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零二章 交锋(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超级豺狼   书名:超级修复_超级修复无弹窗_超级修复最新章节

    第两百零二章交锋()

    其实这是魏源早在对付徐峰的第一步计划里,就已经全盘构思好的内容。【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利用徐峰的事件,引全国上下对于问题药品的关注,这一点上魏源已经做到了。

    现在络上,关于徐峰的问罪,制药行业的良心,问题药品的处理,种种问题上,都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达到了这一个目的之后,接下来舆论只要继续炒作下来,自然就有上达天听的可能。

    也就是说国家都会开始关注这事,所以让全国上下的人都在期盼着徐峰怎么死,这对魏源来说,是最好的报复手段。

    当然更好的手段是让徐峰来偿还这一切,一般来说报仇这种事情,在小说里是特别喜欢使用的元素。

    用来渲染情义和血腥的,总是最后就算真的报仇了,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

    就好像给人感觉要报仇的话,就得付出很大的代价一样。

    可是魏源就是要打破这种情况,这一次策划报复徐峰的行动之,魏源丝毫没有一点点损失……

    不仅仅如此,他还赚到了很大的知名度,现在很多人都将他封为最牛勇士,代表的是他敢以自己弱小的身躯,去对抗庞大的犯罪集团。

    而且他和表舅谢戈所有的凤凰制药,也在这一次徐峰事件之,得到很大的好处,绝对是这一次药物安全危机之下,所有制药集团里面,唯一得到好处的。

    就是获得了普遍民众的信赖,这家人有这样的勇气,相信他们自然也是一家有着良心的企业,那么同理可推出,他们制药出来的药物的质量,自然也是可靠的。

    不可质疑的一点就是现在是一个民众信任度非常丧失的时期,每个人都是阴谋论是狂热粉丝。

    事出反常必有妖。

    每个人的潜意识都是这样,一个人或者一家企业的形象如果被渲染得太正常的话,暗地里可以就不干净,因为水至清则无鱼。

    同样的道理,一家不断想要塑造自己是一家有良心的企业,不断很难得到别人的新人,反而会让同行或者眼红者不断向你泼脏水。

    但是魏源却是明知山有虎,却要偏向虎山行,因为他对自己有信心,他知道自己不需要像一些做企业的人一样,只有用各种肮脏的手法才有赚到钱。

    其实在整个制药行业之,新生的凤凰制药的实力其实连末等都算不上,因为至今,凤凰制药都只是一块招牌而已。

    除了以前谢戈在置办药品加工厂积累下来的人脉之外,现在的凤凰制药,最大的问题就是连自主研的新药尚且还未问世。

    试问一家真正有名气的企业,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产品?哪怕是国产的汽车品牌,就算抄袭模仿,也得搞出一个类似的产品出来。

    当然有人愿意将富士康之类的代工厂称之为真正有名气的企业,那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现在魏源自然而然也就面临着一个矛盾的心理状态。

    从自我真实方面的情绪出,魏源自然是希望沈青衣干脆就这么把他恰死算了,徐峰跟沈青衣合伙,结果出事之后,被抛弃不止,还因为害怕他指证自己,而被沈青衣杀害。

    这样的结果如果出现的话,那么正好就恰合了半年前魏源的老爹将他当成哥们,却被他出卖,还当了替罪羊一模一样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非常过瘾的,当然更加过瘾的是魏源更想亲自手刃了这个大仇人。

