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召集

    可惜师父并没有说明那块石头是什么?我们就已经看到了异常‘恐怖’的一幕活生生的在眼前上演。【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那就是那些青袍修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抽取’着什么...不同的是,这些青袍修者脸上并没有半分的恐慌,反倒出现一种信仰者才会有的狂热。

    我想起了那些在圣村或者是镇子上被刻意培养的小孩.....

    “分别抽取自己能融合承受的福禄寿喜...甚至灵魂力量...那么剩下的就融入上面那条命运之河,凭借阵纹的力量,再当做恩赐发放给为自己办事的信仰者,这个神真的无视任何生命。”面对神的举动,师父这样评论了一句。

    那阵纹?阵纹不是被毁了吗?刚才是由我添加了一条‘多余’的阵纹,亲自毁去的啊。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下意识的问到:“师父,难道不要阻止吗?”

    毕竟这一幕在我眼里是残忍的,被生生抽取了气运的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虚弱感,比大病中的人看起来还要憔悴几分,更何况这个神根本就一点儿也不‘浪费’,还会抽取这些人的寿元,让他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下去...最后,在一定程度时,整个灵魂都会被抽取...他用不上的都会融入上空那条命运之河。

    最后,剩下的肉身倒下时,身体里只残留着一点儿灵魂的残片,和一些剩余的灵魂力。

    这种感觉比一个人被生生的吞下还要残忍,因为就算被野兽吞噬,最多也就是这一世的阳身没有了,可是这个神的这种方法,是把一个人累世的东西全部都压榨了。

    至于到最后,为什么要剩下一点儿残渣,我也搞不懂这个神是什么意思?

    所以,看着这些原本还是敌人的青袍人一个个的倒下,我只能下意识的这样问师父,不要阻止吗?

    “承一,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力量是什么?就是让一个人失去思考能力,只剩下狂热!那样的存在你认为还是人吗?如果是可以扭转的,那还有挽救的余地,如果是不可以的,留下是异常可怕的祸害。注意到他们的表情了吗?承一。”师父的回答果断而又坚决。

    我自然注意到了这些人的表情,被这样压榨的时候,都是一副心甘情愿的,莫名的兴奋的狂热表情,其实这种表情才是最让人叹息的地方...看着有一种内心冰冷的感觉。

    但...我忍不住叹息了一声,竟然莫名其妙的和师父的叹息混合在了一起,他忽然对我说到:“承一,毁掉那块石头,毁灭这个神,才是阻止一切的根源,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了。”

    “师父,我们就这样什么都不做吗?”我的内心莫名的紧张,因为我看见那个神就盘坐在平台之上,随着青袍人一个一个的倒下,脸上泛起一种异样的光彩,这种感觉就让人觉得他是不可战胜的,异常强大的。

    “谁说我们什么都没做?只不过是在等待着你王师叔。”师父看着盘坐在那里的神,这样对我说了一句。

    王师叔?我猛然回过神来,刚才他就一直在描绘阵纹,我不知道他是在做什么,莫非就是在为了这一刻做准备?这样想着,我忍不住回头去看了王师叔一眼,正好那一刻王师叔也抬头,目光和我对上了。

    依旧是那副愁苦的表情,只不过从黯淡无光却又分外专注的眼神来看,王师叔已经沉浸在某种境界当中了。

    “两年被禁,冥思苦想的,只有这个曾经失败过的阵法而已,这一次应该会成功。”王师叔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但是师父莫名的点了点头,对王师叔说到:“这一次没有失败的可能。”

    听闻师父这句话,王师叔的脸上呈现出一种莫名的笑容,然后埋头,又沉浸在描绘阵法当中。

    我注意了一下王师叔所描绘的阵法,粗粗一看,好像是很多个简陋之极的阵法所组成的,但是细细看去,却发现自己就像陷入了异常复杂的数学计算题那样,需要数不清的,重叠的公式才能解开一般,偏偏还没有头绪.....

