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快跑,他们来了

    接下来就是一场一边倒般的‘虐待’,路山拿出了那把骨刀以后,只是简简单单的别在腰间,泽仁手中的金刚铃就完全没有了效果。【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我不知道这法器之间到底有什么猫腻,但是我乐得看见路山殴打泽仁的画面,只因为我自觉这个泽仁就不是什么好人,这画面就跟我小时候看坝坝电影,英雄痛打坏人一般的痛。

    叼着一根草根,我静静的坐下,如月在这个时候戴着一个花冠朝我走来,问我:“三哥哥,这好看吗?慧根儿给做的哦。”

    在那个岁月,我是慧根儿的哥哥,如月就是一直是慧根儿的姐姐,他对如月的感情并不比对我的感情浅,花冠的映照下,如月的容颜也如花,两相衬托,映衬的娇艳比,确实是很好看,所以我的目光暂时从路山那边移了回来,静静的看了如月一阵子,说到:“好看,慧根儿为什么想起给你做这个?”

    “因为我那天和慧根儿聊天,意中说起了小时候,我我和姐姐常常就这样,互相编花给对方戴,我想如雪姐了,慧根儿就这样做了,我想他是想让我乐一些吧,其实他说,不要在你面前提起我姐姐。”如月的声音越说越小声。

    而我强忍着心中的难过,面色平静的一笑,说到:“说什么傻话呢,如雪一直在我心里,论提起还是不提起,我都已经能够习惯,知道吗?在心里就好。”

    “嗯。”仿佛我的这番话也给如月带来了安慰,可是我却没有勇气再坐在如月的身旁,我怕一不小心,我会情不自禁的流露出哀伤,好在这时,肖承乾走了过来,有些忧虑的对我说到:“承一,你看看要不要阻止路山,这小子疯了,再这样下去,他就是要虐杀这个喇嘛的节奏啊。”

    让肖承乾这样的人都流露出这样的担心,路山到底做了什么?

    我这才回神,转头一看,此时的路山正坐在泽仁的身上,拳头如同暴风骤雨一般的不停朝着泽仁落下去,他像是不知疲惫,整双眼睛竟然通红,周身散发出来的暴虐,仇恨的负面气场连我只是看一眼都能感觉的到。

    而反观泽仁,却是被他揍的口吐白沫,都有些意识不清了,我丝毫不怀疑,再这样下去,泽仁会被路山打死!

    我自然不会在意泽仁的生死,虽然路山什么也没说,但从路山和那个藏区姑娘的态度来看,从我心里敏锐的感觉来看,这个泽仁手上的人命,所做的恶事也不会少,死不足惜。

    但现在他不能死,他如果死了,我觉得就算有所谓圣女的庇佑,那个小店也会染上麻烦,另外,我们在逃亡,不轻易杀人也是我的底线,如果要杀,我希望是以后,路山给了我一个充分的理由以后。

    这样想着,我站了起来,速朝着路山走了几步,一把抓住了路山再次提起的拳头,沉声说到:“路山,够了。”

    路山用一双通红的眼睛看着我,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由于一时没有克制住内心仇恨的情绪,连带着看我的目光都带着些许疯狂的仇恨。

    “别让你的心魔将你控制,如果真的有刻骨一般的仇恨,就如你所说,我们会回来的,那个时候仇恨的火焰会照亮这里的大地。”我大声的朝着路山吼了一句,而这时陶柏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到了我的身后,用一种怯生生的眼神望着路山。

    路山眼中的血丝渐渐的消散,脸上仇恨的表情也终于渐渐变得平静,他先是朝着陶柏看了一眼,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然后才握住我的手,对我说到:“承一,谢谢你,我差点让仇恨焚烧了我的灵魂。”

    “没事!”我拍了怕路山的肩膀,把他拉了起来。

    路山就这样扶着我,从泽仁肥胖的身躯上离开,脚步有些虚弱,我感觉的到,刚才那一场痛揍,已经让路山脱力,可是仇恨不停的支撑着他继续。

    我也为泽仁庆幸,如果不是他的那一身脂肪,估计他已经被打死了,现在多半也受了内伤。

    见我们离开,那几个喇嘛小心翼翼的扶起了泽仁,准备离开,我没空理会他们,而路山没走两步,却忽然一下跪倒在地上,望着这湛蓝的天空,忽然撕心裂肺的长嚎起来,接着竟然开始失声痛哭。

