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249、强扭的瓜不甜

    ?就在两人温暖地依恋在一起时,一抹淡长的身影出现在竹舍后头,一双狭长的眸子凝向他们的背影,迟迟没有离去。【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网

    落云曦与君澜风在池边待了小半夜,直坐得腿发麻,落云曦才起身,望着池边的残棋,笑道:“我们将棋下了,如何?”

    君澜风伸手刮刮她的鼻尖:“都这么晚了还下棋,回去睡觉。”

    落云曦睨了棋盘一眼,说道,“白棋是杜晴烟的吧,她先走一着,但却讨不得好处,这棋必是黑棋赢。”

    君澜风笑道:“聪明,她的棋艺比你差远了,所以,这残棋,不看也罢。氤”

    说着,他一手便搅乱了棋局,霸道地说道:“回去睡觉了!”

    “我也该走了。”落云曦看着月头都到靠西侧的天空去了,意兴未尽地说道。

    “走?”君澜风牢牢抓住她的手腕,“去哪?到我那去。螂”

    落云曦翻了个白眼:“春柳还在你那,我自然先去你院子。”

    到得主院,春柳正焦急地站在院门前候着,见落云曦回来,才松了口气,上前说道:“小姐,不早了,赶紧回去。”

    君澜风不悦道:“都这么晚了还回什么?明天早上再回去也来得及。”

    “这可不行……”春柳的话还没说完,君澜风便将落云曦拽进了房,“啪”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这样不行,外公明天就会发现。”落云曦赶紧挣他的手。

    “没事,他若问起来,你便说去齐娉婷那里了,我们帮了她那么多次忙,让她给你圆个谎总是行的吧。”君澜风不以为然,硬是将落云曦抱到床榻上,说道,“别动,去打盆热水来洗了脸脚就睡。”

    落云曦无奈,只得依了他。

    君澜风亲自去打了热水,两人洗过后,便蒙起夜明珠,房内幽暗下来。

    落云曦这会儿才感觉到有一丝困意,爬到床的内侧,钻进被窝,翻身向里睡了。

    君澜风脸色无比兴奋,跟着爬上来,挤到她身旁,从后抱住她,笑着说道:“曦儿,真好,等你嫁过来,我们就可以天天一起躺在这张床上了。”

    落云曦无语。

    君澜风哪里容她这么安稳地睡着,支起身子,满面欢颜地向她索抱索吻,直闹了大半个晚上,他才万分满足地进入梦乡。

    第二天,落云曦回府后,所幸颜国公并不知此事。

    一连五、六天,天夜都算得上平静。太后自从出了颜容娇一事后,便咸少出现在众人面前。

    皇上纵然不喜太后,可她到底是自己的生身母亲,就算做出这种事情,也改变不了事实。

    所以他不好处理,只得这样冷着僵着。

    皇上如此态度,颜家人更是没办法了。

    杜府门前张灯结彩,大红色的喜绸一直挂着,但府门前却冷清得紧,连那喜庆的红也似乎黯淡了几分。

    杜晴烟的事情到底是捅到和月皇帝耳里去了。

    闻说此事,和月帝勃然大怒,写信给月钧华,告诉他:“从前,你说你不娶珍珠,要娶杜晴烟,朕可以依你。但现在,杜晴烟竟然在大婚之日将匕首带到闺房,这完全是不将咱和月放在心上,她是诅咒我们和月吗?速回,退婚!”

    对于皇室,最忌讳的莫过于不吉利了,难怪和月帝如此惊怒。

    月钧华收到信时,心中也万分震惊,杜晴烟允嫁得匆忙,他并没来得及去接,所以他是得了天夜皇帝说杜晴烟生病的消息后,才赶向天夜。

    纵然快马加鞭,也还需要一两天抵达夜都。

    和月帝这封信便是叫他回来。

    月钧华收了信后好生为难。

    眼前,划过杜晴烟含笑的娇颜。当初,他还是血鹰时,受了重伤,在穆安府养伤时,杜晴烟待他十分体贴,他一直难以忘记。

    这样的杜晴烟,怎么可能带匕首刺杀人?而且刺杀的还是武艺高强的落云曦!

