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246、刺杀烟儿

    ?杜学士侧抱着杜晴烟,焦急地看着她,由于她的嘴唇被涂得鲜红一片,加之鲜血汩汩流出,形状十分恐怖。【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网

    几名大夫给杜晴烟包扎好后,便在一旁低声商议起来。

    众人见大夫在商议,以为事情发生了变化,便着急地问道:“大夫,出什么事了?杜小姐到底要不要紧?”

    有人急糊涂了,直接朝落云曦看来,嚷道:“落小姐不是神医吗?”

    “你笨啊,她可是杀人凶手,怎么可能让她去给杜小姐治病!”另一人立刻说道犏。

    他的话音刚落,只见屋内闪过一道身影,“咔嚓”一声,一只大手,准确地扼住那人的喉咙。

    君澜风厉眸望着他:“你把本王的话当耳边风吗?”

    他冷冷站在男子面前,收紧五指,这人原是跟着看过来的一个小家族少年,何曾被这样对待过,当即脸色渐渐变紫,呼吸变得急促,眼看着就要一口气接不上来了啸。

    屋子里一片沉寂,恐怖与冰冷弥漫开来,众人看也不敢看中山王脸上的暴怒,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

    “没有查清事实之前,谁也别给本王乱嚼舌根!否则,就以造谣罪论处!”君澜风冷厉的声音响起。

    众人连忙答应:“是。”

    有人赶紧讨好道:“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落小姐当着这么多人面进去的,她怎么可能挑这个时候下手呢?”

    立即又有人附和他。

    落云曦冷笑。

    几名大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色变得凝重,最后转过身,对杜学士说道:“老爷,小姐这伤是没事的,但是,因为小姐身子一直很弱,现在受了刀子的凉气,身体只怕一时半会儿无法恢复。”

    杜学士脸色一紧。

    另一名大夫赶紧补充道:“生命是无碍的,也一定会好起来,只是时间会慢点。”

    杜学士这才点点头,说道:“你们费心了。”他看着一屋子人,眉头紧蹙起来。

    颜国公回头说道:“没事都出去!”

    屋子里人一哄而散,落云曦也正准备走出去,白芷冲过来死死抓住她的衣袖,叫道:“你别走,你杀……”

    她说着,突然想起中山王适才的警告,硬生生将后面的话吞了下去,改口道:“你不能走,事情还没查清楚!”

    落云曦眉眼一冷,猛一下甩开衣袖,白芷收手不及,“噔噔噔”连退好几步,一直撞到桌子角,痛得“唉哟”一声。

    此时,屋子里只剩下杜学士、颜国公、大夫和君澜风几人了。

    但杜晴烟的房间就这么大,容这几人也十分拥挤。

    杜学士率真先站起来,冷冷的目光盯着落云曦,眸底是无边的愤恨,恨不得将落云曦撕成碎片。

    “去隔壁房审问!”

    其他人赞成了他这句话,随着他走出房,将杜晴烟交给几名大夫和贴身侍女。

    落云曦沿着走廊慢慢行走,君澜风放慢脚步,与她并肩,低声问:“怎么回事?”

    而这时,端木离也走了过来,不解地看向落云曦:“刚才出什么事了?”

    他也相信不是落云曦动的手。

    端木哲远远看着几人说话,他没有跟上去,而是掉头离开。

    这样的画面委实太刺眼了,不过,落云曦,不急,你逃不出本王的手掌心的!

    落云曦准备将实话告诉君澜风了,但见端木离也走了过来,声音便卡在了喉咙里。在这件事上,她能相信君澜风,可是,却仍然不能全信师兄。

    “曦儿,你说,我相信你啊!”君澜风焦急得开口。

    远处,杜学士回过头,冷哼一声,叫道:“还不过来?还想着怎么逃脱吗?”

    “曦儿,你有什么难言之隐?”端木离也催促着问。

    “曦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我,就算真是你动的手,也没什么大不了,天塌下来我给你顶着!你怕什么?”君澜风沉声吐道,凤眸划过一线冷沉。

    落云曦一怔后,喉口一塞,抬头看着他,不敢相信地问:“如果我真想杀她,你们不怪我?”

    端木离微挑眉头,有些不可思议,难道,事实真的如此?

    君澜风见她终于开了口,定定地点头:“真是你的话,我不会怪你的,也不会有事的。但我不相信是你。”

    落云曦微扬唇,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脑海里浮出那天所说的话,她对杜晴烟说,如果她再敢算计自己,那么,就是你生我死,再不留情!

    杜晴烟,杜晴烟,好,很好!你敢如此对我,那么,就休怪我无情无义了!

