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前因后果(4)

    【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几个人早就疯狂了,老杜语调颤抖的问到:“其它地方不用去,以后再去,光这些个罐子拿出去卖,都发了,郭二,二娃,你说墙上那些管子我们用不用也给撬走啊?”

    郭二正在打开几个帆布包,准备招呼大家装罐子,听着老杜的话,他深吸了一口气儿,说到:“这管子要是金的,也值钱的很,我先看看有多长,不难弄的话,我们就给撬走”

    说话间,郭二就把手电光打在了墙上,可是一看到墙上的浮雕,郭二的脸色就变了,这都TM些啥啊?

    墙上刻了一大堆缠绕在一起的虫子,生怕不够生动似的,还抹上了白色儿,一看就跟真的虫子一样,然后这些虫子貌似在互相吞噬,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到最后就只剩了一条虫子

    郭二有些想吐,这些虫子就跟蛔虫似的,样子还特别狰狞,看起来又恶心又凶,强行忍了忍,郭二把手电光打在那金属罐子上,却不想那金属管子是那么的长,一直绵延到墙顶

    其他人也都在观察,这几乎是五个罐子就共用一根金属管子,这金属管子的数量不少了,要都是黄金的,恐怕光是这些管子都值大钱了

    “***,倒地有多长啊”郭二看到这管子已经到了墙顶了,都还在绵延,他打着手电光,终于注意到顶墙,他发现这些管子原来都朝着顶墙,看不到头

    为啥?只因为那些管子全部伸进了顶墙的一个大罐子里面

    “郭二,看见没?顶上还有个大罐子,那么大,得值多少钱啊?”老杜激动的声音都变调了

    这也怪不得他,地上的罐子就只有一个拳头那么大,而头顶上的罐子竟然有人脑袋那么大

    “我看见了,再想咋弄下来”郭二的确看见了,他总觉得这墓室的东西有些古怪,跟他看过的那些陪葬品不一样,但是在金子的诱惑下,他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沉默了一会儿,郭二开口说到:“憨牛站最下面,然后我骑你脖子上,然后再把蒋药猫儿弄上来,蒋药猫儿你去抱那个罐子,我看了一下,它就是那些管子支撑在上面的,稍微动一下就能拿下来”

    郭二的观察确实仔细,这个罐子虽然高悬于墙上,但事实上,都是那些绵延而上的管子从下面支撑的,金子的硬度又不高,只要稍微扭动一下,摆脱了一根管子,这个大罐子就能拿下来

    说干就干,这几个开始在这件有些诡异的小房间里玩起叠罗汉,好在这房间不算高,蒋药猫儿上去,不用站起来,就是坐在郭二脖子上,都能够到那个罐子

    “老牛,撑得住不?”郭二夹在中间,有些难受,可他真担心憨牛撑不住

    “还行”憨牛话不多,不过他说还行,就意味着没有问题

    “蒋药猫儿,你倒是快点啊?”

    “别催,马上...”蒋药猫儿也在上面努力着

    大概过了5分钟,蒋药猫儿终于成功了扭曲了一截管子,把它扯出了罐子

    “行了,行了”蒋药猫儿高兴的大喊,只要扯出了一根管子,其它的事情也就好办了

    “我知道成了,你TM也别把口水滴我衣服上啊”郭二也高兴,笑骂到

    “谁滴了口水?”蒋药猫儿的语气有些莫名其妙,他是高兴,也喜欢金子,可又不是对着脱了衣服的大姑娘,他没事儿干嘛流口水?

    不过,蒋药猫儿这句回答,让老杜涨了心眼,他打着手电一看,原来是蒋药猫儿手里拿着的那根管子在滴水

    随着老杜的灯光,大家的目光都望向了那根管子,特别是郭二,一看之下,差点摔下来,那管子里哪儿滴的是水啊?血红血红的分明是血

    有啥血,经历了那多的岁月,还不干的?郭二的脑子麻麻的,一下子想到了很多的可能,他颤抖着手,去摸了一下滴在身上的血,然后用两个指头搓了一下,再闻了一下,一股怪异的,刺鼻的味道传来,这不血腥味儿,说不清楚是啥

    几个人都分外的沉默,包括胆子最大,闹得最凶的老杜,郭二使劲定了定神,说到:“蒋药猫儿,继续弄,我闻了一下,这不是血,把东西弄下来我们就走”

    蒋药猫儿答应了一声,此时他也是骑虎难下,能有啥办法?如果说没看见这些金子,他还能一咬牙离开,看见了,哪儿还舍得?

