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三天

    请牢记

    地址

    我有方子的事情显然震惊了许多人,其实,我可能在江一和珍妮大姐头面前太‘菜鸟’了一点儿,所以,根本不知道这个方子有多珍贵,我说出来觉得没什么,可能就觉得这种方子失传了许多而已,但值得所有的人那么震惊吗?

    珍妮大姐头在我的印象中,一向是一个和我师父能划上等号的‘放纵不羁’之人,虽然我才见过她两面,可是她听我说出这一句话以后,神情罕有的变得严肃起来,她一步步朝我走来,问我:“你确定你有这样的方子?你确定方子是可靠的?这件事情你必须详细的和我说一下。【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我不懂这意味着什么,但直觉珍妮大姐头应该不会害我,我沉默了一下,然后把在鬼市遇见的事情挑挑拣拣的给珍妮大姐头说了一下,毕竟有一些东西涉及到元懿大哥家,我是不好说的,另外有一些涉及到我师父的隐秘,我觉得不该说。

    听完以后,珍妮大姐头半晌无语,过了很久她才说到:“那个空间,竟然会有这样的方子,如果说这样的方子拿出来交换,代价就算是十个修为极高道士的一生供奉怕也是不够的。”

    有那么夸张吗?我有些愣神,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在一旁的承心哥已经说话了,话语也不是太敬重,毕竟珍妮大姐头风风火火的演了那么一出,她也没说自己是谁,什么地位,江一也没介绍她,甚至他们连江一是谁,都不太知道。

    承心哥是这样说的;“这个方子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虽然不知道当时承一得到了这样的方子,但事实上我们医字脉也收藏了几张不完整的古方,我和师父一直都在研究,到现在师父离开了,我依然还在研究一些配比的问题,如果可以,再给我5年时间,我就会复原一张古方,那些古方的效果,师父曾经说过,放在我道家最隐秘的圈子,而且是最辉煌的时代效果也逆天的。我刚才一直没说,就是怕给了承一希望,又让他失望,万一我需要多一些时间,他等待的越久,打击也就越深。”说到最后,承心哥顿了一下,望着我说到:“承一,你不怪我吧?”

    我望着承心哥,微笑,摇头,他是为了我好,我又怎么会怪他?承心哥感动之余,几步走过来,肉麻的摸着我的头发说到:“好师弟,我都舍不得把你介绍给富婆了。”

    这番话说完后,如雪平静,只不过端着水杯的手晃动了一下,水泼了承心哥一身,如月瞪了承心哥一眼,而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至于承心哥扶了扶眼镜,依然笑得如春风和煦,完全无视如雪泼在他身上的水。

    这就是风度吗?可惜下一刻承心哥这种完美的状态就被珍妮大姐头‘破坏’了,她几乎是跳起来,直接越过了我的病床,然后‘蹦跶’到了承心哥的面前,像点江一脑袋一样,一下一下的点着承心哥的头:“你这年轻小伙子是谁啊?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滋养灵魂的药房有多难得,你懂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就是直接提升修为的捷径!你还有古方,你还和你师父收藏有几张古方,你还能修复古方?你以为你是谁?说瞎话不眨眼睛。”

    承心哥几乎被珍妮大姐头点晕了,而我抓住了这段话的关键点,也有些晕乎了——直接提升修为的捷径!怪不得我说我有方子,江一和珍妮大姐头都震惊了,怪不得珍妮大姐头会说这方子用十个修为极高的人供奉一生的代价来换都不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就是一把得道的捷径之匙啊!

    这下,换成我们震惊了,承心哥好容易才摆脱了珍妮大姐头的魔爪,有些委屈的说到:“我不是谁,我就是承一的师兄,是老李一脉医字脉的继承人。”

    事实上,承心哥是一个表面温和,骨子里颇有傲骨的人,被珍妮大姐头这样点了一阵儿,他竟然没有‘抓狂’,反倒是小心又畏惧,可见珍妮大姐头的气场有多么强大。

    承心哥的话刚说完,珍妮大姐头就震惊了,她瞪大眼睛说到:“什么?你也是老李的徒孙?”

    承心哥揉着额头像个委屈的小孩子似的说到:“不然你以为呢?”