    “殿下,怎么办?”月钧华身旁的一名大内侍卫询问他的意见。

    “都到这里了,还回去吗?”月钧华掀开车帘。入目远山盘旋,浓淡如画,不同于和月北部一望无际的荒原,天夜位处江南,总是多山的。

    “父皇听到的是民间流言,而天夜皇帝传来的话却不是这样,事实到底如何,必须得由我们亲自去看了才知。”月钧华做了决定,给和月帝回了封信,说是要去天夜调查清楚真相才回来,对随行侍从和军队,他却是将和月帝的信压了下来,没有通告,带领迎亲大部队直奔夜都。

    到得天夜已是十二月底。

    原本,杜晴烟是在中旬出嫁,月底能到和月,正好赶上春节。现在计划全打破了,月钧华只能在这边过了春节再回去。

    听说华皇子到了,杜学士又惊又喜,虽然他将落云曦的流言放了出去,但心里却一直担忧和月高层能不能收到,当下匆匆赶到门前迎接。

    月钧华连皇宫都没来得及去,便来了杜府,进府第一件事,便是去看杜晴烟。

    杜晴烟伤势未好,躺在床上,无法给他行礼,月钧华挥挥手,很是随意,叫其他人都退了出去。

    知道他是血鹰的杜晴烟打量着他,看着男人这张脸庞俊逸非凡,王者气息油然而生,她心里多多少少有了些安慰。嫁给他,兴许是除了表哥外最好的选择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月钧华坐在床前,凝望着杜晴烟苍白的脸颊,颇是心疼。

    杜晴烟低低说了:“落云曦是我唯一的嫡姐妹,大婚那天,理应她给我拂尘,没想到她却刺杀我。”

    “那匕首是你带进房的?”月钧华肯定地问道。

    杜晴烟犹疑片刻,点头,说道:“起先是打这柄匕首来防身用的,没想到,落云曦看到它时竟起了歹念。和月那边都知道了?”

    她之前是想将匕首都赖给落云曦的,可没想到老李铁铺的标志出卖了她。

    可是,父亲不是出去散播谣言了吗?怎么月钧华会知道匕首是她带进房的?

    “没事。”月钧华其实有一肚子的话想说,但最终到嘴边,只化作两个字。

    “你只管安心养伤。”他低声安慰着,并没有提到和月帝写信要求他们退婚的事,沉吟会儿,说道,“等春节过了,你就嫁给我吧,我们一起回和月。”

    杜晴烟的伤早没有致命危险,只是需要静养,他会为她提供一处安静的环境。

    至于和月帝那边,他决定先斩后奏。将杜晴烟娶回府了,拜过天地,入了洞房,就算他不情愿,那也没法子了。

    月钧华看望过杜晴烟后,才入宫面圣。

    皇帝十分隆重地招待他,并于当晚在皇宫举行宴会。

    君澜风却缺席了。

    这天是十二月二十八,春节前两天,一场大雪,铺天盖地湮没了整个夜城。家家户户都沉浸在新春的喜悦中,颜府也是,四处贴春联,挂福字,一片喜气洋洋。

    这样的场景,若是在一年前,是绝计不会有的,落云曦的到来,实是颜府一等一的喜事。

    君澜风不在宫里,他正与落云曦坐了一辆马车从君家别庄回城。两旁树枝被白雪压弯,不时有雪团扑簌簌落下,马车的轮子轧在雪地里,“咯吱咯吱”直响。不少乡下人赶着牛车进城打年货,新年味儿极是浓厚。

    车帘半卷,落云曦将下巴搁在车窗沿上,眺望远处的雪景。

    君澜风嘴角扬着笑意,自背后将她整个儿融在自己的狐裘内,看着女子被风吹红了的双颊,他心疼地凑过脸,薄唇覆上去,轻轻浅吻,给予她热度。

    “澜风!”一阵醇厚的笑声毫无征兆地响起。

    下一刻,笑声戛然而止。

    君澜风回过头,只见马车车梁上不知何时站上一名青年男子,身姿修长,五官方正俊朗,裹着深蓝色狐皮袄子,头戴一顶白毡帽,正张大着嘴,一脸震惊和尴尬地看着两人。

    君澜风不紧不慢地放开落云曦,落云曦没有回头,只是低下脸,整了整自己的衣衫,也颇是不好意思。

    那人就站在车梁上,上也不是,下也不是,马车却没有因他而停,仍然缓速前行着。

    “你回来了?”君澜风淡淡问。

    那人这才被他的声音惊醒,看了落云曦的背影一眼,说道:“回头见!”跳下马车,便消失在雪地里。

    落云曦这才松了口气,问道:“那人是谁?和你很熟吗?”

    “他……”君澜风嘴角露出一抹神秘莫测的笑容,“还好吧,从小一起长大,无礼惯了。”

    “他是哪个朝臣的儿子?”落云曦又问。

    君澜风抬起她的下巴,眉眼划过不满:“曦儿关心他做什么?”