    毕竟魏源可不是金庸大师《倚天屠龙记》里面那个优柔寡断的烂好人张无忌,自己的爹妈被六大派的人害死,还烂好人地跑去搭救六大派,这人得二到什么程度才能干出这事……

    随便说一句,魏源始终觉得王晶和洪金宝同学拍摄的那个电影版本的《倚天屠龙记》才是最经典的,哪怕已经有很多情节脱离了原著

    所以可以这么说,魏源对于徐峰的仇恨不是一天两天了,说是仇深似海也一点不为过,自己的老爹被他害死,死后尚且背负一世骂名,自己的母亲的双腿,还跟他脱不了干系。

    可是摆在现实的问题就是现在徐峰暂且不能死,含有粉樱粟的那些药物是在徐峰工厂的货仓里面找出来的。

    现在有了沈青衣在暗操作,也是完全配合了魏源的口供,工厂里面所有的员工,包括最多的还是里面紫衣阁的门徒,一致都指认徐峰才是这个工厂的幕后老板……

    所以只要杀了徐峰,沈青衣就跟这件事脱掉关系了,他的手里起码还捞了上千万,拿着那些紫衣阁的门徒,过了这个险关,过个地方风云再起。

    但是这家伙摆明也不知道是守财奴还是缺心眼,这个时候还为了徐峰坑下来的那几百万找不着,而舍不得,或者说不甘心下手杀他。

    这才给了魏源提供了一定的时间,这人如果真如枭雄一般决断,手起刀落将把徐峰给弄死了,魏源的一切计划就都完蛋了。

    但是现在幸亏沈青衣舍不得徐峰手上藏起来的那几百万,所以一直忍不下手杀他,现在他虽然掐着徐峰,但是其实在意识里还是有着一丝不甘,所以并没有完全用力。

    “临死还嘴硬?”

    沈青衣看着徐峰的表情有些狰狞,但是徐峰在这个时候却是仅剩最后的痛苦,强忍着这样的痛苦,他轻声喊道:“你杀不了我的,外面有人来救我了。”

    听到他的话,沈青衣真的用手捂住徐峰,让他的嘴巴不能再出任何声音,然后他静下心来仔细一听,似乎真的有人。

    这时候房间外面还在偷听的魏源还以为徐峰说的是自己,难道自己这么小心还暴露了?不可能吧?

    魏源有些不是很相信,现在他虽然身体各方面的属性都有了暴涨,但是整体的协调性还是可以的,只要他愿意,这么走路下蹲之类的动作,魏源都可以不出一点声音……

    所以照道理来说,徐峰和沈青衣没理由感觉到自己在门外才对吧?

    这个时候有些疑惑的魏源回过头一看,才现原来袁紫衣正小心翼翼从楼梯里爬了上来。

    “你来干什么?”

    魏源在心里感觉非常奇怪,但是嘴上却是不一丝声音,只是用嘴型传递着自己的意思。

    袁紫衣旁边也有着一个善于看人嘴型的紫衣阁门徒,所以对于唇语方面,袁紫衣还是稍微有些理解的,所以很容易就搞清楚了魏源的意思。

    怪不得有人说临死的人五觉是最为敏锐的,在这里的高手犹如沈青衣和魏源,本身都是耳力过人,却丝毫没注意到,反而是一个被沈青衣掐得快透不过气的徐峰听到了……

    感觉到袁紫衣上来,魏源觉得情况似乎越来越难搞了,如果上面的是杨颖还好,以她的身手跟自己联合起来的话,就算两人一起冲进去,想要拿住沈青衣都是不在话下的……

    可是袁紫衣的身手,魏源算是亲身体验过了,虽然也算是紫衣阁的大师姐,也算是练习过几天的功夫,但是那点花拳绣腿,遇到不长眼的醉汉尚且可以对付,面对沈青衣之流的高手,压根就是炮灰一个啊……

    我的少姑奶奶,你这是凑哪门子的热闹啊?

    说到打架的话,袁紫衣肯定不是他的对手,难道袁紫衣打算好像吕秀才一样把沈青衣活活地靠着一张三寸不烂之舌把他忽悠死了不成?

    魏源实在想不通自己明明已经信息让她带人在楼下四周戒备,就是防止如果沈青衣或者徐峰逃跑的话,能够有对付他们的办法,可是现在的情况,却被袁紫衣打乱的。

    “有人?”

