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入秘穴

    “急什么?这世间有急着娶媳妇儿,急着争名夺利,急着投胎,还有急着上厕所的就是没有急着送死的。【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那个老头儿白了我一眼,顺便抓了一下他油腻腻的头,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现在能够完全的看清他的长相了。

    浓眉神目,五官轮廓很深,长的很欧化,但黑黑眼黄皮肤,确实是华夏人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他脸上有两道平行的歪歪曲曲的伤口,从额头一直到嘴角,几乎贯穿了整张脸,看起来有些吓人。

    这个老头儿不注重个人卫生,也不注重个人形象的样子,总之在吼完我以后,抓了头又伸手在衣服里不停的抓。

    可是我就是一个‘急着送死’的人,我搞不清楚这老头儿究竟要做什么?而我的耐心也快被他耗尽,只能低声说了一句:“急着送死,这个算是祝福吗?那好,我收到了,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他对我不客气,我也用不着太礼貌,但还是保持克制的催促了一句。

    却不想那个老头儿看了我一眼,忽然从衣服里伸出手来,猛拍了一下他面前那张桌子,大喊了一声:“我想起你来了,原来是你这个小子,几年前遮盖了本来面目,来我这里闯关。弄了一个烂成绩,我当时还诧异我怎么看走眼了。”

    我被这个老头儿神经质的表现吓了一跳,可怜他面前那张桌子也被他拍的‘吱呀呀’的,看着就要散架,但还是坚强的撑住了。

    我眉头一皱,又要催促,却不想在这个时候腹中一片火热,接着这些火热就爆炸开来,化作了潺潺温泉一般的暖流,开始滋养我的灵魂,我整个灵魂在这个时候都感觉像是泡在温度恰好合适的温泉水中,舒服的我忍不住想眯起眼睛来。

    然后仔细感觉,我的灵魂力还稍有增长,而和师父一路亡命奔波,大战小战,灵魂所受的疲惫,还有一些微微震动的暗疾也全然消失。

    什么酒,那么神奇?这个世间滋补灵魂的东西少之又少啊!虽然效果比不得那参精,也应该是珍贵之极。

    “哼,受了好处吧?”那老头儿看了我一眼。

    我暗自惭愧,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感激了起来,朝着那老头儿抱了一拳,然后嗯了一声。

    “这个酒也不逆天,多喝效果就不强烈了但是让你保持一个最佳状态还是能够做到。”说话间,那老头儿从桌子里摸出一个干葫芦,把手上那瓶仅剩小半瓶的酒小心的倒入了葫芦里,扔给了我。

    说到:“保命符就没有了,但是这点儿酒就当做我送的你自己看情况什么时候难了,喝一口,帮不上太大的忙,也好过受伤了强撑。”

    我接过酒,心中感动这个老头儿的面冷心热他却不动声色从桌子里又摸出了一把完全是铜钱组成的剑递给我,说到:“这把剑我以为要永远的蒙尘下去,却不想这么快就有人来取。这不是我送给你的东西,而是规矩,最老最老的祖宗留下的规矩!闯秘穴之人,当手持此剑莫说我雪山一脉无情,此剑就是我雪山一脉最大的诚意。”

    我有些疑惑的接过了这把剑,只因为我从小就被教育,重术而不重法器,老李一脉原本就不是太看重法器的,对于整个局势一把法器能改变什么?

    拿起这边剑,我除了感觉到古老,就别无感觉,只因为上面的铜钱字都快磨掉了,我睁大眼睛也认不出来,上面写的是个什么?而且还有斑斑的锈迹。

    我看了几秒,刚准备收起来,却忽然感觉到这把剑上仿佛是千万人在大声的说话,那鼎沸的人气差点儿撕破我整个人的气场,接着就是一共冷冽凶悍的煞气直冲而上感觉在不知名的顶空,不知道盘旋了多久,才渐渐的平复。

    “知道好了?上面的每一枚铜钱来历都是万人钱以上就是说从未入土,却经过了不知道多少人的手!更别提其它的滋养,养器了拿着吧,也许也有那么一点儿希望走出来的。”说话间,那个老头儿已经站起来要为我洞开那一扇铁门了。

    我对铁门背后的东西不好奇,因为我知道里面全是厉鬼再深处有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我站在铁门面前,问到:“进去了之后,应该怎么走?”毕竟闯秘穴是一回事儿,万一在里面迷路了导致失败,那不是冤枉到了极点?

