几个垫背的,应该就是这样吧。

    这虽然只是魏源自己单方面的估计,但是这最后一夜,对于他来说实在是过于漫长,而且容易出现变动的。

    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的,所以无论自己的直觉估计得准不准确都好,这个时候魏源不得不最后再谨慎一个晚上了。

    “这头疯狗估计不会死心,最后的一个晚上他肯定不会就这么甘心等死的,吩咐你的人格外小心,在调配人手过来,严加防范。”

    这个时候袁紫衣才看到属于魏源的能力所在,掌控全局之中思维缜密,单击立断

    袁紫衣甚至觉得如果真的让他的凤凰制药展起来的话,肯定会在未来成为自己最大的对手

    当然袁紫衣不是那种毫无容忍之量的人,虽说孔圣人有云:“唯女子于小人难养也。”

    但是偏偏这个袁紫衣却是女儿身,男儿心。

    她的处事能力,她的胸襟和目光,她的能力和智慧,都是丝毫不比一个男人逊色的。

    听到魏源的话之后,袁紫衣也深知他的顾虑所在,因为就此换位思考的话,如果自己是徐峰的话,在这最后的一夜,也不甘心就这样度过,所以他是绝对有可能另有打算的。

    魏源的做法怎么说也是防范于未然,总比真的出了事情再来后悔强得太多了。

    吩咐了一下袁紫衣之后,魏源也打了两通电话,其中一个是打给飞鹰,让他晚点带人过来。

    现在飞鹰算是把自己的筹码压到了魏源的身上,只要他的凤凰制药真的展起来,对于自己来说也是大有好处的。

    毕竟这已经不是那种街头混混,你一眼我一句,互相看不顺眼就开打的时代了,因为那些是完全不入流的混混。

    真正道上的能人,是懂得耍狠之外,还得用脑子,还得懂得跟官场和商场的人搞好关系,这才有可能混得好,混得下去。

    而飞鹰这样的做法也就是在做一个未来的投资,把自己的筹码押到魏源的身上,只要他真的蹦起来了,飞鹰这种患难兄弟自然不会被遗弃。

    飞鹰手头上的小弟已经足够在有突*况的时候应付了,毕竟现在徐峰就算手里有资源可用,估计也就剩下一点钱了,魏源倒也不至于会觉得他掀得起什么波浪。

    最多也就是一个临死前的挣扎而已,何况沈青衣方面,魏源早已经安排了人监视着他,甚至电视台的记者也在盯着这件事。

    就算他真的想配合徐峰的行动,估计也得想想这么做的话,万一事情败露的话,肯定会被徐峰拉下水,到底魏源在将他跟徐峰一同划到一起,倒也踏实了。

    所以沈青衣不可能为他这么玩命,剩下的为钱玩命的那些人,自然不是紫衣阁里面那些人可比的。

    另外一通电话打给张胜,让他随时等候指示,这段时间连番的报道,张胜虽然帮了自己,还了人情,但是他自己也得了不少好处。

    魏源始终认为只有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才能长久,单纯靠人情债是绑不住一个人的心。

    徐峰的案子引了这么多人的关注,电视台的收视率那件一个节节攀升,

    虽然借助了张胜在电视台的关系,魏源有着借公济私,利用舆论炒作凤凰制药的嫌疑,不过怎么说魏源的初衷都是希望可以真的让凤凰制药良性展起来,好好挥和弘扬《药王神篇》里的内容,这才是王道。

    所以感觉只能有事情会生,这最后的一夜,魏源干脆也就不得不全神对待,让张胜派了一队记者过来,在这里随时等候。

    做好了两手准备之后,魏源这时才安定下来,反正是最后一夜了,也不怕徐峰玩什么花样,他还有多少本钱,魏源其实是心中有数的。

    “就跟他摆明军马来干上一场,这里四周所有监视的房里的窗帘给我全部打开”

    魏源顿时喊道。

    其中四个女孩听到魏源的话,都显得有些惊愕,在她们的意识之中,监视和偷窥一样,都是要在暗地里进行,以防对方现,这才是最安全的。

    可是魏源现在却是把一切都暴露在阳光之下,他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大小姐?”

