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鬼哭?

    我当道士那些年第九章鬼哭?

    虽然心里越想越不对劲儿,几乎有大半的把握觉得这是一个骗局,可我还是拉着酥肉回屋,拿了几件东西。【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一是手里的三清铃,这东西在普通人眼里就是个铃铛,经常看道士在手里‘哐当’‘哐当’的摇,可事实上却不是那么回事儿。

    这三清铃,其实也是一种驱鬼的利器,摇它可是有不同的手法的,摇法把各流派的加起来,怕是有二三十种,作用各不相同,在我们这一脉就有5种摇法。

    其中一种摇法就是以铃声驱鬼,当然只是驱赶,不能真正伤了鬼。

    道家的法器多多少少都是很仁慈的,真正的杀招绝不会轻易动用。

    除了三清铃,我还拿了两张符,当然都是正阳符,鬼这东西,怕的就是阳气,身上阳气正,自然万邪不清,其实于我就是没有法器,也有很多办法可以抓鬼,只不过抱着万一是真的有鬼的心态,我给酥肉准备了两张正阳符。

    普通的鬼物,普通人身上的阳气就可以克制了,我想着能有声(女的哭声),能显形(一个骷髅),咋也算是厉鬼了,给酥肉备着吧。

    酥肉看我准备一个铃铛,两张符就准备出发了,赶紧的又翻出一堆我的法器塞包里了,特别是手上还提了一把桃木剑,我很无语,而且我比较不喜欢别人动我的法器,倒不是小气,而是别人的气息会乱了法器的气场,我一股脑的又把这些法器给收了回去,还有桃木剑也收了回去。

    然后对酥肉说到:“就算不带法器,也是一样的,你忘记了啊?你那中指血都能伤了鬼。还有,你小子别乱动我的法器,这些都是我师父留给我随身带着的,普通人可不能乱碰,小心上面的煞气伤了你。”

    我纯粹忽悠酥肉!然后扯着酥肉就出门了。

    ———————————————————————————————————————————————————————————————

    走在这片儿小厂的时候,我很淡定,酥肉很紧张,不停的在我耳边说:“三娃儿,开个天眼吧,开个天眼看看鬼在哪儿,我们打了鬼就好回去睡觉了。”

    我觉得很好笑,对酥肉说:“直接就那么打鬼,无声无息的,没钱拿啊。”

    “那是,我们今天晚上先侦察好,然后再去打鬼拿钱。三娃儿,你快点开天眼。”一提前,酥肉又精神了。

    我没理他,其实一来,我也有想开天眼的想法,可是到这里和上次我白天来的感觉一样,我丝毫没有感觉出来阴气,还有开天眼的必要吗?我已经有了判断,十有**是骗局!

    我对酥肉说到:“这事儿不对劲儿,如果不是有人眼睛花了,不是有人把猫叫当鬼哭了。那绝对就是骗局。没开天眼的必要,我可以保证这里没鬼。”

    “真的没有?”酥肉有些不信,他可是听那些人绘声绘色的说起过的。

    “真没有。”我很肯定。

    “我日,没有老子半夜在这儿转悠干嘛?走,回去了。”酥肉一脸放松的样子,就准备回去了。

    我一把拉住他,说到:“别忙,抓骗子也是有钱拿的,对吧?我半夜来这里转悠也不是没有道理,我问你,那场法事还有几天就开始了?”

    酥肉抓了抓脑袋,说:“我听说是一个星期以后的晚上八点吧。”

    “那就是了,要想鱼儿咬钩咬的紧一点儿,还得装神弄鬼几次,我们今天晚上四处转转,说不定就遇见了。”我耐心的跟酥肉解释着,心想哪有驱鬼法事晚上八点开始的,更明显是骗子了,也只有骗子不敢在白天大张旗鼓的来,等到晚上就剩一些相信他,已经被他骗的深信不疑的人来,这才不会被拆穿嘛。

    另外,在危言耸听的叫人保密什么的,更没有被拆穿的危险了。

    就在我和酥肉谈论间,巷子那边走过来一人,在这狭窄的胡同里,擦身而过的时候还撞了酥肉一下,酥肉不是计较的人,可是我看见那人狠狠的瞪了酥肉一眼,然后才转身走了。

    那人给我的感觉很不好,但也挺平常,这一片儿治安很一般,晚上乱窜的小混子不知道有多少,还有酒醉鬼之类的,凶一点儿也才符合他们的特征,感觉是挺不好,可是我也没多想。

    我和酥肉继续前行,可是转过这条巷子,我和酥肉对望一眼,同时听见了若有似无的哭声,而且是一个女人的哭声,很惨的样子。

    这一下,酥肉又紧张了,一把抓住我,说到:“三娃儿,你没骗老子吧?这不是猫叫,绝对不是猫叫!”

