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白芷心机

    夜晚风大,街道上百姓寥寥无几,马车驶在青石板路上,达达的马蹄声格外清晰。【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不一会儿到了中山王府,落云曦与春柳下车,叫车夫将马车驾回去,不用等她们。两人并没走正门,而是绕到侧墙处,打算翻墙进去。

    落云曦目测了下围墙高度,脚尖一点,纵身跃上墙头,反手挥出雪锦,系在雪锦腰上,将她带上来,便这样,一路到了君澜风所住的院子。

    遥遥可见院子里亮着灯火,走近了,只见两道黑影站在院门一旁。

    春柳眼尖,隔得老远便认出其中一个,轻声说道:“小姐,是白芷。轹”

    “嗯,看到了。”落云曦自然也是看了见,眉头不由轻蹙起来,这么晚,白芷想要干什么?

    目光下移,落到白芷左手提着的食盒上方。

    只见她麻利地打开盒盖,从里面捧出一盘蝶形酥来,笑着对那侍卫说了几句,侍卫检查了一番,将糕点端进了主房麴。

    落云曦命春柳趴在大树的枝叶间藏好,自己放轻脚步,踱到这边院墙上来。

    岂料,君澜风所住之地护卫十分严密,她以为自己已经很隐蔽了,然而,还是被人发现了。

    “谁?”九煞厉声问道,一双清冷警剔的眸子望过来。

    他隐藏在黑暗里,本人犹如君澜风的一双眼睛。

    落云曦现出身来。

    见到是她,九煞不由一怔,脸上表情转为喜色,正想开口,落云曦摇起食指,示意他别作声。

    这时,君澜风的声音传来:“九煞,怎么了?”

    九煞看了眼落云曦,低头冲窗棂笑道:“没什么。”

    他默不作声地后退一步,将屋顶上的路让给落云曦。

    心中则为王爷捏了一把汗。王爷啊王爷,落小姐会轻功也不是什么好事,若往后时不时来窥探一下你,你还能有什么秘密?

    “好香!”君澜风惊讶地说道,菱形花窗的窗纸上映出一道高大的身影,黑影起身,接过侍卫手中的圆碟。

    “咦?这是什么糕点?厨房做的吗?”

    那名侍卫不敢隐瞒,如实禀道:“是白芷姑娘送过来的。”

    “她?她不是在洗衣房吗?”君澜风讶异地一挑眉。

    王府并没什么适合她的好差事,君澜风便安排她去管理洗衣房,做管事,自是要轻松许多。

    侍卫笑道:“白芷姑娘晚上没事,听说王爷夜里总要挑灯办公办到很晚,所以才亲自做了这蝶形酥给您送来。”

    说着,他有些不好意思道:“咱们院里都是男人,粗心大意的,到底不如女孩子心细。”

    君澜风“嗯”了一声,蝶形酥色泽金黄,油光闪烁,极是诱人,他拈起一块尝了,点头赞道:“味道不错。”

    侍卫很高兴,建议道:“王爷,不如将白芷调到我们院来吧,王爷身边正缺一个服侍的。”

    落云曦听了这话,脸色立即便沉了下去。

    这白芷,果然没什么好心眼!

    大半夜的给君澜风送糕点,居心不良,还有可能买通了这名侍卫替她说话。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侍卫的真心话,不过,她又怎么可能让别的女人进君澜风的房呢?这时代本来就是男尊女卑,说是丫环,进了房后,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本王身边用不惯侍女。”君澜风淡淡说道,“叫她回去吧,将自己的事做好就行了。”

    侍卫只得点头,退了出来,带上房门,一回头,猛然瞧见院子里站着一名女子,他吓一跳。

    定睛一看,这女子却不是白芷,而是落云曦,中山王府无人不认识落云曦。

    “落小姐,你怎么来了?”他不无震惊地问道,很是意外,本能地抬头看了一眼,似乎暗卫们都没有出声啊。

    窗棂“吱呀”一声开了,探出君澜风惊喜交加的脸庞。

    “曦儿!”

    真的看到落云曦站在院子里,君澜风冲到门前,打开了房门,迎了出来。

    “你怎么会来?快进来。”

    男人眉眼溢满笑容,可见是无限欢喜了,拉住落云曦便要她进房。

    侍卫瞪着两人牵着的手,心中暗叹,王爷对落小姐当真是与众不同啊!一般人,可是连他的身都近不了。

    落云曦独身站在院里,她已经叫九煞接了春柳下来,安排她去偏房等候。

    她似笑非笑地说道:“我来看看你,没想到就有人给你送夜宵来了,我也正好饿了,不知道白芷愿不愿意我吃她做的糕点呢?”

    这时,白芷站在院门处,看到从屋顶上跃下来的落云曦也正心惊。

    听了她这话,君澜风嘴角轻抽,说道:“你想吃便吃是了,还用问么?”

