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247、栽赃陷害

    落云曦则不愿再在这间房里待着,便说道:“我先行离开了。【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

    杜学士脸色微变,可也知道无理由拦她,只得偏过头,装作没看见。

    君澜风见状,也起身,悄然离房。

    颜国公、颜少卿则叫来大夫询问杜晴烟的伤况。

    期间,杜府管家和出去传话的侍卫来了一趟,与杜学士神神秘秘说了半天犏。

    杜学士进来时,脸色凝重。

    “嘴都封住了?”颜国公沉声问道。

    这件事疑点很多,如果说是落云曦动的手,他委实不能相信,与曦儿相处这么久,他知道这丫头聪明剔透,绝不会做这样愚蠢的事。可若是说杜晴烟,他与杜晴烟祖孙这么多年,对她的人品也完全信得过啸。

    所以,现在颜国公心里一团糟。

    他怕的不是别的,而是杜晴烟迈她娘的后路,那就太令人心寒了!

    杜学士走过来,低声说道:“今天来往的人太多了,刚才他们出去也不知道有没有说给外人知道,人多嘴杂,实在难封得紧。”

    “这可怎么办?”颜国公自言自语了一句。

    “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只怕您老接受不了。”杜学士沉吟着说道。

    “有什么办法?”

    “落云曦是您最爱的外孙女,谁都知道,但跟她的名誉比起来,颜杜两家的声名更重要。”杜学士缓缓开口。

    “不行,不可能!”颜国公已经明白他要说什么,一口拒绝。

    杜学士愣了会儿,苦笑一声,说道:“我这也是为大家好。如果烟儿在大喜之日摆弄匕首的事传到和月,和月帝退亲是小,皇上难道不会怪罪下来?就算我们能顶得住他的怒火,但这件事无疑成了他对付世家的把柄。”

    颜少卿在一旁默默观察他,杜学士苦笑下掩饰起的精明没能逃脱他的眼睛。

    颜国公再次否决:“那我也不能拿曦儿的声名开玩笑!”

    “落云曦到底是半路进来的,做错了事皇上也怪不得我们,这事只推到她身上,我们大家心里头清楚,又不追究她什么,但能保得两家安危,那也是值得的。”杜学士劝道。

    颜国公听他说得越来越不像话,怒而起身,喝道:“闭嘴!明明不是曦儿做的,推到她身上,那就是毁了她一生!杜家如何也罢,颜家如何也罢,在我心里,都不及曦儿!这等主意,你还是甭打得好!”

    说完,他迈开老腿,坚定有力地离开主房,颜少卿脸色肃然地跟了上去。

    他们一走,杜学士脸庞便扭曲了起来,紧紧握住拳头,心中大骂颜国公和落云曦。

    “咳……”身后传来一声轻咳。

    杜学士赶紧回过头。

    杜晴烟睁着眼睛,望着他:“父亲,”杜晴烟到底伤得不轻,说话也是颤巍巍的,“这事,千万别传出去……你,你叫人出去传,就说,说是落云曦……”

    杜学士见她说话上气不接下气的,赶紧接过来道:“为父知晓,就说是她带了凶器来刺杀你。”

    杜晴烟面色一缓,点点头。

    杜学士眼光复杂地看着她,半晌,低低叹道:“烟儿,真是你做的?我没想到,你竟会做到这个地步。”

    杜晴烟垂上眼睫,不再说话。

    而这边,落云曦已经离开了杜府,径直回了颜府,一路都是君澜风相陪。

    落云曦自是将早上房内发生的事详详细细说了。

    君澜风闻言,眉目布满冷色。

    落云曦嘲讽道:“我见杜学士对我敌意也很大,当年,我娘毁了与他的婚约,颜家将颜容娇嫁了过去,颜容娇与太后有交易,可见在这桩婚事上太后帮了忙,杜学士也许是迫不得已娶了她。他一定恨透我娘,对我也敌意才这么重。”

    君澜风望着她那张与画像上的颜容倾神似的脸庞,伸手将她轻轻揽入怀中,低声道:“杜学士确实有恨你娘,但应该也是喜欢着的,他不喜欢你,是因为你的父亲,还有我。”

    落云曦轻“嗯”了一声。

    两人默默无言,一直到颜府。

    君澜风离开后,落云曦脸色便是一沉,唤春柳取书信来。

    春柳也是与她一同去了杜府,只是一直守在外院,这会儿才有空问落云曦:“小姐,今天后院到底怎么回事?”

    落云曦一面磨墨,一面将事情经过与她说了。

    春柳听了后先是目瞪口呆,而后气得嗷嗷大叫:“杜晴烟实在太狠毒了!好深的心机!”

    落云曦伸出食指放在唇前,示意她噤声,才提起笔在纸上写起来。

    “小姐,你这是写给谁?”春柳好奇地问。

    落云曦也没打算瞒她,淡淡说道:“虽说杜学士要人封嘴,但保不齐他在后头乱造谣言,所以,我要将这消息先一步扩散出去,杜晴烟,她敢陷害我,我也不会让她好过!”

