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疑惑

    车子平稳的开在路上,可能是因为奔波的疲惫,也可能是因为这车子的座椅太舒服,而且又太平稳,所以我上车不久以后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不过睡的不是太安稳,一直听着师父在和云小宝唏嘘的说起一个人,好像叫什么云春什么的我对这个人应该是有印象的,那一年卖玉,鉴定灵玉的不就是他吗?对了,他也就是云小宝的父亲吧。

    之所以唏嘘的说起他,是因为他已经过世那么久了,我好像隐约记得那一年我‘打假’的时候就知道这事儿,又好像不敢肯定。

    只不过这老爷子和师父是平辈人,寿命到底和修者比不得,就像我师父如今接近百岁的高龄,竟然还在和我亡命天涯,甚至生死战斗。

    想想,人生真是不可思议。

    车子最终停在了一个山清水秀,闹中取静的别墅区,云家别墅在特别的一个地方,非常大,周围都没有打扰。

    听他们谈起,才知道,他们是直接买的这块地皮,特意为自己修了一栋这样的别墅,其余的卖给了他人。

    我是不懂这些生意经,只是觉得这云家越发的富贵,我和师父经过那大大的庭院,一路上有些来来往往过路的佣人看我们的眼光都很奇怪。

    这是一个别墅群,有3栋副楼的样子,云小宝直接把我们带进了主楼那是一栋豪华的五层别墅,而走进去自然也是富丽堂皇的,却不显庸俗。

    而我四处打量,对别的没有研究,到底却懂一些古玩的知识,细细看去,却是让我想起一个人——葛全,因为他的家里也摆满了价值连城的古玩,这云家的摆设倒是可以和他家一比。

    一进入屋子,云小宝就热情的招呼我们坐下,而家里的佣人就立刻摆上了茶和点心。

    云小宝端起茶来喝了一口,就立刻发怒的说到:“这是什么茶叶?竟然用来招呼我重要的客人?去换最好的茶叶。”

    师父一听这话,立刻摆了摆手,说到:“小云呐,你知道我生平不喜欠人人情,来找你,恐怕也是一次钱货两清的交易,这些细节你也不用太在意。你这样叫我如何承受?”

    “可是姜师傅”云小宝还想说点儿什么,却被师父执意的阻止了。

    是啊,我们和云家说起来关系奇特,于我们这边来说,算不上是很深的交情,何必来到这个地方摆谱?未免显得有些那啥了到底是哪啥我也说不清楚,反正我赞同师父的做法。

    而我也觉得相比于二十几年前,云家越发的有钱以后,反倒没有以前随和了,架子是有了。

    但是那是别人的生活方式,赚钱享受,甚至摆谱也是别人愿意,多的我倒不好评价什么。

    “也罢,姜师傅如果不喜欢这一套,那就随意吧。君子之交淡如水,和姜师傅,承一这样的人物在一起,哪怕是喝白开水也是有滋味的。”不得不承认,云小宝非常的会说话,三言两语化解了尴尬,而且让人心底受用。

    “我”师父还是那个开门见山的方式,可能开口就想又和云小宝来一个什么交易,却不想这次却被云小宝打断:“姜师傅,你远道而来,接到你的电话我就欣喜万分,你这次来一定要多呆几天。”

    可能云小宝也意识到我师父是想要开门见山的交易,直接提出了让我们留几天的想法。

    但那怎么可能?成都于我们是一个危险的城市,毕竟我曾经住在过这里,我的朋友极有可能在这里,现在的杨晟好像又有强大的灵觉,想想,无论如何也是不能留在这里的。

    我的想法自然也是师父的想法,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师父就婉转的拒绝了云小宝,并且用一种特别的方式提醒了云小宝我们这次的行踪需要异常保密的。

    云小宝面露遗憾,过了好半天才说到:“那姜师傅你们一路风尘仆仆,不介意在这里洗漱一下,让我为你们准备一点儿行装,顺便再吃个便饭吧?就在家里吃而已。”

    这云小宝简直是人精,从我和师父身无长物的情况来看,就知道我们最需要的是什么,这些要求我们简直无法拒绝,只能点头答应。

    在这里,我终于痛快的洗了一次热水澡,不必担心热水不够,不必担心烧水的动静太大,当我痛快的洗了将近一个小时以后,出来就发现一套包括内衣在内的崭新衣服放在了门前。

    这衣服什么牌子的我不知道,穿着却很合身,舒适,也不张扬等我走出偌大的无人房间,却发现有一个什么理发师等在了门口,要为我剪头发,看来在奔波的日子里,我疯长到脖子的头发,云小宝也注意到了,非常贴心的为我和师父准备了一切。