    几个人沉默着,房间里只剩下蒋药猫儿抱罐子,弄管子的声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蒋药猫儿,郭二,憨牛身上都弄了不少那种红色液体后,蒋药猫儿终于把罐子给弄了下来

    罐子摆在中间,几个人面色复杂的盯着那个罐子,它雕刻是如此精美,虽然没人知道雕了些啥,它的金属光芒也是如此如此的诱人

    这个罐子是盖着的,几个人也不想去打开,没那个心情,因为头上的管子还时不时的会滴下一点儿红色的液体,‘啪嗒,啪嗒’的声音,让人听了不舒服

    “装东西,我们走人”郭二吩咐了一句,几个人就开始四散开要装东西

    可这在这时,那个大罐子里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声音,那声音似乎是鸡叫,又似乎是虫叫,总之听起来非常的不舒服,让人毛骨悚然

    “啥东西?”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蒋药猫儿,他的身子一下缩成了一团

    老杜一闭眼睛,当没听见,往帆布包里塞了一个罐子,才说到:“管它啥东西,把东西带出去再说”

    “不行啊,万一我们带上去不好的东西咋办?那可是要死全家的”蒋药猫儿声音都变调了

    好像是为了配合蒋药猫儿似的,在很远很远的深处,又似乎是在地底下,传来了一声笑声,是女人的笑声,那声音很空洞,跟没感情似的,回荡在这墓室,让几个汉子都差点没吓死

    郭二吐了口唾沫,他一紧张就这样,可好歹他还有急智,他说到:“老杜,蒋药猫儿是对的,我们不能带莫名其妙的东西回去,刚才...刚才那声音..”说到这里,郭二也有些害怕,他稳了好久,才说到:“刚才那声音离我们挺远,还不用怕,只是这个罐子,你们说咋整?”

    人的贪欲有时是不可理解的,郭二一问,大家就沉默了,他们舍不得不带,因为不要看只大那么一些,古董这东西,有时候可不是用大多少,重多少来衡量的,大一些意味着多的,加倍的钱

    沉默了半天,老杜再次咬了一下牙,说到:“我们4个大男人怕个屁,这么小个罐子能有啥?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只要不是鬼,老子一脚踩死它”

    “万一是鬼呢?”蒋药猫儿说这话的时候,身子都在颤抖

    “屁,你一个药猫儿还不晓得啊?是鬼的话,我们现在还有命在?”老杜恶狠狠的说到

    “我一个药猫儿,就是晓得点儿忌讳和辟邪的方法,我哪儿晓得其它的”蒋药猫儿小声的念叨了一句,至少老杜这话他听进去了,没那么怕了

    “开来看”憨牛也难得说了句话

    “就这么办”郭二也发言了,说话间,他和另外几个人把铲子抓在了手里,开罐子的工作就交给了憨牛

    憨牛是个贼大胆儿,也不推辞,往手心里吐了两口口水,搓热了手心,把他那蒲扇似的大手就贴在了罐子上

    刚一放上去,那罐子竟然动了两下,那怪异的叫声再次响起说:

    刚才的话没说完,就被截断了,我想说的是,明天会专门为馒头臭豆腐娃加一章,回报她的皇冠但是我要强调的是,大家捧场的心我理解,皇冠这种东西,大家还是尽量量力而行,因为一百块一顶,太贵了,你们这样我会不好意思,有时一毛钱,是个意思也就可以了,你们的心意,我都知道还有一

    

推荐阅读:重生小地主 神座 醉枕江山 官场之风流人生 最强弃少 九星天辰诀 召唤万岁 圣堂 重生之温婉 光明纪元 重生之政道风流 仙壶农庄 异界之复制专家 北宋士大夫的非人生活 绝世道童 重生农家媳 美女调教师 生命兑换 一品风流 最高偶像 极品三太子 位面审判者 世界同娱乐 一路拔剑 天才按钮 轩辕传人闯都市 天才警察 武踏巅峰 星河大时代 辛亥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