    落云曦无语,只是随口一问,他不说,那就算了。

    君澜风眼底闪烁着笑意。

    九煞先是驾车将落云曦送到颜府,而后才载君澜风回去。

    刚进颜府,颜管家便匆匆跑过来叫道:“小姐,国公爷在正厅,赶紧去,大老爷回来了。”

    大老爷?那不是她的大舅舅吗?长年在军中生活,一年只回来一次。落云曦脑海内浮出几行字,加快脚步,连衣服也不换了,径直朝正厅小跑去。

    “路滑,慢着点儿!”管家跟在后头叮嘱,十分关切她的安全。

    跑到正厅的长廊上,转弯时,她还是与对面来人撞上了。

    落云曦急急撤退三步,抬头,看到与自己相撞的人时,“轰”的一声,脸颊不由发热。

    这正是刚才在马车上看到的青年男子,他也正怔怔地盯着自己看。

    适才,落云曦虽然没有看到他的正面,但却用余光瞥了好几眼,很肯定。

    而青年男子也是一般,他也没瞧着落云曦的脸,只记住了她那惹眼的白狐皮披风与插着珍贵白玉簪的飞凤髻。

    “你是……大姑母的女儿落云曦。”青年无比确定地说道,眼光仍然没有离开落云曦那张几乎是从颜容倾面庞拓下来的容颜。

    “你是大舅舅的儿子颜一凡。”落云曦镇定下来,叫出了他的身份。

    颜一凡先是一怔,而后笑了起来:“果然是姑姑的女儿,冰雪聪明。”

    落云曦微微一笑,眼光投向颜一凡身后。

    “呀,曦儿,来让我瞧瞧。”一名胡须拉碴的中年男子满脸激动地跑了过来,不由分说,抓住落云曦的胳膊,仔细端详,失声喃喃,“容倾,容倾,是容倾回来了呢。”

    跟出来的颜国公与颜少卿都是沉默不语,思念之情溢于言表。

    落云曦行了一礼,笑盈盈叫道:“曦儿见过大舅舅。”

    冲着颜少都身旁的妇人问:“这是大舅母吧?”

    妇人身体强壮,看上去极是干练,她笑着来扶:“曦儿起来,进屋聊。”

    落云曦点头,回头瞟了一眼直勾勾打量自己的颜一凡,心中将君澜风骂了一顿,明明知道是谁,居然敢卖她关子,哼,看她回头不好好收拾他!

    看着落云曦进屋,颜一凡脚步未动,仍然怔怔地站在外面,脑海内回荡着的便是刚才马车上所见的一幕。

    君澜风与杜晴烟退婚的事,颜少都一家自然知情,可君澜风与落云曦的事,他们便不知道了。由于身在边境,军纪又严,京城中的传言自是传不到那去。而颜一凡更多关注的是,一直被誉为废物草包的落家三小姐竟然伪装这么多年,她实则是大姑母的女儿,身份无比高贵,所以,他一时根本不能接受君澜风竟会与落云曦在马车上亲吻这件事。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这样呢?”他一面想,一面嘀咕。

    落云曦生相漂亮,仔细想一想,似乎又是可能的。

    可同为男人,他太了解君澜风了,从小就是冷心冷情,对杜晴烟,有的也只是亲情。在他身上,几时能见到“爱情”两个字?那是笑话吧?

    可君澜风在马车上的神情……他一定是看错了!颜一凡做出结论,不去多想,跨进正厅。

    一家人在正厅内叙旧,其乐融融。

    有关颜容娇与杜晴烟的事,大家也只是点到为止。但对于杜晴烟的伤势,大家还是很关心。一个时辰后,颜家人分坐了三辆马车,去杜府看望杜晴烟。

    落云曦没有去,便带了三姨娘去代府。

    代任刚送走一拨来府上玩的同僚,还没回府,见她们俩回来,十分高兴。

    尤其对落云曦,他表现得极其恭敬,对她可说是言听计从,倒弄得落云曦十分不自在,与代文娟躲房内闲聊去了。

    代文娟与落云曦熟了后,话也多了起来,拉着她笑:“父亲感谢你也是应该的。这一两年,他的仕途之路极其顺利,与同僚间走动也多了起来,都是因为中山王明里暗里的照顾。”

    落云曦撇撇嘴,心想,受那头破狼照顾和她何干?嘴上却转换话题:“你的婚事如何了?”

    代文娟与无肠的关系可谓是突飞猛进,就差谈婚论嫁了。十月,代文娟举办及笄礼,无肠忙得脚不沾地,虽然没有明说,但代家夫妇心里头也清楚得很了。

    对于无肠,他们还是很满意的。

    而代任,年底就已经向那家商户提出退婚,那商户却不同意,还说要年底将两家人的亲事给办了。

    这事,无肠还不知情。

    代文娟听她问,摇了摇头,脸色微暗。

    “他们也很无辜。”落云曦轻轻一叹,“但强扭的瓜不甜,你既然已经心许了无肠,那就要坚持到底。这事,还是告诉无肠比较好,由他出面,虽然事情直接了些,但总比拖着好。”

    封建社会包办婚姻,她真是十分憎厌啊!

    最快更新 最少错误 请到网

    

推荐阅读:武神空间暴力牛魔王重生之恶魔猎人罪恶之城官路逍遥农奴翻身当地主迷醉一生仙有仙归不朽神器极品和尚混异界暗锋禁忌妖娆媚君侧我的老婆姐姐异世灵控师最强铸造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