    所以说,为什么云小宝那么有钱,那么成功?其实不是没有道理的虽然我听说他们的出身是盗墓什么的。

    收拾了一番,人也神清气爽了出来以后,一个佣人就带领着我走到了别墅的大露台上,在这里早就摆好了一桌宴席,在桌上坐着的就只有两个人,我师父和云小宝。

    我也走过去坐下了,佣人非常安静的就离开了,因为云小宝吩咐,我们自己吃喝就好,不用他们伺候着了。

    在这里我不禁感慨云家是不是人丁稀少,因为来到这里除了云小宝,我就没有见过别的人,甚至连云小宝的夫人我也没有看见,可是我依稀记得,他以前买那块灵玉不是给唯一的儿子带的吗?怎么没见他儿子?

    当然这是别人的家事,在我脑中就一闪而过了,我也不感兴趣,只是坐下来看着那些菜,肚子感觉到很饿,毕竟和那司机在一起也只是粗菜淡饭,为了赶路有一顿没一段的。

    特别是那司机对我们多少有些怀疑以后,连饭钱都非常省了,当然这也不能怪别人,别人能为两个陌生人做到这个程度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而云小宝这里,虽然只是一顿他所谓的家常便饭,却是每个菜都准备的非常有心,甚至还搭配了一壶好酒,因为我师父好酒,而我在经过强尼大爷的‘洗礼’以后,多少也爱上了喝酒。

    所以,当云小宝招呼我们吃饭以后,我就开始埋头大吃,也顾不上什么所谓的优雅,所有的一切自然都交给师父处理。

    至于师父也吃得很快,不过他倒是有本事,一边吃一边喝,一边和云小宝愉快的交谈,没有什么重点,就是天南地北的聊着,云小宝讲一些祖辈‘盗墓’的奇闻异事,而师父可以讲的也就太多。

    酒至半酣,饭至饱足,桌上还剩下了一半多的菜,而这时云小宝却放下了杯子,对我师父正色的说起了一句话:“姜师傅,我云小宝这一世过的富贵,家道在我手中不但没有中落,反倒越发的兴旺了,可是我却”

    说起这个,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的原因,云小宝莫名的眼眶却是有些泛红。

    师父的脸色也跟着变得严肃了一些,可是口中却是不动声色的说到:“你说人这一辈子,哪能十全十美呢?你这样的生活别人还羡慕不来,你就莫要多想了。”

    这句话师父确实说的高明,从某种方面来说,根本就是不接云小宝的话茬,其实师父对于云家一直就是这种态度,银货两讫,这倒不是看不起,或者刻意的生分,毕竟别人不是修者圈子的人,真的没必要牵扯太深。

    而且,人都有一种不满足的心理,就好比秦始皇坐拥天下,却一心就想要求长生了这些有钱人家如果能接触到一些玄学人士,特别是靠谱的,或者想法也很多。

    我们老李一脉多少也算半个隐修一脉,习术的目的绝对不是靠着它们行走于红尘混个饭吃,所以师父这样不动声色的拒绝也是有道理的。

    但云小宝却是像没听懂师父话里的意思,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继续说到:“姜师傅,这家财万贯却又如何?如果可以,我倒愿意散尽这家财,过一些饱足的日子,换一个儿孙满堂就可了啊。”

    师父眉头一皱,忍不住说到:“你不是单传,有个儿子的吗?我记得叫什么宝根?”

    这一次,不但师父疑惑,连我也疑惑了。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推荐阅读:火爆天王 官术 光明纪元 宠魅 重生之温婉 百炼成仙 召唤万岁 最强弃少 最终进化 醉枕江山 重生之政道风流 仙壶农庄 异界之复制专家 北宋士大夫的非人生活 绝世道童 重生农家媳 美女调教师 生命兑换 一品风流 最高偶像 极品三太子 位面审判者 世界同娱乐 一路拔剑 天才按钮 轩辕传人闯都市 天才警察 武踏巅峰 星河大时代 辛亥大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