    听到徐峰的话之后,沈青衣立刻将房间里的一切杂声掩盖住,当然最大的杂声就是此时被他掐住脖子,掩住嘴巴的徐峰了。

    练武之人虽然谈不上好像小说里面千里传音,耳力贯墙,但是从理论上来说还是比一般人强上许多,也就是说其实只要这么去掉一切杂音之后,对于门外出的稍许轻微的声音,沈青衣都能够听到……

    而在这方面,袁紫衣明显就没有魏源的本事了,虽然她已经是非常小心,但是依旧她走路还是过于依赖地力,所以摩擦之下,还是有着轻微的声音散了出来……

    虽然这声音不大,但是已经足够惊动沈青衣的神经,真的感觉门外有人的声音,他的情绪仿佛更加烦躁了。

    看来此时他也想到这里先前的癫狂,随意将那些东西胡乱向着窗外丢出去,自然也就吸引到下面那些人的关注,他们上来一探究竟,也是常理之事

    当然在沈青衣看来,这些人多半都是废物罢了,以他的身手,真想在这些人的眼皮底下干掉徐峰,再安然无恙的逃跑,恐怕也不成问题……

    当然这个时候,沈青衣还是忽略了魏源的存在,也许在他刚刚到达这里的时候,还没注意到魏源就是导致徐峰这么快完蛋的罪魁祸

    看来单纯以智商和脑力来说,这个沈青衣根本不及徐峰的十分之一,徐峰尚且在自己败后,很快就找到了到底是什么原因,是谁导致的。

    可是沈青衣却是到现在还蒙在鼓里,还以为是政府机关主动带头,才会这么容易就把自己和徐峰的工厂给围剿了。

    但是他再愚蠢也好,这个时候他毕竟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今天之后,再想杀徐峰,可就不容易了。

    “危机关头,只怕这家伙什么都不顾了”

    魏源心浮现出这么一个想法,立马觉得这是大有可能的,现在在沈青衣的心里,肯定是断定有着不少人将这里围了起来,甚至准备冲上来。

    毕竟魏源今晚起码找了上百人,所以现在楼下全部都是人,虽然这些都是普通人,但是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这么多人如果同一时间冲出来,只怕连脱身都成问题。

    这个时候自然就逼着沈青衣必须做一个抉择,到底是应该舍弃掉被徐峰窝藏起来的几百万,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赶紧把他干掉,还是应该再拼一把,将门外的那些人收拾了,再来逼问?

    其实说到这里倒也不能怪沈青衣真的是缺心眼,事实上他有着很多的弱点这个不假,但是两人成了翁婿多年,徐峰能看透他的弱点,他又怎么看不透徐峰的弱点呢?

    这人虽然有点急智,也很聪明,但是像他这种极度自私自利的人,其实是很贪生怕死,甚至动辄都是用各种肮脏的手段也骗钱,不愿走正道,也证明了他害怕辛苦的一面……

    这样的人,只要沈青衣足够的时间,配置上各种药物,或者用各种逼供的手法来对付的话,还是可以保证在一段时间里,让徐峰乖乖将窝藏那笔钱的地点说出来的……

    可是现在魏源这么破坏法,一下子就让情况变得迫在眉睫,只要过了今晚,再想杀徐峰,可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

    特别是袁紫衣上来的时候,虽然脚步落地较轻,但是始终没有魏源那种类似于“踏雪无痕”的绝技可言。

    虽然就算声音在轻,对于沈青衣之流的高手来说,只要静下心来,还是可以听得清楚的。

    所以感到有人上楼来,沈青衣的精神就更加紧绷的,是的,这是一个绝顶的高手,但是可惜的是他并没有一个绝顶高手应有的心态,所以在魏源想来,这人应该也不是那么难以对付才是……

    “**”