    我们静默不语,任由路山痛哭,在这个过程中,路山不停的喊着一个名字:“白玛,白玛”从一开始的小声,到仰天声嘶力竭般的呼唤,路山那种如果千年寒冰一般化不开的悲伤神情,又再次浮现在他的脸上。

    陶柏站在路山的身边,随着路山的嘶喊哭泣也跟着流泪,很是难过的样子。

    见状,最讨厌悲情的肖承乾一把拉开了陶柏说到:“你跟着哭什么?你也认识那个白玛?”

    陶柏摇摇头,说到:“我不认识,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听见这个名字,心底就难过,很难过很难过。”

    这时,如月走到了陶柏的身边,轻柔的给了陶柏一个拥抱,说到:“我稍微懂一些藏语,白玛这个名字的寓意就是莲花,我不知道这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子,但听她的名字,就感觉她如同雪山上的雪莲花一般的圣洁高贵啊,她应该很美好吧。”

    陶柏有些茫然的点点头,自言自语的说到:“她应该就是很美好的,虽然我不知道她。”

    而唯一知道白玛的路山,此刻却陷在巨大的悲伤中,我想他是不会有兴趣给我们说起这个白玛的故事的。

    湛蓝的天空下,阳光温暖,宽阔的草原,连绵的雪山山脉,天地悠远。

    如同宝石一般的湖水映射着迷人的光线,这个深秋难得的好天气,路山却把悲伤尽情的宣泄在了这里。

    除了他的哭声,天地安静,胖喇嘛一行人已经走远,却在这时,天空中突兀的飞来了一只苍鹰,发出了一阵一阵的嘶鸣。

    这只鹰的出现有些莫名其妙,原本天空没有任何的存在,它就像突兀的出现在了那里,我从内心觉得我看见这只苍鹰,我应该高兴才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它一阵一阵的嘶鸣,内心有些烦躁,加上不安。

    路山原本正在恸哭,宣泄着自己的悲伤的情绪,但此刻却诡异的安静下来,用一种怪异的表情呆呆的看着天上的苍鹰,就这样过了两秒之后,路山忽然动了,他先是下意识的一把擦干了自己脸上的眼泪,用一种的不可思议的速度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朝着我们跑来!

    这一系列的动作,他用了五秒不到。

    在阳光下,我看着路山朝着我们飞的跑来,然后朝着我们嘶吼,也不知道是不是天上苍鹰的嘶鸣声太过于烦人,我竟然迷迷糊糊的听不见路山在对我喊些什么。

    不止是我,连我身边的如月,承心哥也是同样的表情,呆呆的看着路山,远处的其他人也是如此。

    只有陶柏,用力的摇了我一下,才让我清醒过来,对我说到:“承一哥,你没听见吗?路山哥让我们跑?”

    跑?我的脑子如同响彻了一阵炸雷,然后这个世间的声音才潮水般的恢复过来,风声,草丛的沙沙声,湖水的水波声,还有路山大声的嘶吼:“承一,,我们跑,小心那只鹰,他们来了,再不跑来不及了!”

    他们来了,是谁来了?我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但内心却莫名的发慌,下意识的就拉着如月和承心哥朝着来路跑去。

    如月和承心哥这时的表情才恢复了正常,我大声说到:“去叫其他的人跑!”

    其实,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跑,可是我觉得就应该这样做。

    而天上,那只苍鹰依旧嘶鸣不已!

    <<我当道士那些年>> 文字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阅读全文最新章节。

推荐阅读:九星天辰诀 圣堂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神煌 重生小地主 首席御医 醉枕江山 最强弃少 网游之天谴修罗 重生之政道风流 仙壶农庄 异界之复制专家 北宋士大夫的非人生活 绝世道童 重生农家媳 美女调教师 生命兑换 一品风流 最高偶像 极品三太子 位面审判者 世界同娱乐 一路拔剑 天才按钮 轩辕传人闯都市 天才警察 武踏巅峰 星河大时代 辛亥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