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冲

    逼上梁山,我以前不太能理解这四个字具体的含义,我以为人是会为自己的行为做出一个基本的约束与预判的,怎么会存在逼上梁山一说?难道除了梁山就没有别的路好走?

    其实,陈承一基本上是一个死脑筋,在自己的命运中不也是莫名的,被命运推着面对一场又一场战斗,卷入一个又一个自己没办法想象的风波吗?

    可也不一定是我死脑筋,而是我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被命运推着走上了另外一条路,我手中握着的,不肯放的,始终是那个——有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我和我爱的人们,过简单知足的生活。【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我感觉我一旦承认我被逼上梁山了,那么就是我清醒的放下那个梦想,已经身在‘梁山’的时候了。

    但在这一刻,当那个声音落下,忽然就传来一个惊喜陌生的声音,大喊到:“他们在哪里?”的时候,我第一次那么清晰的认识到,自己真的是被逼上了梁山,连片刻的喘息也得不到,只能去面对这样的屠杀,这样的乱局。

    这一刻,我脑中再也没有怎么办三个字了,我甚至都没有看师父一眼,征询一下意见,就迈步朝着巷子外面走去,告别这个暂时安全的地方。

    都被逼到了这个地步,还有什么好逃避的?师父就紧跟在我身后,叹息了一声说到:“乱局不一定是死局,乱中还能杀出一条血路...这个决定倒也不错。”

    没有明说什么,师父只是在这种时候表现出了对我决定的支持。

    在认清自己的处境和地位以后,我脑子前所未有的清醒,我们虽然是在逃亡,可是逃亡也不一定是代表着躲避吧?其实,在那一刻,我像闪电般的回顾了一下自己的人生。

    发现,我面对命运从来没有主动过,都是被被动的推动着前行,那么这一次,厮杀给了我心灵巨大的刺激,让我面临了最想逃避的一次,当发现逃避不了的绝望时,我发现只有面对身后的千军万马有路!

    那么,就不要逃避了吧?面对命运我是不是该主动一些呢?既然命运给了我这样的安排,我就拼尽全力的去做,当事情做到极致的时候,未免不会发现,自己终于超越了命运。

    这才是人定胜天的含义吧。

    我一步一步走的分外从容,在我的眼中,我看见那个在周围的乱战中,那个上串下跳,兴奋的属下,看见那个原本懒洋洋的,匆匆忙忙跑过来的圣王....

    在那一刻,他也看见了我。

    比起睚眦,这个圣王算是低调许多,我先前并没有注意到他,甚至觉得这个人全身上下,除了一股懒洋洋的气质,其它的都很普通,我没有发现任何的特别,但是对视的这一眼,我发现这个圣王的眼睛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就像一汪深潭,要把人吸进去的感觉。

    “果然是你们啊,姜立淳,陈承一。”那个圣王看着我们开口了...而他扬起手,在他的周围立刻有好几个下属快速的聚拢过来。

    “抓住他们。”好像不屑对我们出手,也不需要等待我们的回答,那个圣王又恢复了懒洋洋的样子,直接对他的下属吩咐到。

    那些下属对于这个圣王的命令,自然是不敢违背,也或许是因为抓住我们功劳可能很大的原因,在他吩咐了以后,开始集结着朝我们冲来,而面对这种情况,我也并不是毫无准备,在那一刻,我也飞快的跑动了起来,与此同时,在鬼打湾习得的秘法开启,一股灵魂力冲开了后脑的穴位。

    熟悉的大地力量开始涌动着进入我的身体,而在跑动起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真的对于术法是有一定的天分的,这样危险的秘法,我常常在匆忙的时候使用,竟然一次都没有出岔子,这已经不能解释为简单的运气了吧?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想起我看到的幻境,那个在草坪上努力的推演着术法的自己。

    这种天分也和我的前世道童子有关吧?