    嘴角的笑意渐渐变得残忍,落云曦的眸光也沉暗下去,眸底,划过一抹嗜血!落云曦的脸庞,绽放出一抹决然,那样光彩四射、惊艳无比的容颜刹那间盛开,睥睨天下的自信与决绝也不过如此!

    君澜风与端木离看到这一幕,都不禁一愣。

    落云曦已经恢复了淡然的表情,她冲君澜风轻轻说道:“不是我。刚才我进屋时,杜晴烟自己拿着匕首刺向自己,然后栽赃给我。哦,不,我太小看她的气量了,她是不会栽赃我的,她醒了后,一定会说,不是我刺的她,是她自己不小心。”

    说完,她讽刺地一笑:“但是,你们相信吗?别人相信吗?”

    君澜风与端木离都没有说话,他们极是震惊。

    “我信。”

    “我也信。”

    端木离的脸色划过一抹挫败,他低低吐道:“你若真有害她之心,凭你的身手,这一刀,不可能刺偏的。”

    落云曦笑了,她点了点头。

    君澜风相信她,是因为感情,端木离信她,却是因为逻辑,这两者之间,到底是有区别的。

    三人最后进了偏房。

    “你解释吧!”杜学士坐在太师椅上,冷着脸抛出一句。

    “我的解释就是,杜小姐自己拿匕首刺了自己。”落云曦淡淡说道。

    “哈哈哈!”杜学士仰天大笑三声,表情却毫无笑意,无比凌厉,“落云曦,你好狠毒!你这理由,三岁娃娃都不会信,你居然拿来糊弄我们!”

    颜国公也惊疑不定。

    落云曦知道他不会信,因为这话确实很牵强。

    “这样吧,杜大人,我这里也有一柄匕首,你站在那里,让我刺上一刀,你敢不敢?”落云曦手腕一翻,便带出君澜风送她的那柄镶满宝石的匕首。

    寒光一闪,杜学士不禁站起身,避到座椅后头,虎着脸道:“你想做什么?”

    “我只是想要试一试,从我这里刺中杜大人,杜大人是会死呢还是会伤呢?”落云曦说着微微一笑,“我对自己的本事还是非常自信的,就算是隔了三丈,我也绝对能致你于死地!我若想害杜晴烟,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她呢?”

    杜学士也听说过落云曦的本事,他皱眉说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

    “呵呵,对付一个手无敷鸡之力的弱女子,我居然会失手?”落云曦讥笑。

    “烟儿也是会点武术的!何况当时除了你,再没有其他人了,我怎么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

    “刺伤你女儿的匕首不是我的,我想知道它是哪来的?”落云曦转移了话题,眼光斜斜瞟向桌面。

    杜学士出房时,将那柄沾了血的匕首带了过来。

    而这时,颜少卿也赶了过来,他刚刚听说这件事,进来时,便听到落云曦说到这柄匕首。

    他对查物证十分有经验,急步上前,对杜学士道:“我来看看。”

    杜学士哼道:“不过是一柄普通匕首罢了!”

    颜少卿却不以为然,拿起来端详了会儿,指着说道:“这下面有个木字,这是城北老李铺子打出来的一柄普通匕首,着人去问问。”

    杜学士凑过来看了一眼,果然如他所说,他立刻呼道:“来人!”

    他身旁的侍卫飘然而下。

    “你带着这匕首去老李铁铺查!”

    君澜风也叫道:“九煞,你跟过去看看。”

    这是怕杜家人作怪。杜学士气得瞪了他一眼,胳膊肘往外拐吗?难不成落云曦要杀烟儿,他也护着?

    半个时辰后,九煞与那侍卫一同回来,侍卫白着脸说道:“这匕首是……”

    他吞吞吐吐,九煞麻利地接过话头:“这匕首是杜府一名侍女五天前去打的。”

    颜国公闻言,厉声叫道:“把院子里侍女全部叫来质问!”

    杜学士心中开始惊疑起来,他是万分确定落云曦下的手,所以放心地让侍卫去查,但居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落云曦心中暗忖,杜晴烟房里肯定是没有匕首的,她只能去外头打造一把,而她,怕是不知道一把普通的匕首还能查出来源吧!这多亏舅舅了。

    在这么多有身份的人的审讯下,几名侍女抗不住了,一名小侍女爬出来哭道:“是白芷姐姐要奴婢去打的!”她将事情全招了。

    众人吃惊。

    杜学士心中骇然,转过身,冷冷看向落云曦:“就算匕首是烟儿的,可是,她总不会自己刺自己,当时只有你在场!”

    落云曦哪由着他一直这么冤枉?声音一冷,扬声说道:“杜大人,我可想好奇了,新婚之日,新房内见不得凶器,你女儿没事打一把匕首干什么!你口口声声说是我抢了她的匕首刺了她,那为什么我一进去,她就将这柄匕首拿出来了呢?你女儿到底是何居心!”