    “哎呀”珍妮大姐头叫了一声,一把把承心哥摁到了床上坐着,像揽着小孩子似的,把承心哥揽在了怀里,并且不嫌肉麻的揉着承心哥的额头,一边揉一边说到:“你看我,真是的除了山字脉,你们其他四脉的孩子都乖,所以我也就特别留意山字脉一点儿,因为他们麻烦,像立淳小时候就特别麻烦你咋不早说,你是立仁那孩子的徒弟?哎当初我伤心的远走天涯,不想关心你们老李一脉的家伙,没想到啊这徒孙都一个个这么大了。”

    我看见承心哥的脸不停的抽搐,估计他已经被珍妮大姐头绕糊涂了,什么叫立淳,立仁这孩子?你才多大?你这轻描淡写的样子,又叫伤心走天涯?

    这女人有个正形吗?估计这就是承心哥的想法,还有珍妮大姐头这样安抚一个30几岁的大男人,换成是个正常人都受不了吧?

    这个珍妮大姐头是个极品,我师父比不上!嗯,就是这样,看见这一幕,我在心里默默的说到。

    ——————————————分割线———————————————

    江一和珍妮大姐头的出现,已经是夜里8,9点的光景,在珍妮大姐头闹腾了一番过后,我们才开始了一些谈话,毕竟我迫切的想要知道一些信息,就比如慧根儿的消息。

    所以,一番谈话下来,已经是接近深夜了。

    在谈话中,我知道了我整整昏迷了一个星期,如果不是江一在当时做了应急的处理,我可能就此一睡不醒了,到时候什么方子都是无法挽救我的,因为那种情况,就代表我的三魂七魄已经残破,伤及了根本,和灵魂力枯竭,灵魂变得虚弱无比是两个概念。

    至于慧根儿,他执意的留在了队伍,他说了,这件事情不到最后结束,他绝对不会回来过安逸的日子,老回的死,我的伤,都是他执意的原因!这小子的心一向干净如白纸,就算慧大爷的离开,他也不像我们在心里种下了如此深的执念,却没想到这次的事件在他心中埋下了那么深的一颗种子,我想起了他的那句话,放下念珠,拿起戒刀,他的戒刀不割衣物,只会饮尽这世间凶人,恶人之血

    慧根儿留在队伍,这就让我格外关心这件事情的进展,江一告诉我了这样一个消息,由于证据充分,C公司已经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至于鲁凡明已经上了圈子里最顶级的‘悬赏榜’,还有自由的‘赏金猎人’猎杀鲁凡明。

    圈子的‘悬赏榜’?‘赏金猎人?’这是我完全不知道的概念,总觉得我对圈子是十分陌生的,但这不是关键,我也懒得去知道,我只想知道这件事情进行到了什么程度。

    “现在只要能有办法洗清与C公司关系的‘大能’,都在尽量的洗清关系,只留下了一些明不知道跑不掉的高层,事实上,C公司已经只剩下一个空架子,他们成功转移了自己的势力,会甩出一些替罪羊,也会牺牲小鬼和鲁凡明吧!大概再有三天,会有真正的决斗!”江一淡然的说到。

    对于这番话,其实我不满,因为根本没有完全的打击到C公司,最多只是伤了他们的元气,可是这种不满说出来也无意义,势力的斗争,就好比政治斗争,如果没有绝对碾压的力量,你是不可能把别人斩草除根的,就如这个世界,有正义也始终也邪恶,只不过正义走在了主流,就是胜利!

    至于三天?我的心里忽然就想起了我说过的一句话,我必将手刃鲁凡明,我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忽然望着珍妮大姐头说到:“现在提供了方子,我有没有办法三天时间恢复过来?”

    珍妮大姐头正在磕着瓜子,听闻我这样说,很是干脆的吐掉了瓜子皮儿,对我说到:“有啊,我背你去一个地方。”

    背我?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江一的脸色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推荐阅读: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大圣传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神煌 超级强者 圣堂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重生之政道风流 仙壶农庄 异界之复制专家 北宋士大夫的非人生活 绝世道童 重生农家媳 美女调教师 生命兑换 一品风流 最高偶像 极品三太子 位面审判者 世界同娱乐 一路拔剑 天才按钮 轩辕传人闯都市 天才警察 武踏巅峰 星河大时代 辛亥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