    “刚听你说,想要白芷过来服侍你们家王爷?”落云曦转头问那侍卫。

    她笑盈盈的,看上去一副无害的样子。

    侍卫心中微沉,判断不出她的语气。转念一想,王爷屋里本来就少个女人,有个丫环给他打点下也不是什么大事。

    他当即说道:“白芷心细,服侍王爷必能比我们周到。”

    落云曦皮笑肉不笑,心中轻哼一声,开口道:“澜风他不喜欢女人在近旁,你不知道吗?”

    侍卫笑嘻嘻道:“王爷以前是这样,后来与落小姐也走得很近……”

    君澜风听着这侍卫说话,心底也是十分不舒服,见他还要这样说下去,而落云曦眼里已经迸出冷意了,他赶紧插口道:“行了,将她带下去吧,别那么多嘴!”

    落云曦心中早就一片冷笑了。

    白芷么?不管她打的是什么主意,自己都不会叫她得逞!

    从前只在书上看过,妻子为了拉拢丈夫,会将自己的侍女送过去讨好,但那大多是婚后之事。杜晴烟,她是不是这个心思呢?

    想到此,落云曦便是一阵恶心。

    她冷声说道:“白芷可是中山王妃在意的人,自然不能委屈了她……”

    那名侍卫听得她说出“中山王妃”四字,吓得猛然一抬头,眼睛瞪得极大,震惊地看向落云曦,脑门子上流下冷汗。

    落小姐难道不知道,“中山王妃”四字是中山王府最大的忌讳吗?

    “落小姐!”他忍不住出声,声音都在颤抖。

    “嗯?你想说什么?”落云曦看着他此刻的模样,不觉有些疑惑。

    侍卫咽了口口水,看向君澜风。

    只见自家主子一脸云淡风轻,眸光深沉,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淡淡瞥了自己一眼,说道:“主子说话,你也能打岔?”

    侍卫慌忙低下头,给了自己一掌:“属下错了!”

    心情则已不能用“震惊”两字来形容了!

    王爷竟然宠溺落小姐到这种地步,简直不敢想象。

    落云曦眉眼中的疑惑淡去,她没有想太多,说道:“中山王府不是有许多外庄吗?我看将白芷放到庄上去做个管事,可比在府里好得多。”

    君澜风眼睛一亮,点头:“依你说的。”

    他冲侍卫道:“你去办。”

    侍卫一愣后,还是没忍住,低声说道:“爷,外庄事多,白芷太年轻了,直接做管事,怕人不服。”

    “你说得对。”落云曦点头,“如果你和她一起去,相信不会有人说话了。”

    侍卫大惊,抬起头,张嘴结舌。

    落云曦微微笑道:“你陪她去吧,等她熟悉了再回来。”

    回来?最好是永远别回来了!有你这样想着给君澜风塞女人的家伙在他身边,她真是一点也不放心!

    侍卫犹不相信地指指自己:“我?”

    对于落云曦的话他还不怎么放在心上,便看向君澜风。

    君澜风一脸肃然道:“就这样,你送她过去,熟悉几个月再说。”

    侍卫这会儿是真的心慌了,可他知道,王爷决定的事情,做为奴才,是不能反驳的!

    他望着落云曦眼角带笑地拉君澜风进房,心沉到了谷底,这会儿才能真正体会到落云曦在王爷心中的份量,他还是将她给得罪了。

    白芷慌得叫道:“王爷,奴婢不想去外庄!”

    刚走到房门口的落云曦闻言,转头问道:“你不想去外庄?”

    白芷吸口气道:“是的,奴婢不想去,还有,留奴婢在哪儿,还是王爷能决定!王爷,求您将奴婢留在王府!奴婢打小就没离开过内城,对外头人生地不熟的。”

    落云曦面现薄怒,她这话是直接针对自己吗?留她在哪儿,自己说不上话?君澜风想留她就留她?

    尼玛,她就要让白芷知道,她让她去东,君澜风绝不敢叫她去西!

    “没有离开过内城,那更要锻炼了。我看,待在京城还不行,最好是找个偏远的城镇,你过去多待几年也就老成了。”落云曦冷冷说道。

    侍卫惊呼一声,恶狠狠瞪向白芷,恨不得将她的嘴给撕了!

    你|他|妈|的不知道落小姐现在说一句话就是“圣旨”啊,你|他|妈|的还在那胡说八道!老子要陪你去受苦啊!

    白芷脸色惨白,却还望着君澜风。

    君澜风的声音毫无一丝温度:“曦儿的意思就是本王的意思!你去河西州吧。”

    “王爷!”白芷绝望地后退一步。

    君澜风却已揽着落云曦进了房,关上房门。

    打发了白芷,落云曦心情很好,走到桌边,拣起一块蝶形酥,咬了下去,外脆内香,味道很好。

    只是,想到这是白芷做的,她便毫无食欲了,随手扔在碟里道:“难吃死了,扔了!”