    杜学士被她问得哑然无语,半晌窘迫地说道:“不管怎么样,那也是你刺的……”

    “废话!”落云曦冷声打断了他的话,“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刺的?我连她的衣服碰都没碰一下,没有物证,也没有人证,你想赖到我身上,没门!”

    屋内沉默了。

    而这时,白芷闯了进来,叫道:“小姐醒了,小姐醒了!”

    杜学士眼睛一亮,说道:“正好去问烟儿!”

    落云曦撇撇嘴,杜晴烟醒的还真是时候!

    她又跟着杜学士回到主房,屏风被撤了,一眼便看到杜晴烟苍白着脸躺在床头,星眸紧闭。

    听到脚步声,她才睁开眼睛,努力地朝他们看来。

    “烟儿别动。”杜学士走过来,心疼地说道。

    杜晴烟看到落云曦,脸部肌肉猛抽起来,颤声道:“落,落小姐,我好心请你……观赏匕首,你,你为何刺我……”

    杜学士立刻质问道:“听到没有,落云曦,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颜国公等人听了这话,眉头紧蹙。

    “大喜之日,新娘子会请人观赏匕首吗?其中的目的可值得探究啊!杜晴烟,你拿着匕首出来想要杀我,被我格手一挡,不小心刺中了自己,现在还想陷害我,你当真以为其他人都是瞎子吗?”

    落云曦脸色一沉,伸手抓住杜晴烟的右臂。

    “放手!”

    “曦儿!”

    一连串声音在耳畔响起。

    杜晴烟惊呼一声,晕厥过去。

    落云曦冷冷笑着,转头,看着杜学士紧握自己手腕的手,沉声道:“放开!”

    杜学士哪肯放手,落云曦便叫君澜风:“你撕开她的衣袖看看。”

    君澜风闻言,食指在杜晴烟臂上划过,衣衫自动分开,露出白藕一样左臂,臂上紫了一块。

    “我挡了她一下,她才刺中了自己。”落云曦淡淡说道。

    这紫印,自然是她刚才加上去的。

    “胡言乱语!”杜学士扼紧她的手腕,眼中涌出狂暴之色。

    他刚想运力,身子却被一股力道震开了数步,君澜风挡在落云曦身前,说道:“杜大人,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你还怀疑什么?”

    杜学士气得老脸直抽:“事实就是她想谋害烟儿,你们包庇她!”

    “包庇?”君澜风冷着脸道,“烟儿是我表妹,我何以要害她?我可告诉你,大婚之日,婚房现出凶器,这是对夫家的大不敬,也是极大的不吉利!这事若传到和月皇室耳里,就算华皇子不在意,和月帝会不放在心上吗?”

    杜学士闻言一震。

    这匕首确确实实是自己女儿带进新房的,要是说出去,可怪不着落云曦……

    君澜风冷笑一声:“到时候,死的怕不是她一个人,整个杜家都要陪葬!如果你不怕的话,那就将这事闹到皇上面前去吧,最好闹得人尽皆知,反正杜晴烟又没死,曦儿是不会偿命的。”

    他说完,雷厉风行,便唤九煞:“你这就去皇宫……”

    “等等!”杜学士脸上露出一抹惧意,终于开了软口,他一脸恨色,却只得说道,“都是一家人,何必呢?”

    颜国公面色绷得紧紧的,冷声说道:“你大概还不知道错在哪吧,这事,是烟儿先犯的错!她居然在新房中玩匕首,这话被和月帝知道后,杜家倒霉,颜家也讨不了好去!”

    杜学士点头,额上渗出冷汗,厉声叫道:“出去,封住所有人的嘴,谁敢将消息传出去,就是死!”

    几名侍卫立即狂奔出去。

    外头人都知道,里面不止有杜家人,还有颜家、离王爷,更要紧的是中山王也在。

    没有人会自寻死路,将这事说出去。

    颜国公看了一眼杜晴烟,又看看落云曦,说道:“真相到底如何,只怕不得而知了,总之,两个丫头,总有一个不对的。”

    端木离的心微微发凉,在这事上,他相信落云曦,她那么聪明,真想要杜晴烟的命,不可能采用这样的方法,也不可能失手。

    但烟儿呢?

    他有些沉痛地闭上眼睛。

    这事,也不能全怪烟儿,如果不是君澜风退了她的婚,将她逼得走投无路,她那样一个善良的女子,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有点晚,对不起亲们)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推荐阅读:罪恶之城重生之恶魔猎人暴力牛魔王武神空间官路逍遥农奴翻身当地主迷醉一生仙有仙归不朽神器极品和尚混异界暗锋禁忌妖娆媚君侧我的老婆姐姐异世灵控师最强铸造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