    “哪有那么多歪歪绕绕,里面不管多少支路,总是有一条明显的主路,跟着主路走,走到出口,就算你做了一件了不得的惊天动地的大事儿。”那个老头儿说话间已经打开了那道铁门。

    铁门后的那深沉的阴气一下子就扑面而来,一个不小心,一只看起来有些飘渺苍白的手就深了出来,直直的朝着老头儿的天灵盖抓去。

    那老头儿也不在意,直接单手掐诀,一个横扫,像扇巴掌似的就扇了过去:“给老子滚回去。”他喝骂的同时,伴随着一声明显的‘鬼嚎’声,不行咒,没有任何的准备,随意就掐了一个‘鬼叉指’,就有这效果。

    这老头儿的实力,我现我根本看不透,能瞬间成咒的人,都应该是我仰望的吧。

    “进去吧。”那老头儿对我说到,在这个时候,神色稍微和蔼了一点儿我轻轻点头,手中提着那把铜钱剑,腰上挂着那个小葫芦,怀中揣着那个神秘的珠子,这些就是我所有的依仗,我直接的走了进去。

    但在门前,我忽然就回头了,问到老头儿:“为什么你要给我这酒,要帮我?”在这个时候,我眼见的余光也瞟见了,在洞穴入口,不多的厉鬼,已经现了我的生人气,快的在朝我聚集而来。

    “你还说呢?刚才浪费了老子不少,你以为我存货多?我帮你?我哪有帮你?我不是说了吗?我的骨头都快要生锈了,这只是在帮我自己找点儿乐子,万一你就成了呢?”说话间,那个老头儿推了我一把,我在淬不及防之下,就被推入了这个洞穴,而我身后的铁门‘哐当’一声关上了,外面昏暗的灯光直接就被隔绝了。

    在门关上的瞬间,这些洞穴里的厉鬼,仿佛没有了最后的顾忌,先前那十几只聚集成群的厉鬼开始疯一样的朝着我扑来。

    我一把扯下手上的沉香窜珠,然后顾不得扯烂,就叼在了嘴里阵阵淡淡的,若有似无的香气进入我的鼻端,清醒着我的神智。

    对付这些厉鬼,只要神智不被迷惑,我根本就不怕而在下一刻,面对第一个缠身而上的厉鬼我手中紧紧握拳,全身的气场气势一下子提升到了顶点我开始迈步朝前跑去。

    之所以没有做任何的动作,是因为借助洞穴里莹莹冷光(洞壁上有铜灯),我已经看清楚了这个洞穴的前方不知道盘踞了多少厉鬼,我若是一一收拾,不知道要费多少手脚,也不知道要浪费自己多少力量?

    既然我闯这个秘穴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不靠谱’的事儿,那我何必铤而走险,一开始就用非常危险的不靠谱的办法。

    我跑自然是避不开这些厉鬼的,而就如这个老者所说,在这个洞穴中,虽然支路很多,但到底有一条由青砖铺成的,上面雕刻着些奇怪物事的主路。

    我肯定没有空停下来看着这些青砖路上雕刻的是什么?我跑也不是为了避开这些厉鬼只是为了要把它们集中起来,鬼这种东西是飘的,人怎么能跑得赢?

    只是十几米,我就感觉到身上越来越阴冷,四肢几乎都被冻僵,因为上次的考验,是那么多人同时进入洞穴,所以‘分薄’了这些厉鬼,而这一次就我一个人,瞬间,我身边就聚集了不下百只的厉鬼!

    这种厉鬼身上的阴冷影响到我那是自然,更让人不愉快的是,我要面对着它们的‘脸’,一张张临死前形状各异的脸,在这种‘对抗’中不要指望它们能用温和的形象出现,怎么能吓破我的胆子,让我气场被破,它们就怎么来。

    “过来啊,过来呵呵呵”典型的鬼叫之声。

    “我死的很惨,很惨,你要听我的故事吗?”那飘渺的声音就像从地狱而来。

    “呵呵呵呵,你要留下来陪我吗?我给你我的心脏”说话间,我的眼前就出现了一颗血淋淋的正在跃动的心脏。

    我眉头紧皱,真是受够了!

推荐阅读:天地霸气诀 赘婿 胜者为王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武林高手在校园 重生之政道风流 仙壶农庄 异界之复制专家 北宋士大夫的非人生活 绝世道童 重生农家媳 美女调教师 生命兑换 一品风流 最高偶像 极品三太子 位面审判者 世界同娱乐 一路拔剑 天才按钮 轩辕传人闯都市 天才警察 武踏巅峰 星河大时代 辛亥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