    那个二十多岁,在里面属于年纪最大的女人先开口询问了旁边的袁紫衣。

    只见袁紫衣稍微愣了一下,看了魏源一眼之后,缓缓点了点头道:“全部听他指挥。”

    于是在魏源的吩咐之下,她们拿出对讲机,吩咐着四周的几个楼层里的紫衣阁门徒,所有监视的房间,在一瞬间统统将所有窗户打开。

    接着魏源又道:“这里的居民倒是不少。”

    那四个女孩不懂得魏源这话的意思,但是从门面上来理解,这里还算是属于市区,只是稍微比较偏僻了一点,而且四周很少有商品房,都是自家的宅基地建出来的。

    有点楼层渐高,特别是那些建出来用于出租的房子,当然这里也有低矮的小*平房,但是四周的居民人数倒也真是不少。

    魏源继续吩咐道:“你们找几个人一起下楼,挨家挨户通知这里的居民,就算我们初来乍到,打算在这里摆上几桌,请周边的邻居务必赏脸,吃一顿便饭。

    袁紫衣立马就明白了魏源的意思,他就是准备将场面闹大起来,到时就算徐峰有什么把戏,恐怕也很难在这么多人面前耍出来。

    本来依照本国的一些规则行事,只要魏源愿意完全是可以走正常的路线先报案,然后让蓝老爷子出面让警局的人上门,直接封厂捉人,也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可是魏源就是害怕这么做的话会打草惊蛇,毕竟徐峰和沈青衣在当地的一些政府部门,估计还是有些关系的,所以很难避免不会走漏风声。

    所以他才会采取让那些制药厂商一起去围剿徐峰的工厂,杀他一个措手不及,才有可能在他的货仓里找到真正有问题的货。

    但是这样做的话,也就是在化验结果还没出来的时候,魏源是无法将徐峰怎样的。

    甚至魏源怎么联合电视台宣传这件事情,如果事后检查出徐峰货仓里搜出来的药物没有问题的话,还可能被反咬一口。

    当然这点魏源也是先做足调查再动手的,所以还是避免了这个问题,现在只要等到天亮之后,负责化验的部分公布结果,就可以将徐峰定罪了。

    魏源不是没想过直接手刃仇人,可是暂且不提这么做会不会有手尾,可是还是有一点的风险。

    最重要的是魏源是准备借助这件事,可以将这潭子水全部搅浑,趁机把凤凰制药的名声打响。

    所以才不得不冒这个险。

    魏源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一下贼笑道:“大约十分钟左右,电视台的记者就会过来了,你们安排人上去接他们,记得让他们带齐家伙,徐峰不是喜欢表演吗?我成全他”

    此时窗帘被拉开,而那一边,透过那个军事的望远镜,魏源观察到徐峰的屋子里的戏份还在继续上演。

    这他娘的是不是爱情动作片看多了,怎么这套路这么熟练呢?

    魏源严重怀疑这个徐峰肯定是有露阴癖来着,明知道这么多妹子在监视着他,却还执意将他那牙签大小的棒子露出来与大众分享,这得变态到什么程度了?

    喜欢表演是不是,那就让全世界都一起欣赏你的表演吧

    魏源想到这里,脑子里也不由得兴奋了一把,将自己的头伸出窗外,对着徐峰的方向望去。

    嘴里不由得吹了一个口哨,自言自语道:“你妹的,这表演堪比岛国的爱情动作片,别人死后是留个遗照,徐峰老子厚待你,带齐人给你拍一卷遗作,说不定你死后还能大火一把”

推荐阅读:求魔 剑道独尊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将夜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土佐之梦 第一邪君 梦魔大人,天亮请滚 至尊觉醒 诛神逍遥录 邪恶宝典 超级农民在都市 圣尊异世重生 翻手男覆手女 可爱秘书富经理 极品和尚混异界 不朽神器 尸笼 局长沉浮录 仙有仙归 迷醉一生 农奴翻身当地主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轩辕修神 傲世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