    但是,匆忙的时间不能让人思考太多,在这样的速度下,短短的几秒,我就已经冲到了接近巷口的位置,我再次看见了正街上的场景,此刻可以说已经是一片血色的凌乱。

    倒下了多少人,我一眼已经数不过来了,镇子上的倒下不少,杨晟势力的下属也在镇子上的人的拼命下,零零散散的倒下了好些....在街道的东头,那一群行法的老头儿吟唱的越发卖力,跳动的在人看来就像一群疯子。

    他们一个个声嘶力竭,连稀薄的头发都乱七八糟的贴在了头皮上...这样的行法让他们看起来就像在透支生命力,可是在正街的气场影响下,我的天眼自动洞开,只是那么瞬间,我就已经看见一股股逸散在天地的力量快速的在他们之中集中,通过他们的行法起了一种奇异的转变,然后再次逸散开去,加诸在小镇人的身上。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小镇上的人为什么那么勇猛的可以和杨晟势力的那些怪物下属力敌了...只因为是这些巫术提供他们的力量,加上他们的信仰和血性的支持,能打成这个样子并不奇怪。

    我也想起了曾经的那个夜晚,仓库的大战中,强子好像也使用了这样的巫术,给大家提供了力量和精神力的支持。

    至于不远处,大概有百十来个人,也集中在了一起,摆出了一个简单而奇怪的图案,应该是阵法?同样也是在行法,或者说集体使用巫术,而他们则不是在收集转换天地的力量,而是自身的一股股血色力量在不停的集中,朝着一个目标汇拢。

    这群人,应该就是杨晟的目标,那些有着祖巫血统的人们...那些血色的能量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他们汇拢的目标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那个穷奇的残魂!

    穷奇的残魂和睚眦在争斗着...确切的说,睚眦的身后还盘坐着几个人,是那些一起坐在越野车上的人,他们此刻摆出了一个最简单的合击阵法,在为睚眦提供着灵魂力的支持。

    就算如此,睚眦也显得分外的狼狈,身上的制服全部破碎了...露出了制服下一块块纠结的肌肉,而上面还有一些血液在流淌,具体怎么弄的我是不知道。

    我只是看见,他和穷奇在一次次快速的碰撞...他看似在嘶吼,实则无声,至少我听不见任何的声音泄露出来..我对佛门狮子吼的了解不深,但我相信这一定是更高境界的运用?

    短短的一瞬间,根本不够我看得再清楚一些了,而我也不想仔细的再看了,毕竟这个战场和鬼打湾的战场不同,在这里是活生生的生活在世俗世界的人,看着他们一个个带血倒下,那种族群间兔死狐悲的悲凉感根本不可能阻止。

    而这一瞬间,已经让我和那个冲在最前面的下属碰撞在了一起...我感觉就像撞向了一块铁板,坚硬而生冷,碰撞的我全身隐隐做疼,这超越了正常人类的力量是比较麻烦,至少在我开启了一处秘穴以后,力量根本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那就不够,我也嘶吼了一声,快速的洞开了第二处秘穴,更加多的力量涌动在我的肌肉间,我感觉很好笑,我明明是个道士,为什么被逼的一次又一次肉搏?

    在洞开了第二处秘穴以后,这些下属就不是我的对手了...他们毕竟是杨晟改造过后的人,这种逆天的改造能迈出一步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又能到多逆天的程度?

    我很快就在这几个下属的包围下冲出了一条路,然后回头想一把拉过师父朝着镇子的东边冲去。

    却不想在这时,我感觉到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忽然间,就感觉大脑好像被狠狠的刺了一下,那种疼痛无法形容,我忍不住呻吟了一声,一下子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说:

    第二更...还有四更。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

推荐阅读: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武林高手在校园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重生之政道风流 仙壶农庄 异界之复制专家 北宋士大夫的非人生活 绝世道童 重生农家媳 美女调教师 生命兑换 一品风流 最高偶像 极品三太子 位面审判者 世界同娱乐 一路拔剑 天才按钮 轩辕传人闯都市 天才警察 武踏巅峰 星河大时代 辛亥大英雄