    我心里疑惑,这声音在半夜听来绝对挺吓人的,可跟真正意义上的鬼哭还是有差别,一般意义上的鬼哭是因为阴气的流动,带起的气场,所形成的声音,那声音在风号和人的哭声之间。

    当然,也有特殊情况,比如怨气重的厉鬼,也能气场强大到影响人的大脑,让人听到真正的哭声,不过这个比较有针对性,一般是对着单一的,要报复的对象。

    这得多厉的鬼,才能影响到所有人,让所有人都听到鬼哭啊?至少得是超越李凤仙,接近老村长那个级别的了吧?

    我的疑惑就在于,如果这样的鬼出现,早就是阴风阵阵,或者让所有人都心底发寒了,我感觉非常正常啊。

    我很再一次的淡定下来,酥肉这小子又再一次的紧张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冬天夜里冷的原因,他上下牙齿打颤的说到:“三..三娃儿,开..开..开天眼吧。”

    我瞪了这个不争气的小子一眼,说到:“开你个头的天眼,你觉得这里阴气阵阵了,你觉得从心底感觉发寒了吗?”

    酥肉一直点头,说到:“我觉得。”

    我无语,干脆不理会这小子了,他估计是一害怕,自己吓自己给吓的。

    见我没反应,又不是回去,酥肉干脆扯着我的衣角跟着我走,他没办法啊,又怕,又不敢一个人回去。

    我仔细的听着声音的来源,慢慢的摸索着,这声音倒是越来越大了,这就更不是鬼哭了,鬼可以理解为一种气场,气场是四面八方的,它一哭,你可以理解为那声音从四面八方而来,哪里都大,哪里也听着飘忽,哪有越来越大的道理。

    见我沉默着前行,酥肉都快哭了,扯紧我的衣角,对我说到:“三娃儿,你妈的,你是扯着老子去死吗?”

    我隔着墙仔细的找着声音的来源,一看酥肉这样说,对他说到:“我咋扯着你去死了?”

    “就是,你又不说话,哪儿声音大,你往哪儿跑。你明明说了,今天晚上是侦察,侦察的。老子都没准备菜刀,你就去找鬼了,不是去死,是啥?先说,不准划老子的中指。”酥肉说话语无伦次的,亏这小子还是见过世面的。

    但我也理解他,人怕的往往不是最终的结果,而是那等待结果的过程,我拉着酥肉一步步的走进那哭声,那感觉是个人都觉得难受,酥肉还能和我扯淡,这表现已经很强悍了。

    此时,也正好路过一间门卫室,那门卫室亮着灯,我疑惑的皱着眉头,扯过酥肉说到:“那我们就去调查调查,最好能和这门卫一起进厂。这鬼就在这厂里吧。”

    酥肉一听,忽然尖叫到:“进厂,在厂里?”

    我忍了很久,捏紧了自己的拳头,才没让自己爆笑出声,这小子小时候只怕还淡定点儿,咋长大了,怂成这个样子,一听厂里有鬼,直接变成女声了。

    我才懒得理他,直接连拖带拽的把他扯紧了门卫室,门卫室里的俩个门卫,正缩成一团,一脸紧张的呆着,冷不丁闯进来俩个人,这俩大男人竟然开始同时尖叫。

    我耳朵都快被震聋了,***,是谁骗老子,只有女人的尖叫让人难受的?

    我吼到:“闭嘴,老子是个帅哥,不是鬼。”

    ,-",

    ,请在书名+,。

    < >,阅读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推荐阅读:超级强者 无尽剑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官仙 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重生之政道风流 仙壶农庄 异界之复制专家 北宋士大夫的非人生活 绝世道童 重生农家媳 美女调教师 生命兑换 一品风流 最高偶像 极品三太子 位面审判者 世界同娱乐 一路拔剑 天才按钮 轩辕传人闯都市 天才警察 武踏巅峰 星河大时代 辛亥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