    她之所以将这事事无巨细地告诉春柳,就是想让这个站得离自己最近的丫头多学着点儿,毕竟,春柳还要陪她很长一段时间。

    落云曦这信是写给官寒的,官寒身在和月,又有骷髅军团这样的便利条件,什么消息经他一传,一天之内必定传遍整个和月。

    再说杜府,出了这样的事,婚肯定是暂时结不成了,杜学士亲自进宫,说明原委。

    皇帝是不能骗的,但事情真相到底如何,也只有他、颜国公、君澜风等几人清楚,所以他们将口供对好,所有罪责推到那个打造匕首的小丫环身上,说凶器是她带进去的。

    皇帝龙颜大怒,便将那丫头给斩了,书信给和月方面,延迟婚期,而这封给和月的信,只字未提“凶器”。

    一件事,一传十,十传百,就是这样传变了味的。

    杜学士回府后,颜国公还未离去,偏房门前,跪着一人,正是白芷。

    她已经知道这事的重要性了,一张脸雪白如纸,跪在那动也不动一下。

    想到这丫头竟然也跟着杜晴烟胡闹,险些害了女儿的一生,杜学士就气不打一处来,喝道:“来人,拖出去鞭三十大鞭!”

    “光打鞭子什么用?这样的奴才,应该直接杖毙了!连替她办事的丫环都被斩了,难道出谋划策的不该死?”颜国公同样也是一脸冰冷,他心里怄着这口气,就等杜学士回来将这贱婢给处理了!

    她今天能给烟儿偷制匕首,明天还不知道能干出什么无法无天的事情教坏主子了!说不定,这事情就是她想出来的。

    “国公爷饶命,国公爷饶命!”白芷吓得哭饶。

    杜学士面有为难之色:“国公爷,这……”

    “没有什么理由,这事情虽说不了了之了,但这几个丫头可不能轻饶!”颜国公冷声打断他的话,“留这样的人在烟儿身边,本国公不放心,必须杀了她!”

    “国公爷,奴婢对小姐是真心的,以后再不做错事了!”白芷将头狠狠磕在地上,哭得那么厉害。

    杜学士眉头紧皱,颜国公竟然如此坚决,可是白芷,她不能死。

    白芷见颜国公脸上布有杀气,从来没见过他那样凶狠,索性从地上爬起来,拔腿就跑,直往杜晴烟房内窜。

    想到杜晴烟还在养伤,颜国公这下气得更狠了,厉声喝道:“站住!”

    白芷已经撞开几名侍卫,跌进房去:“小姐,救命,国公爷要杀我!”

    杜学士也大惊失色,与颜国公吓得大步追过来,旁边的侍卫已然将白芷擒住。

    “外公!”杜晴烟虚弱地唤道,一着急,甚至想要下床。

    “别乱动!”颜国公喝道。

    “饶了她吧,她也只是听了女儿的命令。”杜晴烟轻喘了几口气,说道,“不看僧面还看佛面,外公看在我姑姑面上,也不能杀白芷,若真不喜她,就送她回去吧,回……中山王府。”

    她捂住胸口,声音嘶哑了下去。

    正这时,外面小厮轻声说道:“中山王来了。”

    君澜风折而复返,一袭紫衣,高贵无比地站在房门前,阳光自后头射过来,晕得他周身泛起彩光,极是眩目,那张如玉的脸庞沉暗魅惑。

    杜晴烟远远看着,只觉呼吸都要停止,心口一酸,伴着的便是无尽疼痛,她只得闭上眼,张大嘴呼吸。

    “本王给她求个情。”君澜风瞥了眼白芷,漠然说道。

    颜国公面色微沉,冷笑一声道:“烟儿与曦儿本是姐妹,好端端的刀剑相向,这其中必有鬼!这匕首就是这贱婢叫人去打的,谁知道她存的什么心!”

    君澜风低低一叹道:“她到底只是个奴才,国公爷,您不必与她计较。”

    颜国公轻哼一声:“随你们了,留她命也成,本国公可不允她再待在烟儿房内。”

    杜学士看了眼杜晴烟,心中微动,说道:“这丫头实在可恨!中山王,她原是你母亲身边的,你带回去吧!”

    白芷哭哭啼啼,拉住君澜风的衫角,哭道:“王爷,您可要救救我!”

    君澜风见衣服被她拉了,脸色一沉就要发作,可看到她哭得厉害,眼前浮过母亲的样子,便作罢了,只是退后两步的,挣开她的手。

    他没有说话。

    杜学士已经对那两名侍卫命令:“这丫头,王爷若是不要,你们就直接丢出去卖了吧!”