    “不用看了,小心心神失守。”是师父拉了我一把,才让我从这种迷乱中清醒了过来。

    我一回神,看见的依旧是师父的背影,面对不远处那个那么强大的神,他是那么的淡然,如果是我,在此刻一定会异常着急的去阻止那个神,可是就是因为有师父在,我就安心的相信着,师父此刻按兵不动,一定是有他的道理。

    一切呈现一种诡异的对持状态,神在抽取着力量,而我们这边却是沉默。

    要说中间有一个唯一活泼的人,那就是林晓花,她百无聊赖的样子,抱胸,坐在一张不知道是那个炼尸端给她高凳上,双脚晃呀晃呀,时不时还对我挤眉弄眼。

    搞得好几次,师父狐疑的转过头看着我,问我:“你确定你和那姑娘没有半分‘奸情’?”

    这种问题问的我一头冷汗,我应该怎么对师父说,他才相信?毕竟他刚刚出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林晓花和我那样子的一幕,要怎么解释才解释的清楚?

    而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我都忽略了一个细节,那就是师父竟然从来没有提起过如雪....那又是为什么?

    或者,时机不对?他还来不及问我什么?

    在胡思乱想当中,我的身后传来了剧烈的咳嗽声,我回头一看,正好看见的是王师叔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让我心头一紧,原本也不是什么太厉害的事,可是这也分明就是心神消耗过度的征兆啊。

    但在这种时候,却偏偏不能打扰,如果强行的中断,就和强行收术没有任何的区别。

    我回过头,正好也看见师父正在回头关心的看着王师叔的情况,而吴立宇在一旁说到:“老姜,怕是差不多了吧。”

    “再等等。”师父的脸上波澜不惊,可是我看见他背负的双手捏紧了拳头,在微微的颤抖,显然也在承受巨大的压力。

    吴立宇好像非常信服我的师父,师父这样一说,他竟然就真的沉默的退到了一旁。

    在这个时候,这片星空又恢复到了之前那种力量澎湃的状态,不同的只是在这股力量当中,那个由命运流动组成的河流也越来越清晰,清晰到我可以看见不同的命运在组合碰撞,掀起巨大的惊涛骇浪......

    而中间不停的有‘水流’在朝着那个神涌动,他在贪婪的吸收着,那种‘水流’对他的‘滋润’简直是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强大着他。

    这种情况让我慌乱,忍不住喊了一声:“师父....”

    师父自然是明白我的意思,他没有回头,只是低声的对我说到:“看见那些炼尸了吗?与其去阻止他现在的行为,不如为我们自己也争取一点儿时间。因为...要突破那些炼尸来阻止他,也是需要花费时间的,不如做好了准备一锅端。”

    这原来就是师父的打算吗?

    我强行的忍住了内心的那种慌乱,却在这个时候,平台的下方响起了一种节奏诡异的鼓声,站在平台之上,我也看不见这鼓声到底是从何而来,但是随着鼓声的敲动,师父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我知道,师父是一定知道一些什么的,看着师父的脸色,我也忍不住心中烦躁,问了一句:“师父,那鼓声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就是召唤这里的‘帮手’啊,这个神是真的想把我们一网打尽,分给那些存在的‘利益’不也是准备好了吗?”师父只是简单的解释了一句。

    然后看着我,忽然目光变得慈和,然后对我说到:“承一,你怕吗?”

    “不怕。”我看着师父,莫名的心安,然后忍不住说了一句:“师父,你不在的这些年,就算生死我也面对过了不知道多少,我....”

    “我知道,你是我的徒弟!我都知道!”师父的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目光中流露出些许的心疼。

    而在这时,大地开始莫名的震动.....是什么东西出现了?

推荐阅读: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胜者为王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重生之政道风流 仙壶农庄 异界之复制专家 北宋士大夫的非人生活 绝世道童 重生农家媳 美女调教师 生命兑换 一品风流 最高偶像 极品三太子 位面审判者 世界同娱乐 一路拔剑 天才按钮 轩辕传人闯都市 天才警察 武踏巅峰 星河大时代 辛亥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