    君澜风失笑,心里也明白她有些不高兴,过去环住她的腰,低下脸,头顶的夜明珠照在落云曦的额头上,肌肤白腻动人。

    他吻了上去,低低道:“白芷是我娘身边芳容的女儿,我才带她回来。”

    落云曦撇嘴道:“她是杜晴烟的爪牙,这次匕首事件她也是参与者,我能喜欢她才怪!”

    “嗯,所以,任你处置了。”君澜风笑着,唇不满足地从她的额头移下,吻住她的红唇,长舌熟练地直攻腹地,吸吮着那令人陶醉的甘饴。

    碾压转磨,男人吃得津津有味,低喃道:“好……甜,还是曦儿好吃。”

    而后,又将落云曦抱到腿上坐了,两人一起沉入宽大松软的太师椅内,无限亲密。

    落云曦静静感受着他的气息,很是心安。

    半晌,君澜风才轻笑一声,搂着她道:“看来,今晚什么事都做不了了。”

    落云曦扫了一眼他桌上摊着的不少公文,懒懒趴在他胸前道:“要不我回去?”

    “别!”君澜风将她抱得更紧了,和她脸颊对脸颊地蹭了几下,“不要,不舍得你离开。”

    落云曦“咯咯”娇笑起来,眼珠轻转,说道:“你带我去参观你们王府吧,还有些地方我没去过。”

    王府占地面积很大,她学礼仪时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却也没有逛完。

    君澜风哪里知道她心里在打什么主意,见她有兴致,便笑道:“好。”

    两从出了房,从君澜风的院落开始,在偌大的府中闲走。

    落云曦记性好,很多走过的路她都记得,这次再走一遍,脑海内理得更加顺了。

    经过一个三岔路口时,她指着沉浸在幽暗的一条路说道:“我们去那边看看。”

    君澜风抬头看了一眼,面色微变,低声道:“那里没什么好玩的。”

    落云曦将他的神情看得一清二楚,心里恍然,那一定是中山王府禁地的所在处,杜晴烟能去,她自然也能去。

    当下笑眯眯地拉住君澜风的衣袖叫道:“不依不依不依,我就要去。”

    只一句话,便将君澜风的心给说软了,捏捏她的脸颊轻叹:“走吧。”

    一路过去,两旁的杂草越来越深,直至后头,已有一人多高,可见长年没有修剪过,这里,必是禁地,才没有人来。

    再往前,便是一排竹舍,修建得十分简单,竹舍前有一方小小的大理石池,池水清澈明亮,倒映在悬在半空的月牙,十分美丽。

    池旁摆了一桌两椅,桌上,搁了一盘未下完的围棋。

    落云曦转头四顾,这里就是禁地了吗?难道,这也就是君澜风的母亲在中山王府所住的地方?

    她走过去,观看了一下残棋,问道:“这是谁和谁下棋呢?”

    君澜风顿了一下,有些语塞,说不出来。

    落云曦心里已经明白了,坐到池旁,看着湖中月光,笑道:“月圆星明,在这池水之旁,对弈一局,可真是一件浪漫的事。”

    君澜风知道瞒不过她,走过来,坐到她身边,低声解释:“往常,也只有杜晴烟会惦念着我娘,也就她和我一起到这来走走,母妃忌日,我们都睡不着,便在这下棋,没只是那样的日子,谁又有心思布局呢?棋便一直搁那了。”

    落云曦听着有些心酸,转头,扑到他怀里,轻声道:“对不起,我引起你的伤心事了。”

    她只是心里不舒服,可是,到底还是触动君澜风的伤情了。

    但她也想让他明白,从今以后,只有她,只有她落云曦能陪着他,和他承担伤心之事。

    落云曦的投怀送抱,叫君澜风心头无比舒畅,反手搂住她,语音也轻快起来:“不伤心了,曦儿,和你在一起,我不知道有多开心。”

    他说着,将她的秀发掳到一边,胡乱地在她脸上亲吻着,低叹:“为什么不早些遇到你……”

    月光拉长两人的影子,池水轻漾,长发吹开,真是一幅美丽的画卷。

    落云曦勾住他的脖颈,挂在他怀里,不语。

    君澜风心情极佳,对于过去那些事情,竟在片刻间看得淡了,主动与她说起当年的事来。

    无非就是杜兰芷与皇帝退婚,颜容倾却又叫她过去替自己成婚,被皇帝发现,转赐给了老中山王。

    老中山王喜欢颜容倾,皇帝是知道的,所以才这么做了。

    两人相拥相依,低低交谈,呼出来的热气打在彼此脸上,感觉不到一丝冷意。

    ..

    

推荐阅读:重生之恶魔猎人罪恶之城暴力牛魔王武神空间官路逍遥农奴翻身当地主迷醉一生仙有仙归不朽神器极品和尚混异界暗锋禁忌妖娆媚君侧我的老婆姐姐异世灵控师最强铸造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