    沈青衣破口大骂了一声,知道有人上楼,他立刻就联想到一定是徐峰先前接着自己的脾性,故意激怒自己,导致他不可自控地将东西丢下楼,这才引了下来那些人的注意……

    想到这里,他对于这个小命握在自己手上的徐峰更加恨得牙痒痒,虽然明知道只要给自己一定的时间,透过他特殊的逼供手段,肯定能让徐峰这种“哄着不走,打着狂奔”的主儿老实的。

    脾气一上来,沈青衣也控制不住自己,掐着徐峰那只手上的力道又增加了几分。

    对于徐峰这种从没正经学过功夫的人来说,自然是完全抵抗不了沈青衣的。

    “救命”

    徐峰的嘴里最后难忍着痛苦,挤出两个早已经听不清楚的字出来。

    这个时候魏源意识到自己再不出手的话,只怕徐峰就真的完蛋了。

    虽然以前做梦的时候,魏源都希望徐峰早日死去,可是现在既然将凤凰制药完全绑在了徐峰这事上面,那么在群众对此事的关注力度还没散去的时候,魏源还不能让他死。

    何况接下来,对于这事,魏源还有自己的下一步计划,所以现在感觉到沈青衣是被逼到墙角,动了真火,他自然也就得赶紧出手,以大局为重……

    于是原本还站在门口偷听的魏源,此刻就跳了起来,用脚狠狠踢向那个半开半合的房门。

    这一脚刚猛有力,只要到了魏源和沈青衣这个层次,都可以凭着其的力道感觉对方的深浅,魏源明显已经将全身的力气运用在脚上面,这么一踢之下,那恰接着房门的一切固定物,就开始松动了,整个门都开始倾向沈青衣的方向去,似乎就要倒下来的感觉。

    沈青衣从这么猛烈的一脚,自然也感觉到来者也是一名高手,顿时精神就紧绷了起来,由于害怕魏源随时进来偷袭,他赶紧用掐着徐峰的那只手用力一挥……

    于是徐峰整个人就好像散了骨头一样,因为被他这么用力一挥,他自己甚至感觉整个人轻如柳絮一般,被他重重摔在墙上。

    再由墙上跌落地上,整个过程之,五脏六腑就好像完全被撕裂开来一样,那种痛苦让他有种昏厥的感觉。

    不要迷信电影里动不动就一个手刀让敌人昏厥的场面,事实上除了类似魏源这种懂得人体穴道,或者受过类似训练的特种兵之外,一般人的力气再大,一个手刀让人昏厥都是不可能的。

    但是如果你的力量真的达到一个程度的时候,一拳打在一个人身上,或者将他整个人抛出去的话,还是有可能的,因为人的身体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的时候,如果越的人体可承受的极限,那么整个神经就会处于一个微弱的状态。

    就好像用电过度一样,当铜线无法支撑那个燃点的时候,保险丝就会烧断,而当人体无法承受这种疼痛的极限的时候,才有可能昏厥

    丢开了徐峰之后,沈青衣也是全副作战状态,因为他深知来者是一个非常强劲的高手。

    顺着魏源那一脚,沈青衣给了一个反击,同样飞起一脚朝着那个房门踢了过去,整个房门就此被他完全踢翻开来,本来衔接着的所有螺丝之类的东西也全部断去。

    这个时候整个房门就完全朝着魏源飞了过来,让刚刚爬在楼层的袁紫衣一看,顿时惊呆了。

    “额滴神啊”

推荐阅读:最终进化 唐砖 百炼成仙 宠魅 全职高手 火爆天王 官术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土佐之梦 第一邪君 梦魔大人,天亮请滚 至尊觉醒 诛神逍遥录 邪恶宝典 超级农民在都市 圣尊异世重生 翻手男覆手女 可爱秘书富经理 极品和尚混异界 不朽神器 尸笼 局长沉浮录 仙有仙归 迷醉一生 农奴翻身当地主 天才狂妃,废物三小姐 轩辕修神 傲世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