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接头人

    “这够不够?不,不行,这现金才两千多,我看够呛,你得把这卡拿着,卡里钱不少,你取着用。【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告别的时分,沁淮的反应不是伤感,而是不停的给我塞钱,他掏光了自己的口袋和何叔的口袋还嫌不够,又硬要把卡塞给我。

    其实钱我有,那段准备的日子赚了一些钱,除了行动的费用统一的交给了承愿去准备以外,我自己也剩下不少,只是不敢动用自己的银行卡,因为我不敢保证那个组织的势力大到什么程度,是否已经大到了我的银行卡上金额有所变化,他们都能察觉。

    我把卡还给了沁淮,说到:“或者我在城市里呆着的日子不会太久,所以拿着那么多钱也没用,手上这些也就够了,如果不够,一个电话,你和酥肉都会想办法给我弄钱的,对吧?”

    “只怕是我们也会被监视,不是那么方便啊。”沁淮低着头,忽然眼中就有一些伤感,这小子担心我的处境,而离别的情绪也终于涌上了心头。

    长大了,到了这个年纪,各方面的束缚注定了他不能像年轻时候那般,和我一起胡闹,和我一起冒险,尽管他很想,可是他力,或许能等着娶如月,已经是他的家族对他最大的宽容了。

    “那到时候再说吧,实在不行,老子找江一要去,你给我一张卡,让我有被包养的感觉,你还是收着得了。”我尽量轻松的调侃着。

    “就那打你几枪的家伙?哥儿我要以后有机会,一定把他当成枪靶子练,也给他来一个不打中要害,就尝尝子啥滋味的遭遇。”沁淮咬牙切齿的说到。

    哥儿我这三个字倒是挺亲切,我拍了拍沁淮的肩膀,然后说到:“他这样做,说不定是为了我好。你回去吧,别为我担心。钱不少了,两千多够一家人吃两月了(2001年,我走了。”

    说完,我就打开车门,跳下了车子,不容沁淮说话,转身就走。

    我的身后久久没有传来发动机的声音,而我的眼前则是一片墨镜之后黯淡的阳光,我独自一人背着行囊,走在这完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头,周围的人们说着陌生的方言

    不都一样吗?我的神情平静,就像很多年以前,我离开四川时,那个下着细雨的早晨,离开北京时,那个飘着小雪的上午,离开王师叔时,那喧闹的火车车厢,就像那一日,师父离开时,眼中闪耀的泪光,我再也苦等不到,被迫接受的离别。

    都是被迫去接受,而我已经忘记了或者是不敢再去触碰那个一直以来的梦想,山清水秀的地方,一个小院,家人,师父,如雪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三五好友常常相聚,最是温暖人间烟火。

    感受这样的心情,我大步大步的走,就和很多次的离别一样,已经习惯不去回头,也是不敢回头,不知不觉就走过了一个街口,相信沁淮也已经看不见我了,我这才停下,有些疲惫的随便倚着一道墙,有些愣愣的发了一会儿呆。

    再之后,我也不知道我要做什么,该去哪儿,这是我第一次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如此迷茫,但想着部门说过有人会来接应我,我也就随便了。

    我漫目的的行走着,饿了就在街边随便吃点儿东西,累了就坐一会儿,直到傍晚降临,仍然没有任何人和我接洽,而我竟然不知不觉的走了大半个城市,也走不动了,就随便找了一个不需要登记身份证的小旅馆住下了。

    我想自己保持良好的心态,而不是沉沦在这孤独的漂泊感中,所以进了小旅馆我去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用存思的方式,让自己的大脑放空,然后把自己给扔到了床上,沉沉的睡去。

    我没有认床的习惯,就算是条件很差的小旅馆我也睡得很好,当然也可以说是麻木,我没有那个好心情,直到半夜时,我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

    我一下子从床上坐起,首先的第一反应却是沉下心去感觉自己的有没有危险的感觉,随即就是苦笑,这样的漂泊中,我唯一可以依靠信赖额竟然是我的灵觉。

    好在我的心绪一片平静,并没有任何不好的感觉,所以我起来给敲门的人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个看起来像是农村来打工的汉子,见到我憨厚的笑,用口音很重的普通话对我说到:“多人间没床了,就你住这三人间比较便宜,我就来这里住了。”