    “是!”侍卫躬身答道。

    君澜风淡淡开口:“王府不缺她一口饭,九煞,你带她回府。”

    黑衣现身,九煞神情自若,对白芷说道:“跟我出去吧。”

    君澜风回来,也只因想到白芷,匕首是白芷拿出去打的,这罪名可就不小了,杜学士必定容不了她。而她,又是自己母亲当年亲手交托给杜学士的人,自己不好不插手。

    白芷,是她母亲身旁的贴身丫头芳容的私生女,生父是谁,无人知道。十多年前,母亲沉塘前一夜,芳容因挺身而出,为母亲承担所有罪责,因此惨死,母亲悲痛交加,将白芷送回娘家,嘱咐杜学士好生待她。

    原先,白芷不叫白芷,母亲怕她在杜家不好过,便将自己名字中的“芷”字赐给了她,如此一来,就算是杜府的管家,也不敢欺凌她。

    在谣言没有传出的时候,天夜是平静的。

    傍晚,天黑得很早,冷风呼呼吹着,落云曦披了一件杏黄羊皮长袄,着春柳提着风灯,前往正厅用膳。

    转眼便是冬天了,秋天似乎很短,还没来得及伫足,冬,便来了。

    十二月,辞旧迎新的一月。

    正厅内,燃起大火盆,极为温暖。

    颜国公坐在上手,命人给颜少卿、颜二夫人和落云曦各斟了一杯酒,叹了一声:“可惜你大舅舅不在家,要不正好团聚。”

    说到“团聚”,他眼中划过寞落。

    没有女儿在,哪里又是团聚呢?

    颜容娇的逝世,在颜府,可谓说连丝涟漪都没有荡起,虽说她后来身份一直很高,可在颜家人心里,真是连颜容倾的半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颜二夫人,落云曦只在认亲那日见过,她是个很安静的女人,恬静寡言,倒是很配颜少卿,她微笑着开口:“好在少卿和曦儿都在,也是件幸福的事。来,先喝一杯暖暖身。”

    她一面说,一面瞅着落云曦笑,笑容极是和煦。

    落云曦举杯饮尽,春柳便上前收了她的杯子,她的胃不好,只被允许喝小半杯酒。

    落云曦问起杜府的事怎么处理,颜国公说了。

    听说杜学士想出让自己顶罪的馊主意,落云曦哑然失笑。

    这时,颜二夫人突然轻声问:“我听说烟儿的丫头白芷被……”

    她突然想起什么,住了嘴,面色有些慌乱。

    颜少卿知道自己夫人是个直性子,说难听点,说话从来不经过大脑,所以她不爱说话其实是不会说话。

    落云曦见她如此,不觉有些讶异,问道:“二舅母,你想说什么呢?”

    “没什么。”颜二夫人好不尴尬,她有听说过落云曦与中山王的微妙关系。

    颜国公想到白天的事,便轻哼一声道:“她想说,白芷被中山王带回去了。”

    落云曦微怔:“为什么?”

    “白芷的母亲是杜兰芷的侍婢,嫁到君家后,都是君家人了,君澜风保了她的命,便将她带回君家,也是正常事。”颜国公将今天才知道的事说了,并补充道,“你别听外面胡说就行了。”

    本来落云曦的心情还好好的,莫名其妙地听他补了一句“别听外面胡说”,心便微沉:“外面胡说什么了?”

    “无非是中山王看上杜家那丫头,带回去收房了。”颜少卿含笑打趣道。

    落云曦嘴角微抽:“他要就那眼光,我还看不上他呢!”

    说完这话,厅中一片寂静。

    颜国公几人都瞪着她看。

    落云曦才察觉自己说的话有些惊世骇俗了,抱歉地一笑,坐不住了,起身道:“我出去走走。”

    颜二夫人刚想说什么,颜少卿拉住她。

    落云曦出来,被风一吹,酒气上来,脸颊红透。她伸手打扇,抱怨道:“这身子喝不了酒呀!”

    春柳跟出来笑问:“小姐,您在说什么呢?”

    “我在说,君澜风这臭小子居然敢随便往家里带女人,还不支会我一声!”落云曦哼了一声,“走,我们去他家看看。”

    春柳险些跌倒,赶紧问:“什么?什么?中山王往家里带女人?”

    见春柳一脸正色和紧张,落云曦无语:“和你开玩笑呢,没你想象得那么严重,不过,我原本不想放过白芷的,他要保她,却不经过我的同意,太放肆了!”

    春柳原本没有摔倒,这会儿真的是腿一软,膝盖弯了下去。

    小姐居然说中山王放肆!等等……白芷?

    两人坐了马车,趁着夜色驶向中山王府,说是为白芷的事,其实落云曦心里惦念着中山王府那块禁地,到底是什么禁地,竟然只允许杜晴烟进去!

    

推荐阅读:武神空间暴力牛魔王重生之恶魔猎人罪恶之城官路逍遥农奴翻身当地主迷醉一生仙有仙归不朽神器极品和尚混异界暗锋禁忌妖娆媚君侧我的老婆姐姐异世灵控师最强铸造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