    我沉默着让他进来了,这种不登记身份证的小旅馆就是如此,常常是混住的房间,其实我是想开个单间的,但这里没有了,我也就只有将就了。

    那汉子也不是一个多话的人,进房间后和我搭了几句话,见我困意浓浓的样子,就自己去洗漱,然后睡下了。

    在夜里,他的打鼾声响亮,而我辗转了一会儿,也终于适应了后,陷入了睡眠,一夜话。

    第二天的一早醒来,已经是早晨7点多了,隔壁床的汉子看样子已经离去,而我却在翻身起床时,发现我的枕头旁边,多了一张纸条。

    我拿起纸条看了看,发现上面只是写着一个简单又陌生的地址,就再也没有多余的废话。

    我拿着纸条沉默了一会儿,虽然神情平静,心情却是波澜起伏,我是绝对没有想到,昨天那个汉子竟然就是我的接头人,部门把事情做来隐秘到了这个地步,意味着什么?

    心情有些烦躁,我点了一支烟,顺便把手中的纸条烧了,用水冲走,拉开房间的帘,发现今日又是一个阴沉的天气,所以深秋是一个我爱不起来的季节。

    或是阳光,或是下雨,不能直接点儿吗?干嘛老是这么阴沉沉的?

    带着这样有些莫名的抱怨心情,我收拾了一下,离开了这儿小旅馆,找到一个吃早饭的地方,就顺便跟当地人打听起纸条上的地址。

    地址就是这个城市的,只不过偏僻了一些,问了好些当地人,都是对大方向有概念,太具体的地址却是说不清楚,我一路走一路打听,在问了十几个人以后,才终于找到了纸条上的地址。

    望着眼前这栋陈旧的单元楼,我心底松了一口气,虽然过程比较辗转,但纸条上的地址是真的存在,总算让我的心底有了一丝着落。

    纸条上的地址是在这栋陈旧的单元楼二单元三楼,而这里因为地处比较偏僻,所以周围也没有什么行人,我张望了一下,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物,就迅速的进入了二单元,然后径直上了三楼。

    三楼就两户人家,单元楼陈旧,另外一户明显就没人居住,地址上记载的那一户也像是没人居住的样子,我试着敲了敲门,半天都没有回应。

    我坚持不懈的敲了很久,就在要失去耐心的时候,门里终于传来了动静,接着门打开了,是一个中年男人,他看了我几眼,没有说什么,就让我进了屋子。

    屋子陈旧,但收拾的还算整洁,只不过放着几个那种人头模型,让人觉得别扭。

    那个中年人很沉默,我站在屋中也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说些什么,问些什么。

    “坐。”那个中年人简单的说了一句,指了指在茶几前的板凳。

    我依言坐下了,心里总算放松了一点儿,几次开口想问点儿什么,但那个中年人一直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拿着什么东西,我也没什么机会。

    ‘啪’的一声,一个刮胡刀扔在了我的面前,我一愣,接着又是‘啪’的一声,一面镜子扔在了我的面前。

    “把胡子刮了,不然我不好下手。”那个中年人对我说到。

    “啊?”我有些愣,不懂他的不好下手,是什么意思。

    “你忘记了,你昨天见过我的?”那个中年人忽然朝着我笑了。

    我努力的回忆,却始终想不起我在哪儿见过他,仔细说起来,在这陌生的城市,和我插肩而过的陌生人倒是不少。

    “房间里,你忘记了。”那中年人忽然换了一个声音说话,那语调一听就是方言味儿很重的普通话,而听着这话,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这个中年人竟然就是昨天在宾馆找房那个汉子。

    想到这个,我呆住了,我死死的盯着他的脸,和那个看似像农村的汉子,哪里有半分相似?

    <<我当道士那些年>> 文字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推荐阅读:圣堂 神煌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首席御医 神座 重生小地主 网游之天谴修罗 醉枕江山 雪中悍刀行 重生之政道风流 仙壶农庄 异界之复制专家 北宋士大夫的非人生活 绝世道童 重生农家媳 美女调教师 生命兑换 一品风流 最高偶像 极品三太子 位面审判者 世界同娱乐 一路拔剑 天才按钮 轩辕传人闯都市 天才警察 武踏巅峰 星河大时代 辛亥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